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班農作戰室文字總結

翻譯整理:美東香草山農場翻譯組

編輯校對:美東香草山農場教育組  飛虹

1.中共滲透進入宗教精神層面

· 平民主義仍是核心

班農:老百姓和草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觀眾,因為你們代表全球的正派,堅持直覺,讓世界變得更好。你們是本節目這麼有影響力的原因。因為你們,我們能把郭文貴、爆料革命戰友、中國人民和梵蒂岡聯合到一起。

《亞洲時報》和《零對沖》有一篇Pepe Escobar 寫的好文章。他是地緣政治的思想家,他不是美國的朋友,也不是克格勃,但是他和全球的情報網絡有聯繫。他這篇驚人的文章講述了中共在俄羅斯部署的地緣政治計劃來達到控制歐亞大陸的目的。他只講了物質的一面,但是還有更深層的精神的一面,精神這點是我們要討論的。

2.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史上最保守大法官取代最左大法官

“輝煌的ACB (Amy Coney Barrett)” 將被提名為下一個最高法院大法官。我們每一個人都被極端左派束縛。激進派正在謀劃200項訴訟來竊取總統之位。有一種方法能擊破這個陰謀,就是今天有歷史意義和非同尋常的大法官提名。給我們解說重點的是來自“美國原則”項目的執行董事,站在保守主義前沿的Terry Schilling. 您是怎麼想到“輝煌的ACB”這個概念的,還是哪裡借鑒的?

Terry Schilling:Amy Coney Barrett是天主教徒,7個孩子的母親,畢業於Notre Dame 法學院。她曾在Antonin Scalia(前任大法官)手下做辦事員,這就給你一個大體的概念她將是怎樣一個大法官。有些人可能不知道,辦事員要幫法官撰寫法律意見和論證研究。

輝煌或者漂亮的一點是Amy會取代最臭名昭著的RBG,我們將用一個史上最保守的大法官取代一個最左的大法官,這對國家未來幾十年以及憲法都有深遠影響。

她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有7個孩子。民主黨已經開始把她的信仰說成問題,他們反天主教,反基督教,偏見會在未來幾周形成。我們要站出來,揭發他們的手段。

3.與中共的鬥爭是全球善惡勢力的鬥爭

(1)世界從沒有善惡界限如此明晰

Terry Schilling:我感覺界線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明顯。 1960和1970年代分得還沒那麼清楚,基本上一個政黨要減稅,另一個要加稅,要更多社會福利。

這一次是關於善和惡。在極左的一端,他們要殺死嬰兒,殺死老人,廢除公眾場合的宗教,加我們的稅,把我們變成農奴,奪走我們整個人生。這些要被左派消滅的東西都是我們建國以來一直為之奮鬥的東西。另一端我們有很好的平台,很多解決問題的好政策。

多虧川普總統,我們已經下架了很多懦弱的領導人。這幫人就組織了“永遠不要特朗普”運動。他們留戀川普當總統以前的社會。界線從來沒有這麼清晰,對方是死亡之黨。共和黨有時可能比較弱,但這是最好的選擇。為了防止共和黨的懦弱,我們要支持並給予壓力。大家可以去gloriousACB.org,我們會發出通知,在法官確認過程中給McConnell施加壓力,我們要抓實他們的腳不讓他們離開砲火。這是川普總統要經歷的最大戰鬥,也是國家長期要經歷的戰鬥。

(2)中共企圖清除人的任何精神之旅

班農:今天我們的節目是關於惡魔的力量。我們的重點是中共,他們代表馬克思主義和文化馬克思主義,完全是物質論和無神論。他們要在地球上清除天主教、基督教、任何宗教,以及任何個人的精神之旅。稍後,我們會有梵蒂岡的專家評論邪惡勢力,這些事的重要性超過選舉,是關乎整個地球的。你怎麼理解這個善與惡的鬥爭,到底籌碼有多重?大家應該把高爾夫球桿子、棒球棍和其他個人興趣都放一下,善惡鬥爭關乎你為什麼在這個地球上活著。

班農:無論你是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還是任何宗教,人民有追求宗教的自由。中共這個惡魔勢力,對世界不光是物質層面的戰爭,如技術戰、網絡戰、經濟戰,中共還對世界的精神世界發動了戰爭。英國每日快報Express 昨天有文章說,中共威脅對台灣動武。中共絕對不能容忍任何中國人,包括香港人,享受自由和民主,中共現在瞄準台灣。彭佩奧剛發推,支持閆博士,說中共要為世界疫情100萬死亡的人負責,郭文貴之前就說過,這是種族滅絕的謀殺,彭佩奧同時譴責梵蒂岡和中共的勾兌。下面我們請伊莉莎白女士來談談大主教對西方的警告。

伊莉莎白:天主教大主教Carlo Maria Vigano 曾經是梵蒂岡駐美國的大使,他了解美國,也了解美國的政治勢力,他在給美國天主教禱告早餐會的一封信中說,川普在和美國的暗勢力鬥爭,大主教說,這不光是一場美國的世紀大戰,同時是一場世界的聖戰,他的呼籲宛如共和黨出征的戰歌。我督促大家去看昨天大主教發表的這封信,大主教說11月份的大選結果將決定世界未來的命運,川普在和惡魔勢力對抗。大主教知道白拜登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明白美國黑暗勢力和教會的聯合,他知道川普代表的是光明,對抗黑暗,大主教呼籲大家參加選舉,禱告,這是一個危機的時刻。

大主教讚揚蓬佩奧對梵蒂岡和中共勾兌的批評,郭文貴是最早提醒世界梵蒂岡每年從中共收20億美金。梵蒂岡10月份就開始對抗川普,宣揚全球主義,稀釋教條,用光鮮名目如環境保護、綠色全球主義等來摧殘國家。天主教教宗Pope Francis不但和中共繼續簽訂秘密協議,同時繼續給中共開綠燈,支持對宗教包括新疆維吾爾族的迫害。我們現在就像坐過山車,一定要記好安全帶,支持川普總統,每個美國人都要去讀大主教的這封信。

要明白,來自世界各個角落的暗勢力要拿下川普總統,這是一場聖戰。上個月“中國法庭”這個非黨派的機構調查報告,揭露了中共對維吾爾族的滅種族式謀殺,中共過去4年建造了400 個集中營來折磨維吾爾族人,對他們進行再教育、威脅。現在發生的是光明和黑暗的較量,我們要和我們的總統站在一起,我們要和大主教站在一起。

(3)共產主義50年前就已滲透宗教領域

班農:我們並不相信陰謀論,但是事情不都是巧合。就像我說的有關大選推翻川普總統的陰謀,這是我揭露的。大主教是非常受人尊重的人物,3個月前郭文貴說,梵蒂岡拿中共的錢,大主教核實了這個事實,梵蒂岡一直沒有出來否定,我們看到中共滲透華爾街、矽谷、好萊塢、科技巨頭,令人吃驚的是中共怎麼可能滲透到宗教領域,天主教會居然在中共的薪水單上,請你談談怎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伊麗莎白:這在50年前就開始了,在過去的50年裡全球主義開始成為教會的一部分,共產主義開始滲透到教會,我們現在在一個歷史的十字路口,2020 年當全球主義在世界推廣時,我們要展開我們的日程,給魔鬼應得的懲罰。梵蒂岡已經被全球主義者買斷,梵蒂岡居然有教會的成員在《柳葉刀》負責冠狀病調查委員會,這是歷史的關鍵時刻,我沒有誇張,大家要應對。

4.中共是邪惡力量的中心

(1)老百姓需全力以赴讓中共崩塌

班農:我們的節目揭露了現在所有亂象的基礎要素,就是那個邪魔力量。我們今天要談論是中共是促成這些事的中心邪魔力量。來解說這些的不是基督徒,而是從中國來的虔誠的佛教徒。幾年前,他(郭文貴)就警告過美國人。那時人們不是對此不與理睬,就是嘲笑態度。如今那些警告一天比一天顯示出重要性,而且明顯表現在基本面上。上個嘉賓伊麗莎白.約爾,揭示了教廷和中共勾結的每一件事。梵蒂岡教廷和中共要繼續他們之間的秘密協約,繼續允許中共褻瀆教堂,迫害地下教會牧師和主教。與此同時,真正虔誠的天主教徒印第安納的教授巴雷特被提名為最高法院大法官,而她作為天主教的虔誠教徒會被那些邪魔的人用來攻擊她,想要阻止她的前進。

這就是現實的世界,需要老百姓們全力以赴支持正義,讓無神論者、唯物主義者和中共走向崩塌。當他們崩塌時,整個唯錢而論、唯財富而論、唯物質而論的全球化的商業模式也會隨著他們一起崩塌。下幾個節目段,我們要談論關於西藏的問題。我們的嘉賓是莫拉.莫妮漢,她一直致力於其中,向世人宣講了十幾年,而被主流媒體噤聲了十幾年。因為他們希望聽到的是好萊塢版的虛幻的東西而不是莫妮漢的真實版本。莫妮漢你從第一天就告訴我中共是個惡魔,他們在西藏做的事表明他們就是撒旦。中共不單是摧毀西藏人,他們重要的是要摧毀藏傳佛教。請告訴我們中共在西藏的所做所為其實是他們如今鎮壓新疆、法輪功、基督徒等的前期試驗行為,並且為什麼他們重點放在藏傳佛教上。

(2)毛澤東:摧毀藏傳佛教是中共首要任務。

莫拉:他們重點關注藏傳佛教是要藐視並矮化西藏人的身份認同。毛澤東1951年入侵西藏和新疆時,因為朝鮮戰爭正在進行時,所以整個世界沒有關注到這件事。毛有句很有名的話:我們要把少數民族轉化成紅色的專業的中共共產主義者。所以共產陣營必定要摧毀藏傳佛教,這是中共的首要任務。中共拆毀了6000多的佛教廟宇,在那些把佛教文化保存了1000年的地方。 600萬人口中至少有120萬人被殺,應該可能更多,但真實數據從沒能被確定過。

梵文中“業力”這個詞你可以理解成是有害行為的意思,古代佛教中罪孽深重的行為有毀壞佛家雕像,殺害和尚和尼姑,將經書用作廁所紙等。中共特意做了所有這些行為,而且還覺得是極其普通的事。我遇到的交談過的年長西藏人說毛澤東是個惡魔,習近平也是個惡魔。舉個例子,所謂例行公事地詢問就是這樣的(莫拉出示一張刑訊西藏人的照片)。沒有擔保,沒有指控,唯一你犯的罪可能就是你有一張屬於違禁品的達賴喇嘛的照片,或者是一本佛教書,或者任何這樣的東西。我們還有更多的文化大革命時期西藏的照片(莫拉出示一張文革時西藏批鬥人的照片)。

這些全都好像被遺忘了,美國學校裡學生沒有學習這些內容,反而是現在什麼學習馬克思主義。如果把斯大林和毛合在一起,他們的意識形態鬥爭至少殺了1億人口。我們現在仍然需要和這些思想戰鬥。我同意伊麗莎白的觀點。教廷梵蒂岡的事絕對令人震驚,但是如果你一直能關注到梵蒂岡這麼多年如何與中共建立培養關係就不會那麼驚訝了。

(3)為什麼對中共惡性保持沉默?

莫拉:教廷沒有譴責新疆集中營,不支持香港民主人士,不對強制節育發表看法,一個孩子的計劃生育有很多年了。香港陳主教出聲支持民主,我欣賞香港主教。不過世界上每個地方對其他的事情都喜歡指指點點的人遇到中共的事是全都保持死寂的沉默。

班農:為什麼主流媒體,為什麼《紐約時報》都忘記了藏傳佛教的宗教本質,忘記了那麼多佛教廟宇,忘記了那麼多世界歷史古蹟。坦白地說這是我第一聽到有600個古代廟宇被毀壞。

莫拉:是6000個。

班農:那為什麼西方世俗人士特別是那些什麼進步和自由人士,那些整天在擔憂歷史古蹟的人,他們沒有把這些被毀的古蹟和被害的和尚尼姑的事情作為最前沿的主要事情來關心報導?

莫拉:很短的時間,在一個很短的窗口時段,西藏的問題曾被嚴肅地對待過。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廣場屠殺事件後,達賴喇嘛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這是第一個和中共相關的個人獲得該獎。第二個是劉曉波在2010年獲得。他寫了08憲章,是中共的批評者。他被冠上反革命罪投入了監獄。

(4)華爾街被錢蒙蔽

那是上世紀90年代短暫的期間內,西藏問題被世界認真看待過。但是在911之後,中共被放到次要位置了。我們有中東戰爭、理查.基爾的虛榮自大的關於西藏的國際項目等,都淡化了西藏問題。那時中共政策是讓大家更熱愛中共,非常有效的政策。還有華爾街的傢伙們只考慮錢,只想和中共做交易,邀請中共做生意,給他們輸入資金,讓中共洗劫我們的資本市場,覺得可以讓中共一夜間就能轉變為自由民主。那6000個被毀的藏傳廟宇的寶藏,例如金器、藝術品和任何有價值的東西都被洗劫到香港拍賣行出售了,然後他們將廟宇燒毀。這些廟宇並不只是單獨的建築,他們是當地的城鎮中心,是以前最後的神權政治保留到20世紀的古蹟,這是整個人類、整個世界在藝術、文化、宗教和哲學遺產上的巨大損失。在20實際90年代那個窗口期,好萊塢曾製作過相關的幾部影片,但是都很快被禁止了。這些決定的背後都是什麼我們要和中共來往,中共那裡有我們的未來和錢。當2009年奧巴馬拒絕和達賴喇嘛會面時,那就是對西藏關注的死亡點,而且至今都沒恢復過來。

(5)痛批奧巴馬、前國務卿希拉里:不容許西藏和人權事務干擾和中共的緊密關係

班農:理查·基爾有段時間非常活躍,但是現在好萊塢翻轉了,向中共磕頭。好萊塢曾是達賴喇嘛的先鋒隊,然後卻完全沉默。當奧巴馬試圖讓達賴喇嘛從邊門進入會面地點時,就顯示出他是個非常懦弱的領導者。他就不可能是個能和習這樣領導中共的野蠻人爭鬥的人。請你告訴大家那些細節。

莫拉:在2009 奧巴馬成為總統不久後,國務卿希拉里在把手放在聖經上宣誓就職後發表了她第一次官方陳述聲明,她說我們不能容許西藏和人權的事干擾、影響到我們和中共的緊密關係。這是她的原話。 2009年9月,我和達賴喇嘛在達蘭薩拉那裡開了個有關西藏的會議。後面新聞出來時,奧巴馬拒絕和達賴喇嘛見面,因為他想要中共在金融和環境危機上的合作。同年12月的時候,有個在哥本哈根開的聯合國的世界氣候會議,中共代表那次冷落了奧巴馬並對他撒謊了,所以奧巴馬決定要會見達賴喇嘛,但是達賴喇嘛只能從後門進來,大概就像那種白宮的小會議室。那次世界看到的照片是達賴喇嘛從一堆堆垃圾中走過,感覺非常不好。奧巴馬政府一邊繼續降低西藏問題,一邊卻向中共大量輸送資金,還通過了豁免對中共企業的審查,使2013年中共的企業在美國紐約交易市場大量上市,他們表明了自己是站在哪邊的。

(6)中共所做是種族滅絕

班農:你的聲音被主流媒體禁止,他們都在嘲笑你,而你這幾年都是在不同的媒體平台上發聲。你覺得這是一場如大主教Viganò所說的邪惡與正義的屬靈之戰,還是瘋狂的陰謀論?

莫拉:我想大多數人都會覺得種族滅絕、折磨孩子、文化大革命那樣的大量破壞都是惡魔的行為。中共的所作所為完全符合1946年公約裡對種族滅絕的定義。中共對特定宗教種族的人進行迫害,強迫讓孩子和父母分開。這些事情有很多年了。西藏就是個中共折磨方式的試驗場。我是Fire under the snow這個影片的執行製片人,是關於我的朋友班旦加措的,他已經在去年過世了。他是一個和尚,被關在拉薩的監獄裡33年。他想辦法逃出了。

5.宗教文革回來了

(1)中共培育假僧人,抹黑宗教;黨旗、習的畫像均掛在寺廟裡

嘉賓:愛麗絲,爆料革命的戰友,信仰佛教,來自香港,現在在美國讀書。  

班農:愛麗絲是一位來自香港的捍衛者,現在在美國讀書。她信仰佛教,她對CCP如何對待信仰宗教人士有著直接的了解,請告訴我們的觀眾你對於中共這個惡魔勢力的想法。

愛麗絲: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共徹底摧毀了藏傳佛教和我們的漢傳佛教,所以世界對我們了解不多。我說的漢傳指的是大部分中國人叫做大乘佛法的佛教。近年,我發現文化大革命又回來了,100多尊大佛像被摧毀。 CCP控制寺廟的數量和大小,據我所知,至少1.7萬出家人不得不離開寺院。 CCP還誹謗精神領袖,比如說達賴喇嘛是藏獨分子,想與中國作對,讓中國人民怨恨達賴喇嘛。中共收買很多人監視高僧大德,許多寺廟都安裝了監控設備。這些高僧大德的護照都被CCP控制著,不讓他們離境,就算國外組織邀請他們去交流,他們也無法出去。

雖然是疫情期間,我們依然有不同的佛法學習小組,CCP嚴厲打擊這些,甚至有人被捕並被警察強迫寫信聲明再也不會參加佛教聚會。

中共甚至培育假的僧人和假的喇嘛,意在抹黑佛教形象。一個例子就是,這些假的僧人在旅遊景點的寺廟主持賺錢計劃,並影響其他出家人,這些地方的香售價極高,人們因此產生負面的觀感,許多人都遠離了佛教。

CCP甚至強制寺廟升國旗黨旗,並把習近平的畫像放在寺廟裡,他們想改變佛教傳統把CCP加進去,並嚴格限制審核佛教典籍。習近平想把他的思想灌輸給出家人,想控制出家人的想法。  

(2)中共控制思想、泯滅宗教

班農先生:佛教是一個被動型的宗教,並不相信戰爭,教徒很和善,為什麼CCP害怕佛教壯大?

愛麗絲:實際上佛教並不是被動的,我們相信因果。 CCP不想讓人們相信人必須為自己的所做所思所想負責,這樣就不會跟隨CCP造惡業,所以CCP害怕佛教徒。基本上,CCP想控制所有人的所有思想,不想讓人們信仰宗教。

6.2017年郭文貴:“中共將在美國和全世界發動全面的戰爭”

(1)深層次力量在參與

班農:今天請郭文貴的原因–世界已經有超過100萬的人因中共病毒死亡,美國20萬–郭文貴幾年前就警告過。他說這場戰爭不僅僅存在於物質世界,而是有更深層次的力量參與。

在川普上任之前,中共和克林頓、布什、奧巴馬政府是戰略合作關係。郭文貴說過,“我不知道你們在幹什麼,那是魔鬼的勢力。中共的核心價值觀是從根本上剝奪了中國人民任何信仰層面的發展”。這是他在2016~2017年對美國的警告。他還說:“中共將在美國和全世界發動全面的戰爭。”雖然在當時並沒有全面解讀。川普上台以後改變了和中共國的戰略合作,以及矽谷寡頭們所謂的“競爭關係”。不,他們是美國的敵人,是以猶太、基督教為主的西方世界的敵人,是印度、日本、台灣的敵人–基本可以說是全人類的敵人。如郭文貴所說,他們對全世界展開了大屠殺,造成了100萬人的死亡。現在他們到處宣傳自己有疫苗,一個從來沒有製造出疫苗的國家。

(2)中共是國際惡魔勢力

班農:文貴,龐培奧國務卿重提了你的警告,關於中共和梵蒂岡的勾結。他說梵蒂岡如果繼續和中共做交易,將失去道德的至高點。他前些日子還在《紐約郵報》重複了你幾個月前在本節目所爆出的,中共紐約的領事館是一個賊窩,一個情報網的樞紐。還有,在咱們上節目之前,龐培奧發推特明說這次的病毒是“中共病毒”,是從中共那裡來的,要他們為此承擔責任。你在2016~2017年警告過全世界,說他們是魔鬼的化身。能否告訴聽眾們,為何要稱中共為“國際惡魔勢力”。

郭文貴:我非常高興看到龐培奧嚴肅地談論這個點。一個月以前我們談到美國人已經死了18萬,今天已經超過了20萬,這讓人非常痛心。美國人想要停止死亡就必須找到病毒的真實來源,為什麼美國人沒有像你一樣認真思考原因。這也是為什麼我在三年前在DC告訴美國和全世界,中共想要控制全世界,中共想搞弱、搞亂、搞死美國。他們有生化武器計劃;他們想要低成本地殺美國人,搞弱、搞死美國人–3F計劃。同時還有宗教方面。中共天天講:“神在哪呢?我是神,世界上沒有神,中共就是神。”他們不想讓美國人拜神,這對你們將會是災難,為什麼美國人還不行動?

班農:三四年前,郭文貴就已經給了美國人警示。聽眾問,中共已經有很強大的經濟,為什麼中共那麼害怕人民的精神生活?他們害怕藏人、佛教徒、維吾爾族、法輪功、基督徒、地下教會組織。中共用強大的軍隊等各種手段,對人民進行嚴格控制,卻那麼害怕本國人民精神世界的發展,也害怕世界人民精神世界的發展。

(3)“現在是真理和謊言的戰爭。”

郭文貴:這個問題你問的很對。要知道,目前是真理對謊言的戰爭,基督教、天主教等宗教,教導人民要遵循真理,語言和行為都要真。但是中共從成立的第一天開始就是建立在謊言之上的,所以中共害怕真理。比如文化大革命、大躍進、大豐收、萬里長征、從來沒有兌現的美中3萬份合約,以及一直對中國人民灌輸對美國的仇恨和藐視等,這些都是中共的謊言,實際上中共70年的歷史全部都是謊言。

人民現在生活在網絡時代,中共知道社交媒體的力量,所以他們建立了防火牆,阻擋中國人民知道事情的真相,也阻擋外面的世界去了解中共國國內發生的事實真相,如果中國的老百姓知道了美國人享受法治民主,如果美國人知道中共如何奴役14億中國人民的悲慘事實,知道中共是如何滲透西方世界的,中共控制世界的野心就不能實現。

中共要控制全世界,要世界沒有言論自由,要世界對他叩頭,這就是他們控制媒體的原因,這就是我們需要戰斗室這樣的媒體的原因。再看看他們封殺閆博士的聲音,中共要掩蓋病毒真相,你再看看中共發言人說,病毒來自美國,他們要散佈謊言,要你們相信他們的謊言,美國現在已經有20多萬人死亡,可是中共的發言人說,美國人的死亡是因為政府的問題,是總統的問題,這就是謊言。

事實上,中共對世界投毒。但是他們說,病毒來自美國的軍方,又說病毒來自動物,又說來自海鮮市場。你看看,就是病毒來源就有不同版本的謊言,記得嗎,他們告訴川普總統,不要著急,病毒會消失,可是2019年12月份他們買光了世界上的個人防護設備PPE,  如果病毒來自海鮮市場,來自山上的動物,你為什麼買光世界上的PPE?  這就是中共的謊言。

中共要摧毀所有的宗教,中共要掩蓋所有的真相,要控制全世界。中共提倡無神論,目的是用中共來取代人民心中的神。你看看美國的華爾街、矽谷、DC政治說客,這些利益集團,他們和中共合作,梵蒂岡收中共20億美金,簽訂秘密協議,到底什麼內容?中共虐待千千萬萬的教徒,他們要滅掉香港、西藏、台灣,現在用病毒殺害西方人,目的就是要你們收聲。我要美國和整個西方世界了解到,現在你們是在和中共戰爭中,這是一個真理和謊言之戰,基督教、天主教、各個宗教和中共教之戰。

(4)中共認為西方世界全都可以用錢買通。

非常重要的是,中共認為西方世界是全部可以用錢來買通的,用錢就可以控制你,你看看,他們已經用錢買通了媒體,包括《紐約時報》這樣的大媒體,他們可以用錢來買好萊塢,買華爾街,買政客,買矽谷和推特、臉書等,每個被收買的都要被收聲。過去的70年來中共是大贏,西方世界太貪婪,利益驅動。

(5)拿走信仰宗教是中共的最後一步,最後的機會是滅共

現在是中共的最後一步,就是要拿走你們的信仰,要你們沒有任何宗教信仰,這是非常危險的,中共要控制世界各個領域,經濟、政治、宗教,他們要做你的上帝,你們願意奉中共為上帝嗎?你們希望這一幕在全世界發生嗎?如果你們不願意要中共作為你們的上帝,現在是你們最後的一個機會,滅掉中共。

7.美國再不反擊就會有大麻煩

(1)“中共控制你,你沒有未來了。”

班農:中共說要打開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中共就控制了全世界,你三四年前就警告過美國和西方世界,但是你的警告沒有被接受,現在世界因為疫情死亡人數超過100萬人,美國國內是20多萬人死亡,你怎麼看目前的狀況?

郭文貴:美國和西方世界生活優裕、奢侈,人民追求資本的最大利益,以至於太貪婪。華爾街、矽谷、好萊塢,為了得到中共給的市場,和中共勾兌,中共用市場來控制這些集團,中共控制你,你沒有未來,該醒醒了,不要沉迷於夜生活、女人,停止和中共勾兌,不要被中共藍金黃你們,終止和中共的勾兌,這就是我在這裡的原因。我要告訴世界真相,中共要搞弱美國,搞亂美國,搞死美國,現在這一切都在發生, 美國人民要阻止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如果美國不奮起反擊,美國會繼續有大麻煩。

(2)新中國聯邦和中共只能取其一

班農:郭先生,您已經介紹了中共對民眾的精神控制,現在全世界都已經知曉我們正在進行的戰爭是正義與邪惡之戰。  有一件事讓我深有感觸,新中國聯邦,這個將和中共二者只能取其一的組織,將來自新西蘭、澳大利亞、法國、加拿大等身處世界各地的離開故土的中國人集結到一起, 最讓我讚歎的是新中國聯邦的建國宣言,特別強調了宗教自由和精神發展,能否請您解釋建國宣言這樣的重要文件中,強調的為什麼不是單純的自由,而是宗教自由?

郭文貴:首先非常感謝班農先生在今年六月四日和我向全世界共同宣告了新中國聯邦的成立。在過去的三四個月中,已有50多個國家的政府聯繫我們,詢問新中國聯邦的有關事宜,希望和我們建立聯繫,把新中國聯邦視為一個國家,和我們建立聯繫,這是很重大的事情。我發自內心地相信有朝一日美國以及全世界會承認新中國聯邦可以代表新中國、新中國人。

 新中國聯邦的國旗中央最大的星星代表信仰,也稱信仰之星。我們希望向全世界傳遞信息,中共國的所有問題,源於沒有信仰,中共妄想取代美國,取代上帝。正因為此,過去70年中共國的人權問題非常糟糕。中共對人民進行洗腦,人民沒有信仰,很多中國人在中共的控制下,不信上帝不信佛,而相信中共。因此我們希望向世界展示,我們相信上帝,相信佛祖,我們認為宗教信仰是最重要的。我們希望向世界證明,新中國人、真正的中國人是有信仰的,可以和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世界保持1000年的和平友好關係。因此,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消滅中共,然後建立新的中國和新的未來。中國人需要回歸擁有信仰、擁有宗教、擁有宗教自由的狀態,這對於中國人,對於全人類、全世界都是非常重要的。中共妄想消滅所有宗教,妄想取代美國、取代上帝,妄想統治全世界。中共希望全世界都認為中共就是宗教,中共就是上帝,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因此我們要推翻中國統治,建立新中國聯邦,讓中國人擁有宗教自由,中國人需要知道並相信真相,最重要的是,新中國需要和西方世界以國家對國家的級別保持1000年的和平友好關係。

十四億中國人如果想贏得其他國家和全世界的信任,達到互相信任,互惠互利,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中國人需要有真正的宗教、真正的信仰,不是中共、不是共產黨、不是共產主義。  共產主義是邪魔,不讓人們擁有信仰,我們需要上帝、佛祖、真正的宗教信仰。

(3)中共想變成上帝

中共正試圖在內蒙、西藏、香港、台灣、美國、梵蒂岡等地”購買”上帝,他們用20億美元”買”了梵蒂岡(教會)。梵蒂岡(教會)接受了中共的金錢,與中共簽訂了秘密協議。中共非常得意,因為事實證明可以在梵蒂岡(教會)和西方世界用金錢”購買”上帝,上帝是可以明碼標價,可以購買的。這讓中共領導信心大增:哇,宗教果然是可以用金錢購買的,我們買了梵蒂岡(教會),還買了西方世界的宗教,可見我們完全可以把中共樹立成上帝。這讓中共對進一步控制全世界增強了信心。他們妄想摧毀所有宗教,用自己的力量影響世界 、控制美國、控制全世界。  

(4)中共不在乎中共病毒的生命代價

 所以中共不在乎因病毒致死的有多少人。  他們嘲諷美國政府:你們有20萬人死於病毒!  他們試圖告訴美國人,美國政府愚蠢又無能,根本不想救助美國人,卻從不提及病毒就是來自中共自己、來自中共的P4實驗室。謝謝!  

班農:非常感謝郭先生,謝謝您擲地有聲的說明,以利於未來我們對新中國聯邦的進一步幫助。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