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博士:找到解決病毒問題的唯一方法是推翻中共政權(閆博士接受福克斯魯道伯採訪文字版)

魯道伯:

今晚請到的下一位嘉賓說,她有證據證明中共病毒來自武漢的病毒實驗室。她為了自身安全逃離了中共國,並且講述了病毒來自哪里以及中共政權如何掩蓋了真相。現在來到節目的是病毒學家閆麗夢博士,曾就職於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

閆博士:

下午好,先生。

魯道伯:

下午好!很高興你來參加我們的節目。你勇於說出你所了解的事情並且勇敢地逃離中共國,我向你致敬。我們先聊一聊,你認為什麼是這個病毒的確切來源?你認為它是人工製造的還是自然產物?

閆博士:

感謝邀請我。是的,它是以一種中共軍方發現並擁有的自然蝙蝠病毒為基礎製造出來的病毒,他們稱之為“ZC45” and “ZXC21”,這是一種無害的蝙蝠病毒,但經過改造後成為一種高傳染、致命性的病毒,非常喜歡人類,與人類ACE2受體極具親和力。

魯道伯:

關於這個病毒基因序列的不尋常特質,你能否想到一種病毒,其基因組的結構和序列與之相似、與之最接近?

閆博士:

實際上,該SARS-COVID2病毒與SARS1病毒有一些相同特點,還與其他一些高致命病毒共有一些特點,如埃博拉病毒、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這兩部分功能相結合,使得SARS-COVID2病毒有如此高的致命性,極易攻擊人類,我的報告中稱之為受體結合域(RBD)和弗林酶切位點(furin-cleavage site )。這兩種東西在其他種類的病毒中存在,但這種病毒中從未有過,這是以一種非常精細的方法改造成的,我在我的報告中已經做了解釋。他們曾試圖清除一切痕跡,但最終還是留下了證據,他們的模式表明了是誰做了這一切。

魯道伯:

根據你的判斷,是否有任何可能,中共政府允許國際權威機構到那個實驗室對所發生的情況和病毒來源的真實證據進行調查?

閆博士:

根據我的情報、科學證據、以及我對中共體制三十多年的充分了解,我可以告訴你,想要找到解決辦法和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的唯一方法,是推翻這個政權,然後在沒有相關科學家參與的情況下進行調查,那些相關科學家,無論中國的、外國的,都與中共政府有關係、合作,研究、掩蓋、不断撒謊,目的要改變世界。

魯道伯:

你是否認為中共國有一個先進的、複雜的生物戰機構,手上擁有並可以支配一些其他的病毒?

閆博士:

你的意思是他們是否有其它同類病毒嗎?我可以告訴你的是,病毒學家在做實驗和項目時從來都不只是嘗試病毒的一個分支。過去十幾年,中共政府一直鼓勵科學家研究不同種類的致命病原,並在全中國范圍內尋找不同種類的動物源性病毒,如舟山蝙蝠病毒。然後他們樂在其中地利用一種可以把材料像樂高一樣隨意組合的技術,將病毒功能強化,我們稱之為“功能增強研究”。所以,人們不能只認為他們的庫存裡只有一種特定的病毒,他們永遠都有多種選擇,比人們料想的多得多。

魯道伯:

博士,非常感謝。節目時間快到了。感謝你告訴我們這麼重要的事,閆麗夢博士。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atStar
5 月 前

太乾脆太爽快了

0

GM65

9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