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六十七 – 2/2)滅賊行動之二 – 黃河邊在國安的力量,超出了一些人的想象,能來去自如進出中共

整理:文諤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8年9月7日,郭先生說:高冰塵在國安的力量,超出了一些人的想象,比一些所謂砸鍋的人要厲害的多,大家可能看到了。所以戰友們,高冰塵,我沒有爆你料呢,比如你老婆子宮癌的事情,我幹嘛爆呢?
2020年3月13日,郭先生說:這個孫子叫什麼?黃河邊是吧,那個孫子,爛人太監黃河邊。這個昨天我們律師把那個單子給我們,我說這個案子不是取消了嗎?包括黃河邊嘛。結果他說不行,不能取消。我說爲啥。他說我們會在加拿大會把他所有的資產,所有的相關事都查明白,而且加拿大有關政府部門不讓我們撤案子。這個孫子,這個爛人。我提起他我都嫌髒我的嘴,你知道吧。你看到有些人我從來不提了,我提都不想提,髒我的嘴,提我都不提。所以說這些爛人真的連我桌子上這些菜花都不如。有些人彆着急,看咱怎麼開始給他們打打太極,怎麼收拾他們。戰友們,沒人看清楚我怎麼出手的,未來你們會明白的。

2019年7月21日
文貴在2017年、2018年四次告訴戰友們,中共成立了什麼小組、有什麼樣行動。到過去的百萬人抓捕,到幾十萬人的封號,到成立的6萬人的滅爆小組,海外成立的所謂的海外砸郭,這個整個集團。大家想想文貴有哪一次沒有說對的?哪一次沒說對?就在這個高冰塵,高冰塵啊,高冰塵要回國之前,我早就知道了。共產黨內部的計劃,就是通過分撥,挑撥離間,分離海外爆料革命。使出殺手鐧,這些人不留想回國嘛,都可以回國。只要你砸郭,你不就要錢嘛,看高冰塵又拿到錢了,你可以買更多的內褲給老婆。然後跟他老母親見面,跟他老母親見面,要在攝像頭前見面。與母子相聚啊,是不是?誰能被這樣允許,誰能做到?而且,中國大面積網絡防火牆,連VPN都不管用,他能直播,厲害吧?厲害吧戰友們,都是黨的天下。但是戰友們,如果你心動了,如果你妒忌了,戰友們,誰要是動心了,誰要是覺得回國。像高冰塵一樣,可以這個與父母相聚啊,家人相聚啊,趕快回去,趕快回去。在我們共產黨歷史上,偉大的黨的歷史上。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共產黨歷史上,最牛的有錢人跟它合作的是誰啊?大家記住,榮毅仁吶。榮毅仁啥下場?榮智健的『中信』一夜之間全給他沒收了。誰去接的–孔丹,孔丹的爹是誰啊,孔原,共產黨的安全部創始人。孔丹是『中信』的老總,他的弟弟叫孔棟,孔棟是誰啊?當時國航的總經理,這哥倆,王岐山的好哥們兒,人家跟習是鐵哥們兒。安全部創始人,孔原。榮智健就被他們給拿下了,他還敢回國嗎?他不敢。中國共產黨進入中國的時候,多少豪門富紳跟共產黨合作啊?有一個有好下場的嗎?那張學良還跟共產黨合作呢,成了歷史的罪人。他跑到美國,他回去了嗎?他咋不回大陸啊?連上海的黑社會都跟他們合作,最後結局是啥啊,戰友們?是不是,最後結局是什麼?
如果現在這個砸郭的,願意回國的,你要敢保證,你要敢保證你回國。你把你擁有的美國的、加拿大護照和歐洲護照,當著攝像頭的面你撕了,說:堅決不再回到國外來了,你願意永遠留在共產黨的身邊,過著黨的偉大的生活。而且,永遠替黨說話,爹親娘親不如黨親,你把老婆孩子都送給黨。你願意那種、都願意的話,你願意留在國內。誰敢公開扔掉外國護照,我郭文貴可以送你一百萬。高冰塵你要聽到郭文貴說的,你個孫子,只要你敢,你這個重孫子,你只要你敢,再也別說回到加拿大,我送你一百萬。你要有效的法律程序,你這個孫子。你別回來啊。你別回來。杜月笙是被氣死的,杜月笙啊。我那天跟一個我們的戰友聊天,聽說拉斯維加斯的成水炎。大家記住,當年2017年9月3號,我在韓連潮先生和楊建利先生的安排下,去到哈德森研究所演講。大家知道,這演講我花了幾十萬美元吧,又是飛機又是保鏢,當時稀裡嘩啦我就去了。到那以後,下飛機了,還沒到飯店前,韓連潮先生突然發信息說,明天的演講取消了。當時楊建利先生和韓連潮先生非常好,建議我去美國國際新聞俱樂部去演講。好吧,那我就去吧,費用都是我的,你們到那去的演講,我願意去。當時是想讓我下午見一幫人,說非要見我,是強力支持者。要找我簽名,還成立了一個什麼什麼《自由中國報紙》,還是什麼。我確實拒絕了好幾次,最後實在是不好意思了,我說那就見吧。就在我的總統套房見面,當時我的安保小組和我所有的團隊堅決不同意見,跟我惱火。我是為了連潮同志,還有楊建利先生的感情面子,我說那見吧。然後訂了一頓大餐,那裡邊都有照片,大家看看都是什麼酒,看他們喝的什麼酒,喫的什麼飯。路德先生,那天參加了,還有那天跟郭寶勝在一起的張維,那個混蛋畜生參加了。成水炎是主角,還有誰我記不太清楚了,大概這三四個人。大家知道,成水炎,還有楊建利先生拿了一沓子的報紙,叫我簽了好多名。我人生最討厭就是簽名,我沒辦法,在楊建利的逼迫下我簽的名。然後要拍照,我跟路德先生,我當時是真喜歡路德啊。那個張維,我壓根就不記得那孫子的樣子,長得跟癩蛤蟆似的,我就不記得他了。成水炎,我也搞不清楚,喫完飯就結束了。成水炎後來開始砸郭,成立《自由中國》,《自由中國》當時由路德先生來主持。後來我瞭解到,成水炎是詐騙香港、大陸的投資者,詐騙朋友的幾個億還是多少錢,跑了,跑到美國來了,還拿了美國護照。中國蒙古在通緝他,蒙古、廣州,我記得不是很清楚,反正蒙古肯定是有的。所以呢,他在那兒買了個酒店。他想好了,如何回中國呢?就是砸郭文貴。
我完全不知道,就進入到這個設計好的怪圈。大家想想,當時許多戰友說,千萬別見華人,千萬別見同胞,我很不同意這話。但是從事實來看,很多過去見過的華人同胞,基本上都是危險的,除了John Zhuang和John Zhuang的「姐姐」之外。John Zhuang的「姐姐」,當時有過擁抱,我第一個出來擁抱的就是John Zhuang的「姐姐」。當時見完之後,我們安保團隊其中最重要的一個負責人辭職而去,說你這樣的安保我不乾。聽說成水炎最近,取消的過去的通緝要回國。張維可能準備要被回國,郭寶勝現在哭著鬧著,哭爹叫孃的要回國,夏葉良公開要回國。弄不好,他們現在為了收買韓連朝潮先生、楊建利先生,也要他倆回國呢。因為現在大的收購,收買計劃,收買海外所有有影響力的人。(以前)不讓回國的人回國,條件很簡單,表演給全世界人看。你看看,高冰塵都回來了吧,陽痿男都回來了,還跟他媽擁抱了。接下來,什麼成水炎詐騙犯也要回來了,通緝都取消了。你看看那麼好,這建利先生和韓連朝先生也回去了。這個完全沒消息啊,我是開玩笑的,可別誤會啊,開玩笑的。然後,除了魏京生,誰都可以讓他回來,那也有可能啊。那孟維參是隨時可以回去的,那叫什麼陳軍的,隨時可以飛四川的、飛北京的,人家老婆是北京人,隨時可以回來。光明正大,高接遠送。回去跟母親擁抱,還可以做生意,還可以直播。你去想想,這誘惑有多大。你只要砸郭,一切既往不咎。那天路德先生說,郭先生,成水炎可能要回國了。我說我感謝你,你盡快讓他回國。特別歡迎共產黨這個計劃,都讓他們回去吧,都回去吧。這些人都回國了,在國內直播砸郭,多好啊。網絡又好,用華為手機,使用華為5G網絡,然後開始砸郭,多開心啊。那是什麼場面啊,是不是。一排,高冰塵、李宏寬畜生、郭寶勝畜生、孟維參畜生、熊憲民畜生,站一排,用華為手機,用5G網絡,穿著5G馬甲,開始砸郭。
我在兩年前直播的時候,我完全沒有搞明白海外有這麼一幫畜生、人渣。後來明白以後,經過瞭解調查,這些人是跟共產黨合作的走狗,多少人相信啊?很多戰友不相信。這就是我們在開會的時候,很多外國朋友說:中國人太愛做夢了。他們說我們查過你中國多年的歷史,從過去的皇帝,從大唐朝開始,就有做夢之說。忽必烈到了北京城,在一個所謂的遺址上,做一個所謂的合作之夢:要把漢人和蒙古人弄到一起的大夢。他說中國人太愛做夢了。只要共產黨一來,天天夢我們,天天讓我們夢,夢和蒙差不多。這事太可怕了,我跟他們解釋,我說我到這裡來這麼多年,還有過去那麼多年很長時間在國外生活,我感觸到就是文化的差距。
……
新疆兩百萬人被関到監獄裡去,你說那是叫宗教自由?新疆有1萬多個伊斯蘭設施,你放狗屁。你咋不讓人去查呢?既然高冰塵,民運這些人都回去了,你讓他們回去參與選舉,你讓他們參加人大委員會自由選舉。所以說共產黨這個騙,這個黑,這個假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令人髮指,低級到了一種真是蒙著眼睛他就說他就是世界的主子,不要臉到了極點。北京姑娘聊天室,北京姑娘太好了,北京姑娘你們小心啊,連高冰塵都回國了,你們旁邊壞人是越來越多。剛纔給大家說完了,就是大家要鼓勵所有的民運,欺民賊,砸郭的人回國,鼓勵他們回國,不回國他們是孫子,這些人要是不回國待在西方,就是垃圾。共產黨比你爹孃還親快回去,趕快回去。但是我今天要說的是戰友們一定要記住,滅爆小組最近玩的新招,就是通過收買,除了給大錢,鼓勵這些人回國,誘惑很多的人回國。他們想幹啥?大家記住在海邊撈魚這時候,都要放個魚餌,特別是一次撈一羣魚的時候,你不可能拿魚餌。我當年在Sessel的一個島上,一個島上全是鳥,我們的船過去,當地人說這幾天是一個特別的魚季節,問我想不想鈞魚。我說我是佛教徒不釣魚,釣魚了我也要放生,很少釣。他説你想不想撈魚試試,我說怎麼撈,一撈幾條?他說你想撈多少撈多少,最後他們弄了一個大的橢圓型的網,然後網上面放了一些魚喫的一種特殊的魚食,網上面都是。他們啪把網一放,待一會兩邊一擡網,網裡邊將近一半都是魚,根本擡不動。我很驚訝,就是魚在那個季節,最愛喫的魚餌那個味道,大家集體進去了,說這種魚是最聰明的魚,但是一撈都是一網一網的。戰友們要記住,這是共產黨滅爆小組玩的新招,這是在一個月以前設計好的。特別是在香港事件發生以後,他們決定,怎麼能把爆料革命當中的這些人給騙回去,怎麼能把海外的現在掀起的滅共力量給弄回去,給消滅。他們叫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就把高冰塵這個陽痿男跟他娘去擁抱,然後全程是直播視頻,這就叫魚餌。接下來孟委參,韓梅,成水巖都回國了。有些不堅定的反共和挺郭的爆料戰友就可能也跟人家談談交易,我可不可以回去啊?。可以,沒事。都回去了,還讓你陸續看到。這就是那天撈的魚,第1條魚進來了,第2個就來了,第4個也來了,第8個,678一起來了,第8個來了以後第200個一起來了。戰友們,這不是開玩笑的,這不是開玩笑的。不挺郭的或不堅定挺郭的,你愛回去不回去跟我沒關係。但真正的戰友們,真正的戰友們一定要記住,不要上當,千萬不要上當。這個是滅爆小組最愚蠢的,也是最有效的一次欺騙,一次巨大的欺騙,千萬別上當,千萬別上當,千萬別上當。
……
相信共產黨都是愚蠢的豬。我可以說實在話,我看到高冰城回去,不管他怎麼砸郭,發自內心的話,我心裡咯噔一下。包括我聽說陳水炎回去,還有另外幾個砸郭的要回去,我心裡咯噔一下子。我發自內心的說,我絕不希望高冰城,陳水炎他們被抓起來,關在監獄被戴上腳鐐手銬。他們跟我沒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我沒那麼狠他們。罵兩嗓子,喊兩嗓子,他砸郭又咋樣,他跟共產黨和我的仇恨相比,那根本叫仇恨。什麼唐柏橋,陳軍,我一點狠都沒有,我說的真假,天知地知我知。但我真不希望他們死在共產黨的手裡,關在共產黨的監獄裏,發自內心的說。我太瞭解共產黨了,我不相信他們,那麼今天之前我和他們說,我不會跟你們交易的。但是為什麼今天你們要這麼做呢,他說,我們有個重要的事情,在此時此刻不需要你來說,不希望你來直播這個節目。我明白了,跟香港有關係。還有一個就是跟一個活動有關係,我知道。

2019年7月23日
現在欺民賊一樣,還是找洋爹洋娘。現在你看開玩笑呢嘛,叫共產黨的多維網站,什麼萬維,反正都是維,就把郭文貴指認為間諜,領任務回來了。大家發現了嗎,那個萬維網站是高冰塵的老家,這高冰塵把我弄頭條上去了。郭文貴被指認為中國間諜。還竟然說啥,說我讓調查的人是服務於美國的中國政府官員。這太好了啊。這兩家公司現在那名字是保密的,早晚一天,這名字得出來。大家看看這名字,到底誰是為美國政府工作的。這個事幫大忙了啊。既然他是為美國政府工作的,那就是太有意思了。大家可千萬記住啊,萬維,多維,還有昨天華爾街日報說的,這個叫什麼“S”公司,零員工,零運營,零資本,還叫美國公司起訴郭文貴,控告郭文貴是中國間諜。那郭文貴是不是間諜是美國政府調查,輪得著你法官調查了嗎?跟你法官啥關係呀。你吿聯邦調查局去吧。還美國公司。

2019年8月6日
所以說你看看凡是跟在什麼叫胡平的、什麼何頻的、什麼孟維參的、熊憲民的、高冰塵的、李洪寬的絕大多數腦子是有問題的。為什麼?他相信了謊言。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國人相信了共產黨的謊言那麼多年,現在的大陸還到處在牆上貼著爹親娘親不如黨親,一切聽黨的一切都是黨的,多少人為此付出了代價啊?輕信、愚昧、貪婪、精神上的貪婪、思想上的無知、短視導致了共產黨在中國一騙七十年吶。騙你七十年不傷害嗎?現在遇到了個美國聰明的總統川普總統,人家稍微不按你的心思行動,你就覺得人家不是你的人,就猛烈攻擊,把人家川普總統當小丫鬟使,好像川普總統根本沒有你聰明。我們看到一片盜國賊,一片欺民賊包括美國的這賣國集團,最大的共同點就是覺得川普總統是傻子,他聰明,那你咋不當總統去呀?這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大頭症,評價總統,自己連飯都沒得喫,天天評價全世界的富豪。自己毛線事兒沒乾過,天天要評價那些具有行動力的人。還有一撥人就是共同的病,就是口炮黨。完全用口炮來證明自己有多偉大。你看看那些個海外的民運在香港的運動當中丟人現眼到了什麼程度?在美國總統面前,大家去看一看川普總統在競選期間海外民運、欺民賊幾乎百分之百的人都是反川普的,或者是99.9%是反川普的,幾乎百分之百都認為川普總統推行的對華政策是錯的,都是投機主義,預測啥呀?你預測對了有什麼用?

2019年10月30日
而且我覺得你想再回頭也不可能了,原先我們要說你反了共的時候,你看那個黃河邊回了國內了,夏葉良第一個發推,我這也能回去呀。很多人都表態要回去了,他根本沒想到你回去就死路一條。你別看我們這麼恨夏葉良、恨韋石熊憲民、恨郭寶勝,說老實話我們不希望他被關進共產黨的監獄去,真不希望發自內心的不希望。一定會的一定會的,共產黨最後一定弄死他們的,咱不希望他被共產黨關進監獄,發自內心的,除非咱的心黑到家了,咱跟他沒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的,況且有些壞蛋那是共產黨這個魔鬼的區裏出來的,別太走心。當我們心裏邊充滿了仇恨的時候,你就不會再有善良發生在你身上,因爲你心裏邊都被仇恨裝滿了,你怎麼可能呢?我很生氣我也非常的難受,但是我絕對不想讓他們置於死地,或者說讓他們關在共產黨的監獄,那太可怕了。這就像我當年跟香港的向華強黑社會對乾的時候,向華強後來問我,老郭就你幾個人對我們幾百個人,你是不怕死?還有你恨不恨我呀?因爲林強是他親戚,林強的表妹就是丁佩,丁佩就是李小龍死在牀上的女人,丁佩嫁給了向華強,後來給說和。

2019年12月9日
他高冰塵,還有那個韓梅,我今天告訴大家,我專門有人在加拿大盯着呢。加拿大會很慢,在加拿大動手以後,法律系統不會給留半點機會。

2019年12月30日
高冰塵個王八蛋在加拿大,我們給他發律師函,現在法院決定他必須到美國紐約來受審,你等着,等着這小子來了美國受審的時候咱們再算賬。任何在這個滅爆小組,對這些藍金黃,來反對我們滅共的爆料革命的人,都是我們的敵人,沒有中間地帶。你們敢拿共產黨的錢,王健上萬億的錢,什麼下場,什麼下場?
……
黃河邊你放心啊,美國幾個法院讓都將給他發,讓他到這兒來當庭受審,這個王八蛋,讓他帶着他老婆內褲過來。他聽不懂,有一個加拿大的人,反我們的,在直播的時候他把他老婆的幾條內褲掛在前面給大家看,內褲上還有黃黃的斑跡。這幫爛人,共產黨的這幫爛仔,你腦子想不到的,你在中國學了這麼多年中文,你沒有見過這麼壞的人。這些壞人現在就在我們,此時此刻正在看我視頻的高冰塵你個小王八蛋你走着瞧吧你啊。再回到剛纔那個,他頭部那個照片,戰友們,他的小舅子劉剛,現在還天天倒騰錢呢,倒騰古董傢俱呢,倒騰翠呢,玉石呢,還在那兒折騰呢,還在那兒講數呢,還給陳鋒講數呢。

2020年2月1日
高冰塵你要有種,黃河邊你就在國內待着。
……
還有個人,那個叫什麼黃河邊那個孫子,去中國了,但願他別回來了,你好好愛國。你一定要去盤古,我給你開個房。高冰塵,你記住我說的話啊,你敢跟我電話聯繫,我不給你開個房,我不叫郭文貴。我給你開個600平方米的房間,但是你必須答應一年內不準回國,不準出國,你在那待着,你不待你是孫子。我讓你,盤古現在酒店都已經關了啊,全都關了,我專門找人照顧你,你把你家人都帶着,我給你一個600平方米的公寓。我給你一個四合院。只要你有種,你天天在那塊直播砸郭,你這個孫子。愛國的趕快回國內。沒路費的,我給你。找我要,我送給你。買機票、我給你買機票。誰願意買單程票,回去愛國的,找郭文貴,我送給你們,沒問題。不是愛國嗎?就像2001年到2010年,香港的好多港商,一弄我們愛國啦,我們是愛國的香港同胞啦。還有臺灣的,我們是愛黨的,愛國的同胞啦,我們是同胞啦。我說你真愛國呀,在香港住着,把你家搬到北京去。你不搬北京,你是孫子,你就根本是假愛國。都不支聲了。你見過一個香港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港澳臺的代表委員,愛國愛黨的,把家定在北京、中國、上海的嗎?一個沒有。現在海外的欺民賊,海外民主、民運人士,支持王岐山的人,哪個孫子敢站出來,我送你一個商務艙、頭等艙單程票回國。只要你簽下來說:郭文貴我不回來了。我給你。高冰塵你要有種,黃河邊你就在國內待着。所以這些愛國賊、欺民賊,在海外還要在人家國家喫着人家、喝着人家的人,還罵美國人、罵澳洲人、罵英國人的人的這些小粉紅,這回都要受到收拾。你們的無知,不要把我們所有的中國人、和孩子、和未來全部綁架,絕對不可以。這就是爆料革命,正道主義。

2020年2月12日
文貴用三年,用五百億美元的資產,用全家的生命,已經用三年的時間證明給你們,從馬雲事件、從海航的王健事件、從陳峯的事件、從孫瑤的事件、從貫君的事件、從劉呈傑的事件,從孟宏偉的事件和中美貿易的進展,和香港整個運動的開始到今天,香港準備好了準化學武器,香港的運動會怎麼抓人,抓多少人,我用三年告訴大家。我有一次撒謊了嗎?我有一次說錯了嗎?郭文貴是騙子,我跟你們伸手要過一分錢嗎?我郭戰裝、郭媒體,被共產黨罰的錢,弄走的錢幾百億美元,你們見過人類有一個這麼幹事的嗎?見過一個這樣的騙子的嗎?我冒着生命危險,多少天天生命危險,我抵抗了全人類上,梁冠軍這個大流氓的威脅,吳徵、韋石、熊憲民、夏業良、李洪寬、郭寶勝、吳建民,還有什麼黃河邊,N個海外的沉默的力量。劉彥平第一次帶着國家的任務,帶着4個最牛的間諜,國際情報局,到這兒來要準備幹掉我。動用了美國最高級的力量DOJ司法部,最大的宣傳力量,任何一個人,沒有人相信郭文貴能活到現在。我只向中國人證明一條,我們所有的問題都是共產黨給造成的。

2020年3月13日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個世界如此的變化。這個孫子叫什麼?黃河邊是吧,那個孫子,爛人太監黃河邊,這個昨天我們律師把那個單子給我們,我說這個案子不是取消了嗎?包括黃河邊嘛。結果他說不行,不能取消。我說爲啥,他說我們會在加拿大會把他所有的資產,所有的相關事都查明白,而且加拿大有關政府部門不讓我們撤案子。這個孫子,這個爛人。我提起他我都嫌髒我的嘴,你知道吧。你看到有些人我從來不提了,我提都不想提,髒我的嘴,提我都不提。所以說這些爛人真的連我桌子上這些菜花都不如。有些人彆着急,看咱怎麼開始給他們打打太極,怎麼收拾他們。戰友們,沒人看清楚我怎麼出手的,未來你們會明白的。

2020年3月21日
所有現在替共產黨說話的大外宣,還有這媒體人,什麼明鏡啊,胡平啊,陳軍啊,什麼吳建民這個孫子啊,什麼高冰塵啊,什麼什麼黃河邊兒啊,韋石啊,熊憲民啊,郭寶勝啊,夏業良啊,這幫孫子,還有什麼滕彪“亂倫彪”,都不會得好。我絕不相信任何國家會放過你們。只要不支持香港運動的,打壓香港的,你都是有問題的。像包括這種Inty,什麼庫勒泰,新疆協會主席,利用民族矛盾,挑起種族衝突的,搞假政庇的,假護照的,還有這個傅希秋這個孫子,一定會受到懲罰。戰友們,動動手吧,檢舉揭發寫信。拜託了戰友們,動動手,檢舉揭發寫信。我們要行動,絕不能讓海外的黃皮膚的人,包括香港人、臺灣人、日本人、新加坡人、華人、馬來西亞華僑、各國的華僑們、華人,成爲過街的老鼠。我們應該是英雄,我們成爲世界的英雄。我們應該不惜一切代價向西方人證明這是共產黨乾的,不是中國人乾的。絕對不允許像一天四十幾次(提“中國病毒”)的Inty,把這個矛盾轉給中國人。中國,中國人,轉給叫中國人給世界道歉。和共產黨現在將派出現在各種所謂的網紅,代表中國人現在給海外道歉,轉移共產黨的責任,這絕對不允許。我們戰友們,千萬千萬得動手了,爭分奪秒啊。

2020年5月30日
只有這幫欺民賊王八蛋他讓你捐款,捐完款是我的,我愛咋用就咋用。那是啥?那是你傻。所以那幫王八蛋永遠把所有的錢叫做伸手。這種流氓欺騙邏輯,我們有人就信了。我們一個特別特別高尚的戰友看到欺民賊的信息還發給我跟我覈實,哎喲,把我驚呆了。他是我最尊重的戰友之一,我說你怎麼會相信這種欺民賊的東西呢?但是有的人智商就那麼差。那個黃河邊,黃河便,連自己老婆內褲都買不起的主,他說的東西竟然有人信。

2020年8月29日
你像那個什麼莊烈宏這個孫子、還有雞腿潘、還有黃河邊,你看他那個樣,他不可能走向成功。很簡單,如果今天坐我對面是你,黃河邊問我,同樣你這樣的話,你說我會怎麼回答他?永遠不可能。因爲他什麼?他不具備仁義,不具備勤勞,他也不具備一個真和善的本能,他已經完了,他是被上天植入了魔的人。

2020年9月17日
高冰塵你這個王八蛋,你以爲加拿大人傻?一定會跟你算賬的。你不可能拿着人家的錢、享受着民主社會,你在這騙?

2020年9月20日
高冰塵能來去自如進出中共,你能相信嗎?這幫孫子砸郭之後全都富有,錢哪兒來的?youtube一年給不了他一萬美元,你說他錢哪兒來的?這不很簡單嗎,共產黨的特務。砸郭是門生意,砸郭讓他們有飯喫,但共產黨不會讓他們過好,因爲共產黨不會讓任何人過上好日子。你有好日子了,你就不會聽共產黨的了,明白了吧。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99

9月 29日 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