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頭Malik裴偉士

作者:翼族編輯/審核:Giselle

圖片來源: https://www.abc.es/

這幾天楊潔篪很忙,忙著滅火,滅火的第一站就是斯里蘭卡。斯里蘭卡處於印度洋的支點,由於在中共一帶一路戰略中深陷債務危機,極具戰略地位的漢班托塔港不得不租借給中共99年還債。如同香港當年以租借形式成為英國的殖民地,斯里蘭卡其實已經在中共的殖民控制之下。既如此,在如此嚴峻的疫情形勢下,以楊潔篪在外交口第一人的地位,為什麼還要親自跑一趟斯里蘭卡?斯里蘭卡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重要了?路德先生已經給了我們答案,因為Malik。

Malik Peiris,裴偉士,在病毒生物學界泰斗級的人物、院士、病毒學家,一個本應為人類福祉而工作的科學家,實際上卻是中共的幫兇,一個要滅絕人類的大魔頭。根據郭先生的爆料,閆麗夢博士在Malik和她老公的電腦裡看到這個魔頭如何殺死全人類的研究,令人毛骨悚然。

隨著閆麗夢博士第二份報告的公佈,中共造毒放毒的真相已經昭然於天下。本人絕對是個非專業人士,花了一點時間網上搜了一下病毒界的教父Malik,今天把一些相關的信息羅列出來和大家分享,發表一些自己個人的觀點,也歡迎大家一起來探討和拍磚。

1949年,Malik Peiris生於斯里蘭卡康提,和中共偽政權同庚,是否也會和中共同壽?

1972年,畢業於錫蘭大學醫科。閆博士也讀過醫科,是MD博士,閆博士也是PHD博士,這也就是為什麼Malik選閆博士作為其學生的原因,因為都具有MD和PHD的雙博士背景。一個要滅絕人類的魔鬼卻找了一個要拯救人類的天使做學生,這是不是天意的安排?

1981年,Malik獲得牛津大學D.Phil,即PHD博士學位。這裡我注意到Malik牛津大學讀博士的主方向就是抗體可能在促進而不是阻止病毒進入巨噬細胞(人體的第一級防禦性細胞)。是不是有點熟悉?這不就是細胞因子風暴的原理嗎?可見Malik很早就對這種微生物學上人類免疫系統的用力過猛現象感興趣了,是否那時候就已經埋下了邪惡的種子?

1995年, Malik將其工作轉移到香港,以香港大學的巴斯德研究中心為基地,建立了香港大學皇家瑪麗醫院臨床和科學實驗室。 Malik在1997回歸之前來到香港,相信這為他今後和中共的魔鬼們勾兌和製造各種病毒埋下了伏筆。這裡我開一下腦洞,結合最近被曝光的遲浩田內部講話,裡面提到中共應用大型殺傷性生物武器的計劃,雖然據傳這是在2005年的講話,但我相信中共的生物武器計劃不可能是這時候才開始實施的,別忘了遲浩田1993年就已經是中共國軍委委員、國務委員並兼任國防部長了。按照中共邪惡的“建築藝術項目”長達數十年的佈局來看,1995年將Malik“人才引進”到香港,這個時間點並不超前。

1997年,H5N1禽流感在香港爆發。當時,感染這種禽流感病毒的18人中有6人死亡,死亡率超過典型的流感3倍以上。 Malik證明了感染H5N1病毒的患者的肺部會充滿一種叫做巨噬細胞的白細胞,他領導的研究組此前還證明了白細胞會釋放出一種損傷肺部組織的化學物質,免疫系統的過度應答會導致感染者死亡。是不是正好呼應了他牛津大學博士研究的內容? H5N1病毒是不是就是免疫系統會促進病毒攻擊感染者的實際應用呢?是不是Malik多年的研究已經從理論走向了應用了呢?大家自己想吧!

2003年,SARS爆發。如果說H5N1病毒只是從禽類到人、在人與人之間並不容易傳播的話,那麼SARS冠狀病毒則在人群社區造成了大流行。無巧不成書,Malik的團隊全球第一個分離出了SARS冠狀病毒,第一個從果子狸身上發現該病毒,從而確定其為“中間宿主”。路德先生已經爆料,這個SARS病毒是故意被放在果子狸身上的,而且線索也是有人主動提供給Malik團隊的,除了製毒放毒的人又有誰會幹這種事情? Malik只是配合做戲而已。無論如何,SARS讓Malik一戰成名,打造了其今日不可動搖的江湖地位。如果說SARS冠狀病毒很完美,但可惜還是有個缺點,就是對溫度敏感,天氣一熱SARS就無影無踪了,所以Malik離最後的“成功”還有一步之遙。

2009年,美國爆發甲型H1N1流感。根據美國CDC的數據,這場大流感感染了美國近6千萬人,截至2012年最終統計全球因此而死亡的人數接近30萬人。詭異的是這個病毒的來源科學界至今沒有明確的說法。今年9月7日,川普總統在白宮新聞發布會上談到新冠病毒的時說,早在2009年中共就曾向美國投送過H1N1豬流感病毒。川普總統是不是有十足的證據才這麼說的?相信大家心裡都有自己的判斷。 Malik在這次大流感中沒有什麼特別表現,但他和他的團隊一直不遺餘力地將病毒來源往豬身上引,比如和管軼一起在豬鼻腔拭子中發現H1N1病毒,並聲稱“從基因分析看,在豬身上發現的病毒來自人類,H1N1病毒最初就是從豬身上擴散開的。”如果說H1N1病毒是中共生物武器在美國小試牛刀的話,那麼Malik配合中共的這次“演習”,已經完全入戲。

2020年,災難的一年。當我坐在電腦前打這些字的時候,世界已經因為COVID-19病毒而面目皆非,一百多萬人喪生,疫情還繼續在世界各地蔓延。中共從一月初開始,先噤聲武漢李文亮等醫生,路德119爆料後又緊急封鎖武漢,但只關閉國內交通而任由國際航班進出將病毒傳到全世界,直到今天抓捕閆博士的母親,一系列詭異操作讓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這個病毒就是CCP病毒,是中共的超限戰生物武器。閆博士爆料Malik在一月份秘密去過中國兩次,這個時候去中國干什麼?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1月12日Malik在接受斯里蘭卡Sunday Times採訪時還稱這個病毒是來源於武漢的海鮮市場的,沒有證據證明其可以人傳人。 5月份Malik突然宣布辭職回到了斯里蘭卡老家,至今沒有回應閆博士的指證。 Malik在中共這場滅絕人類的生物戰裡,到底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最後是被中共滅口?還是出來接受正義的審判?讓我們拭目以待。

斯里蘭卡作為國際共產主義聯盟的重要力量之一,一直深受共產主義和馬列主義的影響,在議會中很多黨派都信奉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甚至托洛斯基主義。我相信Malik就是國際共產的極端主義分子,仇視普世價值,甚至要不惜滅絕人類來消滅美國這個自由民主的明燈,而這正是為什麼他變成一個魔鬼的原因。共產主義幽靈至今還在人類文明里遊蕩,世界已經站在了中共邪惡戰爭的懸崖邊,這個邪靈惡黨一日不除,人類一日不得安寧。讓我們一起來,TAKE DOWN THE CCP !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0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