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已經開始:以共滅共中共官員落馬記事簿之二十一

涉江綿恒?上海73歲的佘寶慶被判16年

編輯:雅典娜之矛

2020年9月30日落馬記事簿繼續增量進行中。明天就是全球滅共遊行的日子。所有的陽光都會為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們照亮天地!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墻國已經面臨內外交困的四面楚歌,來日無多。隨著這近日“硬盤”事件助力,其內部黨派鬥爭慘烈模式也開啟了世界滅共速度。每個落馬都是內鬥慘烈的犧牲品。據悉這位73歲的佘寶慶屬於上海系江綿恒派系。高齡被判處16年,估計余生牢獄度過了。這也反映出來內部派系鬥爭慘烈,加速繼續!
隨著世界的覺醒和群起而攻之的態勢,大家越來越覺得,某日醒來CCP倒臺了那壹天很近了!大家越來越相信:CCP妳完了!

每天好消息越來越密集!在前臺的路德先生直播每日解析都是重磅推出,各地戰友們都開啟了快樂音樂滅共時光!隨著音樂狂潮帶來的新文化運動也風生水起!今日又有新歌來襲,八月十五前夜惹人註目,媽媽的呼喚,帶來無盡淚眼婆娑,對母愛的思念無邊!願所有的母親天國保佑孩子們的眼淚和呼喊得到回應!今天又是個牽動億萬人心的日子!

世界推動加速以共滅共力度持續加大,壹切盡在加速中!壹切都已經開始!九月月末到來之際,收獲的秋天也不遠了,落馬個個相續不停!落馬不分先後,善惡終有因果!為了維護世界的安全和正義,全世界壹起來消滅CCP!全球滅賊行動也在有序進行中!爆料革命啟動的新史冊繼續接力創造中……

2020年9月30日落馬記事簿繼續加碼!以共滅共記事簿繼續開工:

72歲落馬的省管幹部,被判了16年今年73歲的佘寶慶被判了。
9月27日,已退休13年、年屆73歲的前上海儀電控股集團公司(簡稱“上海儀電”)副董事長佘寶慶因多起罪名被判處有期徒刑16年。有知情人曾透露,上海儀電實際由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控制。
9月27日上午,佘寶慶等人貪汙,挪用公款,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壹案宣判。佘寶慶因貪汙罪,挪用公款罪,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罪判處有期徒刑16年,罰款83萬元人民幣(下同);上海金陵股份有限公司前總會計師葛更祺、上海金陵股份有限公司前總經理徐偉梧均以貪汙罪、挪用公款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14年、13年3個月,均罰款40萬元。

退休12年、72歲被查佘寶慶被查,是在1年前。
2019年5月22日,上海市紀委監委發布消息,原上海儀電控股集團公司副董事長佘寶慶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佘寶慶被查時,上海市委巡視組正在儀電集團進行巡視。
2019年4月25日至6月25日,上海市委巡視組對上海儀電(集團)有限公司進行了巡視。
巡視組反饋稱,該集團問題不少,包括落實“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要求不夠堅決,政績觀有偏差;全面從嚴治黨責任落實不夠有力,黨委落實主體責任不夠到位,紀委監督執紀存在寬松軟,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時有發生,部分重點領域、關鍵環節風險管控缺失等。
佘寶慶被查時,已經72歲了;此外,佘寶慶是在退休12年之後被查的,這兩個情況都並不常見。


佘寶慶,男,1947年6月出生,漢族,安徽休寧人,中共黨員,在職教育大專。

官方資料顯示,1972年1月,25歲的佘寶慶到了上海新建塑料廠工作,1975年6月至197
7年7月,他在黃浦區手工業局七·二壹大學任教。

1977年7月,30歲的佘寶慶成為上海金陵無線電廠生產科黨支部書記,1年後(1978年10月)任上海金陵無線電廠副廠長,5年後升任廠長。

1996年7月,佘寶慶履新上海儀電控股集團公司副總裁,4年後(2000年3月)任上海儀電控股集團公司副董事長、上海金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至2007年11月)。

近些年來,像佘寶慶這樣已經70多歲才被查的並不常見,但佘寶慶也不是孤例。

比如2019年1月,江蘇省常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原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顧黑郎被查,他也是1947年出生,落馬時也是72歲。

“暗度陳倉行貪腐”

雖然都是72歲被查的,但是佘寶慶和顧黑郎所涉問題並不相同。

2019年3月,處級官員顧黑郎被公訴。

檢方指控,從2000年至2004年,顧黑郎利用擔任常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的職務便利,在取得土地使用權、企業改制等事項上為他人提供幫助,非法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數額特別巨大,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顧黑郎所涉問題主要是受賄罪,而且是在退休前的幾年受賄。

而佘寶慶呢?

2019年6月17日,佘寶慶被開除黨籍,按規定取消其退休待遇。紀委方面直陳,佘寶慶“把國企改革視為個人發財的絕佳機會,明修棧道搞改制,暗度陳倉行貪腐”。

此外,他還從壹開始就有預謀地通過隱匿資產、侵吞款項等手段,貪汙巨額國有和集體資產,挪用巨額公款,並通過串供、銷毀財務賬冊等行為對抗組織審查;無視組織紀律和原則,嚴重違背“三重壹大”等制度要求;違規投資入股多家關聯企業,冒集體企業之名,頂國有企業光環,行個人低價獲得優質資源之實。

被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點名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註意到,佘寶慶、顧黑郎還曾被中央紀委官網點名批評。

2019年6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網發布了《廉潔不過關 離職難“平安”》的文章。

文中提到,辭職或退休並不等於進入“保險箱”,無論是任期“踩線”,還是離任後違紀違法,壹旦底線失守,任何人都逃不脫黨紀國法的嚴懲,因腐敗欠下的賬終究要還。

“事實證明,離職不代表‘成功上岸’,‘帶病’幹部若妄圖把離職當作‘擋箭牌’,為自己的違紀違法行為‘打掩護’,逃避監督和查處,註定是‘躲得了初壹、躲不了十五’,犯下的錯必將被追根溯源、壹查到底。”

退休後的10年都沒收手

這次法院又透露了佘寶慶問題的更多細節。

上海市壹中院查明,佘寶慶有三罪,即貪汙罪,挪用公款罪,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罪。

在貪汙罪方面,2004年至2017年間,佘寶慶夥同被告人葛更祺(金陵股份原總會計師)、徐偉梧(金陵股份原總經理)及仲宗堯(另案處理),分別利用經營管理上海金陵股份有限公司及下屬集體企業上海金陵集體基金合作聯社、上海同裕創業商貿聯社等職務上的便利,侵吞上述三家單位公款。

其中,佘寶慶、葛更祺參與貪汙人民幣1649萬余元,徐偉梧參與貪汙1272萬余元。

佘寶慶是在2007年退休的,也就是說,他退休後,壹直沒有收手。

同時,在挪用公款方面,2004年1月至3月,佘寶慶、葛更祺、徐偉梧及仲宗堯共同挪用上述三家單位公款共計2025萬元,用於個人購買股權。

在落馬高管中,“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罪”並不常見。

刑法規定,隱匿或者故意銷毀依法應當保存的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情節嚴重的,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

2014年,佘寶慶為掩蓋上述貪汙、挪用公款事實,指使並夥同他人將保存於上海市福州路666號金陵海欣大廈的上海高舜企業發展有限公司歷年財務賬冊轉移後予以隱匿、銷毀。

今天,葛更祺、徐偉梧和佘寶慶壹起站在了法庭上。

葛更祺、徐偉梧因貪汙罪、挪用公款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14年、13年3個月,均並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

來源:北京青年報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6

9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