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評論系列(三)——音樂超限戰:淺談原創歌曲的作詞

作者:美西二區天涯客,美東香草山文藝組Revenge

空中唱響團、美東香草山農場文藝組、《我是音雄》欄目組,是目前在爆料革命運動中,文藝活動最活躍的組織。每天我們都收到廣大戰友們向這幾個組織投稿的文藝作品。最多的是原創歌詞,此外還有原創歌曲、個人演唱的錄音、翻唱等。從來稿的熱情,我們看到了戰友們唯真不破的信念。隔著屏幕,可以感受到戰友們熱切的心情,希望通過傳唱的方式,把歌之劍傳到越來越多的戰友手上。針對目前詞稿普遍的情況,我們整理了一些給戰友的創作建議。

主題鮮明,取一個好歌名

歌詞的創作要有一個背景。唱歌和集會喊口號、刷標語不同。歌相對而言有內部的結構,需要有一個背景來組織材料。這個背景不能只是單純地產生情緒,堆砌口號。取一個好歌名,主題就是你寫的一首歌要表達什麼。一旦定好主題,所有歌詞圍著主題轉,別跑題了。不僅不能跑題,而且要深挖主題。比如,你要表達共產黨的邪惡。這個題目太寬太大,必須再細分,具體化,形象化,深刻給力。

結構佈局,分好段落就像蓋房子一樣,先把架子搭起來。歌詞通常分段的,第一段寫什麼,第二段寫什麼,連接起來就是整個歌詞的骨架。上下兩段之間是什麼關係,怎麼對比,怎麼過渡,都在考慮的範圍。結構嚴謹,形式短小精悍。歌詞的分段是和音樂的分段一致的,分段不好會對作曲帶來許多問題。

挖掘意境,避免口號比如,我要鼓勵小小的生命團結起來抵抗強大的共產黨,我拿蜜蜂作為我的意象:“抱團小命抵豪強,羞煞人間懦弱郎。若借胡蜂魂一縷,何朝虎豹敢猖狂?” 蜜蜂是一種小生命,可是一旦抱團,豺狼虎豹也是可以戰勝的。這種形象化的表達,應該比空喊“打倒共產黨”的口號更有說服力。

錘煉語言,避免粗俗共產黨的邪惡使得很多戰友忍不住要罵人。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罵人不一定非得帶臟。平時聊天怎麼罵都行,我們這裡討論的是歌詞的創作,是文藝作品。既然是作品,就得有水準。

歌詞與詩歌之間歌詞是唱出來的詩,是一種聽覺藝術。這是它們之間的關聯。但是,歌與詩還是有區別的。詩詞在閱讀的時候,即使一些生僻的詞彙也可以查一查字典的,但歌曲是變調的語言,而且時間短,稍縱即逝,所以一定要形象鮮明,簡潔動人,有節奏感,朗朗上口,也就是具備可唱性。特別是,歌曲一定要讓人能迅速聽懂,避免含糊生僻的用語。

修改,再修改首先問問自己,你的作品有沒有感動自己。如果連自己都沒有被感動,別人也就無動於衷了。幾乎所有人都有一個進步的過程。不要怕寫,事情都有一個開端。寫出來之後不斷地修改,參照一下優秀作品,總會達到某種高度的。

把作曲家放在心裡你不一定是作曲家,但一定要把作曲家放在心裡。常問問自己:你寫的詞,你覺得可唱嗎?你先自己哼哼,覺得有沒有節奏感。歌詞需要講究歌唱性。譜曲的作曲家,拿到歌詞以後也要先在閱讀中尋找旋律的靈感。讀起來朗朗上口的詞,音樂的創作會十分流暢。

以上簡單列舉了一些在歌詞創作中所需要注意的問題。從創作的角度,作曲/編曲的技術規範(音樂理論有嚴格的技術規範)使得同樣一首歌,在作曲/編曲上需要的工作量遠遠超過作詞。並且由於對作曲/編曲的訓練更多,能夠作曲/編曲的戰友很少,導致詞的產量大的多,而曲的產量跟不上。這樣一來,對於曲作者來說就有一個擇優選擇的問題。高質量的歌詞更容易尋找到作曲的合作。

從大的角度說,如何寫出更好的作品呢?

第一,保持唯真不破的純真感。

第二,從量變到質變。

第三,創作、放下、回顧、再創作、投稿。

這篇文章是我們的一點心得,也歡迎更多的戰友來分享歌曲創作的經驗。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usic

新中国联邦空中唱响团队! Sky Shouters from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9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