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作美國對中共政權戰略白皮書(2)切割與脫鉤—中美超限戰爭的現狀與對策(上)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孫行者

校對上傳XM

根據中共軍方人員喬良和王湘穗在《超限戰》一書中的描述, 超限戰是超越傳統戰爭手段範圍,以一切形式為手段,甚至與極端恐怖主義結合的新型戰爭形式。表現形式包括資源戰、生物戰、文化戰、貿易戰、金融戰、網絡信息戰、媒體戰、法律戰、外交戰等等。以超限戰理論為指導,中共早已對美國發起了攻擊,我們將這場由中共政權以超限戰的形式對美國發起的戰爭命名為“中美超限戰爭”。

1. 文化攻擊。

在二十世紀七十、八十年代,中美建交初期,特別是改革開放後,中共國對美國文化持開放態度,人民主動接納美國價值觀,追求平等自由,政治上要求改革分權。但從1989年“六四”運動以後,中共政權對美國價值觀的態度變得警惕、排斥起來,官方宣傳中重新開始歪曲、否定普世價值觀。

九十年代,隨著超限戰理論的出現和成熟,特別是2000年中共國加入世界貿易後,隨著中共國通過不正當競爭手段在世界貿易特別是中美貿易中獲得的利益不斷增加,經濟實力不斷增強,中共國開始以強大的經濟實力為基礎,不再滿足停留在國內對防止、限制美國文化,而是主動出擊,在美國本土宣傳共產極權意識,否定民主自由價值觀。這些片面、虛假的宣傳在一些美國左派人士、學院教授和青年學生中成功獲得了影響,造成了美國社會價值觀的紊亂,成為社會動亂原因之一。

1)中共國從2004年開始在美國開設的孔子學院,最多時達110多家。這些孔子學院大多在大學校園。根據美國參議院調查小組的報告,孔子學院在教授漢語之外,也輸出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干預美國高校學術自由情況,並讓中共政府取得管道進入美國的教育體系。 2020年8月,美國國務院宣布,孔子學院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國使團。

2)通過資本和市場准入迫使好萊塢做自我審查,刪減和修改劇本內容,迴避涉及中共國的敏感話題,諸如西藏、台灣、香港等等。電影《花木蘭》在片尾致謝中還感謝了建立集中營迫害新疆維吾爾族人的吐魯番公安局。

3)2019年10月4日,NBA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在推特上發表支持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內容,致使NBA受到中共抵制。莫雷本人和火箭隊受到極大壓力和來自一些NBA球星的攻擊。 NBA首席傳播官邁克爾·巴斯發布聲明,譴責莫雷以取悅中共。 4)通過資金贊助影響美國智囊社團。 2020年7月《華盛頓自由燈塔》發表文章指彼德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為中共在美國的代理人,幫助宣傳中共宣傳論調,批評川普政府的對中政策。彼德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在2010年至2018年間從華為接受了將近40萬美元資助,並同時接受了一名反民主的香港富豪以及一個偽裝成非盈利組織的中共統戰機構的數十萬美金捐贈。

2. 政治攻擊。

1)通過藍金黃手段滲透、腐蝕政府官員,干預美國政府決策,從中獲取利益。 2013年,時任美國副總統喬∙拜登訪問中共國時,其子亨特∙拜登乘坐空軍二號同機前往,在中共國期間,參與創立了私募股權公司渤海華美(Bohai Harvest RST , BHR),並擔任董事會成員。中共政府通過中國銀行向這家公司提供了15億美元的資金。在亨特擔任董事會成員期間,渤海華美從事了一系列符合北京戰略利益的金融交易。其首批交易之一是獲得了中國核能總公司(CGN)的所有權。該公司於2016年因對美國從事間諜活動而被指控。

2)2020年6月,中共國抖音的國際平台TikTok用戶、中共國知名的在線視頻會議平台Zoom用戶和韓流粉絲使用大量虛假的訂票,造成場外川普總統支持者無法入場,場內眾多空座現象,嚴重干擾了川普總統這次競選集會。 2020年9月,美國司法部長巴爾稱,在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方面,中共國構成的威脅比俄羅斯和伊朗更大。

3)資助、支持安提法組織(AntiFa),並組織留學生直接參與安提法在美國製造騷亂。 2020年6月,中共國官方報紙《中國日報》歐盟分社社長陳衛華建議中共領導人邀請在美國全國范圍內製造騷亂和暴力事件的極左翼激進組織安提法領導人在北京會晤或由駐華盛頓的中共官員與該組織領導人會面。

3. 媒體攻擊。

1)通過藍金黃手段以及廣告費的投放控制《美國之音》、《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傳統媒體。這些媒體發表的所謂批評中共專制、腐敗的報導,事實只是中共內部派別鬥爭的工具,大多數時候,則是在“講好中共國的故事”,為中共國的政治、經濟辯護。前美國之音台長阿曼達∙貝內特的丈夫格雷厄姆擁有一家教育控股公司Kaplan,它在中共國投資幾十億美元,與中共國幾十家大學有合作關係,在中共國獲得豐厚的投資回報。 《華盛頓郵報》為中共在海外的宣傳機構《中國日報》開闢版面,使其在《華盛頓郵報》的名義下,向美國人宣傳中共的理念。

2)控制Facebook、Twitter 等社交媒體,對違反中共利益的言論採取刪帖,關閉賬號等措施進行封殺。 2018年銀湖資本(Silver Lake)、對沖基金Elliott Management收購推特公司4.4%的股份、約10億美元,隨後對推特公司提出要求,指定四名董事進董事會,其中包括與中共有密切關係的李飛飛。李飛飛擔任董事會成員後,推特公司對於針對中共的言論審查變得更為嚴格。

3)利用抖音,微信等社交媒體直接宣傳共產中共價值。

4. 經濟金融。

1)利用跨國企業在中共國的投資,進行利益捆綁,影響、改變美國對中共國的政治、經濟政策。 2019年8月23日,川普總統發推表示要與中共國經濟脫鉤,遭到160個美國企業管理層聯名寫信反對。微軟比爾∙蓋茨,蘋果庫克以及特斯拉馬斯克都在不同場合表達了強烈支持中共國的觀點。

2)至2020年,中共國在美國三大證券市場共有156家上市公司,此外,場外交易市場有超過500家的公司。同時,高盛(Goldman Sachs)、JP摩根(JP Morgan)、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黑石(Blackstone)等華爾街公司都在中共國有巨大投資。這些中概股上市公司與華爾街形成千絲百縷的關係,結成牢固的利益共同體,華爾街成為中共國在美國政府決策中重要的利益代言人。中共國通過華爾街不斷從美國騙取資金給自己輸血,即使在中美貿易戰和超限病毒造成的經濟蕭條背景下,2020年,華爾街對共產中共的投資仍然是創歷史記錄最多的一年。

3)製造巨額美元假幣,走私進入美國市場,干擾美國正常經濟秩序,危害美元貨幣主權。 2019年12月,在明尼蘇達州國際泉港口的一隻集裝箱中,美國官員從45個紙箱中發現面值一元,總值90萬美元的假幣,這些紙箱全部從中共國寄出。 2020年6月,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衛局(CBP)在密爾沃基的一間快遞托運公司的營運處查獲價值35.1萬美元假鈔,偽鈔來自中共國上海。

5. 衛生安全。

2019年12月期間,在中共釋放超限病毒,在世界範圍傳播之前,中共組織其在美國力量,購買了市面上大量的醫療防護用品,而病毒在美國本土蔓延後,根據美國外交備忘錄,中共國新的出口限制導緻美國公司運往美國的口罩、檢測試劑盒和其他急需的抗疫醫療設備受阻,致使醫療防護用品出現嚴重短缺,美國人民的生命健康受到嚴重損失。

6. 網絡信息攻擊。

1)在中共軍方指揮下,組織黑客侵入美國政府和私人網站,獲取信息。 2015年,美國數以百萬計政府僱員資料遭黑客外洩後,致使中情局從美國駐華大使館撤走工作人員。美方指責中共國官方在幕後支持策動這起網絡攻擊。 2017年,中共軍方黑客入侵了信用報告公司Equifax,盜走了1.5億美國人的敏感個人信息,相當於近一半的美國人口和大多數美國成年人的資料都可能被中共竊取。

2)微信、抖音等中共間諜軟件以及無人機、CCTV等中共產品直接收集美國公民的信息傳輸到中共國。

7. 科技攻擊。

1)強制技術轉讓,2018年3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在3月出台的301調查報告指出,中共政府使用各種工具,包括不透明和酌情行政審批程序、市場准入、合資要求、外國股權限制、採購以及其他機制來要求美國公司將技術和知識產權轉讓給中共國公司。

2)組織黑客攻擊盜取美國公司技術,派遣留學生或偽造學者身份進入美國高校和研究機構盜取技術。 2020年9月,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平均每十個小時就有一個新的技術盜竊立案與中共有關。在5000個正在處理的案件中,有一半都與中共有關。

3)與在美國本土竊取技術不同,中共通過“千人計劃”在美國招募學者和技術人員,前往中共國工作,將技術轉移到中共國。 2020年1月,美國哈佛大學化學系的主任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就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他涉嫌對調查人員隱瞞自己參與中共的“千人計劃”,幫助中共在美國招募人才。 2020年8月,美國通用電氣公司主任工程師鄭小清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逮捕,他被控加入“千人計劃”,盜竊公司機密數碼文件、提供給GE的中共國競爭對手。此類案件,層出不窮,不勝枚舉。

8. 軍事攻擊。

1)甲型H1N1流感病毒。 2020年9月,川普總統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一定要對病毒追責,中共國除了投送(sent)了新冠病毒外,還投送了其他病毒。據自媒體路德社解讀,川普總統所說的“其他病毒”就包括H1N1流感病毒。該病毒2009年大流行,導致5900萬美國人染病,26.5萬人住院,1.2萬人死亡。

2)2020 年10 月7日,來自香港大學的病毒科學家閆麗夢女士發表研究報告,用大量事實證明了新冠病毒SARS COV-2 是一種超限生物武器,否定了新冠病毒來自於自然的說法,揭露了中共主導的在全球科學界大規模製度、投毒,並有組織的科學造假活動。截至到2020年10月13日,超限病毒已經造成美國785萬人感染,死亡人數已達21.5萬。

9. 恐怖主義攻擊。

1)勾結朝鮮誘惑、綁架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 2016年瓦姆比爾到中共國旅遊後前往朝鮮,因為被指從一家旅館偷取一張政治宣傳畫而被朝鮮當局逮捕,迫害陷入昏迷。醫生稱,瓦姆比爾系肉毒桿菌中毒並服用安眠藥之後陷入昏迷。他被救回美國後不久即死亡。

2)向美國大量郵寄、走私芬太尼毒品,致使芬太尼成為美國年輕人死亡的頭號殺手。 2016年美國有6.4萬人死於芬太尼吸食過量,是中青年人群死亡的主要因素。

3)中共國政府在2010至2012年間殺害或收押將近20名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線人。中共國家安全部一名助理在大院內被槍殺,以起殺一儆百之效。虐待、槍殺戰俘是令人髮指的恐怖主義行徑。

當人們還在懷疑、討論美、中戰爭的可能性的時候,事實是,無論你願不願意接受,戰爭不可避免,戰爭早已發生,美國已經有785萬人感染超限病毒,其中21.5萬人死亡。加上每年死於芬太尼的人數,在這場戰爭中美國已經犧牲了上百萬的生命,損失了經濟利益不可計數,美國無可退讓,美利堅必須應戰。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