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同胞們小心中共又開始打你們的主意要你們的命

作者:文茗

10月11日中共農業農村部發佈公告,指出今年中共中央財政共支出45億元,在29個省區市開展農業生產託管項目,加快農業生產託管的快速發展。

那麼什麼是農業生產託管項目呢?它是農戶等經營主體在不流轉土地經營權的條件下,將農業生產中的耕、種、防、收等全部或部分作業環節委託給農業生產性服務組織完成的農業經營方式。簡而言之就是農民的地交給中共種,這是在變相收回農民的土地耕種權利。目前來看截至2019年底,全國農業生產託管組織超過44萬個,僅去年全國生產託管服務面積超過15億畝次,其中服務糧食作物面積達8.6億畝次,服務帶動小農戶超6000萬戶,佔全國農業經營戶的30%。

正如農業農村部農村合作經濟指導司司長張天佐的講話道出了主要目標對象:今年生產託管項目資金從去年40億增加到45億,項目受益對象主要聚焦小農戶,要求小農戶獲得資金比例或為小農戶的服務面積不低於60%。這就說明中共目標很明確,就是普通小農戶的耕地。

同時中共也瞄準了農民手中最後的“立錐之地”宅基地。成都市成為中共瞄準農民宅基地的“急先鋒”:成都市國土資源局推出成都市就農村宅基地管理改革日前出台專項方案,其中核心內容鼓勵在農村有宅基地的城市居民和到外地生活的農民退出宅基地,退出便會獲得適當的獎勵和補償。這次改革今年首先將在溫江、邛崍、郫縣、都江堰、彭州等部分區市縣開展試點,今年底前形成改革成果,明年將在成都全市範圍推開。目前不僅是在四川,還有廣東、湖南、河南、浙江、黑龍江等地也開始了類似的改革措施。

宅基地對於中共國農民來說,是立錐之地、立命之本。利用進口糧食打壓糧食價格;取消農村戶口;試點地區相繼出台有償退出農村土地的政策;想盡辦法拿走農民的耕地。那麼也就是說農民徹底失去了立足農村的根本。與此同時不給予農民足夠的補償和生存的技能和工作,那麼八億農民進城後就業、養老、醫療、子女上學等一切切身的問題,農民必然會成為整個社會最不穩定的因素。

中共統治中國以來,我們可憐的農民經歷過土地革命:打土豪、分田地,中共利用農民群眾的無知將地主、資本家的土地搶過來,然後分給普通農民。此舉徹底打破了中國人道德的底線,激發出人性最惡的一面。中國利用人性的邪惡,消滅了這個社會所有的精英以及公知,同時拿走了社會每一個角落的財富。

隨後便是人民公社化,說白了就是把農民分下去的土地全部收歸黨有。隨後將村劃分為若干個生產大隊集中生產,實施一平二調三收款的管理方式:一平就是土地一級資產全部收歸各生產大隊所有,然後在由基層幹部平均分配下去,大家一起吃大鍋飯;所謂二調三收款就是將農村各個生產大隊的物資和錢財按照上面的指標任務,無償劃撥給中共各級政府。

隨後又進入“大躍進”時代。這個恐怖的歷史時期(中國官方公佈數據1958年~1960年三年大饑荒,至少3000萬人被餓死。而不完全統計死亡9000萬甚至更多),相信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深深的凝刻於心,死的最多的便是農民兄弟。

到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中共面臨生存危機,於是推出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就是農民把生產大隊的田地承包下來自己單種,多勞多得,並交納一定比例的糧食給政府,作為稅收。這是中共統治中國幾十年來對農民最好的時期,讓農民自力更生吃飽了飯。

這個時期僅僅好了那麼10多年,隨即中共就開始通過打壓糧價、土地改革等一系列手段,驅趕農民進入城市。負擔起城市建設和賺取外彙的廉價勞動力。農民付出淚水、鮮血換來如今各個城市的“欣欣向榮”。只可惜一紙戶籍政策,卻劃給農民與城市最深的鴻溝。曾經我們聽到過的土地承包時期農村的“萬元戶”,也轉瞬即逝、消失在歷史長河。

如今中共面臨生死之時,又一次的打起了農民的主意。中國百姓苦、農民最苦,每一次變革,犧牲的總是農民,被共產黨傷害最深的就是農民。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