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首相警告中共的霸權與野心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天使在人間

校對 文錦

據9月26日《每日郵報》報導,英國首相約翰遜已決定針對中共的“擴張主義”採取行動,此前中共政府被指控向巴巴多斯施加壓力,要求該國不接受英國女王的象徵性統治。該島國是中共國“一帶一路”戰略的組成部分。根據該戰略,中共國向貧困國家提供貸款,幫助他們興建港口和高速鐵路等關鍵基礎設施。一旦這些國家發生違約情況,中共國就藉機控制已完成的項目, 並要挾對方在貿易中提供最惠國待遇以換取貸款上的寬限, 唐寧街10號(首相官邸)的消息人士把這稱為“中共國卡住了這些發展中國家的咽喉”。

图片来源: cagle.com

首相約翰遜先生擔心由中共病毒造成的經濟損失將使各國更加心甘情願的接受這種霸權,他要求中共國與這些國家的金融協議更加“透明”。


巴巴多斯是中共國“一帶一路”項目的數十個參與國之一。中共國通過“一帶一路”為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進而要挾受援國。於1966年獲得獨立的巴巴多斯上周宣布將在2021年施行共和製:現任總督桑德拉·梅森(Dame Sandra Mason)說,“現在是時候結束我們的殖民地時代了,巴巴多斯人民想要自己的元首。 ”
英,美共享的情報表明,中共國的金主對巴巴多斯施加了壓力,要求它們結束殖民地制度。


保守黨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湯姆·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表示,這表明中共是如何通過“債務外交”來“將這些國家納入自己的帝國新秩序”的。他在周日的《每日郵報》上寫道:“巴巴多斯可能是北京最新獵獲的獵物……各國從中共國國家銀行獲得貸款並押注他們可以在貸款到期之前償還這些款項,博弈已變成豪賭。他補充說:“我們應該提醒我們的加勒比友邦,我們無與倫比的女王名義下的君主立憲體制是對抗暴君的最佳辦法。 ”

來自MoS的數據統計首次揭示了中共國對貧困國家造成的真正影響,在某些國家中共國的債務幾乎佔了GDP的三分之一。巴基斯坦是重要受援國之一,伊斯蘭堡欠中共國的債務總額為270億英鎊。負債率最高的則是柬埔寨:它欠下的50億英鎊佔其國內GDP的29.5%。其他主要接受援國包括老撾,佔國內生產總值的26.1%;贊比亞,佔23.4%;埃塞俄比亞,佔17.7%;白俄羅斯:13%。


英首相的表態標誌著英國保守黨政府政策發生了巨大變化:前首相特蕾莎·梅的財政大臣哈蒙德(Hammond)曾經敦促英國政府認可中共國在全球範圍內投資狂潮。哈蒙德最近抱怨黨內“反華情緒嚴重”,因為此前保守黨議員在反對華為在英國建立5G網絡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在卸任首相的第二年,即2017年,卡梅倫宣布,他正在幫助設立10億美元的“中英基金”,以尋求兩國在科技領域的合作機會”。


唐寧街10號的消息人士說:“隨著中共病毒席捲發展中共國家,許多人因欠下巨額債務而陷入中共的圈套“。 “一帶一路項目是一項擴張性的中共國馬歇爾計劃。 例如,北京正在資助老撾興建一條高速鐵路,而這筆資金相當於該國GDP的四分之一以上。“中共以最不透明的方式來做這件事。包括提供高利率和不可持續的貸款,以各國的自然資源作為抵押。這些國家則被迫變賣子孫後代的利益以償還目前債務。 ”消息人士補充說:“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和G20的成員,中共需要履行其義務並停止其長期以來缺乏透明度的行為。 ”


查理-羅伯遜(Charlie Robertson)是《發家最快的億萬富豪:非洲經濟變革背後的故事》的作者,也是中共“債務外交”問題的專家。他說:“中共正在做英國在維多利亞時代所做的事-將其資金輸出到其他國家,以達到其全球稱霸的野心。這不可避免地導致關於中共的陰謀論,中共希望這些國家違約,以便控制他們關鍵的基礎設施。”


湯姆·圖根哈特議員則說:中共希望通過貸款來解決蘇聯未能通過坦克解決的問題。在世界各個角落,中共統治者正在加速擴展領地, 就像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冒險家一樣,他們正在把別人的一切據為己有。中共用債務代替軍艦,把其他國家綁在自己賊船上。


看來巴巴多斯可能是中共最新獵獲的獵物。上週,該島宣布,在將近400年後的今天,英國君主將不再統治它們,儘管他們並未真正統治過這裡。作為立憲君主,伊麗莎白女王從未對這個國家的30萬居民行使任何權力。巴巴多斯過去幾十年來一直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是英聯邦中的民主國家。


那為什麼要改變呢?是什麼促使巴巴多斯人試圖找到新的國家元首,並結束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國家元首的象徵性統治?至少我們可以肯定一件事,女王的言行並不是導致改變的原因。實際上,英國政府也沒有做任何事情。
這其實只是一場權力的遊戲。許多國家從中共國國有銀行那裡獲得借貸,並押注她們可以在到期之前還清貸款,這是一場豪賭。她們希望港口,體育場,公路和鐵路都可以獲得無限循環的借貸,並堅信貸款永遠不需要還清。

但是,正如故事哈梅林魔笛手中的情節一樣,這些誘惑十足的免費資金掩蓋了真正的目的——與其說是為了發展,不如說是為了控制這些國家。在世界各地,我們開始看到廉價貸款的帶來的代價。誠然,斯里蘭卡政府並沒有因為建造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的貸款而做出原則性的讓步,但這並不意味著貸款沒有附加條件。與世界銀行的貸款或英國的發展援助資金不同,它們不會在違約時重新談判。而是立即收回這些基礎設施的所有權。比如中共國在印度洋的一個主要港口獲得了為期99年的租約。


在其他國家也發生了同樣的情況,因為債務比槍砲效率更高。中共國的銀行家和他們的廉價貸款完成了皇家海軍軍官和公司職員曾經軍艦上完成的工作。當然,也少不了來捧場的。去年,牙買加總理霍爾尼斯(Andrew Holness)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由中共國提供資金建設一系列大型基礎設施項目。他在上海貿易論壇上獲得了全明星待遇。幾年前則是Freundel Stuart。這位巴巴多斯總理簽署了該協議,稱為新絲綢之路,甚至還與解放軍討論了合作。


中共正試圖利用游擊隊和叛軍來實現前蘇聯未能取得的成就。他們正在嘗試改寫世界的秩序。他們成功了——從貿易到技術領域的國際合作不僅發生了,而且是有組織的。有些討論雖然在外人看來很枯燥,例如有關無線電通信波長和網站命名等方面的規定, 雖然不一定叫好,但是很叫座。


這原本是英國製定的規則。大英帝國的律師,保險家和銀行家是帝國的命脈,他們制定的規則支撐了全球貿易。他們將個人權利,隱私和法治融入人們的生活方式,這些原則決定著人們的工作方式。中共統治者違反了這些原則,並在試圖讓他們制定的秩序成為現實。中共國的新殖民者們沒有時間聽取別人的想法,他們將集權視為成功的關鍵。這對我們所有人都是一個挑戰。因為不是只有那些向霸權妥協的國家,所有人都將被迫接受這一秩序的變化。我們都在新霸權的陰影下。中共希望在全球範圍內復制自己國內的集權體系。正如其34個省(台灣為第35個省)必須遵守共產黨總書記的領導一樣,新的“殖民地”也必須按照指令投票。


在短短的幾年內,中共已經控制了四個聯合國機構,他們的意志正在發揮作用。以其中一個為例,這個已有155年曆史的國際電信聯盟。他們最近在討論如何從西方國家現有的“分佈式互聯網模型”(各個國家政府沒有權力干預)集中到各國首都(以便進行政府乾預),這其實是中共國籍秘書長趙厚麟的獨斷專行。另一個例子, 印度應該很清楚這意味著什麼。中共統治者再次威脅其邊界。我們也應該清醒過來。那麼,我們應該怎麼做呢?我們如何避免再次被新的霸權征服呢?我們可以從歷史中尋找答案。正如我們曾經建立了世界上已知的最強大帝國一樣,我們也摧毀了它。


英國納入戰後的新體系和原則已幫助各國取得了成功和允許他們決定自己的未來。他們阻止了蘇聯的擴張,並幫助實現了世界歷史上最長的和平增長期。英國需要根據法治和獨立,主權與自由的原則將人們重新集結在一起。
而且,如果我們要擺脫中共的債務陷阱,我們需要對一些實際的項目進行資金支持,我們必須制止腐敗,不給腐敗者以藏身之地。對於從印度洋到加勒比海國家的外交政策不僅涉及這些國家。這也關乎我們自己的利益並捍衛我們的價值觀。要讓我們的朋友知道我們不會坐視不管。

短評:中共曾一再宣稱不尋求對別國霸權,不尋求取代美國的領導地位。但他們正利用一切不光彩的手段以實現稱霸世界的野心。對國內14億人民的奴役已經不能滿足他們的胃口。所幸自由世界的領袖們已經逐漸看清了他們的本質,而被綁架的那些發展中國家也會逐漸明白,他們只不過是獵物而已。我們相信全球聯合滅共行動就是從揭開真相開始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