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違規設卡死灰復燃,貨車通行仍被層層剝削

內新聞/素材:鷹(文言) 校對:雅典娜的聖鬥士(沙加)

中新網10月9日轉載國辦督查室對冀魯豫等地違規設限、設卡,嚴重影響貨車通行問題的通報。

1、違規設立限高設施,《公路工程技術標準》明確規定“高速公路、一級公路、二級公路的淨高應為5米;三級公路、四級公路的淨高應為4.5米” 。石家莊平山縣國道338,雙向限高不等(南向4.5米,北向2.4);淄博桓台國道308違規設立3處3米限高桿;臨淄區國道233、省道228違規設4處2.8米限高桿,聊城莘縣省道247違規設1處3.3米限高桿。

2、農村公路限高限寬過多過密。石家莊藁城區農村公路限高桿82處,安陽湯陰縣農村公路限高桿34處,省道302湯陰段兩側設置多處2.2米限高桿。

3、過境通道隨意限高,違反《城市道路工程設計規範》“貨車行駛城市道路最小淨高為4.5米”規定。石家莊三環內限高桿222處,2.8米限高桿103處,2.8-5米的113處,甚至影響城市公交車通行;安陽湯陰縣城限高桿20處,2.2米限高17處;聊城莘縣設立多個3米限高桿,影響貨車通行;淄博高青縣外環路任意限高。

4、限高設施價格普遍高昂。石家莊經濟開發區8個限高桿237萬元,藁城區1升降式限高桿造價高達52萬。

5、隨意設卡,肆意執法。聊城以節能減排為由,2019年7月違規在省道706設4處卡點,禁止8噸以上重型柴油車過境,且現場無稱重和尾氣監測設施,僅靠保安人員目測;安陽湯陰在京港澳高速湯陰出入口限高設卡,禁止重型柴油車駛入;安陽制定柴油貨車路檢路查明確定量考核辦法,導致過度執法。

6、貨車通行證難辦理。石家莊市貨車通行證僅線下辦理,且多部門輾轉,導致2019年初至今,該市每月行駛的78.4%黃牌貨車約13042輛無通行證;通行證的難辦苦了貨車司機,卻肥了罰款部門,僅2020年5月至9月16日,無證黃牌貨車被罰27350次,罰款273.5萬;辦證難催生了帶車黃牛,收費150元/次/車,當地某民企2019年至今僅帶車花銷達32100元。淄博市、安陽市等地也存在辦證週期長,審核部門多等問題。

7、地方的違規限高設卡,增加了貨運成本。石家莊經濟開發區多家企業通行要道多處限高,多繞行10km,某運輸企業每年補貼郵費和司機費用多達36萬;聊城莘縣限高導致蔬菜貨運車只能穿行農村小道,途經農村、學校引發安全隱患。

2019年7月以來,中共的交通部曾在全國開展半年的公路限高限寬及檢查卡點專項清理行動,但大都弄虛作假、敷衍了事。聊城莘縣等5個縣區漏報瞞報359處;淄博去年排查的402處限高設施僅拆除63處;石家莊藁城區瞞報105處。

限高設卡等現象層出不窮,隨意執法、任性處罰屢禁不止,根本原因在於:

對上,增加限高設施數量可以加大財政預算,且集中採購時可以利用虛報單價和以次充好等方式中飽私囊。對下,增加限高設施,任性一刀切,限行設卡,可以增加底層執法人員的灰色收入,所以違規設卡、隨意執法才會屢禁不止。其次,通行證的難辦理,變相的增加了罰款次數和力度,方便交警解決執法指標的同時,也不可避免滋生了吃拿卡要現象。

中共的體制決定了對上不對下,僅對上級負責,所以對增加限高設施、設卡執法等此類即可增加財政預算又能中飽私囊的“外快”,各地政府當然是來者不拒。所以在專項清理中,才會懶政怠政、流於形式,更甚陰奉陽違。

只要中共體制還在,無論是貨車司機,還是勞苦大眾,都只能是被層層盤剝,肆意收割的韭菜,永遠不可能享受到法律賦予的財產和生命安全。

新聞來源: http://www.chinanews.com/gn/2020/10-09/9308561.shtml
http://m.xinhuanet.com/2020-10/09/c_1126585311.htm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