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系列既是战舰也是方舟

新闻来源:ZeroHedge|作者:Charles Hugh Smith

评论、翻译:青椒文喜|审核:文璟

摘要: 我们为何要容忍一个腐败、剥削、精英主导的体制?因为我们别无选择?不,我们有G系列!

三年多前从文贵先生刚在社交媒体开始爆料,作为不明真相的韭菜,作者以为盗国贼的镰刀割着还不疼。渐渐地,在爆料革命的洗礼中,感觉到中共不仅要将我们这一代榨干嚼碎,还要让我们世代为奴、不得翻身;再后来,中共病毒大流行,越来越多地观众成为灭共的战友,因为人们纷纷看到中共的恐怖主义已经盘根错节、蔓延全球。回头看,三年多前就文贵先生警告过,中共拥有邪恶的“潘多拉盒子”,而“人类的黑暗时代即将来临”……

临近10月,史诗般的正邪交锋逐一呈现。中共重组病毒的科学报告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民意发酵,各国对真相的渴望通过闫博士马不停蹄地受邀访谈可见一斑,紧接着美国商务部对抖音、微信的禁令就生效了。然而,中共的擀面杖子经济还在硬撑,汇率一度降至历史低位,希望以此挽回损失。可喜的是,几次“搂住”会议会议定下大局,川普先生和习总加速师在联大的发言,针锋相对却正邪相照。

随着刚刚Lou Dobbs的节目中,采访闫博士首次公开指出中共打得是生化战争,阻止瘟疫的办法就是推翻中共政权。自由世界的灭共抓手几乎已经一一集齐。诚然,在这场灭共战疫中,西方世界尽管相当比例的人们是被病毒真相所惊醒,但中共病毒肆虐横行的根本是中共用数十年时间对自由世界的渗透侵蚀。西方特别是美国既有的政治经济体系早已摇摇欲坠。班农先生几年前就断言“西方资本主义系统出现了大危机”。

近日在ZeroHedge网站刊登了自由撰稿人Charles Hugh Smith的文章《很明显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系统,不是吗?》(全文链接: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isnt-it-obvious-we-need-new-system)。文章结合Smith先生半世纪的工作经历,阐述了西方目前的经济体系被精英把持成为奴役普通人的工具,他建议用一套给平民上升通道的新体系。殊不知,这套系统的概念也同样被文贵先生所提出。更重要的是,G系列的是目前唯一从蓝图走向现实的经济社会新体系。这是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行动力的完美体现——G系列不仅是灭共战舰还是诺亚方舟!

全文摘译:

我们为什么要容忍这样一个腐败、不民主、剥削、精英主导的体制?因为我们别无选择?不,我们有。

很明显,我们需要一个不受集团公司、政府和中央银行控制的替代性经济体系,仅仅为了内部人士和精英阶层的利益?很明显,现在的系统已经让大多数参与者失望了,因此引起了无处不在的震动,例如:

1)被内部人士/精英们忽视,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操纵着现有的制度

2)被困在一个剥夺了向上(社会阶层)流动的经济体中

3)被国内和全球化的精英剥削、利用

4)对服务于集团/精英/既得利益者高于一切的自我成长的政治阶层感到厌恶和沮丧。

50年的工作经历让我亲身体验了经济如何从包容转变为榨取。我的工作范围很广,从农场工人到提供庭院服务,从接待员到建筑工地到媒体印刷(自由职业者),从金融服务(定量交易)到非营利教育,再到(无报酬)政治造势者,以及我目前被边缘化、不接地气的博客作者的身份(我的专长似乎遭到大科技垄断者暗箱操作式的禁止)。

我的同事马克杰夫托维奇解释了社会系统包容性或排他性的特征。由美联储为那些最贪婪、最富有、对社会没有用处的投机者纾困的体系,不仅是掠夺性的而且是剥削性的。逆转将变得微乎其微。(参见:https://outofthecave.io/articles/the-reversion-will-be-mean/)

榨取式的金融系统在危机中的本质是脆弱的,因为被套牢的大机构往往一有机会就弃船而去,而真实的经济会因为金融救助而越发脆弱。实际上,脆弱易碎的外壳不需要太多的冲击就能爆炸。(如果你想实时看到这个过程,看看你的周围。)

在1970年代,金融虽说是榨取式的,但它在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要小得多。然而当时金融业占经济的比重还不到5% ,但现在却占了整个经济的三分之一……美联储抱怨,必须一次又一次地拯救这个国家最贪婪的渣滓,继而吹起一个又一个的资产泡沫,否则这个混蛋就会倒下。

在过去的50年里,向上流动的阶梯已经断裂。现在做出所有的牺牲,遵循传统的脚本(获得大学文凭,等等)不会带来稳定的工作。现代经济的根本逻辑是,劳动力在经济中所占的份额正在永久性地下降劳动力价值正在自由落体,而这种状态被虚假的低通胀和其他诡计所掩盖。(见下图)

……人们觉得被忽视是因为他们被忽视了。人们觉得被困住了,因为他们被困住了。人们感到被剥离是因为他们被剥离了。人们对政治机构感到愤怒,因为他们不再生活在民主社会中。我们能诚实地改变现状,承认我们的制度是一个榨取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一切都是为了富人和有权势的人,而赢家拿走了最多的东西?……我们需要一个不是为了精英和内部人士的利益而运行的替代系统,这不是很明显吗!那么这样一个系统会是什么样子?

第一,它是自愿的/选择加入的。没有人会被迫参与。任何人需要带来的只是一种愿意成为有用的人,一种为社会做好事的意愿,而不是一群寄生的、掠夺成性的亿万富翁。

第二,它是自发组织的,意味着没有统治机构可以腐败。比特币是一个自组织系统的真实例子。顶层没有可能腐败的阴谋集团; 比特币是分布式和去中心化的。它是自我组织的,就像自然一样。

第三,系统的操作自动化,因此人类的偏见将很少有机会得到不劳而获的特权。请注意,与您交互的大多数系统都是完全自动化的。唯一的区别是,这些系统是秘密的“黑匣子” ,而现有的系统旨在为寡头服务,而不是为国家或社群服务。新体系只为业主服务,其中2/3的人都有机会进入0.1% 的顶层。

第四,新体系将拥有自己的货币,一种以唯一方式存在的加密货币:作为对有用的、有益的、造福社群的劳动力的支付。这种计算劳动力价值的加密货币的技术都已经在掌握之中。

我们为什么要容忍这样一个腐败、不民主、剥削、精英主导的体制?因为我们别无选择?不……我们确实可以选择。但我们必须接受这样的事实。如果不愿意做出任何系统性的改变,那么我们就真的被困住了——不是被他们(不管他们是谁)困住了,而是因为我们自己不愿意接受,如果我们想要拥有一个对所有人都有益的未来,系统性的改变现在是必要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