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主義思潮把持高校 正摧毀美國教育體系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文醫

校對 坐看雲起時 上傳 WJ

圖片來源:world.edu

弗吉尼亞大學克林奇谷學院政治學教授謝爾頓·加勒特·沃德(Sheldon, Garrett Ward) 出版並發表多部著作和文章,對美國早期政治思想和美國基督教有著深入獨到的見解。他多次在一個新生代保守主義政治議題博客網站Gen Z Conservative發表文章,認為圍繞川普總統任期的政治運動將可能成為自1776年南北戰爭以後最偉大的歷史變革(1),提出當代“盛行於高校的文化馬克思主義思潮正在摧毀美國的教育系統”的論點。

謝爾頓教授將卡爾·馬克思描述為“馬克思兄弟中最無趣的人”。但他認為就是這樣一位無趣喜劇演員的思想已經滲透到美國大學並破壞了學生真正的學習能力。

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核心就是不同經濟階層之間所產生的衝突(雇主與工人之間;奴隸主與奴隸之間;資本家與無產者之間等)。由於美國經濟社會中具有流動性特點,使得核心的馬克思主義從未真正在我們的國家中紮根。即使上世紀30年代美國共產主義鼎盛時期,美國人對這種意識形態嗤之以鼻,因為那時共產黨中FBI臥底線人向黨支付的黨費比真正的共產黨員上交的都要多!

但二戰以後文化馬克思主義通過轉換以“群體衝突”(不同民族,性別,宗教,種族等之間衝突)的形式不僅在美國左翼組織中取得了成功,與此同時這種既相互對立又相互統一的“辯證”理論在俄羅斯,中國,古巴等引發了巨大了經濟和政治革命。

首先這種馬克思主義以文化方式導致社會各方面的革命,包括家庭、社區、教育、人際關係和其他生活一切。文化馬克思主義幾乎對整個大學教育體系包括人文學科(歷史,英語)、社會科學(管理學、心理學、社會學)乃至自然科學(氣象、醫學……)等各個學科產生了全方位的侵蝕,主要體現在研究和教學過程中,都要充分闡述傳統主題之間和激進觀點之間的衝突。

以往在大學文學中對莎士比亞文學中有關人性(傲慢、嫉妒、野心、愛情、苦難)的深刻剖析和高超獨特文學藝術的研究在現在都被遭到恥笑,此類學術位置被認為是具有英國特權的白人男性至上特點而遭到取消,同時還被貼上帶有偏見的剝削壓迫者的標籤,他們可能剝削妻子,女僕,園丁和舞台導演。如此的文化馬克思主義的侵蝕使得大學所有學科都涉及“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剝削者和被剝削者”等論調。那些偉大的美利堅合眾國的卓越創建者反而變成了特權階級,資本家,奴隸主等牛鬼蛇神,被美國大學認為應該盡快被拋棄和遺忘。如此美國大學從一個基於對所有主題和所有觀點(“智力客觀性和超脫性”或“學術自由”)進行開放、自由、多樣化研究和辯論的教育機構轉變為意識形態思想灌輸的工作場所。

所有內容均根據其是否“進步”是否冒犯某些所謂“被壓迫的群體”(如非白人、女性、同性戀、變性人、性工作者、非美國人等)來判斷。隨著《民權法案》第IX條的通過,其法律邊界逐步擴大,整個社會將上述法條武器化,特別是自2014年到最近,利用該法律嚴懲任何“被壓迫群體”不喜歡的所謂“不當行為”和“騷擾歧視”的言論

當前社會充斥的所謂“包容性”和“多元化”規則迫使大學優先僱用和晉升那些所謂“被壓迫的群體”、排除白人男性……, 學術界的文化馬克思主義思潮已經擴展到學術期刊、出版商、學術獎項和捐贈基金。例如某主流歷史學雜誌可能因為某書籍或某論文批評這種文化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傾向而被拒絕出版發表

歷史悠久的古老大學、基金會和頭銜、獎項和教授職位都因這種文化馬克思主義思潮而遭到了嚴重破壞。西方文化中那些完美傳承古典自由主義思想文學、宗教、哲學、藝術、音樂、歷史(莎士比亞、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洛克,當然也有馬克思、弗洛伊德等)的教學方式遭到吹毛求疵的批判。

謝爾頓教授開設了一門長達一年的“政治哲學經典”課程,主要研究歷史上對人類歷史社會文化進程有重大影響力的“知名”思想家,但並不意味著這些思想家一直都是“好人”,只是重要而有影響力而已。這課程包括研究講授所有主要的政治思想流派:古希臘和古羅馬;中世紀,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馬基雅維利,通常這是學生們的最愛!);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自由主義、保守主義、自由至上主義等等。

謝爾頓教授在那門“政治哲學經典”課程都以約翰·斯圖爾特·米爾的“自由”方式進行研究討論,即各種理論的學習都在對其進行批判之前首先以最有說服力的方式對其進行研究。約翰·斯圖爾特·米爾(John Stuart Mill)是英國古典自由主義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思想家之一,被譽為“十九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哲學家”。通過這種方式使學生們學習了所有思想理論,而且還學習了各種思想理論的研究方法,包括如何比較、對比、思考、推理、辯論、討論等等。正如托馬斯·杰斐遜(Thomas Jefferson)在談到他所創建弗吉尼亞大學時所說的那樣:“在這裡我們不應該對追尋真相而感到恐懼,追求真相無論導致怎樣的後果,都要容忍在這個過程中犯錯,都有足夠的理由進行充分辯論“。這種學術理想不僅導致知識的進步,而且導致了經濟學、技術、倫理、政治和個人生活的進步。而當今因為文化馬克思主義使得過去那樣一個生機勃勃、令人振奮、充滿活力的學術氣氛被一個死氣沉沉、令人厭煩的灌輸制度所取代!

文化馬克思主義使教育陷入貧乏無趣,而經濟馬克思主義使所有社會主義國家陷入貧窮。

謝爾頓教授認為讓真正的自由回歸到真正多元化中可能是克服當代文化馬克思主義思潮的唯一解決方法。大學應該容許各種言論的公開調查和公開辯論,去偽存真,總結過去最好的思想和實踐。在國家政策方面:應該允許學生自由選擇學校,要有競爭,允許多種形式學校(公立、私立、家庭、宗教、社區、在線、現場學校)並存。可能要花一些時間,但是只有逆轉這種文化馬克思主義對學術自由的壓制,才能產生更偉大的教育和更多的幸福感。

相關鏈接

Trumpism is the Right Mix of Old and New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