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華春瑩以人民幣印有民族語言代表‘尊重’少數民族”的謬論

內新聞:人民公敵 素材:挺郭-小剛 校對:雅典娜的聖鬥士(沙加)

據今日頭條9月25日報道: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其推特上發文並配圖稱,人民幣上印有藏文、維文、蒙文、壯文等少數民族語言,而美元除了印有英文外,並無其他語言,以此狡辯中共政權對其治下少數民族的尊重。

華春瑩的無恥狡辯漏洞百出!

首先,人民幣上同時印有漢語拼音、藏、維、蒙、壯這幾種語言,由排列最高的漢語拼音可知,四大少數民族語言翻譯成漢語即“中國人民銀行”,表示該鈔票由中國人民銀行發行,實則是向少數民族百姓宣示中共的金融權威。

其次,爲何人民幣上會印有以上四個少數民族的語言,與當時中共急需鞏固政權的曆史背景密不可分,而與“尊重”二字無關!

第一套人民幣發行時間在上個世紀四十年代末,彼時內蒙古自治區已成立,部分券種由內蒙古自治區發行,故鈔票上印有蒙文。此乃少數民族語言進入人民幣體系的端始。隨後,中共在五十年代發行第二套人民幣時增加了維文和藏文,六十年代發行第三套人民幣時新增了壯文。

從中可見,少數民族語言見諸人民幣僅僅始于發行時的—個偶然契機。既然已經印上去了,去掉顯然不合適,只印蒙文更不合適,其原因又爲何?

中共在抗日戰爭時期,趁著國民政府疲于應對日本侵略者之機,悄然擴充自己黨派的武裝力量,在抗戰結束之際通過暴力篡權取得政權,其政權合法性並未得到國際社會認可的狀態一直持續到1971年中共在聯合國獲得席位爲止。

由此可見,在那樣的曆史背景下,做賊心虛的中共深知,要穩固自己的政權地位,不僅要實現地域層面的統治,更須采用一切手段利用權力進行有形和無形的控制。如果彼時去掉鈔票上的蒙文,不僅不合時宜,反會適得其反,可能會引起蒙古族人民的不滿。可是,—旦鈔票印上了蒙文,其他幾大民族的語言是否也應該印上,以示各民族“團結”之意呢?畢竟蒙族、藏族、維族和壯族是在人數上僅次于漢族的幾個大族群。

這是在當時的社會曆史背景下,中共不得不爲之的“面子”行爲,而實際的“裏子”又是怎樣的呢?

中共執政70年來,對其治下的各民族人民可謂劣迹斑斑,遠者有上個世紀四五十年代之際,王震入疆“平亂”。近者有中共借援藏、援疆之名對西藏、新疆地區的文化、教育以“紅魔”文化進行侵略性替代,對新疆異議人士進行集中營管束,對蒙古族人民保留民族語言教學的要求進行威脅、打壓,以及中共政權70年來進行的多次運動……凡此種種,皆是中共利用手中的軍隊和政治權力對各民族人民實行暴力控制,維持其統治地位的手段,何來“尊重”一說”?

如今,華春瑩對以上客觀存在的事實避而不談,僅僅以人民幣上的民族語言文字狡辯中共政權對少數民族的“尊重”。那麽,照華春瑩的邏輯,是否可以將鈔票上各民族語言的“中國人民銀行”字樣理解爲中共在利用民族語言向各民族威示自己掌握經濟命脈的統治權力呢?

更何況,漢族幾千年來使用的民族語言文字是繁體字,不是中共在上個世紀創制的拼音文字!漢族是中共治下最大的-個民族,中共以自己創制的拼音文字代替最大的-個民族本來的文字,這不是鸠占鵲巢、披上麻袋當皇袍的無恥行徑嗎?又何來“尊重”-說?

最後,需提醒華春瑩:美國所在地區早已在建國前的被殖民時期就從上至下完成了以英語作爲交流通用語言的普及,如今不需要畫蛇添足再印其他語言;美元上除了用英語印著“美聯儲票據”的字樣外,還印著“IN GOD WE TRUST”的字樣,表示美國人的權力由上帝賦予,而不是由某個黨派施舍,所有人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而不是匍伏在執政黨的腳下求生!

所以,華春瑩,請代表“你黨”實事求是發言!

新聞來源:
https://www.toutiao.com/a6876318241342358029/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eyer

9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