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之涇渭分明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福音組 啟木

圖片來源:OR商業新媒體

還有不到兩個月就是美國總統大選了。大選來臨,美國的政治博弈趨於白熱化。有位弟兄卻告訴我,他擔心談論政治議題會分裂教會。前些天有位多年好友告訴我“你就好好地做牧師,別碰政治別惹事,談都別談”。

不談政治怎麼行呢?我們稱之為公共事務好了,基督徒仍然在歷史當中,是真實地活在世界上社會裡。基督徒對公共事務本來就有自己的主見,不討論並不表明沒有分裂的可能,只是暫時遮蓋起來了。不如好好地提供渠道充分地探討,增進彼此的了解。

不願意討論公共事務的基督徒喜歡用一個詞來概括——政教分離。然而,“政”可以代表有形的政府,也可以代表政治;教可以代表有形的教會,也可以代表基督教信仰。根據聖經教導和教會歷史,只有政府和教會的權限及功能需要分開,其他的組合都不能分開。根據維基百科,“政治是由各種團體進行集體決策的一個過程,也是各種團體或個人為了各自的領域所結成的特定關係,尤指對於社會群體的統治” 。普世教會不但可以探討聖經價值觀與公共事務的關係,還應當積極尋求對公共事務的影響。政府和公共事務不受正統神學的影響,就必受自由神學的影響。不受基督教信仰的影響,就必受其他信仰或意識形態的影響(無神論、人本主義、共產主義等等)。基督教是入世的信仰,聖子耶穌基督向聖父祈求時這樣說“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

對生活在中國的基督徒來說,即便教會想和政治分離,政府卻不會放過教會的。那麼對於生活在美國的基督徒呢?從Covid-19開始講起吧。

2020年復活節的早晨,我獨自一人開車去教會參加主日崇拜的網絡現場直播。路上沒有孩子們吵吵鬧鬧的聲音,教堂裡也沒有歡聲笑語了。信主二十年來,第一次參加沒有人頭湧動的複活節崇拜。 “主復活了”在崇拜大廳迴盪著,我卻感傷無法與眾聖徒一起領用聖餐,忽然想起一句話“教堂雖空,別忘記,耶穌的墳墓也是空的”,心得安慰。

這樣的話可以安慰一時,卻無法解決周復一周沒有實體聚會的現狀。教會從來都不是一棟教堂,也不是周報上的人數統計。教會乃是永生的神呼召出來的一群人,不斷宣揚耶穌基督復活了。我們並不是律法主義者,在特殊情況下為著網路聚會感恩。然而時間一長,特別是無法聚集共領主餐,我們不得不深思聚會的意義。在教會歷史上,無論多艱難,聖徒們總是保持實體聚會的形式。希伯來書10章25節說“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 是什麼讓教會停滯了半年之久呢?是“致人死命”的新冠病毒嗎?

首先,我們來看新冠疫情的影響。半年多來,從科學醫學的角度,人們可以越來越清楚地認識Covid 19病毒。早期我們目睹了它在武漢、意大利、紐約等地的殺傷力。絕大部分教會都順服了科學家的建議和政府的規定關閉實體聚會。我們教會的網絡直播現場也嚴格遵循政府規定的人數限制和衛生指南。接下來,民眾通過數據資源看到致死率在大幅度下降。 Fauci博士承認CDC統計18萬死亡人數中只有6%是單單由Covid19 造成的,而94%的死亡病例中都存在其他各種疾病或基礎疾病因素。【https://www.cdc.gov/nchs/nvss/vsrr/covid19/index.htm】

【Fauci博士採訪視頻 https://youtu.be/OXM-BGe96Rc】由此可見新冠病毒對健康人的影響並不大。就像醫生給人治病需要權衡醫療手段的利與弊,重開教會的決定也要權衡利弊。很多信徒渴望回到教堂,彼此平行對視,共同仰望敬拜上帝。其實目前如何居家隔離也需要平衡,而不應像三四月份那樣。因為疫情,人與人之間隔離開來,精神疾病和家庭暴力不斷上升。人們保護身體健康的同時,是否犧牲了靈魂的健康呢?

過去幾個月,我們發現病毒已經被當作了政治鬥爭的武器,主流媒體藉此大肆發揮,把美國描繪成重災區。許多州政府藉機把自己的權利擴大到了以前沒有的領域。比如,加州政府正在給剛剛恢復實體聚會的幾家教會開高額罰單。 【https://www.christianpost.com/news/calif-church-refuses-to-close-after-being-fined-over-50000-for-singing-meeting-inside-it-must-stop.html】有些做法近乎荒唐。比如,當內華達州的教會不能開放時,賭場、墮胎診所和脫衣舞店卻不受約束地開放,大規模抗議遊行也完全不受限制【https://www.outsidethebeltway.com/casinos-open-churches-closed/ 】。

過去幾個月,我們或許更能發現病毒並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人心裡面的罪惡被激發更加可怕。與病毒相比,各大城市同時出現的暴力抗議革命更令人震驚和憂心。教會一方面應當積極商議如何進行安全的實體聚會;另一方面也當正面迎接這場社會亂象所帶來的挑戰。 BLM運動打著平權的旗號開始暴力抗議的時候,基督徒當留意觀察。不是看有沒有崇高理想或犧牲精神,而是要看是否符合從聖經來的價值觀。沒有的話就當抵制,有的話仍然要謹慎,是否自身帶糾錯能力。如今此運動越演越烈,更多城市出現長期暴亂,焚燒汽車房屋,騷擾餐館食客,當街攻擊國會議員和異議者等等。 “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不斷向民眾發出威脅的信號:如果不發聲支持BLM就是傷害非裔美國人。 “黑人生命寶貴”被BLM運動綁架成為一個革命的口號。目標不是減少警察執法暴力,而是取消警察;目標不是爭取平等權利和機會,而是索取極大數額經濟賠償以及在教育就業等各個層面享受特殊待遇;最終挑戰現有製度,建立烏托邦社會。

許多華人基督徒是在中國大陸出生的,有“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長輩,有經歷過文革動蕩的右派,還有目睹過天安門事件的學生。從小戴著紅領巾長大,被灌輸無神論和進化論,我們以為共產主義是人應該為之而奮鬥的理想,直到接觸聖經,被耶穌基督的真光照亮,才從心底唱出奇異恩典“前我瞎眼,今得看見。”基督信仰挪去我們的重擔,使心中的愛火重燃。我們建立以三一真神為中心的人生觀,讓生命充滿意義,連於永恆;因此有敬畏之心,樂於約束自己的道德行為;糾正我們的世界觀,認識人類社會制度中的優劣;持守以聖經為準的價值觀,漸漸查驗上帝良善完美的心意。認識神才能更好地認識人,人之初既非性本善,也非性本惡,乃是性本罪。

我們見識過人性的惡在階級鬥爭中被無限放大,也見過專制的君王奪取人的財產、自由和生命,抹殺社會的創造力,壓製文化的繁榮。所以,這幾個月當我們在這個自由的國度看到“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看到類似“三反五反”“破四舊”的運動時,前車之鑑使心都顫抖。原來革命思想在這裡已經滲透得如此之深。

共產主義的幽靈正在美國上空遊蕩。有股力量試著將人群按膚色、財富等分類,描述出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兩個階層。比如說白人是壓迫者,黑人是被壓迫者;富人是壓迫者,窮人是被壓迫者;堅守聖經價值觀的基督徒是壓迫者,多元文化是被壓迫者。他們要“砸爛舊世界,建立新世界”,用革命手段建立一個“平等博愛自由”的社會。最終目標是消除階級差別和對抗,建立一個大同世界。

撥開外殼,人類歷史都是屬靈的歷史。二戰之後西方教會漸漸失去了堅持聖經真理的勇氣,任由別人打著“自由平等博愛”的旗號在各個領域踐踏聖經價值觀。當自由神學盛行時,烏托邦思想得到了充分的理論支持,左派精英為著“結果平等、多元文化”搖旗吶喊,不顧公義過程,甚至不惜支持革命手段,讓我們在過去幾十年看見社會怪象愈演愈烈。這些怪象因著今年是大選年而集中體現在政治領域。

八月中下旬民主黨和共和黨都舉​​行了全國代表大會,呈現了兩條鮮明對比的路線!一個打感情牌,一個強調理性和感性的結合。一條是革命的路線,顛覆美國傳統(參考法國大革命);一條是漸進改良的路線,把經歷了歷史考驗的原則應用在當今時代;一條是為了多元而多元的路線,一條是因著共同價值觀產生的多元化。

我們來具體看一下政綱。民主黨宣稱,若當選將削減警察經費釋放罪犯,任命“社會正義(social justice)法官”,這意味著許多暴力抗議者將以宣揚社會正義為由免於刑罰。民主黨稱警察暴力執法是“國家靈魂污點”,現在是根除刑事司法系統乃至社會中的結構性系統性種族歧視的時刻。他們提倡開放邊境,使非法移民享受各樣福利;強制使用清潔能源,實現零淨排放等。這些政策需要更多的稅收來提供資金,所以要增收數万億美元的聯邦稅。還有更多看起來很美近乎烏托邦的政策,實際卻強調集體身份,忽略個人責任;強調結果平均,而非機會平等;強調政府職能,減弱個人自治;強調政治正確,忽視公平公義。

共和黨的政綱在各個方面與民主黨相反,更加貼近美國的建國精神和公平公義原則。政府應當罰惡賞善,保護生命和個人財產。他們反對身分政治(identity politics),強調公平執法懲治罪惡;雖然反對警察暴力,但不支持削減經費,而是強調加強培訓。經濟方面倡導減稅小政府,醫療教育等方面鼓勵個人選擇,而不是國家計劃和福利。

如果你覺得這些政策與基督教價值觀沒有直接聯繫,我們再來看看民主黨政綱中關於宗教和人權的部分。聯邦政府稅收會被用來直接支持墮胎行業,甚至強制有宗教信仰的機構為僱員提供墮胎醫療保險。他們繼續提倡性別多樣化,在教育和就業方面以平權為由,大肆鼓勵各種非傳統家庭形式,從同性婚姻合法開始,直到群婚隨意變性。他們強調所謂的“政教分離”,將宗教限制於私人領域。他們甚至把“上帝”這個詞也有意無意地從黨代會宣誓中除去了。

共和黨卻越發強調個體生命價值,強烈譴責墮胎;廢除約翰遜法案,給予教會講台談論公共事務的完全自由;重視傳統核心家庭等等。黨代會上的發言人常常尊重上帝的名。此文限於篇幅,只是提綱挈領地提到兩黨政策,讀者有心的話可以做更多研究,基於聖經價值觀來判斷的話,兩黨政策涇渭分明!

我有閒暇時喜歡看球賽,常常想著把總統大選類比成競技比賽。恰巧,2016年七場四勝制的NBA籃球總決賽一比三落後的隊伍最後得勝了,七場四勝制的MLB棒球總決賽一比三落後的隊伍最後得勝了,一場決勝負的超級碗NFL橄欖球決賽極具戲劇性地翻盤。 2016年的總統大選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發生了什麼樣的匪夷所思的大反轉。當年看完比賽和大選結果就常常想,讓最好的導演來編也編不出那樣的過程和結局。

今年的總統大選或許是更加重要的一場比賽,與競技比賽不同的是,這場比賽的結果決定美國未來,甚至是全世界的未來。或許上帝要藉著他所揀選的人讓世界再次震驚。上帝所要做的事情邀請人參與,對於能夠投票的人來說,今年的大選是涇渭分明的選擇,需要義不容辭的行動!

 (本文曾發表於《生命季刊》,作者是承光學會會長https://inherit.liv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