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親共權貴對川普展開輿論信息戰

圖片來源: Los Angeles Times

Tabletmag網站9 月15 日發表署名文章稱,美國的企業、科技和傳媒精英不會容許川普總統插手他們與中共國來往。之所以川普現在成為權貴精英們攻擊的目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川普力求美國與中共脫鉤,這刺激了掌握美國民眾交流平台的美國的親共階層,他們利用手中的社交媒體和有聲望的媒介對川普展開了無情的信息戰攻擊。

對川普的輿論信息戰層出不窮

針對川普總統的文章一浪又一浪地接踵而來。可以說幾乎每天都有一篇文章,要么宣揚對國家的死亡威脅,要么就是基於匿名消息來源而做出卑鄙的揭發。無論怎樣,在過去的四年內,這些過百宗的攻擊都為了同樣的目的,就是要維持和保護美國統治精英的特權。任何人如果要威脅切斷美國政治、企業和文化精英建立的與中共的經濟命脈,川普的故事也會發生在他們身上。

最近發生了兩次反川普的信息戰行動,一是說他無端詆毀非洲裔美國人的歷史苦難,二是稱他對美國的陣亡將士有輕蔑言論,這些其實都是政治特工在選舉季製造和傳播的虛假指控,其目的就是為了在有關群體中加強他們對手的負面形象,並使對手耗費時間和金錢甚至鮮血來進行防衛,這就是羅馬時代的“政治101”。美國記者們現在都直接或間接地從亞馬遜、蘋果、谷歌和臉書等這些科技巨頭那裡領取薪水,他們正在把公共領域變成陰謀論和瘋狂幻象的場所以求鞏固政治大佬們的地位和特權。

另一例子就是華盛頓特區那場有關哪派勢力給2020年總統選舉提供更多不實信息的爭論。到底是民主黨亞當· 希夫(Adam Schiff )所指的蘇聯,還是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所提到的中共國?事實是誰其實並不重要,這些有目的性的虛假消息像未處理過的污水一樣進入美國公共視野,而消息來源就是那些以科技寡頭為首的美國精英階層。他們利用所掌握的信息平台,通過散佈混淆視聽的資訊來保障他們的核心利益,其中最重要的保護他們獲得廉價的中國勞動力和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

《華盛頓郵報》和《大西洋》對川普進行負面的不實報導

前面所提的最近兩次對川普的污衊事件,第一件關於非洲裔美國人的報導是出自《華盛頓郵報》報導過水門事件的著名記者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的反川普的新書;第二件關於川普對烈士有不敬言辭的報導刊登在《大西洋》網站上,這兩篇”新聞”其實都只是推文而已,不過為了利用社交媒體和有線電視新聞平台的廣泛影響力和接受度,它們被修飾成了新聞報導的樣子進行傳播。當年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2013 年買下《華盛頓郵報》和伍德沃德的牌子時,並沒有想到“名人學徒” 主持人川普今天會坐在白宮的橢圓形辦公室。貝佐斯的收購和當年蘋果創辦人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 )的遺孀接管《大西洋》雜誌一樣,都是要在工業、技術及政治策劃上,捍衛他們與能讓他們從”政治干預”中獲得利潤的中共國製造基地的關係。

《大西洋》雜誌創立於十九世紀波士頓的亞特蘭大,曾出版了一些美國民族主義運動的奠基人如拉爾夫·沃爾多·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和奧利弗·溫德爾·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的文學作品,2005 年總部遷到華盛頓特區,在那裡,《大西洋》創造了一種鮮有的賺錢模式,不是通過銷售雜誌或廣告空間,而是通過收取政治說客以及技術和國防高管高額費用,為他們在《大西洋》主辦的華盛頓特區以及其他地方上的各種會議、午餐會和派對上創造條件,來影響與會的知名思想領袖。勞倫斯·鮑威爾(Laurence Powell Jobs)在2017年購買了《大西洋》大部分股份。她主持下的《大西洋》發表的最反川普的博客帖子稱川普藐視大部分他的支持者,但川普的粉絲們卻不這麼看,這又一次證明了精英們想再次上演2016年總統大選的情節。

四年前,沒有哪個正常的美國人能夠想像的到,他們的政治階層有能力憑空製造一個陰謀論,並通過國家的間諜機構和媒體對公眾進行洗腦,以希望顛覆民主選舉的結果。但經過四年的通俄門,以及隨後的行動(穆勒調查、烏克蘭門、 以”和平抗議”為名的城市騷亂等等),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沒人來組織協調,這些事根本做不成,而現在已經發展到見怪不怪了。

美國軍方也不乏有反川普官員

2016年大選間諜的角色現在由前五角大樓高級官員出演,其中包括前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馬蒂斯今年6月在《大西洋》上撰文將川普比作納粹,因為川普想派遣軍隊保護美國選民的生命、家庭和生意。馬蒂斯將軍對矽谷及其醜聞並不陌生,但擔任美國中央司令部的負責人職位時,這位四星海軍陸戰隊將軍幫助一家矽谷初創公司將產品推廣用在美國傷殘軍人身上,他在退休後在該家公司的董事會中贏得了一個豐厚的席位,而這家公司後來被證明是生物技術史上最大的欺詐。

還有一位是退休四星陸軍將軍斯坦利·麥克里斯特爾(Stanley McChrystal),有報導稱他向一個名為”打擊不實信息”的民主黨政治行動委員會提建議,教他們如何用五角大樓的軟件來進行信息戰以攻擊川普競選團隊。 2010 年,因某雜誌報導稱麥克里斯特爾與同僚嘲笑當時的副總統,他不得不辭掉公職,而現在他的信息戰行動要被在安插在白宮裡了。麥克里斯特爾對川普總統的微詞表現出的不只是貪婪和自大,他對川普總統從中東撤軍的決定也進行了公開的指責,因為海軍希望在敘利亞保留更多駐軍。當麥克里斯特爾還是阿富汗行動的負責人時,他甚至認為川普總統本人應該留在阿富汗,儘管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就像他告訴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那樣,他認為最佳決定就是保持在阿富汗的駐軍來“混日子”。現在麥克里斯特爾也從矽谷出獲得利益。川普總統是對的,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樣,軍方高層對他有意見很可能是出於個人原因,因為像阿富汗這樣毫無意義的交戰能提高他們個人的地位,並給他們在國防科技公司的董事會提供高薪職位的機會。

腐敗新秩序的核心支柱是美國精英階層與中共國的關係。不過要弄清的是,問題不是《華盛頓郵報》和《大西洋》等媒體都親中,兩家都有發表關於中共軍隊、情報部門、大外宣、侵犯人權等方面的文章,但同時《郵報》也定期刊登中共《中國日報》的插頁,問題是在不同時代對“親紅或反紅色中國”這些術語不同闡釋,就像《時代》雜誌這樣的出版物也是有黨派和觀點的。當下,輿論平台很重要,因為平台可以通過傳播利於美國統治精英的宣傳來保護他們的財富和喜好,特別對於信息戰來說,掌握和使用這些平台尤為重要。

川普成為權貴精英階層的眼中釘是因為他動了精英們的奶酪

2000年克林頓主政時期,中共國被給予了貿易最惠國待遇,並被吸納進世界貿易組織。當時所有人都清楚美國面臨著嚴重的貿易逆差,而允許更多國家加入世貿組織只會加劇這種逆差。雖然這會讓中國的數千萬農民脫貧,美國的企業巨頭如蘋果、耐克、摩根、高盛等也會更富有,但這也使得數以千萬美國人失去就業機會。權貴精英們辯稱,中國的崛起不可避免,既來之則安之,為什麼要對抗呢?所以他們最終選擇了金錢,把美國的製造業遷移到中國。這些精英們抓住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商機,他們通過一個中共專制政權掌握的巨大勞動力市場為他們提供穩定和廉價的商品,如美國的文化界精英(好萊塢、體育、藝術等),他們應聲附和中共的宣傳,為美國的中共階級打掩護。

川普極力主張美國與中共國脫鉤,這招致了美國的中共階級的敵意,所以他們正在努力把他趕下台,換上更順眼的人。揭露美國精英為了謀求個人或企業利益而出賣美國人的利益將川普總統推向總統寶座,但他是否真正了解美國的中共階級與中共國到底有多深的糾葛,試圖將兩者脫鉤恐將引發新的科技界精英權貴發動一場永久性政變,這不僅僅針對的是川普及其支持者,而且還是對美國立國根基的挑戰,從軍隊到媒體,司法系統到總統製本身。美國精英階層與中共國的金融關係是理解美國過去四年發生的事情的關鍵。民主黨只所以不顧國家安全和穩定而孤注一擲地與中共結盟,原因不過就是川普打著共和黨的旗幟與美國勞動者站在了一起。但是,任何一位總統,無論來自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只要對中共國動手,就會被美國的中共階級盯上而成為攻擊的對象。

評:總統川普在這近四年的任期裡,可以說從一開始就不停地受到多方打擊,除了主流媒體對他經常性的不實報導,還有通俄門、彈劾、中共病毒疫情、黑命貴運動、ANTIFA等等,無論攻擊或威脅是來自美國權貴精英還是政治對手,最終的目的都是阻止他的連任以及與中共國的全面脫鉤,稱川普總統為“戰時總統”絕不為過。川普總統曾經收到一位前天主教神父的祝福,指明這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戰爭。美國總統大選臨近,我們希望川普總統能藉這位神父的吉言獲得連任,為美國,為全世界和平繼續努力!

原文鏈接

翻譯:叮噹

校對:Sarathecat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