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六十八)滅賊行動之三:王丹百分之百就是六四學生的叛徒,天天給辦案組磕頭,帶着學生跪下來最早就是王丹

整理:文諤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7月25日,郭先生說:我看着王丹那孫子老不舒服了哎,那貨就是個騙子。那劉彥平不是說了嘛,王丹接的我,一進一出,王丹保護我來的。共產黨的安全部黨委書記,當年在天安門差點被幹掉,是王丹給送出去的。我壓根就不信這個貨。當時馬建副部長、張越,還有林強,包括那個許永耀安全部長,說過那王丹百分之百就是學生的叛徒。那王丹交代了多少人吶?那王丹天天給辦案組磕頭。我們只是要徵求什麼學校的學生基本權利,沒有任何滅共。帶着學生跪下來最早就是王丹。這個貨哪是什麼?他坐在那,就是對中國六四最大的侮辱。但是要跟我們很多戰友比呀,你別說,那比你做的多,你還真別說,這就是公平。

2017年9月4日
胡錦濤書記和他妻子劉永清女士沒敢大聲說過話。跟他的祕書吳鳳玲,軍事祕書陳士舉,辦公室主任令計劃還有警衛爲王福慶,啥時候敢說過話呀?說話都到院裏面說去,散着步說,咬耳朵說,誰有安全感?沒有人有安全感。這就是我們今天,我們大家要追求的,讓我們活得有尊嚴活得更快樂活得更安全。鮑老發出這個推,讓我感觸萬千。鮑老作爲當年最最有影響力的人物,當時我在天安門的時候我是5月幾號的時候,跟河南的一個四合院的朋友。他大肆給我講,鮑彤老人家整個如何如何。說到這個我要講王丹,這個劉彥平書記,他進天安門廣場三進三出,誰送出來的呢?是王丹給送出來的。下一片的音頻當中可以聽到很有意思有吾爾開希還有王丹,六四的真相,他親口給我講的。鮑彤老人家當時是我的偶像,太了不起了。我覺得這次爆料當中最大的回報之一是讓我通過爆料和鮑老他老人家聯繫上,高瑜女士這樣人聯繫上了。讓這些人通過我們的神交,精神交往,和爆料爆交,爆料的交往讓我們成了知己。每次他老人家短短几個字,發出了這個推我都是興奮,渾身熱起雞皮疙瘩。

2017年9月10日
到令計劃說到薄熙來我無意思評價人家,他當然他就說的是,而且這個案子劉彥平是重要的案子辦案人,包括講到王丹啊張悅啊,包括講到李東生啊徐才厚啊,包括講到很多這些案子,他都是知情人。他是參與辦案人,他是有資格說這個話的。劉彥平這個人,從個人角度,我非常非常尊敬他,非常非常的喜歡他。他是黨內少有的一個老實人,是個好人。這人不害人。他這個人就是完全被政治洗腦了的,他沒有判斷能力。你不能說他水平不行,他完全沒有這個判斷能力。而且你看他從過去64的時候,王丹三進三出送他出去說的話。他當年就是典型的共產黨,被洗腦了,被欺騙了的共產黨,嚴格講也是玩具,工具。對這個人我是絕對喜歡尊敬的,我放出他的語音時,實在是迫於無奈,我非常不舒服。所以這中間有很多剪輯,有很多他說的一些,對他個人有重大傷害的話我全都刪掉了。有些話你們也別聽,聽完,你回憶真的會得精神病的。那個齷齪的話我都沒有說,很多關於大領導的縣領導的一些,你們沒發想。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有這個女的被他們虐待成什麼樣子。那換你說了之後,咱們女同志回家以後都不敢洗澡了這太可怕了。所以說我只選擇性的一部分。但接下來的這爆料呢,我希望我整個都放完以後,你們來研究中國的政治形態和狀態的時候。

2018年4月19日
張越是林強扶持起來的兵,但是他們本質不一樣。林強骨子裏就絕對是個民主、民運人士,張越很不得民主民運都跑出去。從這點看,馬建副部長他輕易不說太多,但他希望海外民運能出個大人物,期望值很高。我認識的這些人沒有一個恨民運人士,害民運人士,我從沒見過。包括他們講起每個人都有自豪之處,但是他們有些評價,我確實不好說。對小平的評價,認爲他很執着,有點傻,是反共民主自由人士。對魏京生的評價太多了,他臨離開的時候給林強,張越先生說“走了,我去喫牛排去了”。這句話呢,林強經常說。張越、馬建,我們一起喫飯的時候經常講。說魏京生先生吃了很多苦,很執着,但是有更多其他方面,方勵之啊,萬潤南啊,王丹,吾爾開希,王軍濤先生啊,這些人說的很多。因爲他們過去到現在都有個規矩,你管的人,即使你到了河北,到了哪,這個人的檔案,你還是可以管,可以帶的,這是黨內權利。我就看過龔小夏女士的檔案和情況,怎麼評價,怎麼看你,都有。新領導都會問老領導,比如說龔小夏、魏京生,你怎麼看啊。就在那講一陣,有時候是過去的觀點,有時候觀點就不同了。但是張越先生,我發自內心的說,如果他不被抓起來,他在關鍵時候就是方先生所說的那個水珠子,蒸發了,騰雲駕霧。會幫助追求法治民主自由的人士,一定是的,而且此人非常仗義。沒有官不貪的,相對而言,他不貪。他跟我最大的交易,兩瓶紅酒,文貴我跟你說,我不差錢,我想要錢一句話,我要錢幹嘛呀,喫的,喝的,沒什麼,咱是哥們兒,就是交心。我對張越先生非常非常尊重,這個人,有想法,愛學習,愛游泳,很健康,很直接,對法治、民主自由他是很有觀點的。你比如說河北那年大着火,他去救火的時候,旁邊是導彈的山。最後一分鐘的時候,他說你們都撤,我留下來指揮,要是炸了的話,幾十公里就炸平了。他把火救下來了,當時的河北書記是陳權國,抱住他說,張越老弟謝謝你了,我一定想辦法要讓你當上河北省委副書記。張越跟我說這個事的時候他說:“丫挺的,他抱我,感謝我,我沒感覺,說這句話傷我心了。”我說什麼意思啊?“我拿着命要去當你這個省委副書記嗎,他們想我們這種人就是想當官。”他說“我就想少死幾個,能把我救了就完了。他應該問,怎麼可能讓那個埋着導彈的山着這麼大的火,而且沒人來?這書記當的什麼呀。”陳權國跟他關係特別好的,但他大罵他。張越本質上是心中有老百姓的,是有正義的,這點毋庸置疑。
另外一次特別有意思,海外亞洲戰略協會的外國人,是我朋友。我安排他和馬建,張越見面。談西藏問題,管西藏局的局長當時也參與了。他說起西藏特別的難聽,張越那時還在610辦公室,說話比較粗,急了。直接就啪一拍桌子,你丫挺能不能閉嘴啊,西藏有那麼壞嗎,說的是事實嗎,當着外國人的面,別瞪着眼說。又不在黨委開會,你丫挺的撒謊撒習慣了。這哥們個嚇傻了,張越不好意思啊,我說錯了,我告訴你,老闆(周永康)昨天跟我喫飯說看了你們對西藏的報告,說這些人爲了在西藏問題上領取更多的經費,爲了自己升官,跟甘肅廳一起造假案,辦假案,把西藏說的這麼不堪,這幫人都壞了良心了。他說是周永康罵了這些話,這事我在現場啊,你看今天你說這話是事實嗎,然後說喇嘛看黃色錄像,經詩弄錢的事。他說有,但不是你說那個樣。張越這個人,他還是有正義感,有本質的。而且張越最關鍵的是和傅政華磕,從頭到尾看不慣傅,傅見了當官的就給人繫鞋帶啊,然後撣撣褲子上的塵啊,給領導倒水啊,鞠躬,貓腰啊,他不是那種人,看不慣。領導說起海外民主民運的時候,張越就說人家魏京生,不行,但人家幹了一輩子咱得佩服人家。共產黨有幾個魏京生啊,然後說某某民運領袖是同性戀,人家同性戀是人家的選擇,咱黨內沒有嗎。他敢說這個話,所以我覺得張越這個人品是非常好的,有正義感,也有江湖習氣。因此在黨內,盜國賊容不下他,把他滅了,謝謝。

2019年5月25日
你說人家那王丹人家就搞六四,你管人家乾嘛了,他說王丹不攻擊咱了,咱就不攻擊他,對吧?他們在日本就搞騙騙去唄,啊,跟咱啥關係啊,咱就滅共不要忘了核心目標,沒事兒別找事兒,別得罪人。

2019年6月13日
然後你再看到這個警察,現在大家知道了,在香港的警察沒警徽,沒有編號,不說話,穿著香港的警服。大家想想擱六四,當時在天安門上有多少的便衣,拎著塑料袋子,那時叫做網兜似的,叫什麼,尼龍袋,還有塑料袋,到處轉悠。就像劉彥平裝公安大員,現在的安全部的紀委書記,在我紐約家說的一樣,我當時就在天安門吶,我三進三出啊,其中有一次,是民運領袖王丹把我送出來的,王丹把他送出去的啊。所以說,我放王丹出去,對吧。大家看到了,如出一轍。當時劉彥平是扮成清潔工進去的,然後再代表領導進去的。你去想想三十年後,如出一轍,又是這些人混進去了。第二步是什麼,給你商量,沒事兒啥都好商量,你鬆懈下來了,疲勞戰。第三步是什麼,有人故意製造暴動,然後定義有暴動,而且是流氓土匪。在這個時候,大家就會看到,這就不是所謂的現在抗議的問題啦,你已經是由美國CIA和極少數的海外組織,咱就是說Steve Bannon和郭文貴嘛,我們爆料革命嘛,要在背後操縱的。然後就變成了暴力革命,然後接著給你蓋高帽子,然後可能還死兩個人,這人就死的,也是幾個小子乾的,然後在各個官方樓下佈下了重兵,這已經不是木馬了,不是木馬進城了,這已經進城了。

2020年7月25日
還有就是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真能讓中國人團結在一起,讓中國人意識到,這是中國人可能最後一個讓自己活得有尊嚴、讓自己安全、讓自己得到尊重,讓自己的爹媽、子孫有個基本的、文明的生活方式和國家體制太難了。我們可悲的事情,一個十四億的中國,就我們這爆料革命在爲中國人吶喊。最後所有人揚起臉往上看着,不是上帝也不是佛祖,是誰呀?是美國國務卿。仰人鼻息呀。等待着人家說要滅掉威脅我們家人安全,強姦、輪姦我們家人同胞,殺害香港這些孩子的這些共產黨魔鬼。我們要等美國人發聲,然後我們中國人以坐在旁邊那個席上爲感到自豪,啊,我被邀請坐在這兒了,這是我人生最最什麼什麼什麼。這個民族已經到了什麼程度了?這是太監,整個民族太監精神的最具體的體現。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有多少戰友能看到這一點呢?如果中國人這個民族的精神都不能獨立,要靠人家美國的國務卿祈求上天保佑中國人和美國人,給我們蹭點飯喫。這魚都高興都想跳上來,它聽着好像是合理呀。大家想過這深刻的問題嗎?這麼多戰友給我發信息,你給我發信息的戰友我請問你,你對美國人很生氣,你對那天很生氣,什麼魏京生啊、王丹站在那兒。人家王丹和魏京生爲啥不能站在那兒呢?最起碼王丹、魏京生比你做的多。如果跟你們很多人比,那魏京生、王丹坐在那兒,公平講那就是應該的。那畢竟王丹、魏京生爲中國的民主事業,真的假的也喊了幾十年了。特別是那魏京生是不是?魏京生先生那也是,雖然當時是處理他的事情是我的那個CEO——原國安部局長林強,還有張越。所有的民主、民運包括所有的人,都是仨人處理的,馬健副部長、當時的張越,北京市國保局局長、國保處處長。包括陳小平這些人、魏京生先生、王丹全部都是當時的林強,還有那個跟我來談話的劉彥平。所以說我對這些太瞭解了。那不管怎麼着,他們也進監獄了、失去自由了。最後人家魏京生再見的時候說,“哎,林強、林局啊,我去美國去喫牛排了啊。”這是林強告訴我的,是吧?還經常給他拿煙抽,對不對?那人家畢竟是爲中國喊了幾十年了,憑啥不能站在那?但這跟那狗屁趙巖這幫孫子是啥關係?他是蹭人家魏京生,他是蹭人家王丹。我最起碼我希望我們的戰友,你們不要攻擊王丹和魏京生先生,你攻擊他幹嘛?你有本事你去攻擊共產黨去。我看着王丹那孫子老不舒服了哎,那貨就是個騙子。那劉彥平不是說了嘛,王丹接的我,一進一出,王丹保護我來的。共產黨的安全部黨委書記,當年在天安門差點被幹掉,是王丹給送出去的。我壓根就不信這個貨。當時馬建副部長、張越,還有林強,包括那個許永耀安全部長,說過那王丹百分之百就是學生的叛徒。那王丹交代了多少人吶?那王丹天天給辦案組磕頭。我們只是要徵求什麼學校的學生基本權利,沒有任何滅共。帶着學生跪下來最早就是王丹。這個貨那是什麼?他坐在那,就是對中國六四最大的侮辱。但是要跟我們很多戰友比呀,你別說,那比你做的多,你還真別說,這就是公平。
美國人也不傻,讓他站在那幹啥呀,坐在那幹嘛去?你覺得這件事情給美國加分嗎?任何國內真心想滅共的,一看王丹坐那了,魏京生先生坐那了。說這,你就玩了。我那天,我給他們說,你們這一天最丟分的就是這個。你讓中國人說,你把共產黨推走了,讓他來管我們是吧,領導我們?算了吧,還讓共產黨在這吧,還不如王岐山呢。王岐山一根肛毛都比他聰明。而且我聽說王丹也是支持王岐山的。是吧?這個基本的邏輯嘛。他們去了以後,第一個,永遠不可能他成爲中國人的領導。領導中國人的是誰呀?任何一個下屆政府新政府官員,一定是人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啥魏京生、王丹什麼什麼這個那個的,什麼火雞龔,你愛哪玩哪玩去,這不可能的。人民一人一票,誰都甭想再代表中國人。你不信就試試,你看看去代表代表試試去。美國人也不能指定代表人,你不信美國人試試,美國人也會遭受痛擊。可能嗎?中國人必須是民主選出來的,一人一票選出來的。你擔心啥呀戰友們,你擔心啥子嘛,你擔心啥子嘛?你壓根就不相信新中國聯邦說的一人一票選舉。一切都要開始於一人一票的選舉,你擔心啥子嘛,對不對呀?然後,中國必須有一個人民選出的政府和人民參與的中國憲法。那你說你擔心啥子嘛,對不對呀?有什麼擔心嘛?那麼中國的政府和中國的憲法,是人民來決定的,不是美國國務卿。你擔心啥子嘛,對不對呀?所以說,你這些不舒服,心中的魔和那種對於物、名、利的在乎,已經讓你完全,說實在話,暴露了共產黨的病毒多深啊。你以爲給我發信息,文貴我不舒服。你讓我更不舒服。你幹嘛在乎這事呀?共產黨在那,咱都是狗屁不是,甚至隨時都可能成爲被火燒掉的屍體,爛肉一個。只要共產黨在,咱全是輸家。共產黨不在了,你什麼都是贏家,你有無限的可能。就這麼簡單的道理。你幹嘛你說,你費這個精神,你不高興,你睡不着,你生氣。好像是對文貴親,對文貴近似的,你讓我很不舒服。我們的戰友就這素質嗎?我們的戰友就這層次嗎?這能滅共嗎?滅了共,中國人就會好嗎?中國人讓魏京生、王丹去領導去。那你就讓他領導去唄,你管啥。
我再重申一遍,爆料革命、郭文貴本人,永遠不會參與中國的政治。天誅地滅,如果要參與。那就是世界最大的騙子。我不但這次邀請,我不去參加,永遠都不會參加美國政府的任何官方的儀式,永遠都不會。我沒有任何興趣,站在那去。中國人當中,只有一個郭文貴,和全世界的皇帝、獨裁包括俄羅斯的普京,都是個人多年認識。歐洲的多國領導人,世界宗教領袖,我見的太多了,我從來沒有覺得誰重要過,從來沒有,我從來沒有。中國的這幾任活着的書記,我都見過,包括當年鄧小平,我很小就見過。我跟着我伯伯去鄧小平家去,還喫過飯,上他家去過最起碼兩三次。我都見過,我原來也沒說,也沒吹過牛,現在隨便說說吧,吹一下子吧,你當我做夢胡說八道,囈語吧。從來沒覺得誰多重要,都是正常人。誰洗澡的時候,都得脫了衣服洗,都光着屁股洗。誰每天都是三頓飯,誰家的孩子不是從屁眼拉出來的,都是從女人肚子生出來的,都是男女結合的產物。七情六慾、生死、病老、輪迴,無一人逃脫。文貴就是更早地看到這些真相,纔對這些東西看太透了。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當這些一系列的事情發生,什麼火雞龔,什麼郭寶勝啊,夏業良那個孫子、那個爛貨。我聽說夏業良哭的簡直不行啦,到處給人發信息,爲啥不讓我去啊?我是中國的民運領袖啊。然後大罵魏京生,他跟人家魏京生比,他給人家舔腚都不值,他給王丹舔腚他都不配。他什麼孫子,他是北大里面的一個,共產黨養的一個欺壓人民的精神打手,知識納粹,知識界的納粹。他到處罵人家魏京生,我聽這個美國朋友跟我說,夏業良到處罵魏京生,罵王丹,我是真正的領袖,到處發傳真,我要參加,快瘋了。現在欠我十萬塊錢、十萬美金還沒給,郭寶勝欠兩萬多還沒給。我現在不要,我一定不要要,不要找他。等到他一直拖,拖到 一定的時候,叫他另外一條罪給他加上,那就不是十萬、也不是二十萬了。這孫子有多爛,和郭寶勝,聽說連郭寶勝都想參加。你知道嗎?趙巖也想跟着去,你想想這是什麼會?這是什麼會啊?這是?龐氏騙局創意大會,要參加美國國務卿的歷史性演講,你不覺得荒唐嗎?聽說夏業良快崩潰了,火雞龔也是到處發信息要參加,簡直不行了,抓耳撓腮,聽說抓的滿身都是毛啊,一地火雞毛。你說這成啥?戰友們,如果咱們有什麼人,哐嘰往那一坐,新中國聯邦的,被邀請去了,你會覺得很舒服,我們被承認了,如果跟這些人站在一起的話,這我們就輸了。新中國聯邦只有一種可能,美國政府官員一對一地見,或者專門一個會議,見我們新中國聯邦,也就是官方承認性的,那我們要去,那我們是一定要去的。國會山、白宮、五角大樓、還有這個國務院,新聞界招待會、或者是跟我們見面,新中國聯邦的代表,是不是,然後派誰到那裏去,集體或者哪個代表新中國聯邦,被美國政府怎麼怎麼樣,一個認可,那是可以的。就這種,這叫什麼?這叫羣Party、羣party、人羣性的party,對不起了,我們沒興趣。就是蹭嘛,蹭嘛,蹭上了,蹭party咱也不去了。所以說,聽說夏業良要死要活的,推胸頓足。這回魏京生先生,這回出了個大氣,把這幫人,這幫孫子全給虐了一遍。王丹也很牛,也虐了一遍,是吧?馬上捐款、捐款,快拿錢、拿錢,飯盒都準備好了,從背後掏出來,和王丹同志,捐錢、捐錢啊。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爲什麼?戰友們,你們沒有注意到,一下子把所謂的民運派徹底撕裂了。這個民運派都是想當王的,你看看海外民運,大概有3000多個組織和名字。這三千個都是皇帝啊,都想把對方弄死啊,都想把對方打成共產黨。一看誰出人頭地,受不了了,你爲啥去?據我聽說,美國國務院炸了鍋了,所有海外華人組織領袖,除了梁冠軍之外,基本都要去了。我估計莊烈宏這孫子都要去,代表烏坎去,曾宏代表肛門黨,要代表去,但是我相信天津大驢臉不會去。對不起,不掛天津啊,大驢臉,她是不想去,丟人,拿不出手。咱們得娛樂一下哈。所以說兄弟姐妹們,你想到接下來,你知道這個夏業良、郭寶勝、還有什麼吳建民這孫子,公鴨嗓子,還有什麼胡平,聽說胡平也快自殺了,快自宮了。胡平啊,這些人火雞龔啊,那得掐得多厲害啊,還有我不能說的幾個幫派啊。中國人別的本事沒有啊,這種內鬥的本事天下第一。這叫做桶蛇,桶蛇文化,放在一桶裏邊的蛇,互相咬,互相喫。戰友們,你們說在乎這個,這是今天我直播當中,相當相當要跟大家說說的觀點,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不要再發生。

2020年7月27日
我告訴大家,今天是新中國聯邦最重要的一天,新中國聯邦是第一次被邀請進入國家級討論,在川普酒店千人會議廳,美國的常委正式承認新中國聯邦。就這麼嚴重,就這麼認真,就這麼厲害,就這麼讓你措手不及,就這麼讓你舒服得受不了!你不感動、不激動?那你不正常。我今天好多次各種信息,我真的得控制我的心臟,都有點受不了了,太多好消息了。那會我得找找王丹呢?那屋裏有沒有王丹呢?在哪呢王丹?八輩子不會請到他到那去的,放心。而且那天鏡頭還找不着王丹,那能找到王丹嗎?咱們人直接就是主角,班農先生主持、美國常委到場,新中國聯邦、喊的我們的口號、用的我們的語言,直接就是中共病毒。馬上上空軍一號,說“對不起了,路德,我不能接受你的採訪了,我要上空軍一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99

9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