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博士生動講解第二份報告並寄語科學界,其動容分享震撼每位有良知的人

图片來源:VOG戰友之家設計組

2020年10月8日《路德時評》晚間節目中,閆博士詳細解讀了她和其他幾位博士共同撰寫的第二篇報告《經由揭露大規模有組織的學術欺詐而證實SARS-CoV-2是一種超限生物武器》。該論文在公開上線發表前已獲得美國政界大佬和頂級生化武器專家認可,可見該文章含金量遠超想象。現將本期節目總結如下:

閆博士總結報告中幾則重點

1、該報告標題將新冠病毒定義為超限生物武器,該真相是通過揭露中共大規模且有組織地科學造假而得出。該報告是基於第一份報告《SARS-CoV-2基因組的不尋常特徵表明其經過複雜的實驗室改造而非自然進化,以及對其可能的合成過程的描述》得出的結論,第一份報告中提及新冠病毒是基於舟山蝙蝠病毒作為骨架並進行功能性增強實驗而獲得的實驗室產品。病毒來自自然和病毒來自實驗室兩則觀點就像「左」和「右」絕對對立,由中共政府牽頭的全世界學術界拼命打壓提及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報告,規模空前已經達到令人發指的地步,閆博士第一篇報告已闡述該病毒來自實驗室,當時由於篇幅限制無法詳細論述該病毒就是超限生物武器,因此才發表第二篇報告,進行詳細論述。

2、在麻省理工的雜誌發表的四位專家組成的同行評審認為閆博士不可能推出第二份報告(事實卻相反)。閆博士早在2020年2月3日通過路德社第一個說出石正麗發表的RaTG13蝙蝠病毒是偽造的,這信息不但有情報支持,也有科學論證。當學術界從科學層面探討新冠肺炎自然起源時,RaTG13就「自覺地」從廣東海關查獲的穿山甲中脫穎而出。出現的時間點也非常的「科學」,「1.19」路德社爆出病毒事件時,石正麗就在20日投稿並在2月3日發表她發現穿山甲病毒RaTG13,可見石正麗科學素養至「高」。

3、當新冠肺炎病毒罕見地出現福林酶切位點,中共無法解釋時,這時又冒出雲南蝙蝠病毒,非常具有「科學奉獻精神地」把病毒呈現給大家,整個關於「病毒來自於自然學說」本身的討論都是空洞的。當閆博士倒推討論病毒起源時,驚訝地發現RaTG13與新冠肺炎病毒即使只有4%的不同,遠低於新冠與舟山蝙蝠病毒骨架的不同,即使兩者如此接近,RaTG13也沒有呈現出新冠病毒對人體攻擊具有奇異性和嚴重致病性的特點。

4、蝙蝠病毒到人就需要有中間宿主,於是他們早期就在華南海鮮市場找,當那地動物們「失寵」後,中共又開始瞄准馬來西亞的穿山甲。很不幸的是,那地的穿山甲沒有經過嚴密的訓練,將病毒提供給管軼、曹務春後,該病毒自己也不喜歡穿山甲,馬來西亞幾千隻穿山甲病毒調研並未發現RaTG13。中共本想借此解決病毒從蝙蝠到人的中間宿主的問題。

5、新冠病毒中奇怪地出現福林酶切位點,雖然安德森和李普金髮表的那篇關於病毒自然起源的文章中提及福林酶切位點存在於艾博拉和高致病性禽流感上,並提及已對該酶切位點進行過研究,提及該酶切位點作用在SARS上時可以增強它感染性,增加病毒的攻擊性。閆博士第二篇報告說福林酶切位點是人為加進去的,而且還加入檢測位點FAUL,擔心病毒在傳代過程中會踢出福林酶切位點。這樣他們每次在進行動物改造和病毒傳代過程中可以通過檢測FAUL觀察福林酶切位點是否依然存在。中共由於學藝不精,讓專家一眼就能看出來其中問題,造假就像會計做假賬一樣,肯定留有破綻。中共違反常規先發文章再上傳病毒序列,序列被人質疑某片段缺失後,中共居然能「奇跡般地」找到補上,要啥能補上。

6、同義/非同義突變問題上非常明顯地體現出病毒造假,中共認為病毒從動物傳染到人是一個自然進化的關係,但從符合自然規律的原則,當我們將新冠病毒與RaTG13、攜帶福林酶切位點的病毒,穿山甲病毒之間不存在一一對應的天然存在關係。這裡面有一個非常嚴密的邏輯:如果新冠病毒存在於自然,另一個病毒就不存在於自然;或者兩者都不存在於自然,因為它們不存在自然關係。但事實是,新冠已經存在於環境中,因此另外病毒就是造假的。這絕對是有規模,有組織造假的結果。

7、「墨山礦洞學說」中的六名礦工沒有證據證明他們得了肺炎,未知他們如何死亡。高福學生撰寫一篇論文中也引用該文章,其引用內容不僅數據、樣品送檢類型、抗體類型等全是錯誤。

8、新冠病毒E蛋白和舟山蝙蝠病毒E蛋白百分之百相同,中共生怕造假沒被發現,軍科院參與的由山東大學發表一篇論文中提及疫情爆發後他們檢測的病毒E蛋白和RaTG13百分百一致。

9、該病毒完全符合軍事科學院楊瑞馥主任早年對生物武器的定義,這背後還有軍事科學院的影子,例如陳微少將、曹務春所長等。

10、無症狀傳播應該是在病毒傳播開始後才發現的,在原先的動物模型中並未發現。

11、報告中也提出追責意向:向政權追責,想參與病毒研發和造假的科研人員學術組織追責,向攪混水、誹謗攻擊者進行追責。

結論:將所有證據挖開看的時候,可以得出一個驚人的結論:該造假不是一個實驗室或一個科研機構可以完成的,背後就是中共指使,其中也有國際學術組織參與,因為相關造假論文大量發表在《科學》、《柳葉刀》、《新英格蘭醫學》等頂尖雜誌上,這些造假文章未來都將撤稿。

當戰友問及:閆麗夢博士就像中世紀的布魯諾,正因為有許多布魯諾這樣科學家才有今天科學與民主時代,可惜現今又退回至中世紀,您是否有懼怕,對此挑戰,您壓力有多大?

閆博士回答到:我完全沒有恐懼,我敢站這說出真相,我就不怕中共。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會站在事實真相這邊,站在全球公共衛生利益的角度揭露病毒真相。我之所以不感到懼怕,是因為我有法制基金,法治社會以及爆料革命在背後,有郭先生、班農先生這些支柱性人物在背後。我做這些事的目的就是因為我作為一個醫生、一個科學家看到了這件事的真相,就要緊急地傳遞出去。

閆博士在節目結束寄語說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大家在意識到這件事之前,也可能因為我們從小就生活在這樣的制度下,我們在不知不覺中,潛移默化地被灌輸概念,受到社會家庭的影響,難免會在我們身上留下很多印記。但是,當我們意識到這是政治體制的問題時,意識到我們每個人都深受其(政治體制)害的時候,那我們就應該開始勇敢地站出來,從第一步做起,去影響我們身邊所有的人。

我們說,學界有學界的問題,政界有政界的問題,但是為什麼這些問題在中國的惡性影響力遠大於西方發達民主國家,因為這是制度的問題。為什麼在西方能夠建立起來呢?除了框架好之外,還包括每個人有公民意識,每個人有勇氣,每個人為維護自己和維護自己身邊的人的權益有發聲的勇氣。作為我們普通人來說,當你遇到這些事情時,看到這種不公,應該發聲的時候,你就去發聲,當你覺得應該做些什麼的時候,你就去做不要害怕。

要知道我們往後退一步,對方就會往前進十步,當我們往前進十步時,他就會被嚇退十步。因為邪惡勢力永遠伴隨的是懦弱,它不會像真和勇敢一樣,它們是永遠不能共存。所以,我們要相信邪惡勢力是膽小懦弱的,是最怕死的,所以我們只要勇敢往前行的話,這些邪惡勢力總有一天會被打破。

我也想說,國內很多人生活在框架下,有很多無奈,有些人還沒有醒悟,但是我們也不能歧視他們,因為畢竟這有環境以及個人方面的區別,我們可以更加耐心,用不同的方法影響他們。例如,我們有的戰友畫的封面就非常好(來發聲),或者像唐平和戰友William王用歌聲(發聲),郭先生的音樂就更不用說了,他們用不同的方式感染大家,總有一個方式適合他。當絕大多數人都明白這個意義的時候,那我們整個華人社會,經歷一段時候後,就真正徹底的得救了!

看完這期節目,使我們再次深切地感受到閆麗夢博士就是上天派下的英雄,爆料革命承載了上天滅共的使命,希望每位戰友常以閆博士的話鞭策自己,多想想:在滅共上,我能做什麼貢獻?爆料革命沒你不行!

撰寫:【重生】圖:【VOG戰友之家設計組】校對 & 編輯:【Isaiah4031】

戰友之家玫瑰園小隊出品

相關新聞:

閆博士第二份報告中曝光的為中共站台的西方知名學者

閆麗夢博士第二篇報告:經由揭露大規模有組織的學術欺詐而證實SARS-CoV-2是一種超限生物武器 (中英文對照版)

SARS-CoV-2基因組的不尋常特徵表明其經過複雜的實驗室改造而非自然進化,以及對其可能的合成過程的描述 (中英文對照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Rose Garden Team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