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以色列外交中窺視近期美國持續關注台灣

圖片來自:timeofisrael.com
左為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ldTrum),右為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

近期法國Slate Magazine署名文章,從川普政府與以色列的外交政策和活動,隱射出“外交承認之爭”的重要性,同時可以窺視出最近美國政府對台灣的外交活動的背後意義和重要性。文章中指出,承認國家之爭是地緣政治競爭的特殊領域之一。台灣和以色列明顯是作為獨立國家存在的,但是根據國際法對一個國家的最普遍定義是:它具有“與其他國家建交的能力”。因此,拒絕承認一個國家是否認國家政治合法性的一種方式。技術層面上說,儘管美國對台灣提供了強大的軍事支持,但美國仍“站在中共一邊”,(譯者:基於美蘇冷戰時期的政治需要考量)。雖然美國與台北並沒有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但這並未阻止美國促使其他小型國家與台灣保持聯繫。

文章中闡述了川普政府花費數月勸說穆斯林國家在美國大選前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係。其實從川普政府推進以色列獲得別國承認這一舉措以奇怪的方式映射了,美國是針對當前競爭對手中共正在進行的活動。同時,儘管上個月,台北領導人因羅馬教廷與北京政府就任命主教而達成的有爭議的協議而感到緊張,但梵蒂岡城仍然承認台灣。台灣本週確實獲得了一次罕見的外交勝利,得益於歐盟出面交涉以說服全球市長聯盟停止將台灣稱為中國的一部分。

對於超級大國而言,這些承認之爭是建立聯盟的一種形式,將盟友排在各自的地緣政治優先事項和世界觀之後。在美國此次案例中,承認以色列代表了對區域聯盟的支持以對抗伊朗。

作者在文中舉例說明小國的”外交承認”在游離於大國之間獲得利益的途徑:像基里巴斯和洪都拉斯這樣的國家事實上,可能對以色列或台灣的地位並不感興趣,但是承認國家是一種低成本,且同時可以討好那些投資巨大的超級大國-美國和中共的方式。顯然,阿聯酋和巴林已然衡量過:與這些國家長期對巴勒斯坦的扶持相比,和華盛頓保持穩固關係以及建立一個聯盟去對抗區域競爭對手伊朗確實更加緊迫。 (先進的武器交易也使其更有誘惑力。)蘇丹最大很訴求可能便是從美國國家恐怖主義贊助國家名單中移除,因為自90年代初烏薩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在此居住以來,蘇丹便已包括在此名單內。

俄羅斯總理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試圖進行一場代理權之爭,但並未大獲全勝,該運動正在進行中,一是為贏得俄羅斯對吞併克里米亞(Crimea)這一事件的國際承認,二是俄羅斯支持的阿布哈茲(abkhazia)飛地「飛地是一種人文地理概念,意指在某個地理區劃境內有一塊隸屬於他地的區域」和南奧塞梯飛地(South Ossetia)「這兩個地區都是蘇聯解體後留下的飛地」的獨立,以及在高加索地區獲得承認。關於是否承認俄羅斯和中共支持的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或美國支持的反對派領導人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作為委內瑞拉的合法領導人的持續國際分歧也起到了類似的作用。

承認之爭是冷戰期間的一項重要戰略戰術。從1911年辛亥革命到1979年,美國拒絕給予北京共產黨政府國際認可。儘管共產主義政權實際上掌控了整個中國大陸,但台灣政府還是在聯合國占據了中國席位。美國也正式承認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這三個波羅的海國家在整個冷戰期間都是作為獨立國家存在,儘管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它們一直處於前蘇聯控制之下。在這個超級大國間的衝突日益加劇的新時代,這一策略似乎一如既往地流行。

參考資料:

https://slate.com/news-and-politics/2020/09/israel-uae-bahrain-china-taiwan-recognition.html

翻譯報導:Hope.N

校對整理:瑞安平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