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簡報 (第壹期) 關於傅希秋 Bob Fu

作者:基督徒

2020年10月7日,郭文貴先生在直播中再次斥責傅希秋先生為中共特務 (https://gtv.org/web/#/VideoPlay_UI)。與往此不同的是,本次直播開場就是談傅、並特別指出傅曾隸屬中共安全部12局,與當時的馬建副部長是上下級,海南12局陶局長是他的直接領導。傅的其它信息包括他曾是黨校高級講師,中共黨員。全世界都希望傅希秋回答這三個問題:

  1. 傅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時,是否如實填寫了自己是共產黨員的身份?
  2. 傅不但自己是通過政治庇護入籍美國,並幫助他人辦理政治庇護,為何他還可以回中國?
  3. 傅所創立的對華援助協會ChinaAid是公益組織,其收到的捐款都用到哪裏去了?

直播開始播放了和平抗議者在傅家門口抗議時,被數名不明身份的持槍人員威脅,並有三人被警察帶走。其間可以聽到有人痛苦的呻吟聲,文貴先生堅決反對米德蘭市長把抗議者說成是恐怖分子,他獲悉在抗議戰友周圍共有八支來福沖鋒槍,十個白人大漢,他認為警察執法過度,“若有壹千個傅希秋,美國就完全淪陷了”。文貴先生告知已有律師介入幫助被逮捕的戰友,並警告說,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與傅希秋之間是壹場正邪之戰,壹定有人最後進監獄。以上原因可能導致了文貴先生沈痛、悲憤的情緒。

通過推特可以看到傅希秋壹方采取的行動(https://twitter.com/BobFu4China?ref_src=twsrc%5Egoogle%7Ctwcamp%5Eserp%7Ctwgr%5Eauthor)。總結起來:

  1. 出示他所隸屬的雙城中部社區教會(Mid-Cities Community Church)主任牧師丹尼爾 史蒂芬斯的證明信。
  2. 引用政治名人的支持推文,譬如盧比奧和科魯茲。
  3. 引用張伯笠牧師的支持言論。
  4. 引用曾受其對華援助協會(ChinaAid)幫助過人士的證詞,如耿和等。
  5. 引用如:J Michael Waller (@JMichaelWaller)、郭寶勝、吳建民等言論。
  6. 引用其他不知名但反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人士的言論,如:Mischa(@MischaEDM)、土豆媽 (@Tudou522525)、Jonathan釋放王怡牧師覃德富長老 (@freehongkong19)。
  7. 引用某些西方人支持其的推文,如:Karen Piper (@PiperK)、Nancy French (@NancyAFrench),(她們有可能是其認識的教友)。
  8. 反控郭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是中共特務,任務是破壞海外民運。

此事件在全球華人教會中和美國政界人物中受到越來越大的關註,所以重要性特別巨大,如果文貴先生的指控確有其事,那麽傅就是中共隱藏在教會體系內的貌似天使的內鬼,無論是幫助過傅或受其幫助過的中西人士都是受了傅的蒙騙和利用(包括他的教會),甚至暗受其害而不自知,同時許多在大陸和其它地方為信仰受迫害的人卻還在把希望繼續寄托在他身上。作為壹名基督徒,筆者在讀了傅希秋近兩周的推特後,逐漸對其產生了很大的擔憂,原因如下。

首先,傅是如何進入黨校成為體制內教師的?文貴先生早就指其曾為中央黨校高級講師,網上也早已經有人曬出其曾經的黨校工作證,而傅的ChinaAid網站英文版的當前頁面在介紹傅的時候,也列出了此點。其譯文是:傅畢業於北京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1993-1996年在北京行政學院和中共北京黨校為中共官員講授英語。(https://www.chinaaid.org/p/bob-fu.html

雖然不知道列出此點是否是在被人爆出黨校工作證後添加上網頁的,但正如張伯笠牧師(@zhangboli198964)所說,‘當過黨校老師不等於是特務。’然而讓人不解的是,作為參加過8964學運的學生領袖,是如何進入黨校成為體制內的教師的。通常的理解是,8964前後幾屆的大學生畢業後,即使沒有參加學運,也都不能留京,會被分配到較邊遠的地區,更何況是學運學生領袖。

二,傅引用的丹尼爾 史蒂芬斯的證明信針對的內容與受到的指控不契合。傅在引用其主任牧師丹尼爾 史蒂芬斯的證明信(以下簡稱證明信)時,是這樣說的:“謝謝我的米德蘭Midcities教會主任牧師史蒂文斯親自針對郭和螞蟻的無恥讕言發表此嚴正聲明。Tkx Rev Daniel Stephens @midcities issues this solidarity statement. 我們教會是擁有3000多人的國際教會。郭螞蟻們睜開眼好好看看我們教會牧師長老團名單https://midcities.org/our-staff-elders…https://midcities.org/our-staff-elders…。”那麽史蒂文斯牧師嚴正聲明了什麽呢?

史蒂文斯牧師證明信要否定的是’unfounded accusations by unqualified individuals in recent weeks, falsely claiming that Bob Fu is not a pastor’ (最近幾周有壹些毫無資格的人針對傅希秋牧師發出了毫無根據的指控,錯誤地指控他不是牧師); ‘and any allegations that Bob Fu is not a pastor is categorically false’ (那些說傅希秋不是牧師的話都完全錯誤)。另外史蒂文斯牧師表達了他對傅的信任和贊賞,他說:“Bob’s humility and sincere faith are unequal among his contemporaries. (傅牧師謙卑而真誠的信仰是他的同齡人不具備的)”。

可以看出史蒂文斯牧師對傅有相當高的評價,而他反對的是壹種聲稱傅不是牧師的言論,但這不是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所指控的,他們所指控的是:傅是偽牧師、假牧師;這可以理解為傅雖然有牧師的外表和頭銜,卻沒有牧師的實質。所以筆者在此揣測,會不會是有人在向史蒂文斯牧師轉述時,把原指控說成了:‘他們說傅不是牧師’,從而引起史蒂文斯牧師的反駁。

第三,傅的證明信,中文版本存在錯譯問題。傅貼了英文原文和中文翻譯。在中文版題目上方多了壹行字,是英文版本裏沒有的:‘米德蘭/敖德薩雙城教會主任牧師但以理.史蒂芬斯(應該就是史蒂文斯)就本教會牧師傅希秋牧師被威脅抹黑汙蔑特代表教會發表如下聲明’。英文證明信裏也沒有談到傅被威脅壹事,所以中文版本出現了增加內容的錯誤,這讓人感到中文版作者/譯者在試圖自作主張地擴大史蒂文斯牧師證明信的證明範圍。

這種感覺在下面兩處差異中進壹步被加強。史蒂文斯牧師信中說:”He has engaged in pastoral responsibilities,”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傅有參與牧師的職責,但中文版說:“他壹直致力於牧養教會。”信中說:“As a licensed minister of the gospel,”意思是說傅是有證書的負責福音方面的服侍者或教牧同工,但中文版把minister這個含義較廣的詞限定為牧者,說:“作為壹位受過系統培訓的牧者”。

第四,傅是“壹直致力於牧養教會”嗎?打開傅提供的教會牧師長老團名單,的確可以看到傅在牧師團裏,但他的牧師頭銜是:ChinaAid Pastor 對華援助協會牧師。而其他人是Senior Pastor主任牧師, Campus Pastor 校園牧師,Worship Pastor 敬拜牧師,Executive pastor 執行牧師,Men-Outreach Pastor 向男士傳福音牧師,Stewardship Pastor 仆人服務牧師,Connection Pastor 聯絡牧師,Youth Pastor 青少年牧師,Adult Ministry Pastor 成人侍工牧師。

這樣看來,在此教會中,牧師不僅是指那些負責牧養和福音侍工的,那些負責某壹具體職能的如聯絡、執行、服務的也可以是牧師,而傅是負責處理對華援助協會事務的牧師,似乎並不負責牧養,而且在教會網站所所列出的本年度的講道視頻中,也沒有見到傅的講道。但因為這是擁有3000多人的國際教會,所以有仍可能傅在其華人團契中有牧養之責。即使如此,根據史蒂文斯牧師信中說:” 傅有參與牧師的職責He has engaged in pastoral responsibilities,” 而他的首要職責是處理對華援助協會具體事務的,所以傅的牧養參與度能否達到中文版說:“他壹直致力於牧養教會”,仍然存疑。

第五,傅是何時如何成為牧師的?根據10月7號 《聲明》 (Statement),傅是在8964學運之後,96年逃亡美國之前成為了家庭教會牧師。而對華援助協會網站英文版的介紹中,傅在1996年因“非法傳教”被拘押兩個月之前,是北京壹個家庭教會的領袖。壹個家庭教會的領袖可以是指牧師,也可以是指壹個平信徒。所以,還不確定傅先生是何時如何成為牧師的。但根據《聲明》可以肯定,傅的牧師身份不是在美國被按立的,而是在中國某家庭教會被授予的;也就是說,傅到達美國後,可能對外所宣稱的就是自己已經是牧師了。

牧師稱謂之所以尊貴,是因其責任重大,牧師是為耶穌基督來牧養群羊、做群羊的榜樣的;也因其對個人品格要求甚高,閱讀提摩太前書3章和提多書1章可知。傅先生對牧師的身份很看重,這壹點從《聲明》和史蒂文斯牧師證明信可以看出。

但隨著近些年教會在大陸的快速發展,許多教會牧師的按立標準不同,導致牧師群體裏良莠不齊,牧師稱謂的含金量從而下降。鑒於此,同時為了避免被中共當局註意,目前相當壹部分的牧者有意選擇不被按立為牧師。他們認為,有牧師的實質,沒有牧師的頭銜,在耶穌基督的眼裏,仍然是牧師;有牧師的頭銜,而無牧師的實質,在耶穌基督眼裏仍然不是牧師。

第六,傅扭曲了抗議者的和平性,抗議者認為壹些海外民主民運人士是受中共控制的偽民運,而傅是打入教會界的偽牧師。以前雙方只是在媒體上互相抨擊,此次之所以上其家門抗議,主要原因是由於這些人詆毀了閆麗夢博士。閆博士拋家舍業、逃美加入爆料革命,揭露病毒是中共制造的生物武器,且是有意釋放這壹爆炸性事件。由於閆博士的爆料和揭發事關全人類的健康和將來,海外華人以捍衛其為己任,於是有了去各偽類家門口抗議之事。而傅對閆麗夢博士的輕蔑態度,可以從其10月7日轉發Mischa (@MischaEDM) 的推文看出。Mischa說:“重磅中的重磅: SV法庭文件說郭文貴從未給美國情報部門提供有價值的情報!他曾向FBI在2017年誇下海口說要把中共在海外情報網給美國,希望投誠得到保護,美情報部門判斷情報價值極低,最後FBI沒有接納!(閆麗夢壹樣) 靠撒謊爆料被FBI識破,郭騙意識到問題大了,所以才給習主席的826效忠信!”

第七,傅對抗議者的態度飄忽不定。傅先生至少兩次提到要給抗議者傳福音。傅先生在9月底說,“妳不怕?妳敢來壹趟,我們德州千千萬萬弟兄姐妹都在等著給妳傳福音呢!如果拒絕福音,約翰福音3:16給妳選擇的道路。但願妳還有膽量親自過來講道理,而不是瘋癲的謊言罵人!上帝憐憫”。

當初期抗議者到達傅家門口時,人數不多,而傅家門外有壹、二十人在保護。為了增加氣勢,文貴先生在直播中希望能有壹、二百人到場抗議。在傅10月3號回復@xiteller 時說:“也期待為那吹出來的100-200螞蟻們在家門口辦個小型布道會呢?約3:16!”

約翰福音3:16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壹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而布道會就是要宣講耶穌基督的救恩。看到傅先生有這樣的傳福音意識和膽量,並為反對自己之人的靈魂著想,筆者不禁心生欽佩。

但傅後來又開始警告抗議者了。他在10月7號說:“郭螞蟻好好學習壹下得克薩斯州法律才來我們這裏碰瓷Texas Governor Signs ‘Sanctuary Cities’ Ban into Law https://governing.com/topics/politics/TNS-Texas-sanctuary-cities-ban.html… 根據這個法律,德州禁止所謂“庇護城市”縱容非法移民,所有德州的警察都有權利和義務跟聯邦移民部門配合,包括要求出示ID身份證件。如果拒絕出示,立即逮捕。螞蟻下場”。10月8號在回復郭寶勝時說:“螞蟻們來我們得克薩斯州以身試法嗎?不聽上帝仆人苦口婆心的警告,恩典時期已過!”

愛仇敵是耶穌基督親自的教導,展現了此品格,對於為耶穌基督贏得靈魂無疑功效巨大;即使不能愛仇敵,尊重的態度也是傳福音的必要前提。但傅先生輕蔑的用語“郭螞蟻”、“碰瓷”、“非法移民”,“以身試法”、“恩典時期已過”與其要傳福音和開布道會的前語完全矛盾。

恩典時期在教會中,通常理解為從耶穌升天到其再次來臨審判世界之間的時段,在此時段內,任何人都可以因信耶穌而接收到罪得赦免、靈魂得救這個恩典,所以稱為恩典時期。傅先生說“恩典時期已過”,肯定不是指耶穌基督的恩典時期,因為他不能代表耶穌基督,也不會有任何較成熟的基督徒會同意耶穌基督的恩典時期已經過去了。那麽傅的“恩典時期已過”就是在借用教會的用語表達他自己的恩典時期已過,現在他要審判了。10月3號傅先生還說要開布道會,要把耶穌基督的救恩介紹給抗議者,既然還在為抗議者的靈魂福祉考慮,那麽10月3號應該還在他的恩典期內,但不知為何,布道會也沒有開,抗議人數應該也沒有超過200人,突然傅的恩典時期已經在10月8號過去了。

第八,傅認為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是中共的爪牙。傅的證據是文貴先生2017年初爆料時的壹段視頻,其中文貴先生曾經稱習總書記為“偉大的習主席”,傅感嘆:“偉大習主席”需要付出多少公關經費才能被肉麻成這樣吹捧?看看聽聽:怎麽沒有提到被習任意抓捕酷刑的無數良心犯名字呢?”另外傅還把文貴先生以前混跡於中共高層的經歷作為壹個其通共的證據,他說:“我可沒有被中共國安部辦護照外派甚至頒發幾次壹等功唉!”

而他引用盧比奧、科魯茲、Benedict Rogers 羅傑斯 (@benedictrogers)、Karen Piper (@PiperK)、Nancy French (@NancyAFrench)等人的推文都顯示,他們以為傅先生是受到了中共惡棍的威脅和騷擾。

但長期追蹤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的人士對於傅的指控是可以理解,不感到驚訝的的。文貴先生稱“偉大習主席”既可以理解為壹種鬥爭策略,也可以理解為其革命思想發展過程中的壹個階段。大家或還記得,文貴先生在最初爆料時所陳述的目的是:保命、保財、報仇,而不久他就在西方人中獲得壹個綽號“滅共者”(the CCP terminator)。不論是策略也好,發展過程也好,但當文貴先生公開連續喊出:打倒共產黨 Take Down the CCP時,他和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就永遠地與那些僅僅是反對共產黨的民主民運人士區分開了。

事實上,除了1949年前的蔣介石政府,在華人中,文貴先生應該是第壹個舉起滅共大旗的個人,不但在華人和西人之中掀起越來越浩大的滅共浪潮,而且對中共取得節節勝利。無論中共是怎麽消亡,郭文貴先生和他領導的滅共事業已經確立了其歷史地位,這壹點幾乎無可置疑。

就連傅引用的被文貴先生常常抨擊的Michael Waller、西諾、郭寶勝都只是謾罵抗議者是螞蟻匪徒和流氓,不敢詆毀其滅共立場。而傅先生卻影響壹群西人攻擊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是中共勢力,這裏有兩種可能性。第壹種傅先生對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壹無所知,如同那些不懂中文的西人;第二種傅先生是罔顧事實,有意而為之。

前壹種可能性很難說通,因為傅先生就處在美國,沒有防火墻等消息攔阻;又是中文母語使用者,又不是老年人不問時事,又是美國政界的常客,不應該對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壹無所知。

所以第二種可能性最大,這也是讓筆者為傅產生擔憂的主要原因之壹。照理說,作為壹個反共立場堅定的牧師,傅在見到持類似立場的抗議者,即使不喜歡對方,不給對方傳福音,也不至於攻擊對方是中共的恐怖勢力。就如傅自己認識到的:“撒旦是謊言之父!”所以急盼傅進壹步解釋為何自己認為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是中共勢力。

第九,傅引用已被證明是偽民運人士的用語。黃河邊自稱民運,卻能自由回國,前段時間剛回國返回,傅對此人被抗議深感同情,說“毛澤東的追隨者=郭螞蟻,看起來需要先集體排毒。10月7日下午郭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來黃河邊車庫前表演跳大神!”。網上有西諾政庇培訓視頻,此人推特言論失真,說“圍毆傅希秋牧師家的三位螞蟻匪徒被捕”。而傅先生居然轉推,接受其“圍毆”言論。作為神的仆人,看到偽者被揭發,不是應該高興嗎?即使不同意抗議者的方式,又怎能把爆料革命的抗議者稱為郭螞蟻,又等同於毛澤東的追隨者?

第十,傅轉推言語猥褻之人的言論。吳楠 (@hFsoG0lfrm0S_tl)說:“有憑有據自己招認的共產黨員王啪啪 (王雁平),妳們這些炮灰腦殘怎麽壹個字都不敢提?”吳所引視頻中是王雁平女士在受吳小平采訪時,坦誠自己是黨員的壹節。但王啪啪(王雁平)這個綽號的背景應該是,在文貴爆料初期,中共為了汙蔑他,偽造了他和王雁平有性愛關系的錄音。因為當代中文“啪啪”暗示性愛,所以換言之這個綽號就是“王性愛”。吳楠此人不但言語猥褻,並且引用的是已被證明為中共偽造之錄音,所以此人是中共勢力,應該無疑。而傅轉推此人說明其知而納之,與反共牧師該有的情懷相去甚遠。

第十壹,傅能否提供曾受對華援助協會幫助過人士的名單和聯系方式?在傅的推特上的確有八個人站出來證明自己曾受其幫助,他們是:文東海律師妻子周友芳(@o4DLdAf9V2bV6zX),趙楓生妻子全海燕LUO’LA (@zhaofengsheng),Chen Jiangang (@chenjglawyer),May阿鄒 (@MayChau1981),哎烏 (@aiwu8964),李愛傑(新疆張海濤妻)(@xiaomandela),709陳桂秋(@709chenguiqiu),其中份量最重的應該是高智晟的太太耿和 (@Genghe1)。但八個見證人的證詞都是集中在感謝傅曾經幫他們逃到美國,並且免費地提供過吃住,其它細節沒有。

考慮到傅的對華援助協會已成立18年,這個人數似乎太少了。而同時美東喜馬拉雅香草山MOS.HIMALAYA (@Mos_Himalaya) 的10月7日的視頻 “Expose Bob Fu — A CCP Spy disguised as Pastor Bob Fu (part 1)” 指出,“曾受過其援助的人告誡大家千萬不要去找傅希秋幫忙,而大部分曾被他‘救助’過的人士因被他威脅而不敢發聲”。所以我們期待所有的見證人,包括上面八人,能夠站出來接受獨立采訪。 

即使傅有壹些善行,但這不足以證明其就是壹個手潔心清、致力於捍衛信仰受迫害者的牧者,因為魔鬼也可以披上光明天使的外衣。就如本文前面說過,如果傅真是中共隱藏在教會體系內的貌似天使的內鬼,無論是幫助過傅或受其幫助過的中西人士都是受了傅的蒙騙和利用(包括他的教會),甚至暗受其害而不自知。

另外需要提醒壹下傅先生和這些“受幫助者”,不要忘了把榮耀和感謝歸給上帝,因為傅先生用來幫助這些人的錢款主要來源於教會弟兄姐妹們的奉獻款,所以這些錢是上帝的,不是傅先生個人的。

本次簡報中,除了三個重要問題,還列出11點對傅的質疑。就如史蒂文斯牧師證明信中引用路加福音6:44裏的教導所說的,“凡 樹 木 看 果 子 , 就 可 以 認 出 他 來”,這些問題和質疑就是在質疑傅的果子。目前來看,傅的果子似乎不足以支持史蒂文斯牧師對他的信任和評價,即‘傅牧師謙卑而真誠的信仰是他的同齡人不具備的(Bob’s humility and sincere faith are unequal among his contemporaries)。’

我們會繼續跟蹤此事,給大家及時報道。在結束前,傅所屬的雙城中部社區教會Mid-Cities Community Church 把對華援助協會的事務列為其教會的主要侍工之壹,足見其對中國、中國教會、和因信仰遭迫害者的愛心,特表感謝。

我們會繼續跟蹤此事,給大家及時報道。

本文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