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控制媒體輸出精神病毒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金融組 三票先生

        中共起家的時候,深深知道媒體的作用,當初蔣介石之所以被打敗,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在蔣的治下媒體還有自由,被中共鑽了空子,所以中共竊國後,尤其是反右以後就完全控制了媒體。用中共的話說就是“媒體是黨的喉舌”,“黨媒姓黨”。

        中共的各類媒體,包括報紙,電視,電台,雜誌,圖書出版,影視音像,互聯網等,均需要黨的部門審查後才能設立,各媒體機構均需要設立黨組織為最高領導機構,負責內容審查的總編輯均需要中共黨員擔任,各類記者每年需要年檢獲得從業資格,無論是否黨員均需要上“學習強國APP”學習黨和習近平的思想,在線一定時間並答題合格後方可通過年檢。中共有幾乎是全球最嚴厲的媒體審查制度,媒體稍有不慎,輕則記者編輯遭到開除整肅,嚴重的就吊銷媒體,抓捕記者編輯。 8964期間著名的上海媒體《世界經濟導報》因發表紀念胡耀邦的文章,報紙被停辦,著名媒體人總編輯欽本立遭整肅病危,臨終前在病榻上被中共當面宣布開除黨籍。 2004年《南方都市報》總編程益中因為發表收容制度的文章被抓捕關押五個多月之久。最近發生的湖南記者陳杰人因為批評政府被判刑15年! 《炎黃春秋》是一批中共老幹部創辦的政治性媒體,因為經常發表與黨的主旋律不一致的文章,在習近平當政的2016年被停刊,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該雜誌曾經得到過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的大力支持和保護,習仲勳還曾為該刊題詞。

        上世紀九十年代,互聯網傳到了中國,中國第一代網民能夠從互聯網直接了解外面的世界,一下子開闊了眼界。可是好景不長,中共從1998年開始花費巨資研製並設立網絡防火牆,此後每年持續投入巨資對軟硬件升級和更新。這個牆阻隔了每個中國人與外界的信息聯繫,人民不能自由地接受外面的信息,任由中共斷章取義歪曲事實,選擇性地釋放符合黨思想的信息。可憐中國人用自己納稅​​的錢讓中共建造防火牆,來蒙住自己的眼睛堵住自己的耳朵。

        最近十年隨著電腦和智能手機的迅速發展,互聯網成了超越傳統媒體的主要媒體,微博微信等成了人們主要的接受和交流信息的工具,中共也實時加強對網絡的管控,主要措施有:

        1、網絡實名制。所有手機號碼都需要本人親自用身份證實名申請,在互聯網上開設郵箱、賬號等都需要用手機實名驗證。這樣如果網絡上出現不符合黨思想的信息,就可以找到是誰發出的。

        2、敏感詞過濾。對有些中共禁止的行為,如游行、示威、罷工等,網絡上只要出現這樣的詞彙,就自動過濾攔截,這樣的詞叫敏感詞。這種管控鬧出了不少笑話,網絡戲稱習近平為包子,於是包子成了敏感詞,你要是發個微信給家裡說你要吃包子,是發不出去的,必須用漢語拼音或肉饅頭代替。有人發感概“每一個這樣的夜,總會做夢“,結果發不出去,仔細一看,原來”夜總會“是敏感詞。為了避開敏感詞,中國網名想出了各種辦法,用同音字代替,比如用”捂汗“代替”武漢“,”並讀“代替”病毒“,”穿浦“代替”川普“ 。這種漢語言文字的創新成了互聯網敏感詞時代的一大奇觀。

        3、人工過濾刪帖。有些新發生的敏感事件,來不及自動設立敏感詞過濾,就需要人工過濾刪除。每個網絡媒體都會招聘眾多的網絡管理員,用來監控互聯網的信息內容、刪帖。由於中共敏感事件和敏感人物眾多,網絡管理員的數量和開支是非常龐大的。

        4、封號封群。如果你的言論出現敏感詞達到一定次數,或者敏感程度達到一定級別,網絡平台就可以直接取消你的賬號,這叫封號。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某個群,那就封群。網絡戲稱如何證明你是一個正直的人,你回答“我被微信(微博)封過號”就可以了 。筆者就曾經因為轉發彭斯副總統哈德遜演講而被永久封號。封號後你不能和別人聯絡,但你可以看到別人發的朋友圈,你在的微信群別人的言論你依然能看到,只是你無法和他們交流。電影《人鬼情未了》上描寫人死了但靈魂還在飄著,在看著你的親人,只是你不能和他們交流。筆者被封號後的感覺就是如此,不能表達思想不能和別人交流,就和死去一樣。

        5、法律處理。如果你的言論嚴重違反了黨的規定,比如你號召上街集會遊行或者罷工,網絡平台會報警,直接把你的信息通知警察,警察就會通過你的實名證件找到你,輕者對你誡勉談話,網絡戲稱 “被喝茶” ,嚴重的就會拘留甚至逮捕坐牢。

        記者無國界組織每年公佈世界180多個國家新聞自由度排名,中共國基本上排名都在倒數前三位,和朝鮮、土庫曼斯坦、厄立特里亞這幾個國家一起墊底。

        中共為了引導網絡輿論,豢養了一大批網絡評論員。這些網評員有組織地在各類社交媒體上發布黨需要的言論用來引導大眾輿論,灌輸黨思想。當網絡出現對黨的統治不利的輿論時候,他們有時用人海戰術大量發布黨思想來淹沒不利輿論,有時發布容易引起關注的信息轉移大眾注意力,如明星出軌離婚等,有時發起一些容易引起爭議的話題引起網絡爭論,如中醫、轉基因等,製造群體矛盾轉移注意力。這些網評員統一由中共提供經費,由於每發一條信息可以獲得五毛人民幣的報酬,這些人被戲稱為“五毛”(據說最近因為經濟蕭條,報酬已經降低到三毛)。中共的網評員數量龐大,早在2015年共青團中央就要求各省總共招攬1050萬網評員,其中高校400萬,僅廣州中山大學就有9000名學生加入了網評員。監獄裡的犯人也被發展為網評員,這些犯人不需要給報酬,可以節約很多經費,他們可以用發信息數量換得立功減刑的機會,所以他們特別賣力,你在網路上的辯論對手很可能就是一名囚犯。中共每年花費在網評員的費用有千億之巨!由此可見中共在管控網絡輿論方面是不計成本不惜代價的。

        中共還刻意培養網絡大V,或者收買已經成名的網絡大V來引導輿論。有些大V直接秉承中共的意志,煽動愛國民粹的思想,比如周小平、戴旭、胡錫進等,更有清華胡鞍鋼、人大金燦榮、復旦張維為和國防大學張召忠四大金剛。另一類大V平時可以不痛不癢地批評中共,說些空洞的民主自由思想,以此吸引受眾吸納粉絲,擴大影響力和公信力,但在關鍵時刻引導輿論,典型的有經常在美國之音接受采訪的章立凡、高瑜等。比如對於武漢疫情的來源,這些人眾口一詞地說這個病毒來源於自然界而不是實驗室,眾多粉絲會受到影響。這些人隱藏很深,破壞力巨大。

        中共還善於在網絡上故意散佈假消息製造混亂以假亂真。中共會指使五毛在網絡上發布明顯不合乎邏輯、或者明顯有漏洞的對黨不利的消息,然後指使其他五毛大量轉發 ,於是大家信以為真紛紛轉發。過幾天又指使另外一個五毛或者大V指出其中的漏洞或者不合乎邏輯的地方,然後官媒出來公開闢謠。這樣就使得公眾對各種消息分不清真假,轉發的人信用也受到打擊,等後面真的發生這樣的事大家反而不相信了,這叫 “假作真時真亦假” 。網絡上曾流傳石正麗帶資料叛逃西方的假消息,很多人紛紛轉發。但是石正麗本人隨後出來闢謠了,官方媒體也轉發。等後面真的叛逃者出現的時候,大家反而會將信將疑甚至不相信了,中共就達到了以假亂真的目的。

        需要引起全球驚醒的是,隨著中共經濟的迅猛發展,中共用掠奪全民和全世界的錢,將中共對媒體和輿論的控制擴展到全世界!中共將其稱之為大外宣,也就是郭文貴先生說的藍金黃的藍。中共滲透和控制全球媒體影響輿論的做法主要有:

        1、中共控制的企業成為該媒體的主要廣告客戶,或者直接提供巨額資助,這些企業有些是國企,比如國有銀行、電信企業,有些表面上是私營企業實際由中共或者中共的盜國賊控制,比如海航、華為、SOHO等。

        2、控制該媒體記者到中國採訪的簽證,或者控制其在中國採訪的限制。比如到西藏新疆等敏感地區的採訪,每年兩會後的記者招待會的出席或提問,安排對領導人的專訪等。今年就有三名《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因為該報發表對中共不利的文章被取消簽證。

        3、充分利用西方社會新聞自由的特點,以私營企業的名義直接在境外設立媒體機構,如香港的鳳凰衛視、抖音、ROOM。對一些小媒體直接收購,如博訊、明鏡、多維等,微信在海外也有運營,影響幾千萬海外華人。

        4、收買媒體的主要領導人,對其家族進行利益輸送。比如前VOA的台長阿曼達家族每年在大陸有幾十億人民幣的業務。

        5、收買媒體的母公司,比如迪斯尼收購了FOX,而迪斯尼在中國和香港有巨大的業務,貝佐斯收購了《華盛頓郵報》,而貝佐斯的亞馬遜在中國有很大業務,布隆伯格的《彭博社》更是成了中共的喉舌,與中共沆瀣一氣。

        6、對不配合的媒體進行打壓和圍剿,對其訂閱客戶和廣告客戶進行威脅恐嚇和收買,影響其訂閱量和廣告收入,逼其就範,否則就只能慘淡經營甚至破產倒閉。

        用以上邪惡的方法,中共成功地影響和控制西方的主要媒體,紐約時報、BBC、CNN、換台長之前的VOA、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金融時報、推特、油管等西方主流媒體和除了GNEWS之外的華文媒體,包括香港和台灣的主要媒體,都成了中共的代言人和幫兇。對郭先生的爆料,BBC撤稿,VOA斷播,推特和油管封殺。對郭先生爆出的海航問題、王健的被謀殺、這次中共病毒引發的真實疫情等,這些媒體幾乎隻字不提。在病毒起源這一影響人類命運的重大問題上這些媒體成了中共的傳聲筒,和中共沆瀣一氣欺騙世人。他們長期以來美化中共,為中共站台,嚴重影響和誤導西方世界對中共的認識和判斷。

        中共控制的西方媒体甚至影响了西方政治。这次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公布的拜登家族接受中共利益输送的腐败事件、国家情报总监公布的关于2016年大选奥巴马拜登政府伙同希拉里构陷川普的解密文件等对民主党不利的文件,主流媒体只字不提,纽时反而炒作川普的税务记录这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更有甚者,FOX主持人华莱士在美国收场总统竞选辩论中,公然明显偏袒拜登。

        中共還豢養了一大批網絡黑客和水軍影響西方世界的輿情。網絡黑客從世界不同地方攻擊西方的網站,除了竊取各類情報外還影響輿情。郭先生的直播就多次因遭受中共黑客攻擊而中斷,哈德遜研究所、為郭先生服務的律師事務所的網站曾經被黑癱瘓。數量龐大的網絡水軍在世界不同地方用不同語言,在各類社交媒體上散發海量的讚美中共或者符合中共利益的信息,誤導西方和海外華人,甚至影響西方的政局。韓國和台灣的大選、美國2018年的中期選舉等就受到中共水軍引發的網絡輿論的影響。本次美國大選,中共同樣會通過網絡水軍製造對川普不利的輿論。中共還會利用網絡水軍散步虛假消息轉移注意力,僅今年前四個月就發生了習近平生病、趙立堅叛逃、金正恩病危和石正麗叛逃四個假消息,就是為了轉移大眾和政治家對武漢病毒來源的注意力。

        中共同樣在西方社會培養和收買媒體大V來影響和引導海外的輿論。中共利用對VOA這個平台的控制,捧紅了章立凡、何清漣程曉農夫婦、龔小夏等這樣的偽類,對中共小罵大幫忙。給明鏡投資,故意給明鏡的何頻餵料,培養他成為媒體大V,關鍵時刻引導輿論,為中共站台說話,比如污衊郭文貴先生為騙子、不可信、是紅通犯等。還有一類象文昭、江峰這樣更隱蔽的自媒體大V,他90%的話都是真的,不痛不癢的反共,吸引無數粉絲,但就在那10%的關鍵問題上,要么轉移話題,要么隻字不提,要么按中共的意圖誤導輿論,比如混淆中共、中國、中國人之間的本質區別。

        中共不僅注重對西方媒體的控制,還注重對西方智庫、大學和好萊塢等能夠影響輿情和言論的機構的滲透。中共通過表面上的私企實際上由中共或者盜國賊控制的企業給智庫和大學贊助來影響智庫的言論和行為。 2017年10月,著名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突然終止了郭文貴先生的演講,原因就是王岐山陳峰控制的海航和潘石屹張欣夫婦控制的SOHO是哈德遜的重要資助商。中共每年給哈佛大學數億美元的讚助,換取哈佛大學禁止反中共的思想和人士出現在哈佛的講台上。中共在海外眾多大學中自己出資設立孔子學院,名為普及儒家思想和漢語,實際是在傳播和普及黨文化。中共用中國巨大的市場吸引好萊塢,同時也用嚴格的電影審查制度逼迫好萊塢的導演按中共的意圖修改劇本或者裁剪內容。 《殭屍世界大戰》就刪掉了劇中的來自中國的病毒,《赤色黎明》後期利用數字技術將反派人物全部從中國人變為朝鮮人。而著名影星理查基爾主演的《紅色角落》涉及中國的司法腐敗和敏感的西藏問題,他因此被中共封殺並列入永久禁止入境的黑名單。

        最近十多年中共通過出口貿易和強制結匯,積累了大量美元財富,這些美元成了中共及其盜國賊家族的私產,他們拿著這些美元不計成本地對全球媒體進行藍金黃,輸出腐敗輸出黨思想黨病毒。他們最邪惡的地方在於,他們能巧妙地把握和充分誘發人性貪財好色保命的弱點,不知不覺地引誘你上鉤,等你發覺的時候為時已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只能聽任中共擺佈。現在黨思想的病毒就像武漢病毒一樣,已經通過他們控制的媒體在全世界散發,貽害全球。可憐我中國同胞,在牆內遭受黨思想蹂躪,好不容易翻牆了,或者到海外了,依舊落入黨思想的魔爪。值得慶幸的是,西方世界和國際社會已經逐步認識到中共媒體的危害,美國正在關閉抖音、微信、zoom等中共媒體和孔子學院,美國也要求大學上報和公佈接受外國(主要是針對中共)捐贈和讚助等資金的信息,而印度則直接關閉了幾百個中共的APP。放眼全球,唯有GNEWS、GTV,和班農先生的WARROOM,是完全脫離中共掌控的媒體,能曝光真相,揭示本質,不僅為華人也為世界人民擦亮眼睛,點燃智慧的光芒,唯真不破!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Tweets by Mos_Himalaya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