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爭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席位的危險舉措

新聞來源:《國家評論》;作者:吉米·奎因;發佈時間:2020年9月13日

翻譯/簡評:致良知;校對:Julia Win;審核:InAHurry;Page:草根文人

簡評:

中共國通過收買、威脅、滲透各個非民主國家來控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決議,使其向有利於中共的方向發展。美國等西方國家雖然在其中佔據主要位置,但由於票數劣勢,難敵中共所收買的眾多擁有不良人權紀錄的國家的票數,被中共制肘。中共擁有可能是世界上所有關於人權的臭名昭著的歷史記錄,卻成為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國,來指導別國的人權政策,實乃荒唐,令人不齒!

每當中共國境內發生令人髮指的人道危機的時候,中共總是能在聯合國通過各種手段來使國際噤聲,即使不能完全壓制事態發展,也會極大地降低事件所造成的影響。例如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西藏的種族滅絕政策以及近期在蒙古發生的清除少數族裔語言文化的行動,雖然在國際上被許多媒體有所提及,但終究只是停留在媒體層面,一旦上升到國際法律層面,對中共制裁的進程就變得困難重重,一再擱置。人權受侵害者無處發聲,沒有相關機構能做出有效、公平且合理的行動來幫助受難者。這也很大程度上暴露了一些國際組織已經失去了其原有的機能,變成了中共所控制的玩偶。鑑於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國際組織已被中共架空的事實,相關組織清理中共在其中的影響力變得迫在眉睫。

中共爭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席位的危險舉措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於2018年在日內瓦舉行的會議。 (丹尼斯·巴利布斯/路透社)

允許中共代表團主持會議的條件是結構性的。

中共黨國正在進行為期多年的運動,以抹除其境內少數民族的特徵,清除香港民主政體的殘餘,並壓制不同的聲音。但是,如果你通過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 Human Rights Council)週一召開的新一屆會議的議程跟踪這些事態的發展,你幾乎看不到這些。

該理事會的47名成員是在年度選舉中被給予兩年任期的,下一屆選舉將於10月舉行。自2006年該機構成立以來,中共國已經連任了其中四屆該機構的理事,雖然中共國目前不是該組織成員,但這次將成為該組織的候選國。可是即便你不是人權律師,也能看出中共國加入該組織的問題。

每當中共國尋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席位的時候,一些人權捍衛者都試圖指出北京在相關問題上的惡劣記錄,雖然這是徒勞無功的,但卻是可敬的。最近的一次嘗試是在上週,以300多個非政府組織聯署的一封信的形式出現的,他們寫道:“中共國已將海外人權捍衛者作為目標,壓制了世界各國的學術自由,並進行了互聯網審查和數字化監視。”

隨著中共國人權狀況的惡化,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越來越大。香港的鎮壓行動激起了一次批評的浪潮,新疆的人口控制運動的新證據也引來了批評。局勢變得如此嚴峻,以至於6月,數十名聯合國人權專家呼籲召開一次前所未有的安理會特別會議,來討論中國共產黨侵犯人權的問題。雖然比起曾經的沉默,這是一種進步,但不要指望這次會議會舉行。

中共國之所以在安理會沒有受到有意義的批評,原因在於允許具有惡劣記錄的非民主國家競選安理會成員,參加辯論,甚至起草和表決決議。話句話說,這個世界上最高的人權組織往往充當獨裁國家加強其權利、並轉移人們對其濫權關注的工具。

正如中共代表團最近所證明的那樣,為了獲得關鍵選票而聯合起來的獨裁政府,往往數量眾多,足夠達成它們的目的。僅在過去幾個月中,在西方對中共的行為態度日趨強硬的背景下,中共外交官就說服了數十個國家簽署了支持北京在新疆和香港採取行動的信函。北京還利用了這種影響力(至少部分是通過對發展中國家的財政援助而獲得的)來阻撓政治上令其頭疼的選票。迄今為止,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 Human Rights Council)從未譴責過中共無數次侵犯人權的行為。然而,在6月底舉行的最近一次會議上,理事會確實有時間聽取香港首席執行官林鄭月娥(Carrie Lam)的發言,她向該機構保證,在她發言當天對香港實施的《國家安全法》不會威脅到香港的政治自由。理事會也有時間考慮北朝鮮對美國種族主義的擔憂。

理事會還批准了中共代表團起草的一項決議,該決議提倡北京最喜歡的口號之一,該決議涉及在人權問題上的“互利合作”。這份文件充滿了外交上的陳詞濫調,掩蓋了反映中共觀點的更微妙的語言,即中共不應因為鎮壓基本權利而受到國際審查。

這項決議是在遭到其他成員的抵制下通過的,它顯示了中共如何在國際人權架構中逐步鞏固其口號的。中共國顯然不需要目前的人權理事會成員資格來推動其議程。儘管北京一直在聯合國的人權機制內努力避免其行為受到譴責,但在習近平領導下,北京做得更加積極,習近平曾試圖將中共國重塑為多邊主義的捍衛者。

該戰略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奏效了。根據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份報告稱,中共國於2017年在人權理事會上首次提出了一項決議,然後於2018年又提出了另一項決議,兩者皆“強調國家主權,要求和平對話與合作,而不是進行調查和呼籲國際採取行動,並推動國家主導的中共國發展模式。”

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廳之外,中共國駐日內瓦代表團正在進行一場咄咄逼人的行動,以恐嚇那些膽敢發表反黨言論的異議人士。中共盡其所能阻止人權倡導者離開中共國,但是成功到達日內瓦的人卻被視為從未離開過中共國。維權人士被中共外交官反對的聲音所淹沒,他們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的大廳周圍被拍照和追踪,並遭到來自由北京支持的由“政府組織的民間組織”的工作人員的騷擾。

所有這些(哄騙,外交手段和恐嚇行為)都讓北京在日內瓦佔據了上風。儘管美國已於2018年退出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但它仍繼續參與其部分職能,並繼續在審議過程中批評中共國。

如果華盛頓仍然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的話,華盛頓可能對會議結果有更大的影響力。但是,中共國對非西方國家的影響力是如此之大,以至於美國的反對意見都無法有效地削弱北京在聯合國的影響力。允許中共代表團主持會議的條件是結構性的。像喬·拜登所承諾的那樣,如果美國無條件地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話,美國將繼續使該機構的程序合法化,該機構一貫且故意地忽略了生活在世界許多獨裁統治下的人民的困境。

留在理事會中的自由民主國家就是這麼做的,週一,這個由獨裁政府所統治的人權組織的鬧劇將繼續上演。如果沒有美國為首的協調推動改革人權理事會,或沒有構建一個更好的替代方案,中共重新定義人權並利用國際組織實現其獨裁目的的企圖將繼續有增無減。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點擊Spark Adob​​e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0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