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言論自由系列ep1:為何五星匪旗可以在台合法飄揚?

作者 (台灣農場) zhong

相關報導連結:中華統一促進黨遊行平和落幕 黨員:「慶祝十一國慶從台灣做起」
https://tw.appledaily.com/local/20171001/M4CDTRHHQCMKNKW7D7VADAVGEI/
(由於版權問題,故無法在網路上下載圖片放在gnews供讀者觀看,請自行點閱連結瞭解背景事實)

一、結論

  1. 台灣法律高度保障言論自由,只要符合法律規定,愛怎麼揮就怎麼揮。民主制度、法治社會注重的從來不是人民揮什麼旗子,而是人民揮舞旗子、發表言論的過程,是否有符合法律的規定。簡言之,只要合法沒有什麼不可以。
  2. 本篇目的並非要為台奸賣台行為合理化,僅客觀從法治角度解構台灣法律對於言論的保障與包容,請讀者務必排除一切個人主觀上仇恨。筆者恨匪共但不容許台灣民主成就被無知之人侮辱、誤解。
  3. 法律上對人權保障,只要不違法不實質危害到民主憲政價值的存在(即政變、叛亂),原則上不存在因為政治因素而受到限縮的情形。但還是有例外情形,以後有機會再寫文章解釋。

二、李登輝對台灣民主改革,特別針對「政治性言論自由」必須高度保障

台灣過去曾經歷過長達38年的戒嚴時期,在戒嚴時期當中,人民的內在精神自由受到政治迫害,無法自由的發表言論、出版刊物或是做出任何可以代表自己自由意志的行為。特別是政治言論的部分,國民政府在戒嚴時期,為了維持高壓統治,強力禁止人民發表不利於國民黨政府的言論。

在這歷史背景之下,人民精神思想受到禁錮,也有許多人因為發表自己的思想而受到政治迫害。即便是沒有直接受到政治迫害的人民,也會因為長期生活於恐懼之下,成為精神上的受害者。李登輝前總統就是曾經經歷過台灣戒嚴時期的精神上受害者。李登輝前總統也曾經表示:對於自己的朋友、同學被消失、被迫害,這段經歷讓他感受到很大的精神壓力,所以他自己是白色恐怖時期的精神上受害者。這段經歷對李登輝日後成為台灣總統,並且決心進行台灣民主改革有很大的影響,可以認為化悲憤為動力。

因此,李登輝在蔣經國死後繼任成為總統,並在任期內面對台灣民間發起「野百合學運」的民主訴求,李登輝在台做出一系列實質意義的民主化改革。從筆者觀點,由李登輝前總統所做的民主改革,的確為台灣深深札下民主之根,且直至今日民主已在台灣蓬勃發展。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憲法必須高度保障人民的「政治性言論自由」,確保了台灣人民對於政治思想可以自由展現出來,且在符合法律規定範圍之內,不再受到政治的施壓、迫害。
(野百合學運與六四運動同時期,為兩岸政體之分水嶺。筆者之前文章有提及,有興趣瞭解的讀者歡迎參閱:https://gnews.org/zh-hans/365334/

台灣民主改革之所以要特別針對「政治性言論」來高度保障,原因不僅是因為過去歷史因素所致。以筆者觀點,更深層的意義乃透過高度保障政治性言論的方式,間接確立民主制度、權力分立制度在台的穩固。綜觀民主制度、權力分立的設計,不論是改選制、官員設有任期限制或是其他相關制度,目的無非是希望透過人民可以監督、用選票制衡公權力的方式,促進民主運作。而民主制度所有的配套措施,全都圍繞著「人民可以參與政治」的核心打轉,只要人民無法參與政治,那民主制度的配套措施在健全,也是無用武之地。而人民的話語權、言論發表,是最直接,也是最有力量的監督、制衡手段,因此政治性言論必須被高度保障,即便台灣不存在過去那段歷史,台灣的法律也必然要全面、高度的保障政治性言論。

三、何謂政治性言論?

所謂的政治性言論,可以簡單的認知為任何有關於人民對於政治上的意見發表,都屬於「政治性言論」。而政治性言論的「言論」,非專指以口語表達方式的言論,甚至囊括了以行動方式所發表的言論。例如:集會遊行、揮舞國旗、踐踏國旗燒國旗對國旗比中指等等。只要是人民希望透過口語表達或是身體力行的方式,來傳達特定的思想於公眾,而且欲傳達的思想與政治相關,都屬於政治性言論。

上述的例子當中,最極端的就是「燒國旗」。燒國旗,雖然從客觀觀之,屬於外在行為,但從燒國旗行為本質上來看,燒國旗之人希望透過燒國旗的動作來向社會公眾、政府表達自己的不滿。因此,燒國旗的行為,也是個人思想、內在精神的表達,而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但鑒於人民利用身體力行方式傳達個人思想的言論方式,與一般社會大眾所認知的口頭言語表達的言論有間,因此法律上將其稱為「象徵性言論」。

所謂「象徵性言論」,以燒國旗(或是踐踏國旗亦同)為例子,燒國旗之人主觀想法上希望透過燒國旗的行為,向社會大眾、政府表達自己對現狀的不滿。同時,圍觀者(第三人)也可以明白到燒國旗的行為是想要表達對現狀的不滿,就屬於「象徵性的言論」。象徵性言論,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的內在精神自由、思想自由的體現,涉及高度人性尊嚴,讀者看到現在應該對象徵性言論必須受到言論自由之保障,應該有所瞭解。

再回到李登輝民主改革的部分,台灣的法治為確保人民的言論自由可以受到最高度的保障,當然必須允許人民可以透過「燒國旗、踐踏國旗」等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思想。但是,燒國旗的行為對社會秩序、社會安全還是存在一定程度的潛在風險。因此,希望透過燒國旗表達特定言論思想的人民,還必須確保燒國旗不會對社會安全有所危害,才是法律所允許的言論自由行為。

舉例說明:不能在草地上燒、不可以在人潮密集或是尖峰車潮的場所燒國旗,這些可能危害到其他人生命、身體、財產安全的行為,都會被法律所禁止。

但,法律禁止人民發表象徵性言論(燒國旗)得原因並不是要刻意壓縮人民發表言論的空間(簡言之:法律禁止的目的絕對不是不讓你燒國旗)。而是權衡了個人言論自由的行使,將會大幅度增加社會風險(火災、人損等),因此做了一個限制。只要完全符合法律的規定,愛怎發表就怎發表。

(請讀者務必完全清楚、瞭解這一點,此觀念在民主制度中為何要以法律限制言論自由的原因,乃重中之重。法律對人權的保障並非絕對性保障)

筆者之所以花大篇幅提及「象徵性言論」,只是希望讀者可以瞭解,言論可以透過各種不同的形態表現,非僅僅透過口語表達。又倘若某國法律只保障口語表達、出版品等言論自由,卻禁止人民透過身體行動來表達內在精神,那該國法律對言論自由的保障,可能就不夠周全。(又或者是假的保障)

回到燒國旗、踐踏國旗等象徵性言論的部分,此種較嚴重、對社會造成較大潛在風險的行為都被台灣法律所允許。那較輕微的「揮舞國旗」當然也被台灣的法律所保障。(舉重明輕的法理)

但是,台灣為何會允許想傷害台灣的五星紅旗合法飄揚?

四、台灣為何可以合法揮舞五星旗?

呈上述,台灣過去經歷過白色恐怖時期,人民精神受到禁錮,特別是政治相關的思想。因此,解除戒嚴後的民主改革,就特別針對政治性言論作高度保障。目的是為確保歷史不再重蹈覆徹,人民的內在精神自由在合法的前提下,必須徹底的得到解放。

揮舞國旗、燒國旗等行為,屬於象徵行言論的範疇,應無疑義。同時,揮舞國旗、燒國旗等,又涉及到人民對政治的思想表達,因此屬於「政治性言論」的範疇。

鑒於過去台灣人民無法發表政治方面的思想,導致極權政府更加極權,因此台灣人民在反抗極權專制政府的過程當中付出極大代價。付出極大代價得原因,形式上是因為政府極權不讓人民可以獨立思考。但筆者認為,實質上的原因是人民無法透過言論發表形成社會公共意見、公共意識來監督、制衡政府所致。因此在專政制度不存在所謂的權力分立、監督制衡關係下,人民無從參政,也無從透過言論的力量來施壓、改善政府,整體社會運作失衡又不存在挽救手段,多方因素下造成了過去的歷史悲劇。從這角度觀之,也可以大致理解到民主制度權力分立的設計核心目的是為分化政府權力之外,還希望透過人民意見的表達達到監督、制衡政府,避免濫權。

而為了達到民主化改革所欲追求「避免歷史重道覆轍、健全民主制度,落實還權於民」的目的,勢必要放下各種成見,在法律上高度的保障政治性言論。即便是想侵害台灣民主自由法治的五星旗,在台灣法律上,只要人民符合法律規定,想揮舞五星旗,也必須受到言論自由保障,不可以因為政治因素,再次的限制人民的言論自由。(筆者非舔共,僅客觀闡述為何法律上必須接納匪旗在台灣可以合法飄揚!)

因此,台灣法律對政治性言論的高度保障,就讓台灣人民可以在「合法前提下」,揮舞五星旗、舉行舔共集會遊行。也許,許多讀者在過去會認為這是台灣共匪再賣台,台灣法律因為被滲透所以放任這種行為的發生。

就筆者觀點:「認知完全錯誤」。台灣的法律才不想管你揮舞什麼旗子、發表什麼言論內容。

而台灣法律所注重的部分,大致可以分為兩點:

1. 發表言論自由的「前提合法、過程合法」:只要合法,愛幹啥幹啥,你想揮到手斷掉也可以。

所謂前提合法、過程合法,以集會遊行為例。集會遊行也是一種行使言論自由的手段,透過理念相同的人群聚,以集體發聲的方式,向公眾表達特定思想。只要涉及到言論自由,在法律上無非是極為重要的權利,應該給予高度保障。但集會遊行的過程可能會佔用道路、對居住安寧或是其他公共利益有所危害。因此台灣的集會遊行法特別規定,對於集會遊行的行使,必須事先報備、申請,將集會遊行的時間、地點、方式報告給相關的主管機關,讓主管機關有辦法採取保護集會遊行人的措施,或是其他應對措施,以免集會遊行的失控造成社會負擔。同時,集會遊行進行當中還必須要注意音量控制、集會遊行的過程是否有違法行為出現等等。

事先報備、申請,就是「前提合法」。而過程要注意的事項,就是「過程合法」。

2. 言論自由是否因為政治因素或是其他因素,而受到不合理限制:

民主制度首重意見多元,希望透過多元意見的相互撞擊來促進社會進步。倘若民主台灣的法律,因為政治上因素而限制人民不可以揮舞匪旗或相關言論,那請問民主台灣和獨裁大陸差別在哪?(在中共國你燒國旗試試看啊)

因此筆者認為,台灣可以接納匪旗飄揚,實則民主之驕傲、中華文化融合西方民主自由法治的「實質展現」。本質觀之,排除各種個人主觀上的仇恨、成見,不僅台灣人值得引以為傲,凡是傳承中華文化的所有人,甚至全世界都應該對台灣這方面的進步、包容,引以為傲!

民主之可貴,非在於多元意見的薈萃,而是意見的不打壓!  

-自zhong           

不是什麼名言,不要誤會。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