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如何成為另一個沉默的中共國城市?

新聞來源:HKFP《香港自由新聞》;作者:Douglas Kong;發佈時間:2020年9月22日

翻譯/簡評:Victory;校對:1818;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共匪所謂《國安法》簡直是對“法律“二字的侮辱。在共匪眼中,法律只是它們維護統治,奴役人民的工具,它們從來都認為自己才是王法。香港之所以是東方之珠,亞洲金融中心,就是因其獨立於行政管理的法律體系。如今在共匪鐵蹄之下,香港法治已蕩然無存。共匪不滅,香港必將和中共國大陸其他城市毫無二致。

文中有一個細節:總加速師在2008年在香港建議港府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相互理解、相互支持“ 。看到這兒真讓人哭笑不得。三權分立如此天才的製度設計,初衷是要公權力分散,相互制衡監督。這是成就美國的製度基石之一。中共黨魁要求居然建議香港三權”相互理解支持“,這充分說明中共治理觀念之落後,與現代文明隔絕之深、之遠。

香港如何成為另一個沉默的中共國城市?

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國際)廣泛共識是香港作為中共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管理,依照被稱作《基本法》的區域小憲法實行高度自治。

中共國可能是個獨裁政權,但按照一國兩制的原則,香港可以在移交主權後保留其公民自由和生活方式,居民應繼續享有《基本法》保障的權利和自由。

照片:香港政府

現在所有這些問題都在受到質疑。在中共國將涵蓋範圍廣泛的《國家安全法》強加於香港之後,凌駕於香港的獨立法律體系、地方立法機構甚至《基本法》之上。

《國家安全法》規定的“分裂”、“顛覆”、“恐怖主義”和“勾結外國勢力”等主要罪行措辭含糊,缺乏明確界定。當局被授予巨大的權力,以打擊和迫害持不同政見者。侵犯《基本法》第二十七條所保障的公民自由,例如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和結社自由,是完全不合理的。

《國家安全法》的許多規定明顯侵犯了基本人權。除非法院有足夠理由准予保釋,,否則該法律不符合《基本法》第八十七條及《香港人權法案》第十一條(一)所載的無罪推定及保釋推定。

《國家安全法》第四十三條賦予香港警方搜查場所、凍結資產、索取信息、攔截通訊和監視嫌犯的無限權力。根據第14條,任何人不得乾預新設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工作,其決定不接受司法審查。

攝影:Tom Grundy

一位中共官員將《國安法》描述為人們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根據法律,被定罪的人的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這一可怕武器當然不會置之不用。自6月30日生效以來,已有21人因新《國安法》被捕,包括一些著名的民主運動人士。

除了中共國官員的“承諾”,該法並未說明其條款是否具有追溯效力。一些法律專家告訴官方喉舌《環球時報》,《國安法》可能追溯到與反送中運動相關的案件,該運動在2019年6月聲勢變大。

香港的司法制度如何?香港的普通法體系會保護基本權利嗎?《基本法》的規定是:律政司負責管制檢控工作,不受任何干擾(第63條);法庭獨立行使司法權(第85條);保留陪審團審判的原則(第86條)。

但是,這些原則當然會妨礙“維護國家安全。”因此,根據《國家安全法》第18條,律政司在任命《國安法》案件檢察官之前,應徵求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同意。以國家安全的名義,法院也應更“有效”地處理這些案件。

律政司照片:香港政府

目前《國安法》規定首席執行官林鄭月娥任命法官前,可諮詢國家安全委員會(第四十四條),律政司司長可能在沒有陪審團的情況下直接審理《國安法》案件(第46條),並由首席行政長官而不是法院,決定一個行為是否涉及《國安法》和讓行為人承擔責任(第47條)。

有人可能對香港法院還是有信心的,因為《基本法》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所有的案件都有管轄權。”但是,注意《國安法》的“全面效力”,因為根據該法律,中共國駐香港的國家安全公署可以對中共國認為是“複雜”、“嚴重”和“緊急”的案件行使司法管轄權。

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根據第56條和第57條,中共國司法機構將接管,此人將根據中共國的法律由中共國法院審判。到目前為止,中共國存在嚴重缺陷的刑事司法體系沒有任何改變的跡象。劉曉波——一位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起草了民主宣言《零八憲章》,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入獄11年。

2008年,當習近平(當時還未成為中共國領導人)去香港時,他建議香港政府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相互理解、相互支持。通過進一步授權行政部門和破壞司法獨立,《國安法》似乎是香港邁向這種“權力合作”的重要和不可避免的一步。

林鄭月娥攝影:香港電台截屏

林鄭月娥聲稱香港的政治體制是行政主導的,在很多方面都是如此。受前殖民政府的啟發,1997年後的香港政治體制是中共國政府設計的,是過去以官僚為基礎的殖民統治模式的延續。

雖然有內在的製約和平衡,但這些機制其實很弱。香港立法會不是通常意義的立法機構,因為它不能提出自己的立法,只有一半的席位是直選產生的。由於大批反對派候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即使是本屆立法會也別無選擇,只能成為一個沒有實權的橡皮圖章。

在《國安法》通過之前,香港公民社會和司法部門的激進主義至少可以對行政部門施壓,要求其對公眾負責。但現在越來越清楚的是,中共國傾向於殖民式的治理,並將毫不猶豫地拔劍來對付異見人士。香港成為另一個沉默的中共國城市只是時間問題。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