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麗夢博士提到的中共生物武器專家楊瑞馥

編撰:文錦;審核:JK

北京時間10月8日晚,閆麗夢博士發表了第二篇病毒來源真相報告後,首次做客最新壹期的《路德社》,在節目中閆博士說到第二份報告同樣是基於那些參與到病毒所有環節的機構或者個人,從他們曾經公開發表過的相關文章裏找出疑點,更進壹步分析推斷得出結論:SARS-CoV-2不僅是中共軍方實驗室的增強功能產品,它不僅符合中共對生物武器的定義,而且還是壹種超限生物武器。


閆博士稱這兩份報告引用了200多篇參考文獻,這些出自於中共自己人之手的文獻多發表在自然、柳葉刀、新英格蘭等頂尖雜誌上,暴露出病毒背後掩藏的壹張巨大的科學造假網絡,其中還有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參與的痕跡。其中,閆博士還提到了壹個與生物武器有關的陌生名字—楊瑞馥。

楊瑞馥究竟是誰?


閆博士指出,華南農大在今年2月份的記者招待會上聲稱,穿山甲是新冠病毒潛在中間宿主。發布會上註明了四名主要研究人員當中就包括楊瑞馥,但是發表在《自然》雜誌上的這篇報告,卻沒有提到楊瑞馥和軍事醫學科學院。楊瑞馥是誰?為什麽要在《自然》這麽高端的醫學雜誌上隱去署名?


楊瑞馥,畢業於河北醫科大學,在軍事醫學科學院獲得微生物學碩士和博士學位,1996年曾經到日本GIFU大學微生物學系做短期訪問學者進行合作研究細菌分類學;1998年曾經作為國際生物武器核查員參加聯合國特別委員會(UNSCOM)對伊拉克的生物武器核查工作。


此外,他還擁有多個頭銜:中國微生物學會 常務理事、中國微生物學會分析微生物學專業委員會 主任委員、國家衛生部疾病防控專家委員會委員、國家衛生部突發事件衛生應急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國家衛生部食品安全委員會委員、國家和軍隊處置生物恐怖襲擊事件專家咨詢組成員等。

2014年,楊瑞馥獲得習近平簽署通令,被授予三等功。


閆博士說楊瑞馥不僅僅是中共生物武器方面的專家,他同時還是執行了伊拉克的生物武器的國際專家組的成員之壹,正是這位中共軍方的國際生物武器專家,公開給生物武器下過壹個定義。編者找到兩篇楊瑞馥發表的生物武器的文章,我們壹起來看看他到底怎麽定義生物武器的。

先看楊瑞馥2003年發表這篇《重要生物恐怖病原及其醫學防護對策》,該文提到美國911之後遭遇炭疽芽孢襲擊,生物恐怖的威脅到了當務之急的時刻,指出將生物恐怖限定在針對人類本身,不同與生物戰,後者是指應用生物武器來完成軍事目的的行動,而生物恐怖有許多獨特的特點,如具有潛伏性、隱蔽性、突發性、多樣性、欺騙性、協同性、散布性。


2001年9月份WHO就發出警告,現代生物技術的發展,已使恐怖分子有能力利用某種疾病或者毒性物質發動大規模恐怖襲擊。

任何致病微生物或生物毒素都可以用作生物恐怖,但最有可能用於生物恐怖的病原是那些致病性強、獲取方便、制備容易、毒性強、傳播後可以導致死亡和國家安全隱患的病原,按病危險性強弱、致死率高低分為甲、乙、丙三大類。

在這篇文章結尾處,盡管生物恐怖有其獨特的特點,如果有疫苗或治療藥物,便可以用於有效的預防和治療。

從楊瑞馥的文章就能看出,作為中共軍方在生物武器方面的專家,對生物武器早已有深刻的研究,從鼠疫、SARS還是SARS-CoV-2的研究計劃,其背後都有明確目的。SARS-CoV-2不僅完全符合楊瑞馥給生物武器的定義,而且其超長潛伏期、終身攜帶;傳染性高、致死率高等;破壞國家的醫療系統;對全球經濟造成巨大損失,從破壞性的角度來看,SARS-CoV-2可稱之為壹個超限生物武器。

所以,閆博士在第二份病毒來源真相報告出來後,隨即亮相《路德社》的目的就是在於告訴中共和所有參與病毒的人,妳們所作所為實際上都被自己記錄下來。閆博士還明確表示自己掌握更多有關病毒的情報不便公開,作為科學人員的她僅在科學的角度讓全世界看到SARS-CoV-2的本質,而本質的背後就像楊瑞馥的文章裏所說,“生物恐怖限定在針對人類本身,不同與生物戰,後者是指應用生物武器來完成軍事目的的行動。”

中共制造了SARS-CoV-2,並向全世界發起了這場超限生物戰爭。

參考鏈接:

楊瑞馥2003年《重要生物恐怖病原及其醫學防護對策》節選:

https://wenku.baidu.com/view/2453b5ce05087632311212e1.html

楊瑞馥《生物安全的幾個重要問題》節選:

https://wenku.baidu.com/view/a093142258fb770bf78a55e6.html

媒體報道:華南農業大學發現穿山甲為新冠病毒潛在中間宿主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07/doc-iimxyqvz0871821.s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