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媒吹風:“黨建進家” 鼓勵親人揭發對黨不忠者?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彈指滅共組農場小哥

編輯:文荷

近期,中共黨媒連連吹風,要把對黨忠誠納入家風建設的範疇。言外之意,哪天你在家裡發發牢騷,妄議中央,都可能會被記錄在案了。因為家庭這個私人領域,將成為黨支部的最基層單位,每個家庭成員都成了監督者和被監督者。

圖片開源:網絡圖片說明:黨媒發出“黨建進家”信號

中共重視其對於人民思想的控制,可謂是歷朝之最,更是舉世無雙。在所謂的人民軍隊裡,黨支部建立到班,牢牢掌控住槍桿子。在大學裡,學科建設、經費預算、人事編制無不被“黨委領導下的校長制”牢牢把握著。至於各級各類的媒體,則都是被一層層的黨委宣傳部束縛裹挾著,成為了黨的喉舌。雖然中共的監控已經無處不在,然而,把黨支部建在家庭上還是讓許多人跌破了眼鏡。

經歷過文革的人們不會忘記,那些被黨性之惡沖昏頭腦的紅衛兵們,對自己親人的背叛、揭發、批鬥,以至家破人亡的人倫慘劇。那時的中國,對黨忠誠高於一切,早匯報,晚請示成了每個家庭的生活常態。手握紅寶書舉過頭頂,對毛澤東像鞠躬行禮,高呼三聲“萬壽無疆”,這一套標準流程,將一個個鮮活的生命,變成了行屍走肉。中共用這種近乎邪教崇拜的形式,對人民進行思想控制,從靈魂上剝奪了生而為人的尊嚴和自由,使崇拜和臣服內化為一種生活習慣。是否對黨忠誠,成為了評判人好壞的唯一標準。

圖片來源:大紀元文革中被親人揭發批鬥的“走資派”

在毛時代,對黨忠誠,是對毛忠誠的一種婉轉的說法。因為哪怕是被祝”身體健康“的林副總帥,也無福消受這種民眾對黨的忠誠。在中共引入資本主義經濟制度發展經濟以維護其執政合法性的鄧時代,這種政治掛帥的口號被刻意隱藏了起來。現如今,面對即將到來的執政危機,共產黨又一次將這一丑陋的手法拿出來,藉此”馴服“新一代的年輕人,只是這一次,忠誠的對像從毛變成了習。

2016年的一則新聞很有意思。說的是在南昌鐵路局工作的一對新婚夫婦在新婚之夜抄黨章,“給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記憶”。這個超越常人認知範圍的行為發生的背景,是當年共產黨發起的“兩學一做”政治運動。所謂的“兩學一做”,就是“學黨章黨規、學系列講話,做合格黨員”學習教育活動。南昌鐵路局為此發起了“手抄黨章一百天”活動,於是也就有了這對新婚夫婦新婚在之夜依然不敢怠慢地抄著黨章。至於為何他們抄黨章的時候,會有攝影師出現,我們作為外人並不得而知。但出現在洞房裡的中共那雙無處不在的眼睛,實在讓人不寒而栗。

中共從來就站在家庭和諧的對立面。歷史上因為愛黨而割捨親情、毀掉家庭的例子不勝枚舉。最有代表性的一個是胡適家庭的遭遇。胡適的次子胡思杜在胡適飛離北平時,堅持留在共產中國。他在1950年的“胡適思想批判運動”中充當積極分子,將父母留給他的財物上繳給中共,並在報上發表《對我父親-胡適的批判》一文。只可惜,胡思杜的這些諂媚中共的行為並沒有能給他帶來任何利益。在反右運動中,他被無情地消滅了。類似的例子還有傅作義的弟弟傅作恭。身在美國的他被歸順中共的哥哥傅作義勸回,很快在反右運動中被流放至夾邊溝農場,最終餓死在那裡。如今,中共提出要將黨支部建到家庭裡,顯然是要把監控的觸角伸到社會的最小單位裡,為即將到來的全民皆兵做準備。

圖片開源:網絡圖片說明:胡適一家。後排右一為胡思杜

如今,在北美,很多大學的教授都是信奉共產主義的左派。很多家庭裡的孩子,因為這樣的左派教育而瘋狂地推崇共產主義。這種景像有點類似於民國時期的中國大陸,值得警醒。家庭的傳統價值觀教育,在這樣的背景下就顯得尤為重要。家風家教具體應該如何做,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是筆者認為,大方向應該是強調家庭成員之間的互相尊重和互相信任,讓家庭充滿愛;每個家庭成員都要擔起維護家庭的責任,保護家庭不被外部勢力,尤其是極端思想破壞。共產主義的毒害不斷蔓延,家庭將是守護人性,抵抗黨性的最後堡壘。

筆者在此告誡國人警惕中共的洗腦邪術,看顧好自己的家人。不要讓黨性之惡,荼毒了家庭的人性之美。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