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閆麗夢博士第一份報告參考文獻中列舉的石正麗16篇論文

作者:喜馬拉雅的肉夾饃

在閆麗夢博士科學家團隊發佈的《Molecular Mechanism for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of Coronavirus Entry》(中文名稱:S ARS- – CoV- -2 2 基因組的不尋常特徵表明 其經過 複雜的實驗室改造而非自然進化,以及對其可能的合成)報告結尾部分的參考文獻部分是非常重要的關於中共冠狀病毒的相關論文索引,由於專業方面的限制,對於閆麗夢博士的報告理解力不強,但是對於其參考文獻部分的每一篇文章作者進行考證倒不是太難,在參考文獻中有石正麗的論文有以下16篇:

1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與可能是蝙蝠起源的新冠狀病毒相關的肺炎暴發):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Peng Zhou(周鵬)Xing-Lou YangXian-Guang WangBen HuLei ZhangWei ZhangHao-Rui SiYan ZhuBei Li,Chao-Lin HuangHui-Dong ChenJing ChenYun LuoHua GuoRen-Di JiangMei-Qin LiuYing ChenXu-Rui ShenXi WangXiao-Shuang ZhengKai ZhaoQuan-Jiao ChenFei DengLin-Lin LiuBing YanFa-Xian ZhanYan-Yi Wang(王延軼), Geng-Fu Xiao & Zheng-Li Shi(石正麗),由於石正麗個人主頁已經被關閉,因此無法查到石正麗帶隊的學生名單,但是周鵬肯定在裡邊;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由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18年前,在他們的天然儲存宿主被發現有大量SARS相關冠狀病毒(SARSr-COVS)的,蝙蝠爆發1234。以前的研究已經表明,一些蝙蝠SARSr-COVS具有感染人類的可能性567。在這裡,我們報告了一種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鑒定和表徵,該冠狀病毒引起了中國武漢市人類急性呼吸道綜合症的流行。該流行病於2019年12月12日開始,到2020年1月26日已造成2794例實驗室確認的感染,包括80例死亡。在疫情爆發的早期階段,從5名患者獲得了全長基因組序列。這些序列幾乎是相同的,並且與SARS-CoV具有79.6%的序列同一性。此外,我們顯示2019-nCoV在全基因組水準上與蝙蝠冠狀病毒具有96%的同一性。七個保守的非結構蛋白結構域的成對蛋白序列分析表明,該病毒屬於SARSr-CoV物種。此外,從重症患者的支氣管肺泡灌洗液中分離出的2019-nCoV病毒可以被幾名患者的血清中和。值得注意的是,我們確認2019-nCoV與SARS-CoV使用相同的細胞進入受體-血管緊張素轉化酶II(ACE2)。],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20 January 2020(接收日期2020年1月20日)、Accepted29 January 2020(接受日期2020年1月29日)Published03 February 2020(發佈日期2020年2月3日)Issue Date12 March 2020(發行日期2020年3月12日);

2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Novel Bat Coronavirus Closely Related to the Direct Progenitor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與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直接祖細胞密切相關的新型蝙蝠冠狀病毒的分離和鑒定):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Xing-Lou Yang 1Ben Hu 1Bo Wang 1Mei-Niang Wang 1Qian Zhang 1Wei Zhang 1Li-Jun Wu 1Xing-Yi Ge(葛行義) 1Yun-Zhi Zhang 2Peter Daszak 3Lin-Fa Wang 4Zheng-Li Shi(石正麗) 5,由於石正麗個人主頁已經被關閉,因此無法查到石正麗帶隊的學生名單,但是葛行義肯定在裡邊;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我們報告了一種新型蝙蝠冠狀病毒的分離和表徵,該新型蝙蝠冠狀病毒在基因組序列上比以前報導的更接近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SARS-CoV),特別是在其S基因中。細胞進入和敏感性研究表明,該病毒可以利用ACE2作為受體並感染動物和人類細胞系。我們的結果為SARS-CoV的蝙蝠起源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並突出了人類將來出現蝙蝠冠狀病毒的可能性。],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Published online 2016 Feb 26(線上發佈日期2016年2月26日). Prepublished online 2015 Dec 30(線上預發佈日期2015年12月30日).

3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一種類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簇顯示了人類出現流行的潛在可能):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Vineet D enacheryBoyd L Yount JrKari DebbinkSudhakar AgnihothramLisa E GralinskiJessica A PlanteRachel L GrahamTrevor ScobeyXing-Yi Ge(葛行義), Eric F DonaldsonScott H RandellAntonio LanzavecchiaWayne A MarascoZhengli-Li Shi(石正麗) &Ralph S Baric ,葛行義是石正麗的學生;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嚴重的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SARS-CoV)和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CoV的出現突顯了跨物種傳播事件的威脅,導致人類暴發。在這裡,我們研究了SARS樣病毒SHC014-CoV的潛在疾病,該病毒目前正在中國的馬蹄蝠種群中傳播1。使用SARS-CoV反向遺傳學系統2,我們生成並鑒定了一種在小鼠適應性SARS-CoV主鏈中表達蝙蝠冠狀病毒SHC014的峰值的嵌合病毒。結果表明,在野生型主鏈中編碼SHC014刺突的2b組病毒可以有效利用SARS受體人類血管緊張素轉化酶II(ACE2)的多個直系同源物,在原代人氣道細胞中有效複製,並達到與流行病相當的體外滴度SARS-CoV株。此外,體內實驗證明嵌合病毒在小鼠肺中的複製具有明顯的發病機理。對可用的基於SARS的免疫治療和預防方式的評估顯示療效較差;單克隆抗體和疫苗方法均無法使用新型S蛋白中和並防止CoV感染。基於這些發現,我們合成了感染性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在體外和體內證明了強大的病毒複製能力。我們的工作表明,蝙蝠種群中目前流行的病毒可能會再次出現SARS-CoV的潛在風險。],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12 June 2015(接收日期2015年6月12日)Accepted08 October 2015(接受日期2015年10月8日)Published09 November 2015(印刷日期2015年11月9日)Issue DateDecember 2015(發行日期2015年12月份)

4Difference in Receptor Usage between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Coronavirus and SARS-Like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蝙蝠起源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冠狀病毒和SARS樣冠狀病毒之間的受體使用差異):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Wuze Ren, Xiuxia Qu, Wendong Li, Zhenggang Han, Meng Yu, Peng Zhou(周鵬), Shu-Yi Zhang, Lin-Fa Wang, Hongkui Deng, Zhengli Shi(石正麗) ,周鵬是石正麗的學生;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由SARS相關冠狀病毒(SARS-CoV)引起,該冠狀病毒使用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ACE2)作為其進入細胞的受體。在馬蹄蝠中已經發現了一組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SL-CoV)。 SL-CoV和SARS-CoV具有相同的基因組結構和較高的序列同一性,但主要是已知負責CoVs受體結合的刺突蛋白(S)的N端是主要例外。在這項研究中,我們通過將基於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的假病毒系統與表達人類、靈貓或馬蹄鐵ACE2分子的細胞系相結合,研究了SL-CoV S的受體用途。除了SL-CoV和SARS-CoV的全長S外,還通過將SARS-CoV S的不同序列插入SL-CoV S主鏈中構建了一系列S嵌合體。這項研究得出了幾個重要的觀察結果。首先,SL-CoV S無法使用這三個ACE2分子中的任何一個作為其受體。其次,SARS-CoV S無法進入表達蝙蝠ACE2的細胞。第三,覆蓋先前定義的受體結合結構域的嵌合S獲得了通過人ACE2進入細胞的能力,儘管對於不同的構建體具有不同的效率。第四,發現最小的插入區(氨基酸310至518)足以將SL-CoV S從非ACE2結合轉化為人ACE2結合,表明SL-CoV S與SARS-CoV S在很大程度上相容蛋白質在結構和功能上均如此。討論了這些發現與病毒起源,病毒重組和宿主切換有關的意義。SL-CoV S無法使用這三個ACE2分子中的任何一個作為其受體。其次,SARS-CoV S無法進入表達蝙蝠ACE2的細胞。第三,覆蓋先前定義的受體結合結構域的嵌合S獲得了通過人ACE2進入細胞的能力,儘管對於不同的構建體具有不同的效率。第四,發現最小的插入區(氨基酸310至518)足以將SL-CoV S從非ACE2結合轉化為人ACE2結合,表明SL-CoV S與SARS-CoV S在很大程度上相容蛋白質在結構和功能上均如此。討論了這些發現與病毒起源,病毒重組和宿主切換有關的意義。SL-CoV S無法使用這三個ACE2分子中的任何一個作為其受體。其次,SARS-CoV S無法進入表達蝙蝠ACE2的細胞。第三,覆蓋先前定義的受體結合結構域的嵌合S獲得了通過人ACE2進入細胞的能力,儘管對於不同的構建體具有不同的效率。第四,發現最小的插入區(氨基酸310至518)足以將SL-CoV S從非ACE2結合轉化為人ACE2結合,表明SL-CoV S與SARS-CoV S在很大程度上相容蛋白質在結構和功能上均如此。討論了這些發現與病毒起源,病毒重組和宿主切換有關的意義。覆蓋先前定義的受體結合結構域的嵌合S獲得了通過人ACE2進入細胞的能力,儘管對於不同的構建體而言具有不同的效率。第四,發現最小的插入區(氨基酸310至518)足以將SL-CoV S從非ACE2結合轉化為人ACE2結合,表明SL-CoV S與SARS-CoV S在很大程度上相容蛋白質在結構和功能上均如此。討論了這些發現與病毒起源,病毒重組和宿主切換有關的意義。覆蓋先前定義的受體結合結構域的嵌合S獲得了通過人ACE2進入細胞的能力,儘管對於不同的構建體而言具有不同的效率。第四,發現最小的插入區(氨基酸310至518)足以將SL-CoV S從非ACE2結合轉化為人ACE2結合,表明SL-CoV S與SARS-CoV S在很大程度上相容蛋白質在結構和功能上均如此。討論了這些發現與病毒起源,病毒重組和宿主切換有關的意義。發現最小的插入區(氨基酸310至518)足以將SL-CoV S從非ACE2結合轉化為人ACE2結合,表明SL-CoV S在很大程度上與SARS-CoV S蛋白相容在結構和功能上。討論了這些發現與病毒起源,病毒重組和宿主切換有關的意義。發現最小的插入區(氨基酸310至518)足以將SL-CoV S從非ACE2結合轉化為人ACE2結合,表明SL-CoV S在很大程度上與SARS-CoV S蛋白相容在結構和功能上。討論了這些發現與病毒起源,病毒重組和宿主切換有關的意義。2002-2003年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是由一種新型冠狀病毒(CoV)引起的,導致8,000多例感染和近800例死亡,這就是現在所說的SARS相關CoV(SARS-CoV) (12253336)。 SARS冠狀病毒與動物的關聯首先是通過在幾個喜馬拉雅棕櫚實蠅(Paguma larvata)和浣熊狗(Nyctereutes procyonoides)中分離和鑒定了密切相關的病毒而揭示的。)在中國廣東省的活畜市場上。來自野生動植物的SARS-CoV樣病毒與來自人類的SARS-CoV之間存在非常高的基因組序列同一性(超過99%),這支持了SARS-CoV起源於動物的觀點(18)。然而,隨後的研究表明,在農場和在該領域是果子狸在很大程度上不受SARS-CoV感染(2340)。這些結果表明,棕櫚果皮起著中間寄主的作用,而不是天然水庫。隨後對不同蝙蝠種群進行的監視研究表明,存在幾種馬蹄蝙蝠物種(Rhinolophus屬)不同的CoV組,它們在基因組組織和序列上與SARS-CoV非常相似。這些病毒被指定SARS樣COVS(SL-COVS)或SARS-CoV的樣病毒,(2629)。這些發現提出的,蝙蝠是SARS-CoV的(的天然水庫的可能性262938),並觸發在尋求在不同的地理位置(在不同種類的蝙蝠COVS浪湧394344A)。根據不同蛋白質序列進行的系統發育分析表明,應將蝙蝠中的SL-CoV和人和小鳥的SARS-CoV中的SL-CoV放在CoV第2組(G2b)的一個單獨的亞組(b組)中,以將其與屬冠狀病毒(17262943)。 G2b CoV在其S蛋白的N端區域顯示出主要的序列差異。 COVS的S-蛋白在病毒進入關鍵作用進入宿主細胞,包括結合於宿主細胞受體和膜融合(41024)。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已被鑒定為SARS-CoV的的功能受體,和ACE2和SARS-CoV的S蛋白已被充分表徵(之間的分子相互作用27283142)。在SARS-CoV的S蛋白193個殘基的片段(氨基酸[AA] 318至510)被證明是最小的受體結合結構域(RBD),其單獨能夠有效地結合ACE2(142A45)。此外,研究表明,SARS-CoV S蛋白受體結合基序(RBM)氨基酸殘基的微小變化可消除SARS-CoV進入表達人ACE2(huACE2)的細胞的進入(731)。在SL-CoV S蛋白的相應RBD區域中,與SARS-CoV S蛋白的序列存在明顯的序列差異,包括5個和12個或13個氨基酸的兩個缺失。從S-ACE2複合物的晶體結構分析,可以預測SL-CoV的S蛋白不太可能使用huACE2作為進入受體(30),儘管由於缺少活的SL而從未得到實驗證明。 -CoV分離株。通過用SARS-CoV S蛋白的RBD代替RBD是否可以構建結合ACE2的SL-CoV S蛋白也是未知的。在這項研究中,基於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的偽病毒系統被用來解決這些問題。我們的結果表明,SL-CoV S蛋白無法使用不同物種的ACE2蛋白進入細胞,而SARS-CoV S蛋白也無法結合馬蹄蝠Rhinolophus pearsonii的ACE2分子。。但是,當SL-CoV S的RBD替換為SARS-CoV S的RBD時,雜種S蛋白能夠使用huACE2進入細胞,這意味著SL-CoV S蛋白的結構和功能與這些結果表明,儘管迄今為止在蝙蝠中發現的SL-CoV不太可能使用ACE2作為受體感染人類,但仍有待觀察它們是否能夠使用某些人類細胞類型的其他表面分子。獲得進入。還可以想像,如果這些病毒經歷N端序列變異(例如,通過與其他CoV重組),可能會感染人類,這又可能導致與人細胞上的ACE2或其他表面蛋白發生相互作用。],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 May 20, 2007(接收日期2007年5月20日)Accepted November 15, 2007(接受日期2007年11月15日)Published online January 30, 2008.(線上發佈日期2008年1月30日)

5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ACE2) proteins of different bat species confer variable susceptibility to SARS-CoV entry(不同蝙蝠物種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蛋白賦予SARS-CoV進入的易感性):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Yuxuan HouCheng PengMeng YuYan LiZhenggang HanFang Li(李放),Lin-Fa Wang & Zhengli Shi(石正麗) ,病毒結構專家李放是石正麗的合作夥伴;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蝙蝠中發現了SARS樣冠狀病毒,這表明蝙蝠可能是SARS-CoV的自然宿主。但是,先前的研究表明,來自馬蹄蝠的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ACE2)蛋白(一種已知的SARS-CoV受體)無法充當SARS-CoV的功能性受體。在這裡,我們將先前的研究擴展到了另外七個蝙蝠物種的ACE2分子,並使用基於HIV的假型和即時SARS-CoV感染檢測方法測試了它們與人SARS-CoV病毒S蛋白的相互作用。結果表明,Myotis daubentoni和Rhinolophus sinicus的 ACE2s支持SARS-CoV S蛋白介導的病毒進入,儘管與人類ACE2相比具有不同的效率。此外,如從不同蝙蝠ACE2分子的結構模型研究預測的那樣,幾個關鍵殘基的改變降低或增強了蝙蝠ACE2受體的效率。這些資料表明M. daubentoni和R. sinicus可能會感染SARS-CoV,並且有可能成為SARS-CoV祖病毒的天然宿主。此外,我們目前的研究還表明,蝙蝠之間ACE2的遺傳多樣性要比已知的SARS-CoV易感哺乳動物中觀察到的更大,這突顯出可能存在更多更多的非蝙蝠物種可以充當SARS-CoV或其祖細胞病毒。這要求繼續和擴大不同蝙蝠種群之間的野外監視研究,以最終確定SARS-CoV的真正自然宿主。],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21 April 2010(接收日期2010年4月21日)Accepted12 June 2010(接受日期2010年6月12日)Published22 June 2010(印刷日期2010年6月22日)Issue DateOctober 2010(發行日期2010年10月)

6Two Mutations Were Critical for Bat-to-Human Transmission of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兩個突變對於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從蝙蝠到人的傳播至關重要):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Yang Yang, Chang Liu, Lanying Du, Shibo Jiang, Zhengli Shi(石正麗), Ralph S. Baric, Fang Li(李放)S. Perlman, Editor ,病毒結構學專家李放又一次與石正麗同框,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為了瞭解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MERS-CoV)如何從蝙蝠傳播給人類,我們比較了MERS-CoV和相關蝙蝠冠狀病毒HKU4的病毒表面S蛋白。儘管HKU4的S蛋白不能介導病毒進入人細胞,但有兩個突變使它能夠被人蛋白酶啟動,從而使其得以實現。這些突變存在於MERS-CoV病毒的S蛋白中,解釋了為什麼MERS-CoV會感染人類細胞。因此,這些突變在直接或通過中間宿主的MERS-CoV從蝙蝠到人的傳播中起關鍵作用。],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 May 15, 2015(接收日期2015年5月15日)Accepted June 7, 2015(接受日期2015年6月7日)Published online August 3, 2015(線上發佈日期2015年8月3日).

7Discovery of Novel Bat Coronaviruses in South China That Use the Same Receptor as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在華南地區發現與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使用相同受體的新型蝙蝠冠狀病毒):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Chu-Ming Luo 1 2 3Ning Wang 1 2Xing-Lou Yang 1Hai-Zhou Liu 1Wei Zhang 1Bei Li 1Ben Hu 1Cheng Peng 1Qi-Bin Geng 3Guang-Jian Zhu 4Fang Li(李放) 5Zheng-Li Shi(石正麗) 6 ,病毒結構專家李放是石正麗的合作夥伴,在這裡二人又同框登場;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自2012年以來,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MERS-CoV)一直對人類健康構成威脅。儘管從蝙蝠中鑒定出了幾種與MERS-CoV屬於同一物種的與MERS相關的CoV,但它們並未使用MERS-CoV受體,二肽基肽酶4(DPP4)。在這裡,我們從華南不同地區收集的至少30種蝙蝠物種中篩選了1,059個蝙蝠樣品,並鑒定了89株譜系Cβ 冠狀病毒,其中包括長毛忍冬冠狀病毒冠狀病毒HKU4,Pipistrellus pipistrellus 冠狀病毒HKU5以及與MERS相關的CoV。我們對從大蝙蝠Ia io收集的兩個陽性樣品的全長基因組進行了測序,來自廣東省。這兩個基因組高度相似,並且顯示出與其他譜系Cβ冠狀病毒相同的基因組結構。儘管它們與其他與MERS相關的冠狀病毒顯示的全基因組核苷酸同一性僅為75.3%至81.2%,但它們的基因編碼區與它們的對應物高度相似,除了S蛋白的情況。進一步的蛋白質相互作用實驗證明,這些與MERS相關的CoV的S蛋白與受體DPP4結合。重組分析表明,新發現的與MERS相關的冠狀病毒已從識別DPP4的蝙蝠冠狀病毒HKU4中獲得了其S蛋白基因。我們的研究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表明蝙蝠代表了MERS-CoV的進化起源。重要性先前的研究表明,MERS-CoV起源於蝙蝠。但是,其從蝙蝠到人類的進化路徑仍不清楚。在這項研究中,我們發現了八種蝙蝠中的89種新穎的C系冠狀病毒。我們提供了證據,證明它與大晚蝙蝠派生的與MERS相關的冠狀病毒,該蝙蝠使用與人類MERS-CoV相同的宿主受體。該病毒還為蝙蝠MERS相關冠狀病毒和另一種蝙蝠冠狀病毒HKU4之間的自然重組事件提供了證據。我們的研究擴大了與MERS相關的CoV的宿主範圍,代表了將蝙蝠確立為MERS-CoV自然宿主的重要一步。這些發現可能導致改善的MERS-CoV流行病學監測以及預防和控制MERS-CoV向人類的傳播。],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 January 22,2018(接收日期2018年1月22日), Accepted April 3,2018(接受日期2018年4月3日), Published online June 13, 2018(線上發佈日期2018年6月3日).

8Origin and evolution of pathogenic coronaviruses(致病性冠狀病毒的起源和進化):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Jie CuiFang Li (李放)& Zheng-Li Shi(石正麗),病毒結構專家李放作為石正麗的合作夥伴,兩人又一次同框登場;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SARS-CoV)和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MERS-CoV)是21世紀初在人類中出現的兩種高度可傳播和致病性病毒。兩種病毒都可能起源於蝙蝠,並且在全世界的蝙蝠中發現了與SARS-CoV和MERS-CoV相關的遺傳多樣的冠狀病毒。在這篇綜述中,我們總結了關於這兩種病原體冠狀病毒的起源和進化的當前知識,並討論了它們的受體用法。我們還強調了蝙蝠傳播的冠狀病毒的多樣性和潛力,最近的豬急性腹瀉綜合征冠狀病毒(SADS-CoV)向豬的傳播證明了這一點。],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Published10 December 2018(印刷日期2018年12月10日)Issue DateMarch 2019(發行日期2019年3月)

9Molecular Mechanism for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of Coronavirus Entry(冠狀病毒進入抗體依賴性增強的分子機制):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Yushun Wan, Jian Shang, Shihui Sun, Wanbo Tai, Jing Chen, Qibin Geng, Lei He, Yuehong Chen, Jianming Wu, Zhengli Shi(石正麗), Yusen Zhou(周育森), Lanying Du(杜蘭英), Fang Li(李放) ,在2020年5月份已經莫名死亡的周育森、周育森的妻子杜蘭英、石正麗的合作夥伴病毒結構專家李放與石正麗再一次同框登場,周育森已經被見馬克思去了,其他作者們在將來可會安好?中共不殺他們,這個世界能饒了他們嗎?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病毒進入的抗體依賴性增強(ADE)一直是流行病學,疫苗開發和基於抗體的藥物治療的主要關注點。但是,ADE背後的分子機制仍然難以捉摸。冠狀病毒S蛋白首先結合宿主細胞表面的受體,然後融合病毒膜和宿主膜,從而介導病毒進入細胞。在這項研究中,我們調查了針對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冠狀病毒峰值的受體結合域(RBD)的中和性單克隆抗體(MAb)如何通過偽病毒進入和生化分析介導病毒進入。我們的結果表明,MAb結合病毒表面S蛋白,使其經歷構象變化並易於發生蛋白水解啟動。同時,MAb與細胞表面IgG Fc受體結合,通過規範的病毒受體依賴性途徑指導病毒進入。我們的資料表明抗體/ Fc-受體複合物在介導病毒進入中功能上類比病毒受體。此外,我們在病毒受體依賴性,Fc受體依賴性和兩種受體依賴性病毒進入途徑中表徵了單克隆抗體的劑量,勾勒出在治療病毒感染中單克隆抗體用法的指南。我們的研究揭示了抗體增強病毒進入的新型分子機制,並可以指導未來的疫苗接種和抗病毒策略。關於治療病毒感染的單克隆抗體用法的指導原則。我們的研究揭示了抗體增強病毒進入的新型分子機制,並可以指導未來的疫苗接種和抗病毒策略。關於治療病毒感染的單克隆抗體用法的指導原則。我們的研究揭示了抗體增強病毒進入的新型分子機制,並可以指導未來的疫苗接種和抗病毒策略。],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 November 27, 2019(接收日期2019年11月27日)Accepted December 4, 2019(接受日期2019年12月4日)Published online February 14, 2020(線上發佈日期2020年2月14日).

10Bat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Like Coronavirus WIV1 Encodes an Extra Accessory Protein, ORFX, Involved in Modulation of the Host Immune Response(蝙蝠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樣冠狀病毒WIV1編碼額外的附件蛋白ORFX,參與宿主免疫應答的調節。):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Lei-Ping Zeng 1Yu-Tao Gao 1Xing-Yi Ge(葛行義) 1Qian Zhang 1Cheng Peng 1Xing-Lou Yang 1Bing Tan 1Jing Chen 1Aleksei A Chmura 2Peter Daszak 2Zheng-Li Shi(石正麗) 3,葛行義是石正麗的學生;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蝙蝠帶有嚴重的急性呼吸綜合症(SARS)樣冠狀病毒(SL-CoV),據認為是2002-2003年SARS大流行的病原體。但是,儘管在蝙蝠中檢測到了大量遺傳多樣的SL-CoV序列,但僅成功地在體外培養了兩種菌株(分別名為WIV1和WIV16)。這兩種菌株與SARS-CoV的不同之處僅在於含有一個extra open reading frame (ORF)(稱為ORFX),位於ORF6和ORF7之間,與任何已知的蛋白質序列均無同源性。在這項研究中,我們構建了SL-CoV WIV1(rWIV1),ORFX缺失突變體(rWIV1-ΔX)和表達綠色螢光蛋白(GFP)的突變體(rWIV1-GFP-ΔX)的全長cDNA克隆。 Northern印跡和螢光顯微術表明ORFX在WIV1感染期間表達。病毒感染檢測表明,rWIV1-ΔX在vo E6,Calu-3和HeLa-hACE2細胞中的複製與rWIV1一樣有效。進一步的研究表明,ORFX可以抑制干擾素的產生並啟動NF-κB。我們的結果首次證明WIV1株中獨特的ORFX是一個功能基因,涉及宿主免疫應答的調控,但對於體外病毒複製不是必需的。

重要性: 蝙蝠具有遺傳多樣性的SARS樣冠狀病毒(SL-CoV),其中一些具有種間傳播的潛力。在兩個最近分離的蝙蝠SL-CoV菌株(WIV1和-16)的基因組中鑒定出一個extra open reading frame (ORFX)。因此,弄清該蛋白在病毒感染過程中是否以及如何導致毒力至關重要。在這裡,我們揭示了獨特的ORFX是一個功能基因,參與宿主免疫應答的調節,但對於體外病毒複製不是必需的。我們的結果為將來進一步研究ORFX功能提供了重要的資訊。此外,我們構建的反向遺傳學系統將有助於研究這組病毒的發病機理,並為將來控制新出現的SARS樣感染提供治療方法。],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Received December 9, 2015(接收日期2015年12月9日)Accepted May 1, 2016(接受日期2016年5月1日)Published online June 24, 2016(線上發佈日期2016年1月24日).

11Detection of alpha- and betacoronaviruses in rodents from Yunnan, China(雲南省齧齒動物中甲型和乙型冠狀病毒的檢測):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Xing-Yi Ge(葛行義),Wei-Hong YangJi-Hua ZhouBei LiWei ZhangZheng-Li Shi (石正酈 )& Yun-Zhi Zhang ,葛行義是石正麗的學生;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結論內容是——[在中國雲南省的姬鼠中檢測到了α冠狀病毒和β 冠狀病毒,這表明雪姬鼠是冠狀病毒的重要宿主。在雪姬鼠冠狀病毒基因組中發現了幾個新特徵。與其他冠狀病毒的系統發育距離表明,AcCoV-JC34,LRNV和HKU2的S基因具有不同的起源和進化途徑。這些結果表明,齧齒動物冠狀病毒的多樣性比以前預期的要高得多。這些冠狀病毒的進一步監測和功能研究將有助於更好地瞭解齧齒動物作為冠狀病毒宿主的重要性。],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18 February 2017(接收日期2017年2月18日)Accepted19 May 2017(接受日期2017年5月19日)Published26 May 2017(印刷日期2017年5月26日)

12Genetic Evidence of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MERS-Cov) and Widespread Seroprevalence among Camels in Kenya(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MERS-Cov)的遺傳證據和肯亞駱駝中廣泛的血清流行病學。):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Sheila OmmehWei ZhangAli ZohaibJing ChenHuajun ZhangBen HuXing-Yi Ge(葛行義),Xing-Lou YangMoses MasikaVincent ObandaYun LuoShan LiCecilia WaruhiuBei LiYan ZhuDesterio OumaVincent OdendoLin-Fa WangDanielle E. AndersonJacqueline LichotiErick MungubeFrancis GakuyaPeng Zhou(周鵬),Kisa-Juma NgeiywaBing YanBernard Agwanda & Zheng-Li Shi (石正麗) ,葛行義和周鵬是石正麗的學生;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我們描述了肯亞的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MERS-CoV)的第一個基因組分離。這種致命的人畜共患病原體於2012年在沙烏地阿拉伯王國首次被描述。流行病學和分子證據表明,人畜共患病是從駱駝傳播給人類以及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目前,世界衛生組織將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分類為具有大流行潛力,需要加強監測。肯亞對MERS-CoV的先前研究主要集中於針對特定地點和已存檔的駱駝和人血清樣本中的抗體。我們在肯亞進行了全國性的駱駝和人類橫斷面監測,針對從2016年1月至2018年6月收集的1,163頭駱駝和486人的鼻拭子和血漿樣本。ELISA法檢測到總共792例駱駝血漿樣本呈陽性。血清陽性率隨年齡增加而增加,在成年駱駝中觀察到最高的陽性率(82.37%,95%置信區間(CI)79.50-84.91)。雌性駱駝陽性率更高(74.28%,95%CI 71.14-77.19)高於雄性駱駝(P <0.001)(53.74%,95%CI 48.48-58.90)。通過逆轉錄定量PCR,僅11只駱駝鼻拭子對MERS-CoV呈陽性。全基因組序列的系統進化分析表明,肯亞的MERS-CoV聚集在C2子簇內,C2子簇與非洲進化枝有關,但在非洲病毒中不包含orf4b的特徵性缺失。所篩選的人血漿均不包含針對MERS-CoV的中和抗體。這項研究證實了肯亞駱駝中MERS-CoV的地理分佈廣泛,進一步對駱駝、野生動物和人類之間的健康監測是有必要的。],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11 October 2018(接收日期2018年10月11日)Accepted27 November 2018(接受日期2018年11月27日)Published20 December 2018(發佈日期2018年12月20日)

13Full-length genome sequences of two SARS-like coronaviruses in horseshoe bats and genetic variation analysis(馬蹄蝠中兩種SARS樣冠狀病毒的全長基因組序列及遺傳變異分析):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Wuze Ren1,2, Wendong Li2,3, Meng Yu4, Pei Hao5, Yuan Zhang6, Peng Zhou(周鵬)1, Shuyi Zhang3, Guoping Zhao5, Yang Zhong6, Shengyue Wang5,6, Lin-Fa Wang4, Zhengli Shi(石正麗)1 ,周鵬是石正麗的學生;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蝙蝠最近被確定為類SARS冠狀病毒(SL-CoV)或SARS冠狀病毒樣病毒的天然宿主。這些病毒與從人和棕櫚靈貓分離出的SARS冠狀病毒(SARS-CoV)一起在冠狀病毒屬的第2組冠狀病毒(暫定名為組2b(G2b))中形成一個獨特的簇。在這項研究中,從馬蹄蝙蝠Rhinolophus ferrumequinum(G2b-CoV Rf1)和Rhinolophus macrotis(G2b-CoV Rm1)確定了另外兩個2b組冠狀病毒(G2b-CoVs)的完整基因組序列。 bat G2b-CoV分離株具有相同的基因組結構,它們之間以及它們與人/果子狸分離株之間的總體基因組序列同一性為88-92%。最多變的區域位於編碼nsp3,ORF3a,比較蝙蝠和人/果子狸G2b-CoV分離株時的S蛋白和ORF8。遺傳分析表明,蝙蝠棲息地中存在著多種G2b-CoV種群,它們是SARS-CoV的共同祖先演化而來的。],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First Published: 01 November 2006(第一次出版:2006年11月1日)

14Intraspecies diversity of SARS-like coronaviruses in Rhinolophus sinicus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the origin of SARS coronaviruses in humans(犀牛中SARS樣冠狀病毒的種內多樣性及其對人SARS冠狀病毒起源的影響):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Junfa Yuan 1Chung-Chau HonYan LiDingming WangGelin XuHuajun ZhangPeng Zhou(周鵬), Leo L M PoonTommy Tsan-Yuk LamFrederick Chi-Ching LeungZhengli Shi(石正麗),周鵬是石正麗的學生;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中國紅褐色的馬蹄蝠(Rhinolophus sinicus)被猜測是攜帶重症急性呼吸綜合症(SARS)冠狀病毒(SCoV)的直接祖先,因此該類犀牛物種中SARS狀CoV(SLCoV)的多樣性值得研究。在這裡,我們證明了中華稻瘟病菌SLCoV的顯著多樣性,並鑒定了與先前在另一株SLCoV菌株中報導的具有相同系統發育不一致(即重組跡象)模式的菌株。此外,該菌株在nsp3區具有獨特的579 nt缺失,這也是晚期流行病在人類SCoV中發現的。對Orf1區域的系統發育分析表明,人類SCoV在系統發育上更接近中華獼猴桃的SLCoV,而不是其他犀牛物種的SLCoV。這些發現揭示了人類的SCoV與中華絨螯蟹的SLCoV之間存在著更緊密的進化聯繫,從而確定了尋找人類SCoV的直接祖先的監視範圍。],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 03/09/2009(接收日期:2009年9月3日)Accepted: 11/12/2009(接受日期:2009年12月11日)Published Online: 01/04/2010(線上發佈日期:2010年4月1日)

15Coexistence of multiple coronaviruses in several bat colonies in an abandoned mineshaft(多個冠狀病毒在廢棄礦井的幾個蝙蝠群落中共存):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Xing-Yi Ge(葛行義),Ning WangWei Zhang,Ben Hu,Bei Li,Yun-Zhi Zhang,Ji-Hua Zhou,Chu-Ming LuoXing-Lou YangLi-Jun WuBo WangYun ZhangZong-Xiao Li & Zheng-Li Shi(石正麗),葛行義是石正麗的學生;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自從2002-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爆發促使人們搜尋SARS冠狀病毒的天然宿主以來,在世界各地的蝙蝠中都發現了許多α和β冠狀病毒。蝙蝠可能是α-和β冠狀病毒的天然庫,由於蝙蝠的豐富多樣性和全球分佈,蝙蝠冠狀病毒的數量可能會增加。 2012年至2013年,我們在中國雲南省墨江縣的一座廢棄礦井中對蝙蝠中的冠狀病毒進行了監測。在該洞穴中經常檢測到六種蝙蝠物種:Rhinolophus sinicus,Rhinolophus affinis,Hipposideros pomona,Miniopterus schreibersii,Miniopterus fuliginosus和Miniopterus fuscus。通過對冠狀病毒RNA依賴性RNA聚合酶基因(RdRp)的PCR產物進行測序,我們發現礦井中不同蝙蝠物種中的多種冠狀病毒被高頻率感染。測序的RdRp部分片段與特徵明確的阿爾法冠狀病毒具有80%–99%的核酸序列同一性物種,包括BtCoV HKU2,BtCoV HKU8和BtCoV1,以及未分配的物種BtCoV HKU7和BtCoV HKU10。此外,監視還發現了兩種未分類的β冠狀病毒,一種新的SARS樣冠狀病毒菌株和一種可能的新型β冠狀病毒。此外,在所有六個蝙蝠物種中均檢測到冠狀病毒共感染,這種現象促進了重組並促進了新型病毒株的出現。我們的發現凸顯了蝙蝠作為冠狀病毒的天然儲存庫以及病毒病原體潛在的人畜共患病源的重要性。],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01 January 2016(接收日期2016年1月1日)Accepted22 January 2016(接受日期2016年1月22日)Published18 February 2016(印刷日期2016年2月18日)Issue DateFebruary 2016(發行日期2016年2月)

16Longitudinal Surveillance of Betacoronaviruses in Fruit Bats in Yunnan Province, China During 2009–20162009-2016年間中國雲南省果蝠中冠狀病毒的縱向監測):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Yun Luo,1,5 Bei Li,1 Ren-Di Jiang,1 Bing-Jie Hu,1 Dong-Sheng Luo,1 Guang-Jian Zhu,2 Ben Hu,1 Hai-Zhou Liu,1 Yun-Zhi Zhang,3,4 Xing-Lou Yang,1 and Zheng-Li Shi(石正麗)1,這篇論文依據谷哥翻譯的概要內容是——[先前的研究表明,果蝠攜帶兩種β-冠狀病毒,即BatCoV HKU9和BatCoV GCCDC1。為了調查這些冠狀病毒的流行病學和遺傳多樣性,我們在2009-2016年期間對中國雲南省的果蝠進行了縱向監測。兩種甜瓜冠狀病毒共59份(10.63%)蝙蝠樣品呈陽性,HKU9或緊密相關病毒的46份(82.9%)和GCCDC1陽性13份(2.34%)。我們通過對全長基因組進行測序,確定了一種新的HKU9株,暫定為BatCoV HKU9-2202。根據完整的基因組序列,BatCoV HKU9-2202與其他BatCoV HKU9染料具有83%的核苷酸同一性。差異最大的區域是S蛋白,與BatCoV HKU9僅具有68%的氨基酸同一性。定量PCR顯示,腸道是BatCoV HKU9和GCCDC1的主要感染器官,但在蝙蝠的心臟,腎臟和肺組織中也檢測到一些HKU9。這項研究強調了在天然水庫中進行病毒監測的重要性,並強調需要做好防範措施,以防止這些病毒向蝙蝠洞附近的當地居民擴散。],這篇論文發表過程的時間線是——

Received26 December 2017(接收日期2017年12月26日)、Accepted30 January 2018(接受日期2018年1月30日)Published02 March 2018(印刷日期2018年3月2日)Issue DateFebruary 2018(發行日期2018年2月份) 綜述:真相正在浮出水面,但是謊言也還在繼續,在搜集這篇文章的同時筆者也搜集了石正麗的相關視頻,據對中國“蝙蝠女俠”石正麗的採訪手記( 發佈時間:2020年9月9日)——

石正麗和與她同流合污的偽科學家們多年來“研究成果”頗豐,這些“豐碩”的研究成果結出的罪惡之果——中共冠狀病毒正在殺死數以百萬的人類、正在感染數以千萬的人類,石正麗和其他的偽科學家們手上沾滿了人類的鮮血,她和所有的反人類罪犯能夠等到接受末日審判的那一刻嗎?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