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社》曝光《美國參議院報告》拜登家族與中共的關系被油管突然終止節目

整撰:文錦
審核:Lori文噠

2020年首場美國總統辯論即將於美國時間9月29號晚9點到10點在俄亥俄州舉行。在距離辯論會開始前不到12小時,多個媒體已報道出拜登家族與中共之間的秘密交易。此消息的迅速曝光令所有人對即將參加辯論會的拜登表示質疑。《路德社》在油管的直播節目也因報道此事被突然終止。

據大紀元2020年09月29日報道, “如果妳不姓拜登,妳覺得妳還可能受聘為布裏斯瑪公司的董事嗎?”2019年10月12日,面對ABC記者的提問,亨特·拜登回答說:“我不知道。現在回頭看,可能不會。”“如果我不姓拜登,我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不會發生。”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是美國前副總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的次子,這些年來,他的生意版圖隨著其父的事業線展開,從華盛頓到烏克蘭,再到中國。

2014年5月,亨特·拜登出任烏克蘭最大天然氣供應商布瑞斯瑪(Burisma)公司董事,與此同時,時任副總統拜登正在主導美國對烏克蘭的政策。2019年4月,亨特·拜登的董事任期結束。公開資料顯示,在一段時間裏,他作為董事的月薪為5萬美元。

從2010年至2014年,亨特·拜登至少5次到訪中國,與大陸多名銀行界、商界高管等人會面。他名下的公司為具有中共官方背景的企業註資,與中共國企聯手進行交易,其中包括據信有利中共軍方、有損美國技術和安全的並購案。

亨特·拜登在烏克蘭公司的職務及其與中國公司的合作業務引起了美國政要、美國及國際媒體和觀察人士的關註和質疑,被指與其父的副總統之職產生利益沖突,而且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潛在隱患。

2019年10月3日,川普總統公開呼籲習近平調查拜登父子與中共國企的交易。

2019年11月27日,福克斯新聞網發表調查報導,題為“倫理質疑及國家安全憂慮陰影下的亨特·拜登之中國關系”。記者引述美國公共政策智庫“國家利益中心”高級主管Harry Kazianis的話:“亨特·拜登所做的是很多知名政客家族成員都做的——靠他們的名聲撈錢——這看起來是骯臟的。”

2020年9月23日,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與財政委員會發布了一份中期調查報告,題為“亨特·拜登、布瑞斯瑪與腐敗:對美國政府政策影響及相關疑慮”。報告指出,財政部文件顯示,“在其父任職美國副總統期間和之後的時間裏,亨特·拜登通過其個人建立的商業關系,從外國渠道接受了數百萬美元。”

“委員會獲得的文件還顯示了亨特·拜登及其他拜登家庭成員與外國人士之間的一系列可疑的金融往來,以及他們之間的聯系。這些外國公民的背景可疑,被認定持續從事多種犯罪活動,包括但不限於有組織的賣淫及/或人口販賣,洗錢,詐騙和挪用公款。”

報告提到:“亨特·拜登和那些與中共政府相關聯的中國公司和中國公民有著廣泛的聯系。在他的父親擔任副總統和離職以後,這些關系帶來了經濟利益。”

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表示,他計劃將這份報告發送給司法部審查,以決定是否對亨特·拜登提起刑事訴訟。

今年9月初,BlazeTV推出紀錄片《騎龍:拜登一家的中國秘密》(Riding the Dragon: The Bidens’Chinese Secrets),主持人是首位揭露亨特·拜登與中共交易的美國保守派作家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本片基於商業記錄、財務文件、法律簡報和法庭文件制作而成,在社交媒體播放後引發強烈反響。有美國觀眾表示,拜登父子犯了“叛國罪”。

9月25日,拜登接受HBO記者采訪,被問道兒子在烏克蘭能源公司董事會面對腐敗的指控,正任職負責烏克蘭關系的副總統的拜登怎麽解釋此事,拜登表示,他並不知道兒子那時在做什麽,相信兒子,因為他兒子臉上沒有顯示做錯事。在記者一再追問下,他說,沒有哪怕是一丁點兒的證據顯示他做錯了任何事。記者最後問了一句,“所以說妳的親戚不再做外國生意了?”拜登的回答,“是的。”

拜登對全美國人民撒謊這樣的人如果還競選美國總統將是全美國人的災難!拜登家族與中共的暗箱操作除了美國參議院報告之外,還有中共江曾家族為求自保投遞給美國司法部和民族黨黨魁佩洛西的三個硬盤裏有更多更黃更暴力的證據。美國人絕不應允許這樣的人出現在總統競選臺上。

參考鏈接: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9/28/n12436339.htm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77

9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