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麗夢最新採訪– 《星期日衛報》揭秘

圖片來源:SundayGuardianLive

新德里:世界衛生組織(WHO)下屬的香港公共衛生學院專攻病毒學和免疫學的閆麗夢博士在接受《星期日衛報》專訪時表示,中共與WHO合作掩蓋了Covid-19病毒的危害,結果病毒在全球範圍內傳播,感染了數百萬人,同時使世界經濟空前癱瘓。擔心因揭發而成為眾矢之的的閆麗夢4月飛往美國,她還說,病毒是在實驗室裡被改造的,這一點非常明確。

以下是編輯的採訪記錄:

您是如何知道Covid-19病毒的?

:我當時在香港大學的世界衛生組織參考實驗室工作。它也是愛思唯爾全球排名第一的冠狀病毒實驗室。我之所以被派去調查該病毒,是因為我在那里工作了5年,我是團隊的核心成員之一。我在中共國兩所頂尖的醫科大學獲得了醫學學位和博士學位,所以我在醫學專家、醫師、醫院、權威機構、實驗室,包括軍方的實驗室都有廣泛的網絡。我是唯一一個參與那個實驗室工作的人裡面會說普通話的人。我的上司,世衛組織顧問Leo Poon教授,秘密要求我從2019年12月31日開始做調查,了解清楚武漢這種新型”肺炎”病例的具體情況,因為他要給政府寫報告。這一切都發生在缺少中共國提供信息的情況下。我從原來的網絡開始調查,結果發現截止到12月31日,武漢已經確診了40個病例,但政府卻說只有27個。我還發現人與人之間的傳播很明顯,甚至那時就已經發生了。有明確的醫學標誌表明,人與人之間的傳播那時正在發生。然而,政府不允許人們談論這個問題,結果是沒有防護、沒有隔離、沒有對病例進行診斷;因此,越來越多的醫務人員和人們不得不暴露在病毒中。後來,政府開始傳播病毒來自海鮮市場,這是一個煙霧彈。沒有動物作為中間宿主參與,這是政府試圖讓人們相信的。

問:接下來發生了什麼?

答:我把這一切都告訴了我的上司和世界衛生組織參考實驗室的另一位共同負責人Malik Peiris教授。他們都知道這件事,但他們隱瞞了。我的主管告訴我,要小心,不要越過”紅線”。

問:您為什麼說這是一種人為的病毒?

答:根據我從12月31日開始的調查和對基因組序列的研究,很明顯,這種病毒是在軍方實驗室研製的。在蝙蝠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的基因組,被改造成對人類有害的病毒。這就是為什麼我決定站出來說出真相,因為我知道沒有人願意站出來。中共一開始說沒有人與人之間的傳播,不用擔心,但這些後來都被證明是假的。 1月17日,我決定聯繫一位在美國的華人博主,通過他向全世界分享冠狀病毒的真相。我選擇了他,因為我必須聯繫到一個不會把這些告訴中共,不會出賣我的人。我花了兩天時間,試圖讓他了解證據並說服他。

問:中共為什麼要感染自己國家的人民?

:我們只能假設這個動機,中共需要告訴世界為什麼。中共統治我們的國家近一個世紀,現在國內已經開始了各種運動。國民在尋求改變。我在這個當權政府下成長了30多年,可以說,這個獨裁政府從不關心人民。對他們來說,人的生命並不重要。

問:您為什麼在4月份離開香港?為什麼不在這之前離開?又為什麼去美國?中共說您是奉美國政府的命令工作的。

答:他們指控我做的事情遠比你說的要多。為什麼是四月?一開始,我並不知道未來會變成這麼大的(調查)。在YouTube播出真相後,(中共)改變了一系列的政策(關於Covid-19),但中共仍試圖掩蓋,並與世衛組織合作,掩蓋我說過的任何話。我意識到,中共要開始對付我了。我當時看到了香港發生的事情,也看到了政府對抗議者的打壓方式。我很難隱瞞,因為我要努力去告訴大家真相。 4月中旬,我被告知有危險, 同時我也意識到事情越來越嚴重。病毒竟然被允許傳播,儘管告訴有關人員病毒有多危險,但中共仍然允許人們進出武漢。

我決定離開香港,於4月28日來到美國。現在,我得到了美國政府有關人士的支持。這些人看了我的第一份報告後,都相信我說的是事實。

問:在您揭露真相後,中共有沒有正式或非正式地找過您呢?如果有,他們說了什麼?

:他們有。當我在飛往美國的飛機上,香港警方和中共的機構將我的離境情況通知了北京國安,警察官員去了我父母家並開始詢問我的父母。十名警察在我香港20平方米的家中搜查了幾個小時。他們已經把我列為刑事案件。我在4月28日離開香港,那是我的年假時間,在這期間,他們關閉了我的門戶網站。我無法訪問我的電子郵件,他們還刪除了我在香港大學的網站頁面。 Malik Peiris教授接下來突然宣布退休。各種網絡攻擊都在針對我,以我的名義建立假檔案來詆毀我。中共的網絡軍方正在花大力氣詆毀我,試圖讓大眾對我的資質產生質疑。

問: Twitter最近關閉了您的賬號。您有沒有向Twitter詢問他們為什麼這麼做?他們有沒有給出任何理由?

:沒有理由。我只是用我的Twitter賬號發布了我的報告,結果24小時後,無緣無故,我的賬號就被暫停了。另外,我還有一個匿名的Twitter賬號,沒有人知道,但因為我用同一個手機操作兩個賬號,所以那個匿名賬號也被暫停了。

很多人就此向Twitter投訴,但Twitter、Facebook、Instagram都沒有給出任何回應。即使是分享我的報告的人,他們的帖子也被限制了。 Twitter支持和我相關的假賬號,卻限制了我本人操作的賬號。

問:閆博士,您說這是實驗室製造出來的東西,我相信您一定有一些證據可以證明這一點?

:我有兩份報告–一份是已經發表的,一份是我正在準備的,可以證明病毒是在實驗室製造的。這一點你不需要相信我,你可以自己去驗證,因為我將用盡可能簡單的文字寫出來,讓普通讀者也可以理解。我將在報告的最後引用100多篇參考文獻,告訴大家這是誰做的,是怎麼做的。病毒基因組就像人的指紋一樣,很明顯是兩種病毒被”聯姻”而產生了一種有害的病毒。我發表的那一篇報告已經說明了這方面的內容。

一些頂尖和著名科學家由於不同的原因支持中共的(病毒)”自然起源”理論,試圖打壓我的理論。他們正在用謊言和誤導的信息來欺騙大眾,因為普通讀者自己看不懂科學報告。所以我一發布報告,推特就把我封殺了。

:閆博士,您是否認為中共已經研製出某種新型Covid-19疫苗,但還沒有宣布?

答:不會的,請不要相信中共可能已經研製出的疫苗。中共從來沒有自行研製過任何疫苗。如果你查歷史就可以看到。有資金的中國人從來不會買中共研製的任何疫苗,因為質量可疑。他們寧願花更多的錢,買進口的。

問:您打算留在美國繼續工作?

答:美國是唯一能夠領導調查並追究中共對這次疫情負責任的國家。美國官員正在和我聯繫,我已經向他們提供了證據,我們正在一起工作。無論如何每個人都有權利知道真相,每個人都應該花一些時間去研究這些事情,並弄清楚這個(Covid-19)本不應該發生。沒有人應該在這場大流行併中受到傷害。但是這種情況已經發生了,而且還會不斷地出現,因為你不絕能相信做過這個事情的人,所以必須讓這個中共政權承擔責任。

問:您是說應該追究相關責任人的責任。您能告訴我這些人是誰嗎?

:這個病毒是故意被放出來的。從一開始,它就不應該發生。那麼,應該由誰來負責呢?這不是個人的事情。任何個人不可能有組織地做這麼大的事情。中共在背後支持。在這個政權當政下,你永遠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第二件事就是所有的人,無論是哪個國家的人,只要參與跟中共合作掩蓋病毒真相,就也應該為他們的錯誤行為負責,因為他們的錯誤損害了全球的健康。

翻譯報導:松鼠

加拿大喜莊園– 2020/09/28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