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9月19日郭先生GTV直播

第壹部分

早上好,9月19號,尊敬的兄弟姐妹好,文貴亂吃直播。咱是播還是沒播呀?有戰友進來了好像是。大餅熱著呢,還燙手呢。妳說這啥感覺啊?就是愛吃這個,今天不健身,吃壹頓、大餅卷上,太好吃了。大家千萬別影響,看別的去啊,我就在早上試壹下頻道、試壹下咱們的技術,我剛才調OBS呢。今天不健身,休息啊。這塊兒顯示615個人,這手機顯示1158個人,什麽情況?我這吃鮑魚,美國朋友現在也要吃鮑魚。Miles,妳吃的什麽玩意兒啊?abalone是不是?妳得讓我吃吃。結果吃了壹次以後,頭壹段兒說:我們再吃壹次啊!吃壹次再吃壹次,沒夠了。我這不吃鮑魚的,最近愛上鮑魚了。這幹鮑紅心鮑,看見了嗎?壹定要有糖心,沒糖心不行,得有糖心,中間得帶紅色。

沒錢了,只能吃點面包了,吃點餅吧,我這老人家早上起來給我烙餅,妳瞅這烙的妳看還熱的,現在還冒熱氣呢。然後牛角包,這是早餐,早餐前的小吃,因為壹會我要上班農先生的直播,今天是直播,班農戰鬥室,哎…鮑魚湯真好喝,太棒了。

大家昨天都看節目了,班農先生的這個節目,上路德先生的節目,這個節目做得太好了。昨天是班農先生老父親的生日,昨天他99歲的生日,我說的第壹個重點;第二個重點,班農先生的老父親壹九三幾年,二戰前買的那個房子,六十幾年了,那個房子是三千美金買的、三千美金,在那住了六十多年。那個地方大多都是非洲裔,弗吉尼亞的,所以班農先生他是跟非洲人壹起長大,所以他不存在什麽種族歧視的問題。他的父親被他的家人稱為“專業丈夫”,就是他的爸爸跟班農的母親過了大概四十多年、四十多年,他母親過世了,他父親當時就沒有娶人。後來是壹個他的朋友過世了,他朋友的妻子嫁給班農的爸爸,兩個妻子。這在美國是很少的,這又過了三十幾年了,第壹個四十多年、五十多年的壹個妻子,還有壹個三十多年的妻子,所以說叫“專業丈夫”。班農是離了三回婚,還沒幾年,這小子花心。所以說他這個父親是99歲,在弗吉尼亞非洲區長大的白人,然後兩任妻子,不是說中間離婚的,是前妻過世了——班農的母親。然後獨守空房多年後,感動了壹個過世朋友的妻子,又嫁給了他到現在,壹直在壹起過著。然後在這個房子,當年是三千美金買的,現在還在付貸款呢。

戰友們,妳想想,壹個六、七十年的美國人,99歲了,住在壹個房子、三千美金,非洲裔壹個群居裏邊,出來壹個什麽?壹個海軍的班農先生。兒子兩人全參軍,全都是將軍級的回來,差不多將軍級了。然後回來以後,壹個兒子去了伊拉克戰爭,立了大功;另外這個班農去了哈佛、去了高盛、去了好萊塢,然後去了亞洲回來完成壹系列的戰績以後,幫川普總統選舉,然後進入白宮,然後開始滅共。妳告訴我,戰友們,就這樣的家人,妳看這小房子有多大了嗎?要在中國它已經被拆遷了,而且被拆遷的費用就是三千美金,老人家並沒離開。美國的官員能腐敗到哪兒去?妳們給我說,想壹想,戰友們。

還有壹個,這樣的地方出來這麽個班農,搞了個事件這麽大動靜,影響了人類的命運。妳見咱們中國出來個要飯的、住地下室的、連飯都沒得吃的,在自己的國家混不下去,種地種不活,就是讓他上街擺個攤也擺不好,就被共產黨選到美國來,住在地下室,天天罵人、罵人,罵人家班農,妳說這天下有這麽不要臉的東西嗎?妳在妳的國家活得真的連狗都不如、畜生都不如,跑到美國來罵壹個班農。妳覺得這天下荒唐不荒唐?戰友們。兄弟姐妹們,妳說天底下有這樣的事情嗎?妳說班農有多壞?他壞妳啥啦?他惹妳啥啦?那些欺民賊,他惹妳啥啦?要妳壹分錢啦?拿妳壹毛錢啦?喝妳壹口水啦?傷害妳啥啦?妳吃人家的屎都輪不著妳。人家全家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妳去聽聽那火雞龔、那個爛貨、那個火雞龔,說:班農不是好人。妳給人家班農吃屎都輪不著妳啊,那個爛貨簡直是。(打電話給工程師)

第二部分

妳以為咱們有GTV,兄弟姐妹們哪那麽容易呀?妳得付出啊,妳得辛勤的勞動。我今天早上妳們看到我從5:40壹直到現在,我要體驗這些新功能,我自己先能不能用才能說戰友能不能用對吧?這是個起碼的常識,這是壹個。第二個,我永遠相信“天道酬勤”,壹個人沒有付出憑啥得到?“地道酬人”,我從第壹天2017年我開始直播我就說這話,我深信不疑的。為啥我說妳看剛才我接著說班農先生他老父親,老天爺是公平的,是吧?班農先生是我見過的白人當中極少有的,壹周七天工作,我從認識他我從沒聽說過壹次他休息過,我從未聽說過壹次他度假過。而且班農先生在生活中很仁義壹個人,但人家是資本主義社會人家得活著啊,這是不是?妳憑啥讓人家不活?跟共產黨似的,妳都吃草妳給我擠的都是奶,然後爹媽都是屬於我的,生殖器也是我的。憑啥呀?對不對?人家得活著啊。

所以妳看人家班農先生老爹99歲了,妳看人家那個健康生活,妳看那個傳統家族。昨天是他那個班農先生的弟弟,班農先生的將軍女兒——西點軍校最牛的女將軍,絕對了不得的人物。班農先生另外壹個在高盛上班的妹妹,還有另外壹個妹妹是做什麽的,這壹家人全都是給老爺子過生日99歲。我給弄了兩盒月餅,給老人家寫了壹封信感謝他。不管聽懂聽不懂得看我的節目,得聽我的視頻,看War room,咱路德先生那個119聽了聽說不下幾十遍,就是帶字幕還有翻譯的,就老人家就看,到處給美國老人家演講。

三千美金房子六十幾年了在弗吉尼亞住著,壹輩子,就是第壹房班農的母親過世後,然後多年守空房,然後是朋友的過世他的妻子也感動也了解他,又嫁給了他,第二任。不是想像中國共產黨宣傳的好像美國人不換十個老婆不拉倒似的,不是那回事。傳統價值觀,他們家是天主教徒,然後班農先生在最窮的地方,最窮的地方到現在!哈佛大學然後高盛,好萊塢,妳看看然後到軍隊,然後到白宮。妳說人家招咱中國人啥?惹咱中國人啥了?愛中國人愛的要死,結果就這幫畜生天天罵人家班農,妳不天滅妳誰滅妳呀?這幫爛貨簡直是!天理何容啊!

昨天班農先生上路德先生節目讓我很感動。因為我在2018年我就說過這個Sasha Gong啊,2019年吧?Sasha Gong說過這話“路德不會有半年的直播時間的,壹定會完的,沒有壹個人會上他節目,太LOW了!太不專業了!”我當時告訴她這話妳別咬舌頭,走著看。當時我記得Sasha Gong講過壹句話,她說“路德節目超不過半年,YouTube所有社交媒體都得給他封了,太不專業!而且胡說八道!”結果她沒想到路德成了天下第壹。當時我告訴,我記得是哪壹年?我說過給路德先生,我忘了有壹回啊,我說路德先生……我好像在直播中說的我記不清楚,我說壹定會班農先生上妳節目而且班農比班農厲害的人上妳節目!記住我今天說的話。我忘了哪壹年說的了啊,昨天班農先生上他節目了,未來壹定還會有比班農先生厲害的上他的節目!走著看,我說過的話我不會忘了的。

但是昨天我是真沒想到啊,昨天他上節目前我給班農的父親,Bannon Father,我說Bannon Father,我給他通話,老人家我說祝他生日快樂,全家在壹起謝謝什麽的……我告訴老人家我說:我拜托妳啊!第壹個讓妳兒子Steven K Banno少吃點東西把肚子減了;第二個中國人很感謝妳這個Bannofather有了這麽好的兒子啊,幫助我們中國人;第三個我說老人家妳方便的時候,我歡迎妳到我這兒來做客。老人家就是說:Miles我是妳的粉絲,妳壹定要戰鬥到底,必須滅共!然後說,我天天聽妳的歌,我好喜歡妳的歌啊!我說:好!他說我今天晚上,我要上路德節目。我說妳要上路德節目?然後那誰,他女兒就說我爸爸壹輩子99年,從未上過任何訪談,從未上過任何節目。他說,我把我壹生中的處男秀獻給路德。哎呀……我特別感動,我說妳把這個處男秀獻給我這個兄弟路德呀,妳是選對了,他不但拯救了美國人,他拯救了全世界人。

1月19號那個節目妳看了,他說:我看了很多次了,壹開始沒有字幕,別人給我解釋,後來有字幕。啊!我特別感動啊,老人家99歲了,妳想想中國要壹個常委的爹會對咱老百姓這樣嗎?中國有壹個常委的爹會住在60年前的房子裏邊兒嗎?中國壹個常委的爹會對待壹個外來的外國人會這個樣子嗎?班農沒喝過路德壹口水、沒吃過路德壹口飯、成天說路德好,這是真理吧,戰友們。這是真的吧,人家全家挺妳路德,挺的是妳的正義,挺的是妳的真相。中國人啥時候在過去70年受到過外國壹個常委級的爹這樣待遇過?妳說這幫畜生竟然罵人家班農,妳不天打五雷轟,天打500雷轟,妳們這幫畜生!“壞良心”這個詞能形容到妳們嗎?在人家國家,吃人家的,喝人家的,沒個屁本事開個Uber,住地下室,拿著救濟金,天天罵美國。

人家是平民主義者,人家班農是為老百姓說話,是為窮人說話,他啥時候為有錢人說過話?他幾乎幹遍了全世界最有錢,最有權的人,最有名的人,所以他現在得罪了這麽多既得利益者。妳們這幫孫子誒,窮的連飯都沒得吃了,住地下室,妳在這兒開個Uber,妳好好的,妳有出來個這麽壹個平民運動的英雄,妳就好好尊重人家唄,妳是什麽東西呀?這都壹個個的,妳說。

所以說這個全球滅賊呀?咱們戰友們大家要看準,壹定要睜大眼睛,到底誰是全球真滅賊假滅賊?誰是壹天兩天堅持到時候就拉倒啦,演演戲。啊,誰是……妳連賊都滅不了,妳說妳滅共妳開什麽玩笑?依法滅賊!妳看看那個雞腿潘在澳大利亞囂張的!把安紅跟木蘭把整個澳大利亞的戰友的團隊的臉打的啪啪響。妳還沒到警察局呢,人家拎著攝像機來了,把妳們羞辱成如此那樣。看看加拿大!高冰塵得意地笑在裏邊兒,借此跟國內要錢啊。夏威夷那個沒毛的豆豆,好家夥已經聯系好了威脅!亨利小哥現在還沒出手呢,等著吧。現在熊憲民、孟維參、還有那個李宏寬、還有那梁冠軍、鄭琪,曾宏,莊烈宏這壹堆,咱美東幹啥呢?咱美東。

路德先生得到了這個中國人前所未有的壹個常委的爹的處男秀,他是創造歷史的!很遺憾昨天我看節目當中除了博博士很有感觸之外,我覺得沒有多少人真正的感觸,這就是我們中國人,當別人給我們尊重的時候,我們不懂得人家給我們尊重,人家對我們好的時候,我們中國人是不會珍惜的。我特別到非洲去,我那些年我很有感覺,越是對中國人狠的國家,中國人越老實,越是對中國人友好,哎呀鼻子翹起來啦,哎呀我是貴族啊我是貴族啊。然後走哪兒去,妳知道吧,在這兒我們黃人是貴族,哎呦,我看著我都惡心!

壹尊重妳,咱們只要人家壹有人,壹尊重,(手指著)妳得跪下,妳得跪下;只要人家壹揍妳,我立馬跪下,妳是親爹,妳是爺爺!反正得有壹方跪著的,咱們這個中國人不知道咋的了這些年讓共產黨弄成這樣,僅僅是共產黨的錯誤嗎?我們自己想壹想。壹個美國這樣的人物,不拿妳壹分錢,還能啥?佛主、耶穌、天主、能形容的神,是啥樣?這樣的對人。就那Sasha Gong,火雞龔妳看那個爛貨,到處罵人家,妳吃人家屎都不配呀。還逮著人家,哎喲,哎呦我給妳整餃子吃。妳說我們中國人咋的了妳說?妳說這是咋的了咱中國人?我見了好幾個所謂的咱海外華人,壹說班農先生,哎呀,他在華盛頓不行!妳行啊,妳行行我看看呀!妳不就是到國會山去,捐點3000美金,然後跟人見了個面握個手照個照片,遞個報告,然後人家拿著就扔垃圾桶去了,是吧?就忽悠自己中國同胞行,反正在中國人之間,要麽有壹個跪著的,壹個站著的,反正咱大家得有跪著得有站著。就咱們這個民族個性現在被共產黨弄成賤得不能再賤了,天下有這個嗎?

很多外國朋友問我,妳們中國人咋回事?還中國人不喜歡班農,他說Miles我實在不明白。他說:好多人說我也不喜歡班農,因為他動華爾街有錢的麽,當然不是喜歡班農了。為什麽中國人也不喜歡班農?那有什麽理由?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說我們中國人被共產黨洗腦洗得太嚴重了。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世界很荒唐!荒唐到如此的程度。

我這還沒準備呢,今天要采訪,今天我要上班農先生節目。

班農先生語音(播放),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哎呀我忘了直播呢,剛才妳們啥都沒聽見啊,妳們啥也沒聽見啊,不要亂講話啊。

戰友們,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哎呦媽呀這是啥情況,哎呀。唉……hello……我得趕快準備去了,不能跟妳們聊了

戰友們,妳們看外國人,(拿著手機播放外國人唱的滄海壹聲嘯)戰友們看著,外國人,這好萊塢的哥們都會啥?妳看……哈哈哈,美國人不會唱(中文)滄海壹聲嘯,哈哈哈哈哈哈,連好萊塢都瘋了現在,不會唱,唱著還搖著,哈哈,這幫明星、還有足球明星、歌星唱,每個人,滄海壹聲嘯真是火大了現在,火大了。Come、come、來了、來了。

現在我準備開會了,為全世界人民、新中國聯邦、香港、臺灣、蒙古、西藏同胞祈福!阿彌陀佛!謝了!謝了!謝了戰友們!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文紫、文琪、杯酒漸濃、文顧 、黑郁金香(文郁)、柒號G幣、愛狠Love7(文友)、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shangshang、SCELF (文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1

Hi Everyone◉‿◉! 9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