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承諾減排卻大幅增加煤電投資 引世界質疑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天使在人間

校對 坐看雲起時

法新社報導,中共國一方面出人意料地宣告到2060年其碳排放量將削減至零, 另一面為了讓飽受疫情打擊的經濟迅速恢復而大幅增加的煤炭投資。這一矛盾的舉措不得不讓人對這一承諾的前景表示擔憂。


在過去的30年中,化石燃料推動了中共國的經濟騰飛,中共國每年燒掉的煤佔全球用煤量的一半。 2018年中共國的碳排放量幾乎是2008年的三倍。時至今日, 導致全球氣候變暖的溫室氣體中有三分之一來自中共國的排放。儘管中共國雄心勃勃地諾通過對可再生能源進行投資來使經濟擺脫對煤炭的依賴,但今年6月,中共國的煤炭消費量重回2013年的峰值水平。一部分原因是由於中共國主要石油供應國沙特的地緣政治不穩定,所以人們重新轉向了煤炭。但是,中共病毒使中共國經濟30年來首次出現收縮,也導致了各個省級政府打開借貸的閥門來興建新的火力法電廠,以挽救各省放緩的經濟步伐。


綠色和平組織中國區氣候與能源高級專員李碩告訴法新社,“中共國的能源計劃顯現出內心深處的矛盾心理”。它“使北京的戰略利益與資金短缺的省級政府的短期目標相抵觸,人們沒有心情考慮未來”。

習近平本週試圖讓中共國在聯合國討論全球變暖的議題上博得頭彩,他宣稱中共國將在2030年之前達到最大碳排放量,並在30年後實現碳排放淨值為零。這是中共國首次宣布要實現碳排放淨值為零的計劃,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關於中共國如何擺脫化石燃料的具體細節。

圖片來源: China Dialogue

總部位於舊金山的環保非政府組織全球能源監測機構(GEM)表示,2020年上半年,中共國新批准了23吉瓦的煤電項目,超過此前前兩年的總和。能源與清潔空氣研究中心中國分析師Lauri Myllyvirta女士說:“新的煤電廠大軍與中共國在2030年之前達到峰值排放的承諾直接矛盾。”

兩副面孔

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國也將自己定位為可再生能源的領頭羊。它已經是全球最大的風力發電機,太陽能電池板和電動汽車的生產者和消費者,中共國廠商已安裝的太陽能電池佔全世界的三分之二。綠色和平組織的李先生說:“中共國的能源政策就像是雙頭怪物,每個頭都試圖朝相反的方向前進。”


然而現狀是,激增的煤炭消費正在將可再生能源趕出市場,因為中共國的能源分配系統採用了蘇聯式的配額制,電力供應商每月的供應量有限額。電網配額制迫使地方政府的政策近年來更加向煤電傾斜,即使對可再生能源的投資有所增加,但可再生能源的利用空間一再被壓縮。李先生說:“地方政府寧願購買更多的煤電來保住礦產行業。”自去年下半年以來,由於小型的私人運營商陷入盈利困境,風力和太陽能設施被迫閒置,許多新的可再生能源項目被取消。

專家認為,中共國對煤炭的依賴將不會輕易終結。


據GEM稱,中共國燃煤發電量已經比用電高峰期的實際需求量高出400吉瓦。 Myllyvirta女士說:“中共國的煤電產業的產能利用率大概只有50%“。 “許多設施都是擺設。而不斷增加新的設施只會更加降低它們的利用率。” 政策制定者辯解說,排放標準較低的新工廠將取代落後的舊工廠。但是由此帶來的改善並不明顯:與舊電廠相比,新電廠每千瓦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僅減少11%。以目前形勢看來,煤炭仍然是未來處於支配地位的能源。而可再生能源受到土地稅,貸款利率和電網配額降低的多重擠壓。


彭博新能源財經(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的數據顯示,中共國對於陸基風力發電廠的補貼定於2021年結束-而海基風力發電廠的補貼已於3月結束,對太陽能發電站的補貼也削減了一半。而清潔能源的投資在2019年下降了8%與此同時,“一帶一路”的海外投資也將為巴基斯坦和津巴布韋等發展中國家建設新的燃煤發電站。李先生說:“我們的能源政策需要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可再生能源的增長遇到了瓶頸。 “但是改革已經停滯了將近十年,因為煤炭業的背景太強大了。

短評: 習近平先生身體力行的做了一次大外宣。在中共政府的國際聲望江河日下的時候, 拋出這樣一個承諾無疑是試圖改善中共政府的形象的一次嘗試。只是這種承諾似乎經不起有心人的仔細推敲。不知道擔過200斤小麥幾十里山路不換肩的習近平先生到底擔不擔得起在應對全球變暖的問題上引領世界腳步的重擔。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