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記者親口披露逃出中共國的驚險歷程

圖片出處:YouTube

9月20日,澳洲廣播新聞網對前澳洲廣播公司(ABC)中國分社社長馬修·卡尼(Matthew Carney)先生進行了採訪報導,向世人披露了卡尼先生和家人如何逃脫中共恐怖魔爪的經歷。

故事要從2018年8月31日的那個星期五晚上說起。時任澳廣中國分社社長卡尼先生正要從澳廣北京辦事處下班回家,這時電話鈴響了,是從中共國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打來的,打電話的人拒絕透露姓名,但堅持要求澳廣北京的中國職員記錄他的口述信息。打電話的人告訴職員,澳廣的報導“違反了中國的法律法規,散佈謠言和有害的信息,危及國家安全,損害了民族自豪感”。卡尼先生自2016年1月起擔任澳廣中國分社社長,與記者比爾·比爾特萊斯(Bill Birtles)一起工作。在此通來電前的三週,澳廣在中國的網站突然被禁止,卡尼一直尋求官方解釋,結果等來的時對他和家人長達三個多月的恐嚇,直到他們被迫離開中國。

中共想讓卡尼知道他們受到監視

這是卡尼第一次對外講述他的故事。離開中國後,他不願報告發生的事情,因為他不想損害澳廣在中國的業務,使員工處於危險之中或影響繼任者薩拉·弗格森(Sarah Ferguson)獲得中國簽證的機會。但是,當與卡尼一起工作過的駐華記者比爾特萊斯和《澳大利亞金融評論》的邁克·史密斯(Mike Smith)先生本月逃離中國後,一切都改變了。比爾特萊斯說,當七名中國國家安全警察在午夜到達他家後,他意識到對安全的擔憂是真實的,而卡尼的故事發生在兩年前,由此看出,中共對外國記者的行動遠不是中共所描述的針鋒相對的報復。

事實是,每一個在中國的外國記者都受到監視,中共政府希望你知道你被監視。從那個星期五晚上的電話之後,卡尼感覺對他的跟踪明顯增加。例如,當卡尼報導了新疆維吾爾人被大規模拘禁時,澳廣小組被大約20名安全人員包圍,並在午夜敲開酒店房間的門詢問他們的日常活動。但是也有隱蔽的網絡監視,偶然被卡尼發現。一天清晨,卡尼醒來時看到有人遠程控制他的手機並訪問電子郵件。他們找到了一封來自紐約的電子郵件,該郵件要求將天安門大屠殺中著名的“坦克人”錄像作為世界遺產遞交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他們故意讓電子郵件處於打開狀態,以便卡尼可以看到,卡尼認為這是中共故意讓他知道他出於被監視狀態。卡尼繼續正常工作,但當他修改報告中的措辭以屈服於中共的那一刻,他強烈感到,他應該離開了。

他們的未來掌握在中共當局的手中

中共強迫外國記者自我審查其工作的一種方式是威脅不續簽12個月的居住簽證。卡尼預計簽證會遇到麻煩,因此在簽證到期前六週就提交了續簽申請。如果一切正常,則可以在10天內獲得批准,但他沒有得到回复。而且,卡尼也被外交部請去“喝茶”,外國記者都知道這是委婉的說法。當他進入會議室時,政府任命的調解人歐陽先生正和一個謙虛的、帶眼鏡的中共官員孫女士站在那裡,她給卡尼倒了一杯茶。孫女士拿著一疊卡尼撰寫的故事筆錄,將它們依次抽出並且念出來,每念一個故事,她的憤怒就增加,直到被激怒為止。會議持續了兩個小時,卻看起來像一場表演。

孫女士聲稱卡尼的報導侮辱了中國人民和領導人。卡尼反駁說,澳廣網站為何在中國被封?這進一步激怒了她,她繼續提出更嚴重的指控,稱卡尼個人違反了中國法律,目前正在接受調查。那天當卡尼離開會議時,他感到很脆弱,他知道他和家人的未來已經掌握在中共當局手中。

卡尼因對中共的“負面”報導而被指責

在接下來的兩周里,卡尼又兩次被叫來“喝茶”。會議總是怒氣沖衝,由孫女士主持,但是范圍已經擴大。卡尼因澳廣所做的對中共國的“負面”報導而被指責,尤其是澳洲《四角》節目調查了中共國對澳大利亞民主的干預。作為澳廣北京分社社長,中共認為卡尼應該對這些報導負責,他們還認為卡尼是澳大利亞政府指派的,因此對他施加壓力,等同於向堪培拉傳達信息。

在中國媒體受到嚴格控制的國家,理解“媒體獨立性”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是國家宣傳機器和公共廣播公司之間的根本區別)。在上次會議上,孫女士仍然沒有告訴卡尼簽證續籤的情況。但是她透漏了重要細節,這件事已經不歸她管了。她說,“案子交給上級負責調查”,她對於澳大利亞最新頒布的“反外國干預法”(當時世界上最嚴格的法律)而感到憤怒。

卡尼出事了

卡尼的簽證還有一周就要過期了,他的簽證還影響著妻子和三個孩子的簽證。他們定了周五飛往悉尼的機票,這樣可以讓孩子們遠離這場鬧劇,如果最壞的情況發生,直接把孩子們從學校接到機場去。卡尼一家盡可能正常地生活,他的妻子凱瑟琳(Catherine)在那種壓力下也表現出難以置信的冷靜,並作出理性的判斷。週一早上似乎有了轉機,他被告知簽證通過了,當他到達辦公室時歐陽在等他,氣氛很緊張。他把護照扔在地上讓我去撿,在中國這是一種侮辱。歐陽冷冷的說,只有2個月的延期(卡尼申請了一年),並且強調:別想再回中國了,他的麻煩不會結束的。簽證確定後他鬆了一口氣,他和凱瑟琳去移民局蓋章。移民局官員開始輸入他們的信息,突然,官員的表情變了,他說需要立刻給國安部報告。顯然,磨難還沒有結束,而實際上升級了。

懲罰落下

一旦進入公安部門,審訊和拘留便成為家常便飯。當卡尼思考各種可能性時,他打了一個寒顫,意識到他們將面臨嚴重的麻煩。他們被指示去北京北部的一家機構報到,並被告知要帶他當時14歲的女兒雅斯敏(Yasmine),因為她也被調查中。孩子是卡尼的救命稻草,他不能讓孩子牽扯進去。同時,他很害怕,就像中國故事裡一樣,懲罰株連家人。第二天早上他們走進安全機構,這時澳洲駐中國大使館、外交與貿易部,以及卡尼的澳廣公司老闆都知道了這件事情,並且關注卡尼的行踪。這個安全機構是一個新建築但是大部分空著,能聞到防腐劑的味道,在最後的走道卡尼被告知等待。一會兒他被叫進辦公室,三個人在那裡等他,一個女的,後面兩個男的。他們沒有介紹自己的職位和姓名。那個女官員以傲慢的口氣告訴卡尼,他違反了簽證法。懲罰來了!卡尼有可能被驅逐出境,但違反簽證法的罪名不會激起澳方政府的升級行動。在過去三年中,他曾對持不同政見者和共產黨的清洗工作進行過報導,在這些事件中,被告常常被判縱火罪或不道德等較輕的罪名。

你會被拘留

而卡尼最想問的是,為何要牽扯到他的女兒?那女審訊官用刺耳的英語慢慢的回答,他的女兒14歲了。在中國法律下她是成年人了,中國是一個守法國家,她會被起訴違反簽證法。卡尼回答,他作為父親應該為孩子的“簽證違法”負責,畢竟,是他讓女兒陷入此種境地。停頓了一會,那個女人回答,你知道在一個守法國家我們有權將你女兒拘留嗎?她知道自己擁有對卡尼的全部控制權,所以她停頓了一會兒,補充道:“卡尼先生,我確實必須通知您,我們有權將您的女兒留在秘密地點,和其他成年人關押在一起”。卡尼告訴女官員如果這樣做,他會讓澳大利亞使館和澳大利亞政府介入來解決。作為最後的條件,卡尼告訴女官員過幾天就會離開中國。她笑著回應說:“卡尼先生,您不能離開中華人民共和國!您正在接受調查,我們已對您的護照實施了出入禁令。”“好啊!”卡尼說:“那如果這個星期六我們的簽證過期,怎麼辦?” 他希望她可以說他們會被立即驅逐出境。她沒有,她笑著說:“那樣的話,你會被送進拘留所。“

這僅僅是威脅嗎?

卡尼感到恐慌,但是他努力讓自己冷靜並想出對策。他和凱瑟琳約定,他們無論如何不會讓雅斯敏離開他們的視線。在向大使館工作人員,中國同事和澳廣打了一圈電話後,他們都認為最好的方法是認罪並為“簽證犯罪”道歉,條件是雅斯敏留在他們身邊,女兒還不了解情況的嚴重性。卡尼返回辦公室告訴女官員,他認罪。與她一起的男人,有著友好的胖乎乎的臉,解釋說發生了違反簽證的原因,因為卡尼沒有在10天內,將即將過期的簽證從當前護照轉移到剛簽發的新護照中,卡尼申請將新簽證直接放入新護照中。 “卡尼有罪嗎?” “哦,是的,他有罪!” 他只是鬆了一口氣,沒有其他更嚴重的指控。卡尼希望這些審訊全都是一場表演,旨在嚇唬和羞辱。女審訊官要求他們第二天返回,卡尼和女兒將被要求提供錄像帶供詞。

他是上午9:00進去的。那個胖乎乎的男人架起相機,按下錄像鍵,卡尼回答了過去一年的旅行行程。最後,是認罪的時候了:“是的,我沒有在新護照上放簽證。”他的女兒妻子陪著,被要求認罪。到這個階段,胖乎乎的男人已經很友善了。如果這就是一切,那就感覺像是一個好兆頭, 但是你永遠不知道。

調查結束

首席審問人返回時,她告訴卡尼,她將考慮他們的認罪,就他們的案件寫一份報告,然後將其發送給“上級機關”進行判決。她再次強調,結果可能需要數週的時間,而他們的簽證在四天內用完了,現在他們知道了後果。他們沮喪地回家,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是至少一家人都還在一起。然而第二天一早,他們接到了電話。 “調查已經結束。已經批准了兩個月的簽證延期。請立即返回安全辦公室。” 胖臉男人在等他們。他和女兒被要求在每一頁筆錄上簽字和按指紋,然後胖臉男人和卡尼握手,帶著微笑向他們出示了違反簽證法的證明。當他們離開時,女審訊員嚴厲地看著他們,但他終於鬆了一口氣。

離開的感覺並不美好

卡尼的故事還有一個虛驚。卡尼針對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錄製了一個節目,在全世界獲得了數千萬的點擊觀看,中國社會信用體系使用數字技術來控制人口。在卡尼的節目中出鏡的中國婦女是一位“模範公民”,但她威脅要在民事法庭對卡尼提起誹謗訴訟,她的丈夫是一個積極進取的共產黨員。這會是恐嚇卡尼和澳廣的另一種方式嗎?卡尼聽取了駐北京的美國律師的建議,律師敦促他立即離開中國,因為一旦對他提起法律訴訟,出入境禁令會立即y啟動。律師代理的數十名外國人處於同樣境地,其中一些人已經被困多年。卡尼一直在倒數著即將離開中國的日子,這不是他想要離開中國的方式。在寒冷的12月夜晚,卡尼和他的家人登上回悉尼的飛機,感覺五味雜陳。

評:卡尼先生,這位被派到中國的西方自由社會的記者,向我們道出了向世界傳播中國真相的的困難,他用他親身經歷的磨難向世界展示了中共紅色恐怖下的輿論管控。但我想到的是:每一個在中國生活的普通老百姓,他們的認知視野被局限於中共當局新聞聯播的洗腦中,他們的思維局限在網絡八卦和無聊的奶頭樂中,他們哪裡知道自己生活在何種境地?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早已經麻木,自由民主與他們何干?又何必去爭取?中共的信息封鎖形成信息壁壘讓每個普通的老百姓成為毫無思考能力的“牲人”。文貴先生讓我們爆料革命一批戰友開智,認清共產邪靈的本質,揭露中共高層駭人聽聞的貪腐盜國。在言論自由的社會裡,我們能夠相對廣泛的接觸各類信息,從而獨立思考成為有尊嚴的人。七哥帶領我們Take down the CCP,幹翻共產黨!

原文鏈接

翻譯:解藥俠

校對:Sarathecat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