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0月7日郭先生GTV直播

(播放視頻:德州戰友在傅希秋家外抗議,有三位戰友被警察非法逮捕帶走。)

好,開始,尊敬的戰友們好,10月7號,文貴亂聊直播。首先剛才大家看到那個直播的,在德州今天現場發現的這個,咱們全美國各地的戰友,自發組織到德州,抗議共產黨員Bob Fu(傅希秋),非法代表中國基督教,(妳把那聲音關壹關,我親愛的哥哥)非法代表中國的基督教徒、天主教徒,每年幾百萬的騙捐,大量的搞政治移民。更重要的事情,他是怎麽從共產黨來代表了中國基督教徒,和在美國政府面前,欺騙美國政府?怎麽以共產黨員,作為壹個牧師打進美國的?他在美國申請的護照,他有沒有如實填寫,他曾經是中共中央黨校的高級講師,他是中共國家安全部和總參二部培訓的,叫專業國際公關人員,咱們俗稱叫間諜。他竟然是壹個搞政治庇護的人,怎麽能隨隨便便進出中國大陸?

有多少中國的少數民族,尋求他政庇。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因為尋了政庇,不但給了錢,他還騙了色。最重要的,很多人在國內被抓了,是誰提供的信息?Bob Fu在德州,打著布什總統家裏面Neil Bush(尼爾·布什:老布什的三兒子)的(關系)……Neil Bush我多年前就跟他見過面,這個關系威脅恐嚇。向很多國內的宗教人士,發布他和總統、Neil Bush、和家人的照片,和當地的米蘭市長的照片,和多個美國國會議員的照片,發到國內去,證明他在美國有藍金黃的力量和關系。

不但如此,多少年來,很多人跟他打完交道以後,消失了,家人找不著了,有多少人被他害了?我們只想知道壹個真相,就是Bob Fu拿到美國公民(身份),他有沒有如實填寫中國共產黨員身份,和他是中共中央黨校高級講師的身份,和他曾經是安全部十二局,被安全部當時的我的好朋友、現在被抓捕的馬建副部長,是上下級關系。十二局的陶局長,來自海南安全廳,是他的直接領導,他有沒有直接說過?我們要在法庭上說清楚。

Bob Fu的每年的基金,拿到幾百萬美元,在美國妳是壹個完全是不納稅的基金,公益機構,所有的錢去了哪裏?必須有交代。他的錢進錢出,每年幾乎壹樣,這捐款的怎麽都是同壹夥人吶。去的錢的去處也都壹樣,作為壹個在共產黨員那個高級講師,怎麽就壹下當成了牧師?我要看看他背背聖經、新約和舊約,什麽時候學的基督教,什麽時候學的聖經?誰允許他代表中國基督教徒、天主教徒?我們在壹直在說呀。好吧,咱們的戰友自發去抗議了。警察、德州米(德)蘭市的警察,在路口設置路障,非法的查扣多次、壹天多次的查驗我們戰友們的身份證,而且用手機拍。頭壹天警察穿著便衣的衣服,站在那裏保護(傅希秋),甚至威脅,讓這些戰友們滾開、離開。

現在大家看到在德州發生的,這個警察的第壹天像不像當時在香港的第壹天。到了第二天、第三天,警察穿上制服,想盡辦法碰瓷兒戰友。在門口設置障礙,十幾個紅脖子,傅希秋教會的人,在旁邊威脅他們,尾隨這些戰友到達酒店。到了酒店以後,挨個威脅,(問戰友)說是誰組織的,就想栽贓扣帽子。這壹幕像誰,像不像香港警察,像不像大陸城管。戰友們住的酒店,最後酒店要求14天的隔離。然後有偷拍(戰友),而且入住同壹酒店。十幾個大紅脖子的洋人,威脅戰友,以死相脅。大家同時看到,傅希秋在Twitter上發出的壹個又壹個謊言的所有的推特。他的Twitter竟然說什麽,有戰友對他生死威脅。我們有那麽愚蠢嗎?我們有那麽low嗎?他在美國國務院、還有華盛頓國會山,到處散布謠言,說我們以死威脅。然後他把他那個市長、米(德)蘭市長,已經在米(德)蘭市的前市長已經說了,傅希秋把他給買了,收買了,竟然出來給戰友告上恐怖分子的帽子。

壹個米(德)蘭市和警察完全像香港的黑警和大陸的城管對待我們的戰友,完全違背了美國的行政法、和美國的憲法、和聯邦法。戰友們依法到那裏抗議,是完全是自主的、自由的、合法的,這是美國全國上下的憲法的權利。結果今天下午看到了,戰友們在被昨天被抓捕、前天被抓捕、今天強令抓捕,而且現場使勁把銬子勒得緊緊的。

剛才我在直播前,我跟律師團隊開了會,律師團隊跟這個米(德)蘭市的檢察官和FBI相關部門都有聯系。第壹個認為,我們戰友沒有任何人違規;第二個,警察是過度執法;第三個,壹定會查傅希秋;第四個,那個市長混蛋出來說戰友恐怖帽子,那是個王八蛋。我們壹定讓他付出代價,走著看,米(德)蘭市的市長。誰是恐怖分子,誰是腐敗分子,哪個警察過度執法,這是美利堅共和國。

我今天壹天給好多美國的這些朋友、還有國會議員、還有相關機構,我就問他們壹個問題。壹個Bob Fu就控制了壹個米(德)蘭市的市長,行政官員,未審先判,以官代法,讓警察執黑法,還有天理嗎?壹個Bob Fu控制妳壹個美國(市長),共產黨送1000個Bob Fu,妳美國就淪陷了。所有美國人沒有壹個不同意我的觀點的。Bob Fu我們要的就是妳站出來,要的就是妳把妳的黑暗力量拿出來。

剛剛,壹個小時前,在德州的我們的律師還有團隊給我打電話來說,在我們戰友抗議遊行的邊上,找到了8支來福槍,就是傅希秋教會的紅脖子拿著的。8支來福槍,我負法律責任。傅希秋,妳壹個牧師,妳找來10個紅脖子,住在我們戰友酒店,威脅我們戰友。然後呢,再尾隨戰友,拿著8支來福槍。傅希秋,妳這個牧師,當到頭啦。咱走著看,傅希秋!妳不是有布什家族的照片嗎?妳不是(有)Neil Bush照片嗎?我也認識Neil Bush。當年吳曉輝通過我認識的他呢,還有當年中國的這幾個大美女明星壹起,我們在32街吃的飯,當時我就知道妳傅希秋是個什麽王八蛋。告訴他,我認識他,布什家裏邊,我認識不是壹個,傑克布什我也認識,我認識多年了。

傅希秋妳打著布什家族的名義,妳打著這個牧師的名義,妳找了十幾個教會的紅脖子,妳竟然威脅我們戰友。妳在美國國會和國務院,上兩周前妳去了華盛頓到國務院。傅希秋只有我郭文貴知道,有壹個搭理妳的嗎?國務院有壹個搭理妳的嗎?壹個都不見妳,就妳個王八蛋拿點小錢贊助了幾個國會的議員,替妳說這話,因為妳撒謊欺騙人家。國務院在調查誰?妳知道。妳垂死掙紮,妳弄了10個紅脖子,八支來福槍啊,妳想把這些戰友全殺了嗎?妳覺得我們會這麽愚蠢嗎?我們共產黨都不怕,怕妳個米(德)蘭市的小破市長,妳開玩笑呢吧妳!傅希秋,我們連共產黨都不怕,我們怕妳!妳個孫子,妳拿8只槍,妳能幹啥?妳有種對著我郭文貴來,妳大爺的妳,妳推特上妳天天撒謊,誰威脅妳生死了?就憑妳的威脅,剛才我們律師團說,就憑Bob Fu的,在推特上說他受到生死威脅。如果警察因此執法,所有人都是犯罪。咱不信走著看!妳今天怎麽對待我們戰友的,我們就會怎麽對待妳。

依法懲賊,是我們海外華人聯合組織的。只要是依法,我們要懲這些欺騙美國的華賊。欺騙中國人的這些所謂的假宗教賊,叫穆斯賊。就是妳傅希秋、郭寶勝這號的。盜取美國利益,以美國國家安全做代價,出賣我同胞,向共產黨勾兌,騙錢騙色,再騙政治,再騙命的,就是妳傅希秋這幫人。跟妳剛剛開始,這場戰爭咱停不下來。這是壹場正義和邪惡的戰爭。誰正誰邪,讓美國法律說了算。

妳不說Neil Bush是妳的後臺嗎?妳不是米(德)蘭市長是妳後臺嗎?國會山裏邊有妳120個國會議員,都是妳哥們兒嗎?咱讓美國…3億多美國人,我不相信都能被妳收買了。我會讓妳所有曾經捐過的錢光天化日要亮出來,妳捐給誰過錢,目的都是誰?為什麽妳捐錢了,全支持共產黨。米(德)蘭市長未審先判,他算老幾呀?妳嚇唬中國老百姓妳拿個米(德)蘭市長嚇唬去。妳嚇唬我郭文貴,我連共產黨都不怕,我跟這個人打交道,妳傅希秋妳還在那偷窺女廁所呢,妳算個毛啊,妳呀!妳這個王八蛋,妳這個畜生,妳玩兒這種雞盜狗碎、下流之輩。熊憲民碰瓷兒,孟維參說假,妳編假話,夏業良全說假話,妳說妳們這幫畜生,還有那個郭寶勝,妳得意忘形。

記住我說的話,咱們這個正義與邪惡的戰爭,壹定會有人進美國監獄的,看誰進美國監獄。是妳收買的邪惡力量,靠欺騙,打著上天的名義,天天回中國,收買美國官員,玩這個黑警下三濫,八只來福槍,假推特,收買100多國會議員,美國有這100多國會議員嗎?被妳收買了。

戰友們,今天在德州的戰友,被逮捕的戰友,時時刻刻在牽著我的心。這就是為什麽要依法懲賊啊!戰友們,妳們想過沒有?如果妳在國內,妳被壓迫跑到國外來了,妳想過沒有?傅希秋、郭寶勝、孟維參、夏業良、胡平、還有這些吳建民這幫孫子、還有龔小夏這幫爛人,他們有本事去騙美國人、白人嗎?根本沒有本事。他有本事傷害人家嗎?也沒有。所有的人傷害的就是我們這號人,也就是賣同胞欺騙同胞,然後收買美國政治,拿了美國的官員藍金黃跟中國交易,這是最邪惡的地方。

我告訴大家,妳們還不明白依法懲賊的意思。因為我們國內的家人的受傷害和被傷害都是這幫王八蛋、這幫孫子幹的。所以走到前線的戰友們,等有壹天妳明白妳做的事情多有意義的時候,妳就會為妳自己,妳親妳自己的臉。今天德州和昨天、前天戰友做的事情,這將記載在中國人正義的歷史上!新中國聯邦的歷史上!因為他讓美國和西方永遠的記載那個鏡頭,美國被收買後,美國的警察竟敢這樣的辦案,碰瓷、威脅、手機幹擾、抓緊手銬子,竟然因過馬路被逮捕,過馬路被逮捕。八只來福槍,十個紅脖子,天天尾隨他不抓,天下豈有此理呀?這就是我們戰友依法揭了賊呀!讓世界看清楚,如果美國壹個米(德)蘭市有個Bob Fu就能搞成美國這樣,美國要有壹千個Bob Fu,我們戰友還能活得了嗎,戰友?妳要麽當這些人的奴才,妳要麽被他雙修,妳要麽就這樣,就跟他反抗到底。戰友們,壹切事情都要依法!堅定!決不放棄!絕不妥協!這就是我今天說的。

我今天幹了很多事情,剛才這跟律師剛開完會。我們要跟他的戰場,在法官、在法院、在國會、在國務院、在FBI,我們要所有的部門、國土安全部,都要讓他們知道,到底我們是否是恐怖分子、還是和平抗議!我們到底是讓美國更安全還是讓美國更危險!到底是警察濫用執法,米(德)蘭市長說我們是恐怖分子,我們壹定會讓他給我們壹個說法!走著看!

Bob Fu動不動就是妳米(德)蘭市,米(德)蘭是妳家的?米蘭的警察是妳爹呀?妳們這幫爛人,妳還想以為過去壹樣,嚇唬嚇唬我們都怕了,妳想幹啥就幹啥,可能嗎?所有的戰友們記住,妳的恐懼就是敵人的武器。現在傅希秋的恐懼就是我們的武器,他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Bob Fu了。他編造的這些謊言,他利用了他的黑暗勢力、和警察、和他家人制造的恐懼、和他的錢、和他的基金、和他的身份,再也不可能有人給他洗白了。

今天想想戰友們,沒有G-TV 會是什麽後果?能記錄這現實嗎?妳能直播嗎?沒有全國各地的戰友自發到德州我們有這個能力嗎?如果沒有今天妳親眼看到的這個,妳信嗎?沒有新中國聯邦,中國人在海外真是豬狗不如哇!這些人分分鐘就把任何人給遣返了。到了教會,妳聽他的。給了他信息,妳被他綁架了。然後再把妳信息賣給共產黨,然後當地有黑警,妳能活得了嗎?出進門說妳犯法了,說妳吸毒了,妳咋辦?誰是恐怖分子今天下午搞明白了,八只來福槍,八只來福槍。

唉對了妳把那個檢查結果出來吧。戰友們,這個頭兩天(先等等先等等)這個我天天被我們的閆科學家整的五迷三亂的,被這個路德先生,我上壹星期最起碼見了三百人次。我還不能戴口罩,因為我是主角,我不能告訴妳們我幹啥了是吧?然後呢,我見的人回去檢查這個檢查那個,我就不說了,因為都個人隱私。妳想想,我說完了完了,我上個星期說,我幾乎斷定我99%得被感染上,不是80%-90%。我只有壹個理由不被感染上,那就是說這個,我們的路大腦袋路波切他說的這藥管用,我們的爆料革命說的這藥管用,我們偉大的英雄科學家(說的這藥)管用。我就心裏壹件事,我要不相信他們了,誰相信吶?我得摘口罩哇,因為我的工作必須讓我摘口罩。幾百人次啊,每天十幾個小時,還跟人家擁抱。最誇張的事情,我那天沖著戰友10月1號,我就擁抱,人家旁邊警告我說,郭先生,妳要擁抱的結果,妳幾乎是100%要得上病毒。

我說我相信我的科學家和路德,因為我吃羥氯喹了。我吃了20幾天了,我相信她。而且我相信戰友,我的戰友也會吃羥氯喹,他不會有病。就是死能怎麽著,我就去擁抱了,擁抱完以後我回來。這個我的醫生說,妳很勇敢,我很佩服妳,但妳有沒有想過對妳戰友不負責,萬壹妳有病呢。哎,我這壹想,是呢,萬壹我把戰友給傳上咋辦呢?特別第壹個擁抱的大美女文真,文真說,第壹個我跟七哥擁抱。人家6個月在家待著,出來跟我擁抱來了,妳說擁抱完,人家有孩子咋辦?我說這是人家相信我了,我這也不負責任吶,我是擁抱不怕死了,但是我萬壹有病咋辦呢?檢查去。我的醫生是,昨天妳看到在這檢查了,妳看見了吧,人家醫生拿著設備,壹大堆。嚇我壹大跳,這好像就已經得病似的,欻壹長根兒,插到我鼻子裏邊去,哎呦真難受。然後欻就抽血,我說抽壹管唄。我還加壹個加強測試,抽壹下子血,看著血往外呲。抽完以後說,啪走了。然後今天就下午給我信息,說郭先生,妳吃羥氯喹了嗎?我說我吃羥氯喹了,吃鋅片了?吃了。他問妳為什麽吃?我說我們世界上第壹個建議人們吃的,有個叫路大腦袋的、我的路波切兄弟讓我吃的,還有個科學家,我們閆麗夢。

因為昨天閆科學家這個做出來直播以後,震驚了世界。戰友們妳們不懂得這個傳媒的力量,昨天英雄科學家這個直播(影響力)是她以前直播的總和,對吧。為什麽?全天下都震憾了。這這這,咱這美女,妳說天底下怎麽給咱壹這美女呀妳說,她講的還把川普總統也給講上去了。現在是聽說川普全家震怒啊。全美國都說,竟然詛咒我們總統全家死呀,Curse,詛咒。然後呢說這病毒就是放的,然後說這Miles Guo這肯定有,都來問我。我說我測試我測試,我測試完以後我告訴我自己,如果我沒有染上病,不是病沒有靠近過我,是壹定是羥氯喹和鋅管用。就是我相信科學家和路德對不對,剛才我發了蓋特,很多戰友嚇得半死不活的。我就不說檢測結果,我愛我家嚇死了,我就不說檢測結果。
然後呢科學家嚇得,哎哎哎,郭先生,妳檢查不是陽性吧,路德先生啊不會吧。妳倆瞎忽悠,天天讓吃羥氯喹,吃鋅的,忽悠吧忽悠大了吧這回,他倆傻了。我說忽悠大了吧,我說妳對妳倆的藥有信心嗎,我絕對有信心,妳看不會有事兒的。我說完全按照妳說的吃的,我也完全按妳路德(說的)吃的,我說我不怕,我染上我也不怕。當然了,我不想染上了。關鍵讓戰友們知道,我抱了那麽多人,我得給人家壹個回復呀。這幾天跟我見面,我在那天天張著口。那天壹堆呀,幾個模特、美女、帥哥,在那,有壹個鏡頭,他們要拿著衣服,在那看衣服。然後我過去,我在那塊要看,他們給我看。就那麽近,嘴對嘴的。還有壹個中國來的女孩,超級漂亮,山東的,我說我不拍這節目。因為我壹直在張著口,人家壹直戴著口罩,人家拍節目的時候突然把口罩摘了,萬壹有啥咋辦呢,是不是。所以我說不要。但今天是,所有人全傻眼了,都在等著我這個結果。

今天我公布出去以後呀,我想達到仨目的,戰友們。第壹個,我告訴大家,妳們要吃羥氯喹,妳要對家人負責,妳相信爆料革命,相信科學家、路德先生,吃羥氯喹;第二,我要告訴大家,千萬記住,病毒遠遠沒有開始,壹定會比過去還糟,大家壹定戴口罩防護;第三,我告訴戰友們,這實在太可怕了這病毒,太可怕了共產黨病毒,真的是到處放毒啊。把我結果推出去吧,大家別害怕啊。

妳這個黑的啥玩意啊,那妳這是要幹啥呢?兩頁呢,這是壹頁嗎,換。我今天看下邊壹大串呢(和工作人員對話)。把戰友們嚇得半死的。戰友們,妳們嚇壞了吧?我感謝戰友們今天,好幾個戰友說看了以後起雞皮疙瘩,發抖。看來七哥很重要,撒了個嬌給大家,撒了個嬌。

我今天最大的感受是什麽呢,我告訴大家,八月十六,農歷的八月十六是我和妳七嫂的結婚35周年。35周年無論在南極、北極,我都飛回去陪妳七嫂。但今年就在那麽近,我都沒陪妳七嫂子去。因為我這事兒忙得不得了,我還得檢查什麽的,太麻煩。但是我為了戰友,我真得檢查。我跟戰友擁抱了,還有壹個我那麽多天沒戴口罩,我得給人家個交代。還有壹個我就要驗證我們的路大腦袋、路波切,科學家的藥。剛才我考驗他倆,都在我手機裏呢。我說妳倆有信心嗎?妳倆瞎忽悠!我有信心,絕對不會。我看啊,妳看看路德說,壹定是陰性,肯定有信心。科學家說,我研究過有信心。當時墨博士的什麽問題,社交距離什麽的問題。我說妳倆準備好自殺去吧。然後科學家說,我自殺前把密碼先給妳。他倆太有信心了,讓我真的是感受,剛才我心裏邊相當興奮。就是我們科學家真不是忽悠的,我拿命跟她賭壹把,我賭壹把到底我這個冠狀病毒它到底是真假,這個科學家是真的。路德這藥跟科學家這藥是真的,這是壹個。

再壹個我告訴妳,跟我見面的人是有得上病毒的。不是開玩笑的,不是開玩笑的戰友們。妳想想那美國白宮的好多人,妳知道我見過誰呀?妳想想吧,我那天我見了多少人吧。朱利安尼先生去之前跟我見的,回來又跟我見,他也不戴口罩,妳說還了得了嘛?他周邊人也不戴口罩妳說我能不檢查壹下子嗎,是不是?所以說,我這壹次,我這檢查完以後,醫生做了個另外壹個檢查,說我的整個血細胞各方面,他說都是我過去5年來檢查最好的壹次,最好的壹次。就我們家的祖傳是,血濃度高,血稠,血稠啊。所以我父親是腦中風,很嚴重的腦中風,所以說我的血很稠。結果這次化驗完告訴我說,我的血液是我過去7年來化驗最好的,血濃度最好的。他說看來這個鋅和這個羥氯喹對妳幫助太好了。而且我現在工作量,每天都是4個小時睡覺,是吧?每天工作量那麽大,天天我最近抽雪茄壹天抽兩根兒,是不是?各方面指數。更重要的是,我是二十幾年來,所有膽固醇都高,我這膽固醇也下去了。所以說,戰友們,戒酒,鍛煉,還有壹個我覺得羥氯喹這個鋅。這個科學家太牛了,路德太可愛了。

所以戰友們唯真不破在哪呢,這是救命啊,我拿命我試了壹下子。我這不是開玩笑,我真拿命,妳看天天我都不戴口罩的。我沒辦法戴口罩,妳看昨天來那麽多牛叉的人,上樓,到樓上以後口罩都摘了。對了,妳看路德先生說,羥氯喹有抗血栓的功能,抗血栓證實過的,路德先生都出圖了。科學家在這看(直播)呢,嚇壞了。今天妳倆絕對經歷我考驗,科學家和路德先生,絕對經歷我考驗。今天妳倆但凡有半點含糊,我就把妳倆的含糊給放到屏幕上去。我不能欺騙戰友啊,妳倆100%的自信,這個爆料革命經得住了。我這用事實生命記載了妳倆的信心。

我這個見的人太多頭兩天,見得人家有冠狀病毒的。妳這說明我是接觸過病毒了,這是肯定了,是吧。所以這羥氯喹是絕對管用的,絕對管用。兄弟姐妹們,這個我今天讓我感動的是我們的戰友們,聽到我發出的蓋特嚇壹大跳。但是我必須得讓那天我擁抱過的戰友,那文真被我擁抱了好幾下,還有我們長島哥,是吧?還有我們的那幾個咱軍隊來的幾個哥們,是吧,聽說是這背景的。我都跟人家擁抱了,是不是,我必須得負責讓妳們看壹看,沒事兒,我沒事兒,我沒事兒。

我是從明天起,就是永遠戴口罩。我就從明天起,明天下午起,明天晚上,明天壹天還得見很多人,我的工作。我們唐平妹妹,剛才嚇半死,給我發信息七哥妳不會嚇我吧,我說沒事。她明天還給我安排事兒呢,還讓我錄歌呢,我咋弄呀明天,明天我不能戴口罩啊,是不是?我明天把歌錄完了,然後呢後天又檢查,再檢查壹次,再檢查完壹次我就不見人了。然後呢,二十天我去深山老林了,沒有直播,沒有視頻,戰友們啊,二十天。三七二十壹天,二十壹天,二十壹天沒有任何視頻,沒有直播。我上深山了,上深山了。然後呢我檢查完,結果壹出來,沒事兒,我吧就走了。我這是帶著妳七嫂出去浪漫去了,我得陪陪她去了。妳想想我跟妳七嫂住在這,我們多長時間沒見面了,這已經是快6個月了吧?哎呀,5個月沒見面了。

那天八月十六那天,我這老不舒服了,妳說我也沒敢說啥,我就給她寫了個情書吧,感謝她,寫的我自己都老感動了。我閨女拿著手機偷偷錄她媽,坐在院兒裏邊,她在那兒抽煙,旁邊放著月餅。她每到八月十六,又是弄圓月那壹套,很嚴,她很傳統的女人。然後對著月亮在那抽煙,幾乎壹夜沒睡。我閨女給我錄下來看,妳說我多難受啊!是吧,這個妳七嫂知道我忙啊,沒辦法啊。這八月十六,我說那天,來那麽多人,妳知道,那天來那麽多人,從各地來的,開會,沒辦法。所以說,妳七嫂子,這八月十六我都沒陪她,我得去陪她去。三星期啊三星期,妳們不要等著我直播,也沒有直播。我看三星期是幾號啊三星期後,我定的是11月6號回來。多少天,三星期,從下星期才走呢,是吧三星期。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妳們大膽的,壹定要記住羥氯喹。羥氯喹管用,羥氯喹絕對管用,按照醫生的說法,壹定吃羥氯喹, 壹定要吃羥氯喹。今天我是以身試藥,試給大家看了。我過去這都有證人,都看見了。我每天大概50個到60個陌生的人跟我見面,妳說不戴口罩妳說還了得了嗎。關鍵有人,他真感染上,他真有病毒了。妳說我見的那從華盛頓來的人,壹波壹波的人,妳咋辦呢,那都不戴口罩。現在都染上了,妳知道他哪染的呀?所以說我真的是感謝科學家,感謝路德先生,真是救了我壹命。所以妳看那個誰,對呀,這路德先生說朱利安尼,朱利安尼見我面就說,感謝Doctor Yan,感謝我們的路德,救了我壹命。我說咋回事啊,他說我跟總統兩天,每天壹兩個小時,面對面的坐著,又摟又抱的。他染上,我沒染上,我就吃羥氯喹了。科學家、路德先生,我給妳倆背書了。我這是以身試藥,試妳倆天天在這個直播的,到底是真是假。行了,這回是真的了,真的,管用。我給妳講,這藥不是誰都有的,真不是誰都有的,真不容易,真不容易,壹藥難求呀。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家人要保護,絕對不要走出去,我告訴妳,我得到各種情報,最壞的時刻絕對沒有來。現在美國是玩大選吶,大選玩了這壹系列,完了以後壹系列的病毒的事就嚇死妳們。妳們會把我們科學家不是當神,她就真的是神了。路德就是神二了,就是神二了。妳再也不說路大腦袋了,是神大腦袋了,絕對是。我們那些Doctor博啊,墨博士啊,我們那些博士啊,艾麗啊,安紅啊,這幾個名嘴那都成為世界的英雄了。爆料革命那就更不用說了,咱們拯救天下。所以今天這個,直播這個,大家都看明白了啊。

最後壹個說點小事兒,因為我這兩天都在忙活G-Club的事情,G-Fashion馬上上線,到今天下午,在我直播前的3個小時前,我們才選定了最後確定的註冊地址和國家。因為最起碼有60個國家和城市爭著我們去。昨天我在我們戰友群裏邊發的信息說,妳們知道哪零關稅,我要零關稅。最後是把所有的確認完以後,壹個國家的最高領導人輪番給我打電話,郭先生壹定把妳的G系列到我們這來。他說我跟妳的這個Foundation、基金、律師全壹起開過會了。我們讓妳來,給妳這個國家能有的最先進的政策,他的什麽26號法規啦,什麽17號法規啊。我親自簽署,為妳們所用。

戰友們,當我公布這註冊地址的時候,我們有兩個條件是必須達到的。市場運行CEO必須在這個國家,這是法律。所以我們在這個國家呢,要大概建壹個100到200人的總部。所以到時候希望大家往那去,很近,美國飛行很近。所有美國有綠卡的有簽證的都可以去,很近,美國的屬地之壹。同時呢,這哥們兒是絕對反共的。他說我們強烈支持妳,所有的滅共事業。包括妳的戰友到這來,我們以國家的安全,國防部專門成立小組保護妳們的安全,所以說今天最後才弄下來。為什麽?咱必須得把G系列,咱得找個好地方。昨天下午我和美國兩個州的官員開會,就邀請咱們新中國聯邦去買地。讓G系列入駐,是把地,幾乎是很便宜的。500美金壹個acre,壹個acre才6畝啊,壹英畝是6咱們中國畝啊,500美金,但前提是G系列得有壹些在他那落地。然後給咱們新中國聯邦的授權,妳看看,妳看看,妳看看,妳說說,妳說說,妳說說。

然後這夏威夷,這個沒毛的豆豆,她想躲咱也躲不了咱了。夏威夷有壹個2萬6千畝的大峽谷的壹塊地,是日本壹個人的控制的。今天要捐給我們,壹毛錢不要,捐給我們,而且和當地所有政府簽訂的優惠法規全移交給我們。只有壹個條件,讓我們的GTV在日本的發展,所有技術分享,他要做GTV日本。妳看看,所以說妳呀,妳看妳整的這玩意。兄弟啊,拜托了。妳看,今天跟妳開完會上去,跟我說來著,我上去以後跟我說的。我說我們想壹想,2萬多畝啊,也不小啊也不小。但是我們亨利哥在那呢,我要把2萬畝地給亨利哥開發去,那還啥感覺。但是我想再多弄點,弄個10萬畝吧,最起碼,是吧。

那麽G-Club,大家看到15號上線,上線啊15號。妳們好好看,絕對震撼。15號G-Fashion上線,17號G-Club上線,對不起。妳糾正我呀,16號上線G-Fashion,17號G-Club。所以說絕對,妳們震撼,絕對震撼,絕對震撼!中國人賣便宜貨、賣假貨、復制貨的時代從我們G-Fashion上線起,永遠沒有了。妳看到了,妳看到這些牛人了,天才中的天才,用的全世界最好的布料。妳說妳穿的衣服為啥200美金,我這為啥穿1萬多美金,那不料子不壹樣嘛,是不是,料子是核心。咱中國人啥都是復制,都抄人家的。咱全是原創,全是最好的設計,最好的布料。所有的生產,100%意大利,所有發貨100%意大利,都不沾美國的毛。美國只有壹個設計中心在這,啥都沒有。總部現在到這個國家去了,也走了,運行市場到那邊去了,然後生產在意大利,發行在意大利。在日本未來將有壹個G-Fashion的材料生產線,粗加工中心未來,我們會有壹個鞋的生產線在日本,我們要買下來。接下來大量的並購,超級品牌的所有生產線,未來看公布吧。

我現在就有點後悔了,說實話,這GTV股票賣得太便宜,太便宜。昨天壹個戰友的弟弟,終於把自己的資產處理明白了,我相信妳們知道是誰。他家裏邊大的集團已經崩塌了,頭兩天宣布破產了,跟海航壹起破產的。他哥很壞,他弟弟不錯。告訴我,郭先生,我現在要投GTV 2億美元,然後我準備總投入5億美元,我要投G-Fashion投5億美元。昨天找我,我說不可能。最多GTV股票是壹股現在不能給妳,投不了。那麽G-Fashion現在不接受外邊的投資,未來二期私募的時候咱再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妳看看這值多少錢?妳想想這幾個月以前,咱說這事兒的時候,和今天說這個,什麽概念?病毒前咱這大樓裏16個人辦公,現在將近40幾個人辦公。不來辦公的,也有四五十個。我們外邊現在的辦公室,現在馬上要入駐的又100多個,不包含美國洛杉磯,不包含美國鳳凰城,不包含美國那個神秘的城市。妳去想想啥概念,戰友們,每時每刻都在創造著。G系列如日中天,下個月G-Coin、G-Dollar上線的時候,戰友們,妳會再壹次的震撼。

今天戰友們,我就看到那個德州農場直播,就沒有壹個人在下邊留言,可能我沒看全啊。大家想過,沒有GTV的後果是什麽?完了!絕對把咱給全部封嘴,什麽抓妳,弄死妳,沒人知道,不可能讓美國人說。我讓他看GTV給華盛頓打電話,議員馬上打開GTV看。我說妳看看,在幹嘛?在抓人!“哇噻Miles,真的嗎?這是美國嗎?”我說,這就是妳美國呀!蓬佩奧國務卿聽說了都震傻了,看到這壹幕都震傻了,國務院的很多都震傻,這是美國嗎?Bob Fu 有這麽大的力量?

戰友們,最重要的,今天和昨天證明了Bob Fu他撒謊,他推特撒謊;第二個就是,他把他自己力量全弄出來了。這算啥呀?跟香港的上街的孩子,我們跟人家比算啥?被逮捕算啥啊?這是美國。在香港妳想被逮捕,輪得著妳嗎?直接把妳弄死了,把妳輪奸了,這還是美國,對吧。妳想想美國華盛頓,都不看嗎?都不管嗎?可能嗎?妳覺得德克薩斯州的人沒咱的戰友?沒咱的朋友嗎?他會不管嗎,對吧!這就是我們戰友的貢獻,德州的戰友的付出,永不會忘。

加拿大、日本、新西蘭有點笑話了,新西蘭老班長忽悠很大,忽悠的很大,“啊朱萬利……”,啥也沒看著。在滅賊上,老班長失分了;澳大利亞,我們的安紅、木蘭徹底淪陷了,完了;現在華盛頓戰友DC完全不行;美東嘛嘛得了,也就這麽回事。考驗戰友,考驗人心,考驗人的能力,考驗人的智慧、依法懲賊,考驗我們每個人的良心和智慧和勇氣。看到德州戰友,我幾次感動得我都受不了,那種勇氣、那種堅定,但是背後的大佬我不說啊。有壹系列的有智慧的戰友,互相的支持,我就不說了。

(和戰友們互動)我現在用的是OBS,加不了。今天早上給我送西裝了,給我送了30套西裝,這是今天新送來的。給我送西裝的時候,中午我還跟他壹起吃個飯,吃個便餐。老人家就在那兒,就是給川普總統照相那個阿裏。剛給川普總統送衣服,他送完衣服回來以後就跟我見面,而且川普總統那時候已經染上病毒了。我說妳瘋了,妳跟我見面。所以說我得檢查,妳知道嗎?很嚇人的,就今天給我送衣服這個,不鳥妳(英文:Brioni)的老大。七哥,妳說說3個拳頭、3個拳頭,念妳。今天這個衣服是第壹天穿,我沒想到今天晚上直播。但是呢,這個衣服特別好,這個衣服是我準備好,是要幹別的事,結果今天穿上了,第壹天。還有刷屏的臭5毛,妳看著沒有。

現在我就想親親我們路波切,路大腦袋兄弟的大腦門。想親親我們的英雄科學家的那小、小蔥般的手,那手就像我們科學家壹上去,那手指頭都這樣“嗒嗒嗒”。結果每個人都想親她手指頭。我說妳那手別老晃了,都要親妳手指頭什麽情況這是,嚓嚓嚓。哎呀!但是這兩天我最大的感受,咱們同胞爺們們,中國真是陰盛陽衰。妳看看咱們科學家壹出來,過去七十年,中國就沒出來壹個男人,像科學家這長相。那感覺,那個情緒控制,這個邏輯,妳看我壹說,這對面就點頭。她太給中國人長臉了。就昨天,哎呀不讓我說這事。壹個大統領的家人說,哎呦!我愛死這個Dr 閆了,她說到我們家的時候,我太愛死她了。Miles,妳壹定要保護好她。Miles rose、Miles rose 要保護好她,愛死她了。有面子。我就感受到中國這些年真的是陰盛陽衰。

然後再看德州,我的媽呀!妳看那德州現場,妳看那女孩,咱們同胞們穿的、頭型、衣服、站姿,那種屹定被帶上銬子,那種臨危不懼。當然,我們也有爺們,海洋在現場就表現得相當牛。這個爺們,我必須要馬上跟他見面,會會他,絕對英雄。這妳看看智慧、英文,妳看看咱們中國同胞。所以中國人還有希望,因為中國女性沒敗。中國男性完了,真沒幾個好男人,但是女性厲害。

今天下午我跟其中壹個很重要的朋友開會,她說她不相信男人。我說我也建議妳不要相信男人,特別我們中國男人,妳別相信。我跟我女兒說的,妳這壹輩子最好不要結婚,我覺得。她現在也有男朋友,但是妳最好別結婚。從她很小的時候,我就告訴我女兒說,不要相信男人,特別中國男人,被共產黨給整的都變態的。沒種、沒道德,沒信仰,這屁大點事,嚇得齷齷蹉蹉的。穿不像個穿樣,說不像個說樣,吃不像個吃樣。當壞人都當的不像,當壞人都當的很下流,妳知道嗎?壞人也有樣子的。那香港的黑社會片,拍的也有樣子的。人家那意大利黑手黨電影拍出來黑,那人家也有樣子的,妳看我們中國的男人,現在都是什麽樣子?壹個壹個,萎靡不振的,壞的齷齪,好的讓人不相信。哎呀真的是,哎!我被我爹罵過好幾回了,我爹說,妳說啥意思?凈說這話。哎!反正我覺得我爹沒我娘優秀,我爹老不高興。

哎呀真是,兄弟姐妹,我壹跟妳們說話,我就停不住,妳說這,停不住。然後那壹天我跟妳七嫂發信息,我寫了半封情書。我在船上下來,我心裏挺難受的,看著這月亮,是吧,發的情書。然後妳嫂子說沒事,妳好好對待妳戰友,妳欠妳戰友的太多了,妳的戰友為妳都玩命。妳把時間給他們,妳多給他們說壹說,嘮壹嘮了。這媳婦讓我真感動,說實在話,我這媳婦真好。這老天爺給了我35年的媳婦,這真的是。我娘、我媳婦、我女兒,這是我的上天的禮物,絕對是我上天的禮物。我這壹輩子壹共有、嚴格講是5個最重要的女人。我家人,這三個是最重要的。真是沒有,我真的不敢相信沒有我娘,我還能活著。我這個太太真是,她有良知。她這個時候還想著說,戰友們跟著我都冒太多險了。包括這對面的兄弟,都是把命,全家都給了我,拉家帶口上我這來了。那我要對不好他的話,那真的戰友們。

我老婆老說我,妳七嫂說,文貴任何壹個戰友妳對,只許戰友對不起妳,妳但凡有壹個對不起,那妳真就壞了八輩兒良心了,這就做大孽了。妳說她壹說這話我就生氣,好像我說,妳啥意思,她說太多人對妳好了。我說妳又不看我視頻,妳怎麽知道,她說我知道,國內的人有給她發。我現在妳知道嗎,妳七嫂天天用微信。人家用微信,看都是頭條,完全被洗腦。因為她也不看英文吶,妳沒辦法是不是,她就看那個。但是,就這她都知道,國內多少人把希望寄予我。她那些同學給她發信息,有時候偶爾蹦壹條,我們就等著文貴來拯救我們啦,我們就知道我們的七哥來拯救我們啦。我的我們倆有共同的老師呀,她的老師也是我的老師。給我發信息,給她發信息,說中國只有文貴能解救我們啦。所以說她就覺得,妳不能對不起這些人。

所以說大八月十六的,我是很難受的,戰友們,妳知道嗎。但是妳說,妳七嫂說句話說的我,哎呦,妳說我就在那塊看著這個月亮。八月十六我沒有吃月餅,因為我真的不想吃。我每年都是跟我娘、跟我爹、和我全家人、和這閨女兒子、跟妳七嫂吃,今年妳說我,我壹個人坐在那兒我吃啥月餅啊,我也沒吃。結果這些月餅都被妳們吃了(說的是郭先生面前的工作人員),都被妳們吃了。當我想吃的時候今天我發現只有,結果(工作人員)找半天給我找著這麽壹個上去。哎,兄弟姐妹們,爆料革命不容易呀。

太陽墨鏡留言,爆料革命就是要付出,就像咱德州那戰友今天海洋被帶走兩位女士被帶走,二姐被帶走,就是得付出。但是妳想想,在香港大街上發生的,這又算得了什麽。我們爆料革命要走的路未來被挑戰、被抓捕那是常事兒,不是常事兒怎麽可能。就妳這樣的,抓壹回妳害怕,抓兩回妳就不害怕了。能怎麽著,我們壹不殺人、二不放火、三不犯法、又不詐騙,我們是拯救人類。誰抓我們誰是壞蛋,是吧。
(郭先生在念留言和戰友名字)法治國家,您是真誠的男子漢,深山之子、老外妄議天下,鱷魚的眼淚,亡秦必楚,大海真是亮,河南大漢,安然,文道,雅典娜,文守祥,ilove戰神,現在在線多少了呀,哎呦我的娘嘞,嚇死銀了。但是VPN比這,絕對比這多得多。

好吧,咱們下壹個月,戰友們妳們將跟我壹起走上人生的絕對的波瀾壯闊,發財致富,看看文貴怎麽給妳們做生意,給妳們掙錢。我當時跟那幾個基金的時候,我說我沒賬號、沒信用卡、沒壹毛錢,我只希望我有壹天實現我的信仰的時候,我借錢妳別不借給我,我借的錢壹定不會超過我給妳們帶來的錢的百分之十。現在這些Foundation(基金)的人全都知道了,當年郭文貴這麽偉大,今天明白了。我沒有壹次說的不兌現的,妳們可以問問所有跟我合作過的,我沒有說的壹次不兌現的。我郭文貴從小到大想幹的事兒, 到現在為止只有壹件事兒沒做到,Take down the CCP。現在我和戰友們正在做,我沒有想,我說出口的我承認,沒有壹件事兒沒有做到的。不信妳到時候來妳看妳驗證了我說的,壹定會做到,我從來不會食言。

(郭先生在念留言)吃什麽量羥氯喹,寶寶,問我吃什麽量。我就是那個按照科學家說那吃的,頭壹次的時候吃了五粒200克那個。然後加半粒鋅,頭兩天我加了那個壹粒250那鋅,科學家給我的,路德先生給我的。然後呢,我得趕快給路德先生讓路,讓時間,我可惹不起他,我得讓路德先生去直播去。

(回復手機信息)One released, other two will be released suddenly. Ridiculous judge這是最牛的美國,最牛的大律師,親自處理,ridiculous judge. OK brother, thank you very much,you help we, we are the brother and sister, they are my hero, thank you very much, We’re all appreciate you. Give you one bowl of soup.我給他拍個照片,給妳壹碗湯喝。brother thank you very much.

今天我給他打了電話以後,嚇壹大跳,什麽什麽,把妳們人給抓了。我說我們抗議,哪,哎那(米德蘭)腐敗呀。我說趕快吧,人都抓了,馬上都得放回來。嚇唬,傅希秋妳嚇唬那些孬種的郭寶勝妳行,妳嚇唬我們爆料革命戰友,這回我們相信去德州的戰友得跟傅希秋磕壹輩子,得找個說法出來吧,得吧,是不是。妳的警察,妳的市長把我們說恐怖份子,我們哪恐怖妳了?妳說我們威脅妳生死,我們哪威脅妳了?我們得整明白這事兒,是吧。這不是共產黨,拉出去給槍斃了;這不是香港警察,妳拉出去強奸完、輪奸完直接給樓底下扔下去了。妳嚇唬誰呢?我們山東有句土話,我這太粗了,不說。行,放心戰友們,只要妳們相信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任何壹個人依法懲賊,任何壹個人給美國做貢獻的,揭發共產黨和間諜系統、還有反我們爆料革命的,不會讓妳孤獨,絕不會讓妳孤獨。我相信,在海外的1億華人都會跟妳站在壹起,我們有1億華人。戰友今天妳看到的是,3年前是他們站在我家門口來對我喊,今天是戰友們走到全世界去。再過幾個月,妳記住我今天說的話,共產黨會真正的知道,包括共產黨,在美國被共產黨收買的這幫王八蛋,他會看到中國人的力量。我們再走上街的時候,絕對不是3000,5000,也不是3萬,5萬,咱走著看。

大家記住,只有兩個選擇,要麽妳跟共產黨走,要麽妳跟著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跟著美國的國家利益走。沒有選擇,妳選擇哪壹條。妳說我選中間,我沈默,就這樣我不吱聲,我當王八縮個頭,我能活的好。沒有這個選擇,電腦上沒這選項。為什麽,美國人會看的,妳待在美國,妳既不支持新中國聯邦,妳也不支持反對共產黨,不支持這個病毒,那妳支持誰呀?妳內心是支持共產黨的。誰都不是傻子,誰傻?還有那最近跳出來天天喊川普總統死了,得冠狀病,興高采烈的、幸災樂禍的,妳記住妳壹定會被送回妳的中共國去。滅了中共,妳也回不到美國,妳走著看,妳詛咒人家川普全家,妳走著看。不管人家拜登、川普,咱不能詛咒人家,是吧,這是人類常識。王岐山我永遠都不會詛咒他,我不能詛咒王岐山全家怎麽怎麽,那是人嗎?對不對呀?咱不能幹這種卑鄙的事情。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唯真不破,小蜜蜂,日本櫻花團,我發現很熱烈。聽到我的聲音就流淚,妳聽到我的聲音就流淚,我以後不敢直播了。我昨天我看Doctor Yan博士,我正開著會,我就趕快過來,電視上播。對了妳趕快把福克斯的節目買下來,王雁平給妳說了沒有。然後王雁平就過來看,壹開始壹出來,我就聽到後邊,欻就拽紙。王雁平在後邊抹著臉哭,我在那塊故作冷靜,沒事兒。我是看著科學家在那,壹出來鏡頭唰唰唰的,她壹站出來,王雁平就開始哭。哎呀,我的媽呀,看到完,哭到完,這王雁平。

然後我這手機就暴了,哎呦,我這美國朋友,Amazing,Unbelievable,This angry。(回復手機消息)哎呦,Thank you, I get the picture,thank you very much. 哦。所以說,華盛頓都瘋了,洛杉磯、芝加哥、聖地亞哥的朋友,哭的壹塌糊塗。真是了不得,爆料革命真是每天催人淚下呀。真是,真喜歡,我到現在沒見過英雄真人呢,我見都沒見過,見都沒見過我們英雄呢。

木蘭和安紅已經被雞腿潘給滅了,哎呀。德州牛仔,成功的擊退了沖鋒槍的暴徒,警察盤查後竟然放人。我告訴妳呀德州牛仔,不是警察盤查後放人,他必須放人。剛才妳看到了嗎,美國我們司法部的律師,親自為我們來工作,來救我們戰友,妳想啥呢。沖鋒槍,妳見那沖鋒槍,8個沖鋒槍呀,8個沖鋒槍呀。傅希秋這回惹大了,美國好多的官員給我打電話,好多國會議員,問我妳這確定嗎。我說我確定,傅希秋找人,8個沖鋒槍,妳問當地警察吧。這事兒,釣魚釣大了,謝謝了,德州牛仔。

壹杯小酌新西蘭,文貴先生不能這樣嚇戰友。我不是嚇唬妳們,我是讓妳們要小心,吃羥氯喹,我不吃羥氯喹我100%被傳染,100%。妳們壹定要相信這羥氯喹,朱利安尼和我是最好的(例子)。妳親眼看到了,妳也吃了吧。妳自己買的,妳還能買到羥氯喹。小子我直接把妳扔下邊去了,妳還了得了,妳太能了。今天我去誰家,伸著手跟我說,郭先生,能不能給我5粒兒羥氯喹,5粒兒,這是Brioni的總裁啊,我說給他兩板。

七哥念我,和妳在壹起戰神,七哥念我壹遍足矣。和妳在壹起戰神,妳把這找著,加我手機上,和妳在壹起戰神啊。德州的兄弟姐妹,這幾個姐妹兒,妳們到現場的。我們那個小粉豬,穿紅背心的叫小粉豬。小粉豬的老公據說是壹個美國人,白人,也是陸戰隊出來的。妳說看到這老婆被修理,他能願意嗎。美國人不像中國男人那麽窩囊,美國人是有仇必報的。8個沖鋒槍,人家陸戰隊的怕妳這個嘛?8個沖鋒槍,妳傅希秋。誰是恐怖份子?妳整明白了。德州牛仔,妳別老在那喊,別吹牛,叫德州牛仔,妳弄點實在事兒。開玩笑,我們連共產黨都不怕,怕妳8支小沖鋒槍。哎呦,妳玩這個呢。郭文貴在國內的時候,妳問問,啥黑社會沒見過。香港的黑社會,30年前,300多個人,向華強跟他老婆帶著那人,從中環到九龍,就我們幾個人啊。我指著鼻子罵他,妳殺我呀,妳開槍啊。他帶著我去了麗晶酒店。當時那個武打明星,大胖子,洪金寶的夜總會,打臺球,下邊所有的美女嘎達嘎達的搖頭在那跳。然後上邊壹個大臺球案子,外邊進去以後開個這麽高壹瓶子酒。我拿著大球桿指著他鼻子,我說妳開槍啊。妳什麽黑社會啊,黑社會妳還活著?妳比誰都怕死,妳開啊。最後給嚇得半死,壹再的道歉。最後我拿著電話,我說我給妳打個電話聽聽,打完電話給他,嚇得都快跪在那了,壹再的抱著我給我道歉。倒了大酒杯子喝,自罰三杯。他老婆叫什麽了,他老婆成天罵明星的那個。那時張柏芝也在,張柏芝跟小孩兒似的,瘦哈拉的,後來我知道叫張柏芝,出名了。她叫什麽,他老婆叫什麽,老婆臺灣來的,叫什麽嵐,什麽什麽張嵐(應是陳嵐)。

狗屁,妳還傅希秋。老子滅黑社會的時候,妳還沒生出來呢,妳在妳娘褲襠裏邊呢。對不起啊,這話說錯了,妳不知道在誰褲襠裏邊呢。盧比奧幫Bob Fu說話,給錢了唄。凡是替他說話的,壹定捐過錢。我負法律責任,壹定捐過錢。

七哥我要跟妳去深山,民主法治公司,好。跟著爆料革命沒淚點了,跟著爆料革命,妳就要記住,這就是個重大的考驗,對妳的心智、妳的智慧、妳的勇氣、妳的膽量都是考驗。七哥啥沒見過啊,啥沒見過啊,是不是。只要妳堅持兩個底線,別壞良心,道德底線,不要碰法律的紅線。只要別碰這個,誰都不怕。

未來咱們肯定有個幾萬畝的地,誰都可以去,妳們要去都可以。這我向妳們保證,壹定會發生的。只要妳們願意去深山,到那時候別怪七哥老蹭飯吃,隨時老敲妳家門蹭飯吃。壹定的,壹定會有的!記住,戰友們。1000天以內,壹定會讓妳們有去的,到那以後就是妳的家。絕對妳想幹啥幹啥,而且是受我們的法律保護。

還有20盒羥氯喹,樓蘭古城,留著,留著吧。這是喜國盤古,喜國盤古妳記下來給我加上。行了,這路德時間到了。路德壹會該生氣了,現在咱不敢惹路德呀,把時間讓給路德呀。七哥釣魚成功,絕對的。文素老妹兒,妳這兩天直播的不錯,挺好挺好,相當好啊。我這老妹兒有情感,絕對有情感。

好,咱們壹起為全美國人民,全世界人民,全中國人民,全新中國聯邦,香港、臺灣、蒙古、西藏的同胞們祈福。呀,妳也開始祈福了。阿彌陀佛!妳也開始祈福了。看把妳嚇壹跳,妳這還真進入狀態了,妳以為妳靜坐了開始,我沒嚇著妳吧?看把妳嚇成壹蹦呃妳,那也不能把妳嚇壹蹦啊。

hong655565,妳要加上他。七哥多講講GTV,戰友們,妳們想想,這個技術,手機立刻連線。有幾個世界上,就咱壹家,在這個連線戰友…昨天在德州那是絕對是警車有幹擾的,有幹擾器的,已經最後發現了。那個還有壹個就是,大家連線的時候,壹定要關麥,它太多收音收進來就不行了。要懂得直播,妳要給大家提醒這個問題。盧比奧支持Bob Fu,很簡單,他捐款了,支持Bob Fu,他捐款了支持Bob Fu,他支持Bob Fu。我告訴妳,就川普總統支持Bob Fu,我們都不在乎,我們只在乎美國法律。咱們戰友們特別就是中國人思維,壹見壹個大領導就嚇的哆嗦,壹見警察就害怕。在美國妳只怕壹件事,妳幹壞事了沒有?妳只要沒幹壞事,妳誰都別怕,誰惹妳,他倒黴,不是妳倒黴。妳要幹了壞事,誰也救不了妳,妳就相信這句話。什麽盧比奧咋了盧比奧,盧比奧他是神啊,他支持Bob Fu ,他憑啥支持Bob Fu啊?我們只要Bob Fu知道,他的共產黨員(身份)有沒有,到底有沒有如實登記在美國?他的基金的錢誰捐的?他錢去哪了?他為什麽打擊爆料革命,打擊我們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他和共產黨他為啥能幫助政庇,還能回中國?對不對啊,就這麽簡單。那些黑警察是他請來的嗎?那八只沖鋒槍是他弄來的嗎?就這麽簡單,跟盧比奧啥,妳壹說盧比奧妳們就嚇傻的半死的,妳們這樣的能搞啥革命啊。那我這幾年的威脅我的人多了去了,那全美國的大佬都要把我遣返,都找川普總統,多大的事啊,我在乎了嗎?

戰友們,如果跟我還沒有學會這個,妳們就真的是白跟我了。只要妳不犯法,愛誰誰誰,在乎他幹啥啊。我和班農先生發生兩三次沖突,沖突是什麽?華爾街日報要報道了,他很不高興,我當時我就說了。我說我告訴妳班農先生,妳可以離開我們,我不需要妳了,我們從來沒有指望爆料革命指望著說滅共指望妳們美國人,或指望妳過。我們不怕媒體爆料我們,造謠我們。我說他寫的我是真是假,他說那都是假的,假的我說我為什麽要怕它?我為啥要怕它?我說過去這幾年,共產黨給我上十億次的以上的,八十億次的造謠我這個網絡信息,他有壹樣事說我撒過謊、騙過人、犯過罪嗎?我說我只follow(跟隨)美國的Rule of Law(法治) ,我不follow(跟隨) the Media(媒體),我不care(在乎)。

頭兩天華爾街(日報)又要報道呢,那個沒毛的豆豆亂說,如何如何。我說妳讓她說,我在乎嗎?某國的壹個元首是我多年的老友,過去是個副職。這當上正職以後,給我說,Miles,妳這個滅共我就沒辦法跟妳保持關系了。我當場我電話裏給他說,我說妳再找我壹次,妳是王八蛋,我罵的非常…電話給他掛了。他最近染上病好了以後,老給我聯系,給我老道歉。我永遠告訴他,我說妳永遠不會是我朋友。我們從來不會指望妳什麽哪國的總統,妳們都被共產黨給強奸了,強奸輪奸成這樣了,妳幹啥啦?妳能幹啥?資本主義不就認錢嗎?誰替Bob Fu發聲,誰敢舉手說Bob Fu沒捐給我錢?誰敢說壹句話?妳是爺!誰敢?吹狼蛋呢,不就幾千美金,三五萬美金買的妳要站著給他說話嗎?這是美國的遊戲規則,戰友們。到華盛頓妳三千美金捐給壹個議員,妳有事他必須替妳說話。我捐他也替我說話。咱不幹這下三濫的事。我還真眼裏沒看起過,覺得哪個人值得我去給他弄點錢去。他不給我錢就不錯了,我憑啥給他錢啊。

爆料革命就是靠自己的能力和實力,為啥我們要建造G系列?為啥要G-Fashion、要G-Club、G-TV?誰都不依靠。妳看我的成長的路,我誰都不依靠。我從來沒傍哪個官員,什麽曾慶紅,還什麽習近平,他算老幾啊?只要守得住道德的底線,法律的紅線,沒有啥怕的。壹弄人家去,直壹看…妳看咱中國人被嚇的.壹見當官的就害怕,壹見比自己有錢的就肩就耷拉下來了,壹見有當官的肩膀就聳下來了。咱是人,咱不是畜生.妳不要壹見了這個當官的、有錢的,就見了個屠夫壹樣,好像就會殺妳似的,壹見了警察就是把妳給送上去、燉了妳似的。

墻內戰友說說,墻內戰友說話太多了。墻內戰友首先要學會辨識真相,要有勇氣,真的。寧可轟轟烈烈的死,也不能寂寞孤獨的生,這是我最小的時候從墻上報紙看到的,李清照的,生當人中傑,死亦鬼中雄。

G-Fashion可以單獨買嗎? G-Fashion可以的。它有三個價格:妳不買G-Club就是市場價,妳買G-Club就是G-Club價,咱們就叫G-Club價,第三個是用G-Coin買的價。 墨博士的夫人最早說羥氯喹的(重復兩遍),啊,墨博士的夫人最早說硫酸羥氯喹,咱千萬不能忘了啊。然後路德先生說,然後科學家佐證,是吧!為啥要三星期呀?短點兒行嗎?不行啊,我約了跟妳七嫂,我要去見壹下。因為我在美國好多家人在這呢,好久沒見了,我要見他們壹下。

G-Club會員裏邊,寫上了壹條,每年有跟七哥壹起吃飯、開會的機會,啊,每年都有。我當時說能不能不寫這條,律師說必須得寫.而且必須得有免費下載七哥的歌這個功能。這是美國的法律,啊,所以說呢,在這個月16號以前有壹個新歌,叫 《酒滅中共》。我唐平妹妹,還有威廉王,全面編曲的,非常非常棒!我相信啊,《酒滅中共》這歌出來以後,會超過所有的歌,絕對棒,絕對棒!那天呢,買G-Club會員的就可以免費下載這個歌,聽這個歌。然後每年,G-Club會員還跟七哥壹次吃飯、見面。然後呢,根據妳買五萬的,妳就是最前面壹桌;買四萬的,就是第二排;買三萬的第三圈;買兩萬的是第四圈;買壹萬的,最後面那壹圈。這是美國的規矩,妳必須按這個來,這叫公平原則.然後呢,誰照相,也必須照相,還得讓錄像,隨便照隨便錄,單獨照相得抽簽。這就是G-Club。

所以說,每年我們都有見面的機會,啊,每年必須見面。我說我上深山消失了,他說妳上深山消失,妳也得出來,妳也得跟戰友見面,哇塞挺難的!但是我是可以說不的哦,我是可以說不的。這輩子跟七哥…咱肯定弄壹塊兒地,弄壹塊兒山脈了。哦,新中國聯邦,想私奔的去那山裏邊去,我相信很多人會去的。我們要建造我們的香格裏拉,我們要建造我們的香格裏拉。

啊,還有半個小時,算了,別跟大家說了。再次感謝兄弟姐妹們,妳們今天對我的擔心,讓我更加地真是愛戰友們。更加是,我壹切奉獻給戰友,文貴的壹切都是戰友的。現在真是如果說,我要是能把肉割給大家吃,我壹定會壹塊壹塊均分地割給大家吃。我壹定能做到,我絕對敢做到,我相信妳們知道我的勇氣。戰友們,壹定現在在身上拿走妳的恐懼,不要把自己當豬狗。壹見到警察,壹見到大官,有錢的,就變得自己全身發抖,以為他是屠夫來殺妳來了。不要這樣,只要妳守住道德底線,法律紅線,誰都不怕。妳誰都不要仰視他,包括妳七哥。我那天給戰友們擁抱的那壹刻的時候,我渾身是顫抖的。當然有戰友摸我的時候,我相信有戰友能感覺到。特別是文真能感覺到,我是很激動的。因為我是跟戰友零距離擁抱,每個戰友的生命都是偉大的,能走上街頭的戰友都是我們偉大的中國人同胞。我壹個都不想忘記,我真想壹個壹個的擁抱到底。我相信有壹天,七哥會跟大家,咱們滅共之後,或者是某個特殊的日子,我們相聚的時候七哥站在那兒,妳想怎麽抱就怎麽抱,想怎麽啃就怎麽啃,都沒事兒。只要妳別嫌臟,別嫌我醜,別嫌我老就行,隨便。文貴就是屬於戰友的,我不是口號,我不是宣傳,是真的。

戰友,再說壹遍,今天告訴大家,科學家,墨博士的夫人,墨博士,還有路德先生,所說的羥氯喹和加鋅片管用。千萬別忘了,千萬別忘了,千萬別忘了。 壹切都是剛剛開始!好,唔該曬!結束了。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彩虹橋(文橋)、文紫、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文木(Sycamore tree)、文兮(我❤戰友)、Rolls Tsai(文山)、杯酒漸濃、Embracer牙牙、愛狠Love7(文友)、pride(文豪)、YIMING(文鳴)、鷹(文言) 、文顧、shangshang 、SCELF (文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