我給美國人啓蒙(二)

文章摘要:美國人的安靜舒適生活被攪亂,八輩子不變的模式要改變,不開心了。但老百姓還是善良無辜,老實聽話,默默無聲地該幹嘛幹嘛。他們不是不懂,只是被弄糊塗了,世上還有CCP這種惡魔政府的存在。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Kathy(文藝)

這位美國人七十多了,意大利人,很小來美,一輩子做著買賣或出租舊高爾夫産品及滑雪用具的小生意。一間背街的倉庫,但各種廣告牌在街旁林立,牽引著行人目光。老先生一輩子沒用過信用卡,錢一進銀行再不出來。他說他最喜歡華裔,因爲華裔喜歡用現金;最不喜印裔,說他們愛講價錢,小氣。在他看來,白人與黑人除了膚色與文化不同外,都窮,亂花錢。從這個角度來說,筆者認定他就是現金至上的“種族歧視”者,加上又喜歡中國女人,筆者便稱他爲yellow favor.

自疫情開始,老先生帶起了口罩,天天開門營業,有時幾乎一個人影都見不著,但還是必去。問他爲何不在家呆著,回答說:那就跟等死差不多,甯願坐在那,看著自己那堆産品發呆。不時打來電話,告訴筆者哪兒有酒精,手套,口罩,日用品賣等,還使勁要請客一起吃飯。筆者委婉拒絕,也不時嘲諷幾句:有錢也無處花,無人陪的感覺不好受吧?無聊時就會找筆者閑談誰家交不起銀行貸款了,誰生意關門了,誰搬到外州去了,不一而足。偶爾也感歎,這疫情不知要到何時結束?“黑命貴”時也只是說美國70年代也發生過這種上街運動,那些憤青就是小混混鬧一陣就完了,雲雲。典型的普通美國人樣子,過自己日子,從不關心他國政治,世界風雲變局,以爲世界就跟美國一個模樣。他可從未出過美國。

筆者有次與他聊起自己的經曆,(雖比他小不少,嘿嘿),當講到49年家庭所有財産被沒收,祖輩慘被整死,父輩受管制,哥姐不能上學,沒食物吃,餓死兩個哥,病死一弟,(出生七天生病,赤腳醫生不來我家看病)。筆者雖考上大學,但碰上六四,對國內徹底失去信心,離國他去。聽完筆者敘述,老先生說了句讓我至今記憶猶新的驚人之語:天哪,你這麽一個年輕女人活過了我祖宗八代的生活。哈哈,筆者眼淚都笑出來了,但是酸楚莫名。

有天筆者問他,你從不考慮一下,你的生活怎麽變成這樣?對中國政府咋看?知道CCP嗎?這一問不打緊,老先生一下變成小學生般好問十萬個爲什麽一樣,天天追著問:你們中國人都是CCP嗎?怪不得中國人都富有,總是買買買,住紅牆鐵柵欄大豪宅的基本都是華裔。老先生四十年前自建的房屋,現已破舊不堪,華人鄰居年紀輕輕的卻住得比他還舒適,各種好奇問題紛至沓來。筆者告訴他不要不分傾向的亂看電視報刊,也不時告知他班農的戰鬥室節目,麥斯郭的喚醒美國人的訪談。他看完後會打電話提醒筆者,形勢對你們亞裔不利,少出門哦。直到有天開始告訴筆者,發現有華裔顧客可能是CCP,超有錢。天哪,老先生要爆料了!

好啊,美國人的安靜舒適生活被攪亂,八輩子不變的模式要改變,不開心了。但老百姓還是善良無辜,老實聽話,默默無聲地該幹嘛幹嘛。他們不是不懂,只是被弄糊塗了,世上還有CCP這種惡魔政府存在。對于他們自己的政府,可是毫不留情,因爲手裏握著選票!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4 月 前

繁体文章发的简体字,好多篇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