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郭“鬥士”今何在 藍色星旗傲西風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沙鷗

校對 不動之光

上周美國司法部起訴五名中共國黑客的消息容易被普通人忽略。

“美國司法部起訴五名中國公民和兩名馬來西亞公民涉嫌通過計算機入侵全球超過100家公司。五名中國籍被告目前相信都身在中國,其中一名被告曾自誇受中國國家安全部保護。兩名馬來西亞籍被告已被當地執法機關抓獲,正被美國尋求引渡。”

一般黑客入侵電腦,是為了謀求非法利益,但中共黑客組織除了想獲取科技、商業機密之外,也覬覦個人信息,以便對目標外國公民實施藍金黃計劃。

對此,郭文貴先生在GTV蓋特上給出的解釋是,“司法部的行動,是滅共滅賊關鍵的一戰,大家仔細觀察,所有為共產黨洗地,傷害中國同胞,為共產黨搞情報的,很多欺民賊以及所謂的民運大咖、六四’英雄’可能都消失了,很多在美國的所謂華人代表,都將消失了。“

其實,早在8月22日司法部公佈戴維斯文件時,郭先生就對海外偽民運、假反共分子做過警告:司法部能獲得戴維斯和中共勾兌的所有通訊、通信記錄,技術上也同樣能獲得偽類們與中共勾兌的記錄。

此番司法部起訴的七名黑客,從公開的信息就能知道嫌犯自誇“受中國國家安全部保護”,這表明他們都是在中共安全部門領導下的有組織犯罪,司法部可以以此為由,實施RICO法案(有組織犯罪控制法),對中共在海外犯罪網進行徹底調查和打擊。這是理解司法部起訴書中“支持民主運動的政治人物和運動人士”的鑰匙,是郭文貴先生所說很多偽類將要消失的緣由。

最近三年,國際上川普總統、班農先生、蓬佩奧國務卿在內的美國共和黨鷹派構成了反共的最大力量。華人世界的滅共中堅則有: 郭文貴先生領導的爆料革命以及新中國聯邦,特別包括揭露新冠病毒來自中共軍方實驗室製造的閆麗夢博士;以及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勇士們。

華人滅共力量對中共造成的威脅,從2020年6月斯坦福大學計算機技術中心的研究報告《疫情下的網絡水軍真相》中可以得到印證。報告以大數據證實中共水軍在推特上的主要攻擊目標,33.3%是針對香港反送中運動,26.9%針對郭文貴先生,同時針對香港和郭的另有18.1%,且主要是針對疫情和病毒來源。 2020年8月司法部戴維斯文件再次證實了中共對郭先生的恐懼。文件披露中共不惜以巨資在美國非法運作遣返郭,習近平本人在川習會中提出以朝鮮金氏家族基因圖譜、60多位在華關押的美國諜情人員、以及接受美國遣返數千偷渡的中國公民作為交換條件,遣返郭文貴先生。

那些偽類平時反共口號喊得震天響,理論一套套,實際行動卻沒有半點,對於上述真正的滅共力量,偽民運和偽反共者又都表現出殺父奪妻般的仇恨,配合中共五毛水軍,在海外媒體大造輿論,冷嘲熱諷、口誅筆伐,必欲除之而後快。

除了對真滅共者的抹黑,偽類的另一個特徵是:極力塑造、樹立假反共典型吸引關注、分散反共注意力。從華湧、潑墨女、陳秋實、袁弓夷,一直到蔡霞,走馬燈似的,一個不靈,立馬推出下一個。為什麼說這些人物是假反共人士?檢驗的標準有兩個:一是內容上百度推波助瀾;二是在相關節點上偽類幾乎異口而同聲。個中奧秘,不難理解,在此不再贅述。

但是,從8月底司法部戴維斯文件公開後,推特等社交媒體上偽民運人士針對前述三類滅共力量的推文突然驟減,由以前的一天三推,變成三天一推。活躍在各大中文網絡媒體詆毀攻擊郭文貴先生、閆麗夢博士的“反共”大腕也變了:或者在推特上繼續喊幾句反共口號、背誦一些反共理論;或者龜縮在文學城這個共匪窩裡,含沙射影、繼續攻擊真正的反共人士;或者假裝退隱、銷聲匿跡玩起了失踪;或者手捻佛珠吟風賞月、誦詩作詞,故作風雅起來。種種醜態,不一而足。上週司法部起訴五名中共國網絡罪犯文件公開前後一段時間,這些變化尤其明顯。有心人不妨將自己熟悉的民運、反共人物拿來對號入座,檢驗一番。

可惜的是,網絡是有記憶的,偽類可以編輯、刪除以前的文字,卻刪除不了讀者的記憶。三年前,郭先生剛剛爆料時,那些海外“僑領”以及偽民運人士,輪番到郭文貴先生住處集會威脅,甚至製造事端,毆打支持郭文貴先生爆料的熱心人士。

如今,美國司法部已經吹響了全球以法滅共的號角,我們爆料革命戰友們反擊的時刻到了。以其人之道還治西諾、黃河邊、盲流子等匪人之身, 將所有已暴露的偽類和他們的幫兇一網打盡。海外偽類躲得過一時,躲不過一世,未來一定要接受新中國人民的清算、審判。

眼前有物忘縮手,身後無路想回頭。美國公佈RICO法案製裁中共之日,就是你們化為齏粉之時。偽類大腕們如果不服氣,就再出來走兩步看看。是及時改邪歸正,棄惡從善,還是要怙惡不悛,死不悔改,唯爾自擇!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