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9月9日郭先生GTV直播

今天是9月9號,文貴在喜馬拉雅大使館亂聊直播。首先看我後面咱這個旗子,這是咱們的新的由咱日本的團隊Peace——我女朋友制作的、人工繡的,咱們這個禮儀旗掛這兒。大家記著這兒掛歪了,這個星是往那兒去的,因為是臨時掛上去的,粘上去的別掉下來了。拿膠粘上去的,粘在電視上了,這個非常非常漂亮。這是我看到最喜歡的壹個旗,非常非常漂亮。這是壹個。另外壹個,看我後邊的這個照片兒,妳說咋弄啊,兄弟姐們現在咋弄啊。沒聲音嗎?還沒聲音嗎?聲音質量不好,大家說聲音質量不好。

然後大家看到那個後面的蘋果的,咱們的G-Music。保險千萬美元,這回妳真說對了,這誰說的?67518(戰友)啊。這個今天我們開會,美國好萊塢第壹大佬——做電影、做傳媒的,談我們的music、G-Music。壹開始給咱出價5億美元,我都跟他沒談啥。然後就談談,自己說了20億美元、20億美元。妳說我這嗓子現在真的值,馬上要值20億美元的歌啊兄弟姐妹們。現在我這壹發不可收拾了,見誰都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不唱它不行了,讓唐平給我整暈了。

昨天啊兄弟姐妹們,我看了我們的路波切采訪我們的兄弟姐妹們、博士團,關於唐平女士、還有威廉王怎麽在後面炮制咱們這個歌出來——Take Down The CCP。我覺得真的是這個節目裏面有些確實他沒表達出來。我給唐平妹妹說,真不是那麽簡單的,為啥這裏有像盲人草哥、還有Q妹,我沒敢提呀。因為那時候不確定他們出來,不敢提。現在確定他們出來了,這都是真的天才的音樂家。另外壹個就是跟唐平和這個威廉王怎麽弄這個歌曲,這裏面真的很多故事,他根本沒有提出來。所以說我給路波切說,妳把那節目弄的好壹點,這個以歌滅共——路德音樂臺,他沒認真弄,都沒說到點子,都太愛說好聽的話。妳不要說那麽多好聽的話,不要帶那麽多個人觀點,妳就發生的事,咱們爆料革命就是講事實,妳唯真不破。

妳比如說那個裏面威廉王跟本就沒有提出來,就這個歌啊,我對威廉王刮目相看。我在那個錄那個之前的頭壹天,我是錄了“順流和逆流”,我錄了將近四、五個小時啊,上千遍吶。我從來沒有用過那個麥克風,我也不懂得用這個卡爾斯班(音同),我沒用過這個系統。人家就這麽教了教我,是我們另外壹個寫作家Lary先生給木蘭說讓買那個東西,買了以後回來教我怎麽用,我就上去用了。結果是十次有八次就忘就是錄,就是在錄的時候大家要記住,得關上邊的麥克風,然後還得再加、然後在設置,經常就壹唱就忘了。結果是傳給了唐平妹妹,唐平妹妹呀說我要編輯,看了沒震撼她。後來“滄海壹聲嘯”,那天晚上這個播完以後,竟然是第二天威廉王就發給了我壹個歌詞,就妳們聽到的這個歌詞,發給我這個歌詞。我壹看這個歌詞好。就像威廉王昨天說的壹樣,他把爆料革命的這個時間、大事件、還有這個事情連在壹起了。就是妳壹個歌,它歌的偉大的魅力就在短短的五分鐘,它能給妳巨大的信息,而且重復的播放。任何壹個電影都做不到,妳花兩個小時,而且妳還要再回來看。關鍵是威廉王這個兄弟他把戰友們的想法完全給弄明白了,關鍵是唐平加了壹句“去妳大爺的命運共同體”,這有rock的風格,這是美國人發明的rock這個風格,這是美國風的rock。我看了後我就特別喜歡,那個我太忙,我真沒時間。然後這個唐平妹妹、這個女人啊,她真的她有很多優點,臉皮厚,是不是?“七哥,趕快錄啊,快錄啊七哥,”然後妳說聽著嗲聲嗲氣的妳說,我錄吧,我答應了我就得做到啊。

第二天我是鍛煉完、開完視頻會,大家記住我錄了班農先生戰鬥室節目。我脫了衣服,洗個澡,我飯都沒吃就上來了。唐平妹妹老催我,我就開始錄這個歌。我在之前,真的就念了兩遍,我覺得特別好。我是把電腦搬到船二樓,然後就開始我錄。然後唐平妹妹就視頻跟我連線了、教我,她要帶著我唱。唐平妹妹先錄了壹段,她錄得那段,我覺得沒怎麽著,沒震撼我。她在我錄之前發給了我什麽?威廉王自己領唱的壹首歌。哎喲,威廉王的歌唱的太好拉。在這之前,我從來沒覺得威廉王兄弟哪個歌唱得好過。我那壹聽,真的好!但是確實,威廉王沒有文貴這個經歷。他唱得專業,但沒有那個勁。我想我有信心,我要唱。所以說就壹開始,大概下午二、三點鐘吧,我是早飯、午飯都沒吃。唐平妹妹就架上手機,對面我讓我的團隊就拿著大的攝像機就給我錄下來,萬壹需要的時候用。然後就把手機放到大攝像機上,我們倆就開始了。這個時候只有唐平妹妹。唐平妹妹就壹個人:哎呀,七哥妳就行,我給妳領唱幾句,說幾句。我呢大舌頭,那個改今朝什麽什麽的,“七哥妳唱得不對”。改今朝,然後怎麽改,就我們倆啊,是不是,她老忽悠我:啊,七哥,妳行,妳太好啦,妳太牛啦!

所以這人啊,得鼓勵。不能老批評,是不是啊!我說行吧,就試吧。我戴著耳機,聽著威廉王的錄得領唱的歌。然後我拿著歌詞,就開始弄上了。這弄完了發現,兩三遍唱得好的全沒錄上,又回來再錄。但是唐平妹妹,她那個臉就對著攝像頭、臉巨大,瞪著眼睛看著。就怕我啊,把人弄掉下來,把地球給砸爛了壹樣。就我看到唐平妹妹那個樣,我很感動。就這個時候妳能發現,專業人士、那個音樂人那個執著。她想讓妳唱好,她著急。我戴著耳機,就聽不到。她說妳得看著我,妳會停…我這壹唱,閉上眼睛找感覺了,就開始唱拉,壹遍又壹遍,我們唱了大概兩、三個小時。這中間很多次都沒錄上。唱到中間的時候,威廉王回來了。威廉王陪著我唐平妹妹的兒子去劃船去了。他回來了,坐旁邊。這時候妳就發現,唐平就變了。臉色就裝得有點兒矜持啦,就不領唱啦。然後我的兄弟威廉王坐那兒,妳這樣唱,那樣唱。他倆讓我唱,然後我就開始了,這中間還落了好幾次也沒錄上。我就抽著雪茄就開始了。劈裏啪啦,劈裏啪啦就錄起來了。但是那天我是真找到感覺了,但是那個中間完全沒準備。還有壹個,就現在往回看,有幾個詞我是沒準備好,要準備好唱得更好。

我想今天開始要說什麽,戰友們?沒有壹件好事發生是偶爾的,也沒有壹件壞事發生是沒有原因的,什麽都是有原因的。就妳能看到唐平她這個女人,在音樂上她壹進入那個狀態就完全變了個人。她那個感覺壹下子就來,她帶妳帶得很巧,很巧帶妳。妳說咱大舌頭,發音不準確、嗓子五音還不全。然後給妳弄了個歌詞,弄了個領唱。而且特讓我感動她中間說的。她說:七哥真的快累的吐血了。然後說壹再提盲人草哥,壹再提Q妹,還有團隊。沒提威廉王啊,威廉王我這跟妳說,她沒提妳啊。然後她那種就壹再的說:七哥我愛妳,七哥我愛妳。但威廉王回來,壹句也不說了,這女人都這樣妳知道嘛!就忽悠我,把我壓著上去啦,感覺來了。咱沒喝酒,就跟喝酒壹樣,就來啦,來狀態了。在她的鼓勵下、在她專業的領導下,還有她那個精神真的感動了我。

這是為啥我喜歡路德的其中壹個原因。所有人當時讓我覺得,路德是特務啦,路德又是怎麽怎麽樣啦,多少人不喜歡他。他那個勁我見過,在華盛頓跟他面對面見過。我壹見路德就這個人,就那個感覺,他不是壹般的人。他問的話、說的話,他不是壹般的人。他會玩音樂,他還健身,這個人他不是壹般的人。再壹個他的教育、他的經歷,妳能感覺到這個人不壹樣。妳說我這壹輩子,我就跟人打交道了,我見多少人呢?是不是!我壹輩子就是跟人打交道了,我對人的判斷可以說,我有壹種天然的感覺。後來妳看路德玩吉他的時候,人家玩羨慕的我留哈喇子。妳說人家會彈吉他,我要會彈多好啊!是不是。我壹下子,我當時連“do、re、mi、fa、sol、la、si”都不會。就像現在我講英文,我到現在26個字母還都背不下來。我今天早上跟那個英國的哥們通電話,他說“Miles,妳英文講太好了。我全家全看war room,妳英文講的太好了。”我說妳是罵我是嗎?他說“Miles,妳能告訴我,現在26個字母妳能背下來嗎?”我說我真背不下來,我真背不下來。就像這歌壹樣,“do、re、mi、fa、sol、la、si”我都不知道。但我唱出來了,是因為我沒有恐懼,我沒有害羞。不僅光靠不要臉,妳光靠不要臉,誰都可以。不要臉的人多了去了。那雞腿潘,是不是?莊烈宏,那多不要臉吶!曾宏,那孫子。妳看那郭寶勝不要臉到啥程度,夏業良、那葉寧是吧!那幫王八蛋。他不要臉,他很低級。咱不要臉的是什麽?就我沒有恐懼。我想表達,我不怕失敗。那麽又在咱這樣的戰友、這樣的專業人士鼓勵下,“啪”就唱出來了。

唱出這個歌以後,特別是我都沒想到,唐平妹妹直接就給我弄出壹段去了,弄這壹段她配上音。在國內的傳播,最重要的壹個導演、導演之壹,然後讓他的助理跟我聯系。說我剛到辦公室,我壹路上都在聽唐平推出那壹段。他說妳能唱出這種聲音來,他說郭先生,我真的是沒想到。他說妳在幾年前妳說過,妳未來要用文化滅共,知識分子很重要。他說我覺得妳是說說,妳用什麽招或者找人來弄。但沒想到妳能唱出這樣的水平出來,說妳壹定要唱下去。我這聽了,我說妳是不是忽悠我呀?這是不是!有那麽好嗎?但我聽著也很順。他電話打完壞了,咱們內部的戰友給我發來信息了。說妳知道那個唐平那個Twitter,唐平也沒給我說,就給推出去了,而且錄的手機上。說領導給我們打電話,馬上把所有郭文貴的聲音必須屏蔽。就是郭文貴只要給國內有任何我的聲音,都是被馬上給屏蔽掉。我說有那麽誇張嗎?我說這又不是怎麽想騙錢呢!是吧!我也沒在乎。什麽時候讓我感到了,哦!我們震撼了?就是好萊塢團隊,就在這個壹個小時、壹兩個小時以後,把這個草稿給我發過來了。我壹聽聽那個take down the CCP人家這個專業,戰友們,是太厲害了。哎呀!壹下子就把我給震住那了。我就給唐平,我說唐平啊!我有壹個事。在這之前我給妳說,非常重要的我們玉米地大姐,今年都60歲老人家了,給我打電話說,“文貴呀!妳太厲害了,我以妳為傲啊!我們全家都聽妳那個唐平推出來的那壹段,”她喜歡唐平。然後就問我唐平,唐平旁邊那個威廉王是幹啥的呀?他是什麽關系?他倆,妳看看就那麽親近。我說威廉姆王是在quarantine(隔離)的時候,發現當時唐平被困在島上。主動給我聯系,“七哥,我要去救唐平。”我當時還感覺,這剛剛來了壹個,我找到壹個鳳凰、唱歌的。這旁邊就來壹個黃鼠狼,這妳看七哥去不了加拿大,是不是!他就已經開車3000公裏到了加拿大,那王子島去見她唐平去了,結果被隔在島外面。

每天晚上給我發信息,七哥我咋進去啊!我咋解決?就那個時候,就天天,哎呦!那幾天真讓唐平妹妹和威廉王把我虐慘了。我還得關心她,我還要搞G-TV那個私募。結果最後還是在種種的困難下,結果決定唐平出去,被威廉王接走。這就是現代玉米地故事,是不是!“名字”是幫助妳來解困來了,唐平家被火燒了,然後來了個戰友,就獻上了壹片的戰友之情。結果這戰友之情,我就直接我就給,咱成人之美啊!我直接給唐平妹妹說,妳別老說愛七哥,愛七哥,咱這是廣泛的愛。我說就叫威廉王當妳的男朋友吧!找個人照顧。家都被火燒了,妳還有個兒子。妳說這孤兒寡母的多慘吶!我就給威廉王說,妳就好好照顧這個唐平妹妹吧!我就給他直接說,妳倆就住壹起吧!

所以後來妳們知道當時文可就幫他倆租了房子,他倆真的就住壹起了。直接就黃鼠狼就把鳳凰給辦了。這個唐平也不忌諱,人倆壹見面,到了文可妹妹的房子那塊,人倆就住在壹起了。估計當天晚上就入洞房了。所以說我給玉米地大姐說,妳咋就這麽喜歡唐平啊?她說:我就喜歡唐平。她說:我就看到當年我的範兒了,這玉米地大姐把我挺震撼,妳說她咋就聽到那個,就給我打電話哪?接著有好萊塢的歌來了。哎呀,我就覺得這個文化滅共,得天意、時候到了。然後當然第壹版我不太滿意了,我壹開始說:大家知道“相思小螞蟻”,壹開始說過Take Down CCP ! Take Down CCP ! 後面我說,妳得加上“共產黨妳完了”。就中間妳就得加上,又進行了調整、樂器調整。然後歌詞又要調整。這個時候關鍵還得協調,怎麽上 iTunes?怎麽上Amazon, 怎麽上Spotify 的所有的音樂平臺,都在運作,不容易啊兄弟姐妹們。這個時候共產黨已經下狠刀子了,要想盡壹切辦法幹掉,還有其它背後的故事,很大,現在不說,未來說吧。

所以這個故事的來頭是什麽?沒有威廉王和唐平的黃鼠狼給鳳凰拜年,七哥當時要不促成這小兩口,還有壹個,他倆不管發生什麽..妳知道發生多少事嗎?妳知道嗎?那威廉王和唐平發生多少事嗎?很多事。唐平這個妹妹,她沒放棄過,就沒有這個專業的女人的敬業和威廉王的這個執著的愛,還有人家倆在中國每個人身上都有的那種創造性,他不可能有今天這樣。我想說的戰友們,我們每個人都是郭文貴,每個人都是唐平,每個人都是威廉王。這就是共產黨的邪惡,它讓我們每個人,就用商鞅之術,讓每個人變成貧窮,懦弱,每個人都看不起自己,沒有人自信。共產黨是搟面杖子、生理上的,我們中國人是精神上的搟面杖子,都是壹個個口氣很大,沒點自信。在唐平妹妹身上,在威廉王身上,不放棄,不拋棄。不背棄這詞兒,顯示的淋漓盡致。妳都不知道我說威廉王有多狠,當時就是為了租房子,錢是事,我說的,唐平都哭的快不行了。我把他倆給我發的信息,我發給了郝海東,發給了葉釗穎妹妹,我說這怎麽回事?唐平…因為很多人跟我說唐平啊..說威廉王..但是我沒放棄。我把實話告訴他倆,他倆也沒有說對七哥生氣,始終還搞了壹個《我是音雄》節目。我壹開始我還想,這倆人能搞出啥來呀,妳還搶七哥的文化運動嗎?人家就搞起來了。不但搞起來,這唐平妹妹她臉皮是真厚,她就能給妳這麽整,而且抓住這個機會,這樣的女人她要是不成功,它天理不容。黃鼠狼妳給我拜年,老娘把黃鼠狼給辦了。是不是?叫黃鼠狼成乖乖的小老鼠。這個黃鼠狼竟然成了什麽?成了大老虎了。

妳看威廉王唱那個歌,哪天威廉王要放出來,唱的是真好。第壹次我聽威廉王的歌,我覺得好,坦白的說在這之前,《喜馬拉雅之歌》、《香港的耶路撒冷》,我喜歡,但我聽不了,我也很少聽。所有外國人喜歡,因為什麽?那個伴唱,還有那個節奏,都不是我喜歡的。包括威廉王兄弟唱的時候,我也都不喜歡。我喜歡的就是今天妳們聽的這兩首歌的風格。但是妳沒想到威廉王唱的第壹版的時候,真好。唐平妹妹這個音樂的搖滾的天賦,那是真牛。這歌詞裏面據我所知是唐平妹妹把了關的。結果咱好萊塢的哥兒們,我說妳快上,先上平臺。“叭..”美國第壹,Rock排第壹。香港上去就第壹。最誇張的就是今天下午,他們告訴我說,他說,妳知道妳把我們美國人給震撼住了,震撼到什麽?Take Down The CCP 這個專業程度,絕對..這哥兒們是5億次的觀看量,十幾個人的團隊做這個。關鍵是美國iTunes 買的,85%是美國人,8個小時是100多萬美元。

我排了個第壹名,最爛的嗓子。說在美國歷史上從沒有過壹個中國人,在iTunes、在美國好萊塢,妳敢說妳排名,妳見過壹個嗎?壹個都沒有,甚至沒有其他國家的人在這排名。整個美國ITunes排了好像第八、香港排第壹。關鍵是這是花錢呀,這壹下子,本來今天約好的會,就今天約好的,就沒有這個歌之前就約好搞這個咱們這個以文化爆料革命的事。說這壹系列放在壹起的時候是什麽概念?它體現了爆料革命戰友的情和戰友團結以後的價值,和壹切的無限的可能,和我們創造的壹個個神奇。

沒有戰友、沒有盲人小哥、沒有我們的Q妹、沒有威廉王兄弟的這種對七哥的這種信任和支持,威廉王幾乎就遭受七哥最重大的打擊,但是就是相信七哥;唐平妹妹遭受了最重大的打擊,哭得已經是昏倒昏地,沒有懷疑過七哥。而且是玩了命的幹,背後這麽多戰友壹起來做,這就是壹個結果。但是這個因果之間,咱就說了萬萬遍了,因即是果,果即是因。這是爆料革命的壹個真實故事。妳能想象完全沒看幾遍歌詞、沒準備,我上來就唱,能唱出這水平。

Take down the CCP,那是相思小螞蟻版本的變形版。現在黃霑火了,結果弄得共產黨這搟面杖子真害怕了,建立了壹個叫做公安部叫音樂巡警綜合大隊,共產黨建立了音樂巡警,妳說它怕到啥樣。這個美國人這下子,妳看看班農先生WarRoom下面留言:再放壹遍、再放壹遍,這體現了真的戰友。這說什麽?我還沒看留言呢。

但是大家要看到我們有不足,我們上天造滅疫組接了這兩個視頻的任務。人家好萊塢的團隊沒做完,剛才妳看的是好萊塢做的初級版,最終的還沒做完呢。我們讓去做這個視頻,第壹次就是昨天早上那之後,在這之前我都沒看,推完我傻眼了。當然美國同行的大量的批評,唐平哭得壹塌糊塗,因為這個視頻太爛了,竟然把東突都拉進去了。那東突要滅郭的、要滅咱爆料革命的,妳都給拉進去了,而且中間那個質量之差也不對口型、音效也差,滄海壹聲嘯太差了、Take down the CCP太差了。人家團隊說,求求妳郭先生,妳別放了,妳別放了。昨天早上那個視頻太爛了。

今天下午5點鐘剛才妳看那壹版,是好萊塢團隊做了個草稿的Take down the CCP和滄海壹聲嘯。我們上天造滅疫組又做了壹個比較好的版本,好多了。但是又看出了我們戰友長期疲勞做戰,結果作出質量視頻太差。現在也不完美、也不行,這也是我們的缺點。同時看到戰友們這個傳播力度,咱們戰友這次不行,美國人花了85%的錢買咱們的戰歌,咱戰友去哪了?咱戰友呢?不就是0.99嗎?咱爆料革命七哥給妳掙不了這個0.99嗎?這個時候妳不上,這是文化運動啊!這新的,它叫文化大革命,我們叫文化運動,叫滅共文化運動。這個力量太大了!5分鐘傳奇。這為什麽昨天班農、路德先生的節目做得非常好,但是沒講到點,沒講這個背後的天意和辛苦,和戰友們合作的結果。還有唐平、威廉王身上的這種不放棄、不拋棄。這種偉大的精神,絕對值得我們每個戰友們的認真去思考。還有壹個就是我們盲人草哥、還有Q妹,這背後多少戰友的辛苦和疲勞。女人當學唐平,男人、專業人士壹定要看威廉王。其他方面妳們別學他,別老當黃鼠狼,這很危險的,妳萬壹遇到個別人直接把妳吃了,是吧?

我們第1個聽這個歌的人,我們戰友是亞吉娜。亞吉娜我這是發給她,我說妳是第1個聽的,還有壹個我們的冠冠,冠冠聽的然後才是唐平。所以說當時Take Down The CCP 這個歌現在在美國,妳們看的是有多少孩子在唱,真的是震撼。 美國的小孩子:Take Down The CCP; Take Down The CCP,每個人跳著唱。哎喲那孩子,妳看咱律師的孩子、家人都在唱,壹家壹家人的唱,好多人唱就唱哭了。我突然就找到同感了,就是啊,為什麽我們就待在家裏啊,誰要殺了我們的家 Family啊,CCP呀!對吧!這個力量太大了。大家說都綁定美國買了,記住美國的賬號買的85%。所以咱們從昨天到今天看到這”滄海壹聲嘯”推的現在沒上去,我沒安排就上不去。妳在西方的遊戲規則下,沒有咱們爆料革命這種特殊的實力,妳弄不起來的。妳看”滄海壹聲嘯”妳沒上嗎,妳不行嗎,搜都搜不到。妳看咱iTunes吧壹下上去了,壹下十幾個音樂平臺啪壹下就火了。這對在美國和西方,我可以告訴大家,Take Down The CCP這個歌絕對超過了核彈,這是我們的博博士,艾麗還有趙博士說的都是準確的,絕對超過壹個核彈的水平。因為這是個5分鐘的重復,它壹下把這所有全世界人內心的憤怒全給唱出來了,而且信息量很大,這就是唐平妹妹和威廉王這壹生我覺得做這個很了不起。這個rock用這麽短的幾句話,這麽短的時間把咱們爆料的歷史事件”呱”給唱上去了,是不是啊?“戰友們沖雲霄,致英豪熱血萬丈高,壹舟踏浪自逍遙,戰友們豪氣穿雲霄,盤古相聚就在今朝。滿目瘡痍,拔劍出鞘斬紅妖,勝負已見分曉。”哎喲這詞,這力量大了去了,“就是跟丫死磕”。妳知道我錄的時候吧,唐平妹妹不好意思跟我說,她說七哥妳就錄吧,我給妳改。結果她改把她改吐血了。我是大舌頭,在說rock的時候說不清楚,妳看我:三年多的爆料革命,就是跟丫死磕。然後唐平妹妹說七哥妳是要平靜的說,三年、多的、爆料革命,就是給丫死磕,滅共建聯邦新中國。人家給我弄的藍字,專門弄的藍字。就這我也沒弄明白,就為什麽把後面編輯搞吐血了妳知道嗎?很難。Take Down The CCP, Take Down The CCP,然後就啦啦啦啦,我覺得這個啦啦這壹下子把共產黨給啦死個屁的。

現在國內妳不讓我唱歌,咱們的有警察哥們給我說,他說我們是出差了,到內蒙古旁邊就有人在唱:啦啦啦啦,他們就動他桌子 妳別再唱了,別把妳抓起來了。他們就說:哎我唱啦啦啦誰管得著,我就唱啦啦啦,我也沒唱別的啊。黃霑排第壹,啦啦啦排第壹,就這個啦啦啦,妳會唱嗎?妳不會唱吧,妳這啥戰友妳說。現在對面坐的是我戰友,現在想想黃河邊、莊烈紅。這是真正的戰友。這真的是現在我壹想那個感覺,唱的時候渾身覺得特別好,然後我估計唐平妹妹會編輯出新的壹版出來。所以今天我亂聊壹下,在大使館直播,妳們看我手機從昨天到現在我真的就睡了兩三個小時。

我們現在這塊另外壹個戰友兩天在這,就是我們的林彪二號——郭嘯天,現在回家陪孩子去了、沒在這兒。現在這樓四十多個人,我們現在有壹百多個同事工作,四十個人在這兒,樓快住不下了。我們現在正在另外壹個大樓,三層樓,三層整個,最牛的樓給咱們。結果今天又來了,又來個G-Music。人家說Miles,人壹開始來跟我說啊,5億美元,就是說郭文貴跟他簽約G-Music,我沒有說啥。聊著聊著自己說了,今天來的這哥們是老大、全世界老大——music、電影,要跟我錄壹百個短片。他跟我聊完以後他說,郭先生我們就要給妳錄短電影100個,大電影我們下壹步,那三個電影正在拍,三個電影正在籌備,先錄壹百個小電影,然後還有壹說其他就懵了。

我給他提了個建議,我說妳是在某個種族類影響最大的,這個種族我說我要跟他們去講話。我說妳安排好,我跟他們講,我就講十分鐘。我說:“請問問妳是什麽顏色,我郭文貴什麽顏色?咱們這兩個顏色的人為啥是CCP病毒死的最多的?妳為啥把妳家變成了像監獄和地獄壹樣失去自由?如果妳要覺得妳舒服了,妳聽聽這歌,請妳跟我壹起Take down CCP”。這哥們當場就激動了,說妳這個主意太好了,馬上,明天。我說對不起,明天不行,可以等等。聊完以後說,這G-Music最起碼二十億美元,我說二十億美元也好,五億美元(也好),前提條件第壹批私募必須是我戰友,就第壹批私募必須給我戰友,以我戰友為主,妳才能咱往下談。他還有點猶豫,我說妳猶豫咱就不會跟妳談。大家都能想想,就這兩首歌完了人家這麽牛的人,他是傻子嘛?他無法相信壹個中國人、從沒唱歌的人,唱了壹個Rock,Rock還是美國人的Rock。從來美國歷史上沒有壹個外國人唱過Rock排第壹的。而且是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在Take Down the CCP, Take Down the CCP, Take Down the CCP!然後咱現在下壹步咱再啦啦啦,啦啦啦把亞洲人給拉起來了,沒把白人拉起來,這就我沒做,今天下午唐平妹妹跟我說七哥妳要把這都放壹起。我說好,我把它們放壹起。共產黨出10億美元,把我們這個《Take down the CCP》要從平臺那給移除,人家當然沒答應了。十億美元啊,人家都傻了,這郭文貴唱了個什麽歌啊,十億美元?我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就拉了十億美元,就這麽Take down CCP,妳也太瘋狂了吧?Take down the CCP。

所以說戰友們馬上,妳們得想盡辦法下載,壹定把下載……(問對面的戰友)妳下載了嗎?幾個?就妳自己,妳看到沒有我就知道妳壹個,妳家好幾口妳為啥下壹個?三美金我給妳錢行不行?壹定要下!因為這是歷史,這是妳下壹個,99美分絕對是共產黨的壹個巨大的恐懼。它真的是害怕了,妳想昨天就給了壹個是吧十億美元要把咱們移了,人家當然不移了,是吧。所以妳看到我背後的咱們新中國聯邦信仰之星的旗,還有我後邊這個(照片裏的)衣服。當時這個照片我拍完以後,所有的律師團隊說,欸,妳絕對不能用這個照片。我說為什麽?他說看妳就像壹個……就是那個美國人心目中就這種人啊,抱個狗、穿這種軍閥式衣裳的,都是那種惡棍、軍閥。我說去妳大爺的,我才不聽呢,我就用這個,我才不聽呢,咋的?結果好,這紐約時報花錢拍的啊,它花錢拍的、它花錢拍的。這個記者現在……因為妳要買壹張就300美金、還是500美金我忘了,結果用了以後很多人都在用,結果啪上去了。現在我排在正中間,從來沒有壹個中國人排在美國這個排行榜的正中間去,妳必須得排這,這是排名導致的。所以好萊塢把我叫新的Bruce Guo,Bruce Guo,DJ Guo。我說啥叫Bruce Guo?他說:“中國有個叫Bruce Lee。”西方人記住的就是李小龍,現在都知道有個叫DJ Guo,Bruce Guo。我說我不是DJ Guo也不是Bruce Guo我是瘋狂郭,只Take down the CCP,簡直是瘋啦。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也就是告訴大家,妳不要人家說啥妳就聽啥。妳要按照人家說我絕對不能唱歌,妳要按照人家說我絕對不能理唐平,妳要按照人家說絕對不能理,威廉王快被定義為特務了有好幾次了已經。妳不能聽人家說這個衣服妳不能用。我今天下午還跟他們說這個,我說妳別老給我什麽建議我最討厭別人給我亂建議,我說我是成年人我知道什麽是對什麽是錯。只要我是真的我啥都不怕,共產黨說我是強奸犯、最大的騙子,是不是?沒錢了、我連吃草的錢都沒了、嚇得我跑到船上去了,嚇得我駕著私人飛機跑了,天天被FBI通緝、被共產黨通緝。而且竟然是警察找到我們“玉米地大姐”,去錄,叫她在攝像機前錄,說當年郭文貴是強奸妳。她說:“我比他大十幾歲他咋強奸我呀?他懂不懂啊?壹個孩子。”(CCP匪警):“妳就這麽說,說郭文貴給妳打電話了,郭文貴說我天天害怕呀,壹聽警車就害怕呀。”結果“玉米地大姐”就是打死也不錄。竟然回來就給我打電話說:“這幫王八蛋把我弄了壹晚上折騰我,就然給我誣陷妳。”妳看看,妳去想想,我給所有的美國朋友都說,我說“玉米地大姐”什麽故事?我就告訴妳什麽故事。現在美國人認識到這叫“文化運動”,我們不能提這些人的名字,國內的咱們的書畫家、音樂家、導演。我告訴大家香港這位歌星她要壹旦跟我們壹起唱歌的時候……因為她原話就說:“給我點時間我把家人移民到英國去,我在國內的所有的東西我都不要了,香港的東西我就把它賣掉就走了,然後我跟著您唱歌。”她說:“我要給我的下壹代做點事兒。”妳看看這麽大的壹個明星!我說妳不要冒這個風險。但是這種勇氣已經代表了什麽?——文化界在崛起。文化界不想再當奴隸了,文化界不想再充當打手給中國人洗腦了。我們現在有170多個歌準備著往下推出的,我們有戰友昨天晚上改編了《東方紅》、東方紅。班農先生在船上學會了《東方紅》“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來個毛澤東”,他都會唱了。然後我今天讓他聽聽改編的把他嚇暈了,我說妳看這個改編了,還有“北京的金山上那個出了個大流氓”那個簡直是震撼了!

所以說這個文化運動它能最快、最準確、最低成本的喚醒中國人。這次我們真的是……這壹首《TAKE DOWN THE CCP》和《滄海壹聲嘯》,絕對是核彈級的對共產黨來講。每個人都在聽,我相信沒有壹個人說這倆歌唱的太瘋狂、是胡說八道,每壹個人都知道這歌唱的是真的而且都是受害者。

“北京金山上”那位戰友叫姜米,姜米這位戰友也是有才啊。兄弟姐妹們,妳們在看直播的時候能不能動動手指頭下載壹下去,兄弟姐妹們啊?我今天下午跟哥們兒,特別牛的人問他,他說:“G- Music得多少錢?”我說我就想讓妳知道幾個數字,妳覺得G-Music得多少錢?G-TV當時是多少錢呢?我說是460億美元要投入進來,G幣超過400億美元投資進來。

我說不要說是這1000億美元要投,就不要說那壹段。我說他就投壹億美元大家來下載,下載我的歌,我說妳知道什麽概念嗎?我說我將改寫全人類的音樂歷史。連邁克爾傑克遜包括貓王都沒有從來沒有過壹個人,我說妳最短妳可能五年十年,我說妳可以在最短的時間有壹億次壹億美元的現金進來下載妳的歌。他當時說妳要這麽做絕對改變音樂歷史。我說妳好萊塢妳告訴我哪個制片人,哪個編劇不想跟我合作?包括這些平臺妳把我刪掉,我說沒問題啊,我可以做壹個iTunes,我做的GTunse。就像我Twitter ,YouTube把我black掉,我現在有G-TV壹樣,我不在乎的。我說我們戰友拿1億美元出來,我說這小錢啦。我說我們G-Fashion戰友能制造出來多少?我們戰友能出來最起碼多了不敢說,出來壹百個百萬富翁是沒有問題,壹百個億萬富翁沒問題的。我說這是美利堅共和國,我能(隨便說嘛?),他都蒙了。我說我們戰友就是最少的就壹億美元,就壹個月壹億美元進了任何壹個歌或壹個排行榜,改變人類歷史。

三年前我在華盛頓告訴他們了,我說我將未來也會開啟知識界、音樂界真正的文化運動。文化大革命搞了殺了中國人,我說我搞文化運動要拯救中國億萬人。我說當年前蘇聯,當時蘇聯流行什麽?美國搖滾。流行什麽?美國牛仔褲,喝美國可樂。我說妳們有沒有想過,美國是最沒文化的國家是吧?我說我們是壹個茶葉生產國,全都喝星巴克咖啡。曾在這個quarantine之前,病毒之前,每八小時壹家星巴克在中國開業,新打開,現在全關了。麥當勞,中國的食品是中國人的驕傲,麥當勞—中國最大的食品(企業)。中國人在北魏的時候,就北魏當風啦,就穿的那衣服。那愛馬仕老板看到都感動得不行了,現在都做不出來。我們現在都穿西裝,妳不覺得荒唐嗎?生活方式是我們中國人,現在我們完全崇拜美國,好萊塢電影。妳告訴我那共產黨的官員就王岐山說過,“哎呀,郭文貴啊大老板,還看香港片港片呢?哎喲,還看港片呢,誰看港片啊?”我說我看《無間道》。“《無間道》什麽玩意兒啊?妳還看這個呢,那江湖片什麽玩意兒?好萊塢大片,我每周都看壹兩部。”然後這小子真懂啊,王岐山。

我可以告訴大家,妳們接不接受這都是事實,咱不能胡說八道。中國最懂音樂的、生活中妳見過個人最懂音樂的——習近平。習近平懂音樂,我告訴妳是天然、天生的。他對音樂的懂和那種天分,絕對是妳無法想象的。這是為什麽彭麗媛跟他結婚啊,俺的老鄉嫁給他。習近平要張口跟妳聊音樂妳絕對蒙,妳絕對蒙。習近平有幾個優點,妳壹定要記住。生活中從來不撒謊,這點妳別看什麽200斤麥子,我不知道咋回事啊。生活中我知道的他絕對不撒謊,絕對不背叛朋友、夠意思。在老革命面前不擺譜,這哥們真有這水平。音樂絕對是我見過活著的中國人——第壹人。某個歌星有壹次坐飛機跟他壹起回來,把它過去聊…哎,我差點說出他的名字,嚇我壹大跳啊。這哥們說,千萬千萬別提我,跟他特別特別好。他說我聽說彭麗媛老說妳,這個音樂妳懂,妳咋懂音樂啊?他說“哎呀,我不懂。”謙虛…習。他說妳咋懂音樂?就習跟他聊音樂,把他這哥們傻了。他說,呀!這可是真是懂,他說我們是專業吃這碗飯的,沒法跟他比,他懂音樂。電影,我告訴妳王岐山絕對我見過中國人,真懂。歷史的江湖之術、厚黑學、結社學,王岐山懂;西方經濟、西方流氓經濟王岐山懂。這倆人能成為這個中國這個,這個可不是開玩笑的,為啥他倆是混不吝吶?因為他也看不起這些人。就共產黨那幫王八蛋那幫孫子,我用海東弟說話“這幫孫子”。海東弟為啥壹張口那個氣質,很多國內的戰友說這個郝海東壹說話,這簡直殺傷力太大。為什麽?他見太多了!“十歲我就跟妳們在壹起,妳們亂倫關上門,然後得了冠軍、亂倫沒事,然後打胎生孩子。”他見過的那些人,我們很多都是共同的朋友。現在很多都是大將軍,對不起呀,“大高官”。

所以他骨子裏看不起他們,習跟王性格壹樣的。他為啥敢抓那壹百萬人呀?他就是“妳們這幫傻叉,妳狗屁不懂。”這就是為什麽戴秉國當年去盤古說,“中國還有這樣的企業,還有這樣的老板?”他每次都這麽說。還有楊潔篪“哎,啥時候去我們外交部,我們的姑娘漂亮著呢。”妳看這就是楊潔篪的腦子,就是送他的時候趴耳朵上,“去我們外交部啊,我們那姑娘漂亮著呢,我們那賓館那漂亮姑娘有的是,還有外交學院,妳想找壹些學英文的,我給妳送個百八十個過來。”跟王恩哥壹樣,見郭文貴,“哎文貴,北大我們給妳送上二百個過來。哎過來,趕快給文貴選二百個學生講英文好的給文貴當助理。”他把這個北大的學生就當成自己的——就是像妓女壹樣。這就是為什麽楊潔篪趴耳朵上跟我說,我當時我嚇壹大跳。王毅壹模壹樣,告訴我,“哎文貴,上我外交部去,我們的漂亮姑娘多的很,妳我給妳送十幾個秘書過來,有新疆的、有上海的,漂亮著呢,”然後說,“哎,妳酒店的姑娘挺漂亮”。因為盤古是北京漂亮的最多的地方,所以說他說妳這酒店姑娘漂亮的挺漂亮的啊。妳說這孫子都這樣,他為啥這樣?戴秉國、王毅、楊潔篪、王岐山、習近平看不起任何其他官員。我講英文,我懂品味,我見過外國事,我懂歷史。他是看不起什麽中國企業,他根本看不起。妳像馬雲,他怎麽看得起他呀,是不是?他真的是連個狗他都不當他的。我見太多了,那馬雲抱著腦袋在中國大飯店門外邊蹲在那嗷嗷的哭啊,啊啊啊。妳看看馬雲從上海,杭州總部搬到上海被上海攆出去了,搬北京北京給妳踢回去了。最後是誰幫了他?真是江家幫了他。當然了對不起了,妳得聽我的是吧。最後是習幫了他,習曾經有壹次講話“為啥中國沒有馬雲”,這個話給他定下來,壹下就火起來了。所以說但是骨子裏邊,他是看不起他的。妳像柳傳誌這樣的人吧,人家都看得起,就是紅的又根紅苗正、有水平、有品位,看得起。他看不起他的,但是妳跟看著共產黨在外面習近平、王岐山是絕對有料的,他不是、他真的不是妳想象的。咱必須客觀的說他,有他的本事、有他的料,音樂習絕對是中國我見過活的人是第壹。所以妳說這音樂對他有多刺激?他咋不能成為他知道這個音樂啥力量。他習喜歡佩服誰呀?第壹佩服斯大林,第二佩服希特勒,第三習佩服毛澤東。他跟習王倆人都是這樣。那當時妳壹講那什麽戈培爾、斯佩爾朗朗上口,那講音樂就什麽斯特勞斯、什麽的哎呀什麽什麽的朗朗上口,懂得很、不是壹般懂。

所以說這個音樂咱這壹整出來,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這壹啦啦,啦啦這就整出事了。妳說現在共產黨,哎別說漏了,得摟住摟住。我得學著路德摟住,就那天我沒摟住把人路德給人家賣了,多不好。我還沒跟人家倆通電話呢,人家去華盛頓這都秘密,這個結果我給人家,還老讓人家摟住,妳笑啥呀,哈哈哈。

當時在華盛頓說我要搞文化運動的時候,他說“Miles,妳為什麽妳就覺得妳壹定會行的,這個歌啊電影啊,”我說很簡單,共產黨拍過的所謂的共產黨十萬八千裏長征還是壹萬八千裏長征,我就拍個壹模壹樣的故事;他唱過的北京的金山上,我就唱個北京的金山上;他唱的東方紅,我就唱東方紅。然後呢,我唱的這個歌詞兒不壹樣。他只有倆選擇,就很簡單,我說就像個妳前面這壹堆牛排,我把壹堆屎給妳放牛排裏邊去了,妳要麽就把牛排跟屎壹起吃了,妳要麽就把這個盤子給我扣地上去。妳把這些歌兒全拉黑,中國人都別聽這些歌兒了,得問:為啥不能聽啦?(唱)北京地金山出來個大流氓~是吧?這大流氓上哪去了?就找,那找就是我們的力量。我說我有絕對的信心,我會把中國的所有的聽眾帶到美國來,他要聽歌,他翻墻到美國來。結果他發現,我們放的不是屎,我們放的是中國的救命仙丹。所以他就會選擇。妳把它全給黑掉,封掉,合,妳就聽著我唱。當然我不喜歡這個個人罵人家,罵人家家人,這不可以的,這個是非常不好。江敏的這個歌兒,罵人家娘這個我絕對不接受。咱不能罵人家家人。

最近,中共有點瘋狂。我給很多人留著臉吶,我沒攻擊他們家人,我都留著臉呢,包括王岐山,我也沒攻擊他家人,但是最近他們對我的同事我的家人又開始攻擊,把房子給沒收,扔大街上去。大連法院,第壹次,前天發了壹個文件,說,以郭文貴為首的犯罪集團,第壹次寫到文件上了。我就等這東西呢。妳不等這東西,美國查封了資產,我憑啥拿呀,對不對,妳把我定義成犯罪集團,妳來吧!妳不拿證據,我犯啥罪啦?反共,滅共,那在美國不是犯罪,在美國是英雄。啥叫隔空取錢啊?妳得讓共產黨瘋狂,它就壹直這幾年他摟著,它從來不說郭文貴犯罪的事,妳說這法院每次都說:郭先生,妳老讓我們查封這共產黨的國有資產,它搶妳資產啦?它沒有把妳犯罪呀,它沒有定義妳犯罪呀,它沒有說妳滅共反共才犯罪呀。DOJ這個事情,這是對咱巨大的幫助。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咱這幾首歌把它給整瘋了。大連,弄咱65套房子,哇塞,這個東西,給西方看,妳看看妳看看我家人全都被攆大街上去啦,我的同事都被攆大街上去啦,房子全沒收啦。而且接著又來壹個:以郭文貴為首的犯罪集團。我說啥叫犯罪呢?妳可以讓它提供,我強奸啦?我殺人啦?我偷錢啦?妳拿證據!它最後壹點,郭文貴是滅共嘛。我說那滅共,現在美國是什麽?我是被非法掠奪資產,我就在美國就可以合法拿共產黨的上市公司,共產黨的中石油哇,中海油哇。是吧?還有美國買的美國國債啊,不就是可以給我啦,這壹千億美元,我是要拿回來的,這是必須拿的。戰友們,妳就別想分啦,啥都分,這別分了啊。我壹說,這對面這哥們兒暈了,不分妳還不高興是吧。

幫咱,兩首歌把它搞瘋了!摟不住了。但是我要給共產黨人說,千萬記住,我過去沒攻擊妳家人,我給妳留著臉呢,妳看看我攻擊妳妳們家人妳看我用什麽辦法攻擊。妳只有兩個選擇,妳把郭文貴給滅了,妳只要不把我滅了,我絕對我讓妳的家人生不如死,妳不信就試試!我說給妳們中南坑這幫孫子聽,妳不信就試試!妳看我掌不掌握妳們的老婆跟別的男人睡覺的視頻;看我能不能掌握妳們的女兒和妳們的家人跟別的男人睡覺的視頻;我有沒有妳們跟別人女人變態的睡覺的視頻,和睡嬰兒的視頻。我可不可以把妳媽媽妳爸爸當年的事情說出來,妳看我坐在攝像機前,我連著講要是壹個月,我天天早上播壹次,晚上播壹次跟路德壹樣。我要是重復講故事,我都不是人。我要是講壹句假話,我都不是男人。妳看我能不能,我三十年我跟著妳們在壹起,我不掌握妳們的底細?妳老婆跟別人睡,回來告訴妳,說我跟誰睡覺了?睡得還不錯?在某個酒店、某個會所、還有房車上?當時還聽的什麽音樂?會告訴妳?妳不會告訴的是吧,妳不會知道!我可以讓妳知道啊。妳要想接著往下弄,妳看看,給臉不要臉妳,誰在乎妳狗屁,妳在中國,妳是狗屁,多大的官算個鳥妳在這兒。妳是個鳥毛都不是!我給妳臉不要臉是吧,咱走著看。包括王岐山,我沒有攻擊妳家人,妳知道我掌握妳什麽,咱可以試試,咱可以試試。妳有瘋狂妳有導彈,妳發過來壹個,導彈,妳送病毒過來,妳來呀!妳把病毒弄來呀!對吧。
這新西裝有時候也好也不好,這今天這個新西裝穿上他老沾毛毛,妳知道嗎?摟住摟住摟住。哎對了,戰友說得好,這誰說的說,不要著急,付費才給他說。付費,對!我就壹段壹段,我講壹段,大家付點錢,下次再聽,付錢。哎這招挺好啊。妳們教會我學會剝削戰友了,妳們也太壞了吧。

兄弟姐妹們,不是每個人都沒底線的,我郭文貴是有底線的。我爆料革命到今天,我不攻擊任何人的母親,我不攻擊任何人的家人,我只點到為止。因為我們人類和畜生最不壹樣的地方:不攻擊家人。共產黨最王八蛋的,妳們這幫孫子,妳就是完全是禍連九族。妳這才能妳們才逼出了壹個爆料革命,逼出來壹個新中國聯邦。妳們都看梁山好漢水泊梁山,是皇帝逼出來的,但是那幫王八蛋最後都是寄希望於給皇帝勾結,那找死活該。看著宋江被喝藥毒死的時候,我說這貨死得太輕松了,應該死得更慘,所有的兄弟都被他給賣了,還回家去當官去。妳們共產黨,禍滅九族,專門欺負婦女老人孩子殘廢人。我們就是要讓妳知道,不會接受妳這個欺負的,我們做好了最大的準備最壞的準備,全部都死。但是我們所有人今天能看到視頻我說過了,在未來這三萬六千天沒有壹個是活著的,都得死,只是早死壹下晚死壹點是不是?什麽方式死嘛,不就這麽簡單嘛?今天這哥們問我了,Miles現在我想送妳個東西,妳想我把加州有個別墅壹個牧場送給妳吧,兩千多個acre。我說我跟您說實話,妳那個妳不用我講,妳的那個地方都猜到在哪?Saint babura對吧。他說,哎,妳怎麽知道。我說妳們這些人有錢不就到Saint Babura去買個大農場去嗎。多少錢?Michael Jackson的房子,3600個acre,那房子是真漂亮,大家都看我上那去。我小的時候去過壹次,八幾年去看過Michael Jackson本人,我再回去,Michael Jackson已經沒啦。我喜歡他的那個寫歌那個大樹。但是要價1.5億美元好像,現在三千多萬美元。我三千萬買個農場,那不是分分鐘的事嗎?相當於我買壹瓶水吧?我給他說,我說妳告訴我,我有時間去那農場嗎?我從來不接受人家的東西,我說我謝謝妳了。船我不會要吧,我還有個大船馬上就交付了,飛機,往哪飛呀,現在啊?我上哪飛呀,我從紐約,飛到路德他家去?往哪飛呀我?我沒地方飛呀,妳說現在飛夾克森hao(音同)。
昨天下午商量,我們要到夾克森hill有個大的活動,妳們要來妳們也得quarantine,妳有房子也不行。哇塞,妳飛機往哪飛呀,兄弟姐妹們,飛機不用了,船不用了,房子不用了。妳告訴我花錢買啥?沒有任何買的!所以說這哥們就說,妳怎麽能把G-Fashion股票,壹百美金1個million給妳的戰友,妳瘋啦?我說我不給戰友,我給誰呢?妳想想,我給王岐山? 我給共產黨?或者我給妳們美國華爾街這些大佬?我給誰?妳告訴我。戰友們,妳們想想,如果妳是文貴,妳把這錢給誰?這對面咱的戰友,我給他10萬美元,他的抱著哭壹天;我給他100萬美元,他的嚇得半死;我給他1000萬美元,我估計他的嚇跑了,藏深山去了。妳要這1000萬美元,妳幹啥去?妳想過沒有?買個大房子,妳交物業管理費;妳買個船,妳養得起嗎?壹年壹,兩百萬美元。妳就想著要1億美元,還有人給妳1億美元嗎?沒人給了。那妳這1000萬美元不是給妳的好處,那就是要妳命的。我見太多了,有了100萬想1000萬,有了1000萬想1個億,有了1個億想10個億,直到想到自己死,拉倒。就馬雲這孫子,講的話記得嗎?“我這壹輩子沒想過錢。”天天挪騰錢,我就納悶了,這小子到現在連錢都沒看透,到現在還私人飛機搞搖頭呢,還玩模特呢,妳說有多low吧。妳年輕,妳無知,算了,妳現在還天天在搖頭,晃蕩晃蕩的還玩模特呢,妳說妳是什麽玩意兒。

壹個不能把人生理 – 性這個關系跨過去,妳不把錢這東西看透,妳不把名和權力關系搞明白,這些東西都帶著血,帶著命來的。說白了,妳要合適的,它是妳的幫助,妳的享受;只要妳要多了,就要妳的命。這就是物無美惡,過則為災啊!妳說咱啥是相當Rock之星啊?咣嘰壹下弄個第壹。今天妳看我今天坐在妳們對面,戰友們,我已經是美國排行搖滾第壹人了,中國第壹個人在西方世界音樂排第壹名的。妳覺得我今天和昨天有啥不壹樣嗎?我今天晚上回家睡覺是不是得要頭朝下睡啊;妳說我今天晚上洗澡是不是得要穿著西裝洗澡啊;妳覺得我今天晚上做的夢能夢見啥?它啥也沒增加!我就是這兩天晚上自戀到什麽程度,就是洗澡時放手機在那聽著《滄海壹聲嘯》 《Take Down CCP》,無非是多了這個。所以說兄弟姐妹們,能咋地?!妳覺得全世界最痛苦的人是誰啊?最痛苦的就是川普總統。他想著4年就是贏了4年,他能不能安全啊?多少人在罵他,容易嗎?第二個就是習近平同誌。第三個現在要上任的日本總理,現在到處私下拉關系,啥意見我上去,妳們有啥想法?多可憐啊!妳打死我都不搞政治去,是吧?然後妳說明星,現在妳告訴我有多少明星, 妳現在看那些明星都跑哪去了?加州那些球王、球星、明星都在家Quarantine呢。多少人有錢?沒錢,那大房子,現在付管理費都付不了。現在美國的經濟也是搟面杖子,大選完以後直接就褲子就掉地上了,不是全身毛,啥都沒有。妳不信,咱走著看。妳像戰友們,現在妳們壹年有十幾萬美元工資的,我求求妳們了,這就是妳最好的福分,別再想那麽多。妳說妳看看,Rock現在排第壹了,我能咋地?我連個信用卡都沒有。

當年3次拒絕給我當律師的人,現在是我們inhouse的其中之壹。哥們兒曾經被2次給應邀為做美國司法部長,沒去,當律師。現在是我們inhouse,就是跟妳現在每天在壹起的咱壹個哥們兒。今天下午說了句話:“郭先生,3年前我就想過:如果妳能活過3年,我就會跟妳在壹起,我終生侍奉妳,Serve you。” 我跟他開玩笑,我說:“我3年前我就知道妳壹定在serve me。”為什麽?戰友們,每個人的起碼都會睡覺前醒著都會想:明天發生的事妳知道嗎?妳為啥活著?所以我看有些人浪費時間八卦呀,天天拉仇恨啊。然後為了搞個車,聽說莊烈宏真的把他家人都賣光了,買寶馬了。曾宏,妳看這孫子,就砸郭,就自己弄個耳機子,弄個好衣裳穿,租個好車,他能咋地?妳們沒有想到啊,砸郭的人壹輩子把自己的命全砸沒了,耗掉了妳壹切的生命,而且妳永遠不可能得到再多,而且妳終身妳將面臨著絕大多數人對妳的攻擊。妳想想這些人,未來我說當時砸郭的,這些聽咱歌的人怎麽看他們,怎麽對他們。

所以說就是兄弟姐妹們,(妳看這個旗現在是斜的,不正啊,往那是正的)(念戰友名)大智慧沒有,英文叫down to earth – 接地氣。別整得裝神弄鬼的,然後身上弄得壹堆的什麽紋身,戴上壹個蛤蟆鏡,然後睡覺的時候,晚上在遊泳池都戴著蛤蟆鏡,然後呢,走道得晃著走,然後這叫音樂家。咱沒有那樣,咱不現在也是音樂家嗎?音樂,不帶家。(念戰友名)日本這個旗做的漂亮,真漂亮,這質量,漂亮,這個漂亮!(念戰友名)現在妳發現了嗎?就大家留言這個妳註意了,就是因為很多是沒有加上,留言留不了。這就是為什麽今天下午他們跟我說,就咱們的後臺的數據最起碼的加兩個0,妳壹定要鬧明白這個,妳看看這就很明顯。這是妳倆弄得字幕啊?天啊,真夠土的!我天啊,妳們也太路德style了。紅紅綠綠的,哎呦我的媽呀!咱能不能不要搞這麽土,好不好啊?我最討厭這麽多鮮呼啦的,妳看妳們弄得土的,妳們向路德看齊呢。(念戰友名)我特別不喜歡妳們這樣,戰友們,妳們任何情況下,妳不要把人家習近平的爸爸的名字,我真的覺得這個特別不好。包括那個我們江米罵那個,那個罵人家娘這個這絕對不好。我們不能跟他們壹起,我們不能被這個,被這個燒之前,我們幹這種缺德事兒真的是不好,絕對不能罵人家娘。這都不可以。包括妳們叫人家這個習的這個爸爸名字幹嘛?王岐山的爸爸,習的爸爸,孟建柱的咱都不能去,人家是無辜的。都是犧牲品。幹嘛,罵人家幹啥呀,咱這戰友,這真的不好啊!德國小泥鰍,草根兒聽爆料.哎,咱們這個咱又多了壹個G-Music,誰想投資啊,到時候私募啊,誰想投資,啊?G-Music。

這是新版的嗎?穩定多了嗎?嗯。

這兩天我沒有時間我得跟妳聊了。(念戰友名字)這個OBS太重要了。妳看,我從那個妳看,那個是電視機看的我是我最喜歡的。妳看這這個就是色彩看了。妳看著我這個跟老了十幾歲。嗯,那我沒見過本人嘯天,我見本人就是嘯天人真不錯,特別特別不錯的人。人家戰友真有好人,就當妳這樣真是好人,就是不換衣裳啊,昨天穿這套衣裳,今天還穿這。我們在這樓裏看明白了吧,大陸來的人啊,就是這不換衣裳。妳看人家香港的人,人家是每天都要換衣服,這是起碼常識。這咱們大陸來的被共產黨植的這個腦子,植的這個東西真的妳有感覺了嗎?這是在西方的常識,妳每天壹定要換不同的衣服。在日本就是妳可以穿同樣的西裝,妳把襯衫要換了,領帶要換了。不可以穿……妳穿的同壹個衣服,妳穿同壹個鞋,妳出現了,人家感覺妳家沒衣裳了,就哪怕我就兩套,我明天壹套,我今天壹套,我也換。妳穿同樣的衣服是不尊重別人,妳看人家香港人為啥跟他就不壹樣,妳看人家,上班有上班穿的鞋,下班有下班的鞋,然後人家打扮的是吧……妳看嘯天人真不錯,真是我讓嘯天來,當時這個事兒,哎呦,我的媽呀,三次啊,這安保都不同意,最後壹次同意了。我們真是啊!這個角星對的啊,這個這個完全是反著的,因為這個是臨時放上去的,是反著的。我是向大家展示壹下。大家趕快訂iTunes去啊,去下載咱的歌,神歌啊!這個農場的事盡量我就不說了,好多好多事兒。我就不說了啊,這個太多事兒了,這個明後天還要直播,但直播的時候我再多說點啊。

我得拍個照。搞定。妳說這人要不要臉了,也是天下無敵,妳說這種情況下,還拍自己,得多不要臉。

對了,我這真是啊,最近這個這個這個沒事兒,妳多照幾張就是。哎呀,對嘛,妳說妳在這之前哪有機會照我,現在妳有機會照了妳不照了,這就是咱們中國人。只要是壹見了真人,壹近了,就拿妳不當回事兒了,妳知道嗎?

哎呀!我們那個sharon,哎呀,這別說了唄。我在家,在那個有人看我的鼻涕壹把淚壹把。讓我看著妳回來,太好了,整個樓的人都被炒魷魚了,他留下來了,不簡單。我說妳哭啥呀,我相信妳啊,我相信妳的話呀,我全家不出去啊,我們看妳視頻的。我們全家沒有得過,我們家鄰居壹家死了壹口,那壹家死壹口,把我們嚇死了。戰友們,千萬別掉以輕心這病毒。我要給妳們講太多瘆人的故事了。我昨天我問美國的幾個朋友,問妳相信美國只死了18萬人嗎?哦今天好像19萬了,好像是18 、19。這絕不可能,只能多不會少。多在哪去了?我在四個月以前,我說川普總統未來最大的麻煩就美國人要跟他算賬。妳不是說習近平跟妳是哥們兒嗎,妳不是說這個病毒四月份就沒了嗎,妳看現在來了吧,報道都來了。這就是共產黨的安排的局,就是要幹掉妳川普總統,就是要幹亂妳美國。川普總統就相信他啦,相信共產黨啦,麻煩來了吧。啊,現在知道,美國可能更誇張的病毒時刻即將來臨。所以妳們要小心。妳看我們辦公室現在真的是很小心,我看大家都百分之百都戴著口罩,百分之百。

我這沒打疫苗,但是我是真吃藥,我吃羥氯喹呀,那個阿奇黴素真的不能吃,我覺得。我那天吃了,壹下午,誰親誰近,我是真感覺。這個那天啊,這個咱們某戰友說郭先生,我要跟妳通話。啊,我通話說完以後,壹會兒,郭先生,能不能這樣這個事兒再通個視頻,我說可以。啊,他不知道啊,我就吃了羥氯喹,因為見了很多人在船上。然後又吃,我就吃了片阿奇黴素。吃羥氯喹沒事,吃了阿奇黴素,立馬進洗手間。12次啊,嘩啦嘩啦的拉呀,然後我就給科學家給路德說了啊,在這又弄壹次13次。我就然後呢,這個科學家嚇壞了,哎郭先生讓妳趕快就這樣那樣給我出招,趕快弄啊!然後路德先生真親,這時候感覺是真親了。路德馬上郭先生這樣那樣……路德真緊張。就是科學家、路德妳疼的妳不白疼。妳能感覺到疼這倆人,真的是那會兒妳都感覺暖暖的,真的心裏邊兒,暖在心窩裏,暖在心窩裏啊!就是關心妳,我就當著人面兒,我這不開會,我就喝了壹碗,這個喝了粥啊,我跟那個G-Fashion的團隊又開會又開了兩三個小時。G-Fashion那幾個戰友嚇的呀,簡直是郭先生妳肚子怎麽樣了,真心真意的。不是那種虛誇的,真心的疼。哎呦,把我給弄的,但我沒事兒,接著第二天就跟唐平妹妹啊,這是唐平就開始錄歌了。

我錄的歌是真的是拉了13次肚子。吃羥氯喹,我覺得是真實的,但是阿奇黴素可得慎重。阿奇黴素可真得慎重兄弟們。那個肚子疼得妳啊,就像那個拳頭抓得妳呀,哎呦,我進去就嘩啦嘩啦的,進去又回去,這家夥。而我們的安保團隊嚇壞了,說妳郭先生是不是馬上,咱不能走,咱馬上就對面醫院去,我說不用不用。然後呢,我這個私人醫生就馬上安排用這個,用這個用這個就燉了壹碗湯我就喝了。

喝了碗湯就沒事了。我給唐平妹妹錄歌的時候,威廉王,我還喝了那個醫生的湯呢。喝了碗湯,就是壹天就突然就開始錄歌了。妳說我,現在我想想這,這怎麽可能啊?哎,沒了,斷了哎!這寫的under life的是啥意思?這是?我這手機沒斷!太陽神,七哥壹直沒有加上妳。

現在可以啦!繼續啦!這是網絡版有問題,妳發現了嗎?所以說妳看看。我們這個OBS,人家,人家這個回到Sherry的時候。人家看到我:“郭先生180天!”妳是我……我,我真的是,把我嚇得壹大跳。昨天我差點失聲了,為了妳們。我上去磅我自己的時候,我真的嚇壞了。我是晚上磅不是早上,過去是裸磅,早上空腹。我最瘦的時候77公斤,就是這壹年啊。就是這個,這壹年,不是在英國的時候。然後呢,就是我離開曼哈頓的時候是83公斤,我那天就76.4公斤。我嚇得我壹大跳,我吃壹天、喝壹天的我76.4公斤。但是,我真是看到我的肌肉這,我的肚子,我真的是這六塊肌肉的型出來了!哎喲,我小肚子的這個扁啊!哎喲,躺在那真舒服,摸著自己的肚子感覺,哇噻,真有成就感!但是妳知道是什麽?人家見我的時候說啥?“郭先生妳老了10歲,比妳離開Sherry老了10歲。

180天創造了無數個傳奇啊! GTV 啊!這個,這個咱們的G-Coin、G-Dollar、G-Fashion、G-Club…… 這個美國現在絕對脫鉤啊,共產黨幾乎已經被幹掉半死去了,是吧!香港運動是我們整個的西方(推動的),香港保護法、臺灣保護法啊、南海強拆以及整個歐洲整個西方世界的覺醒,這都是180天幹的。但是人家看我,我是肌肉來了,瘦了。但是這幾天我腿疼得我是,最近沒那麽疼了。我腿疼得簡直不行了,就腿疼。腿疼就是我現在啊,它就是這個,這裏邊兒有這個水腫。這就是王恩哥這個混賬東西,要送我100、200個美女學生,也沒送,把我的腿給我毀了,和李友。現在把,把方正送給了臺灣公司,哇噻!好誇張啊,幾百個億送給臺灣公司,送吧!咱播多長時間了?這亂聊這是。已經1個半小時了,天吶!行了行了,yes,oh yeah,好好!打擾妳們了,我今天就不聊了吧,兄弟姐妹們,就聊到這吧!因為太多話題了,妳看GTV啊,G-Fashion、G-club。現在,我有壹樣我給大家說壹下啊。本來定於這個9月16號、17號,上線GFashion、GClub。現在正式推遲壹個月,請大家把這段發給所有戰友,推遲到10月16號、17號啊,這個對面咱們的兄弟,他知道咋回事。壹個最核心的問題啊,就是我們本來G-Fashion是展示給大家,暫時沒有東西賣,但是律師建議:妳最好有當天就能賣東西。這樣的話就是,必須把G-Fashion上的生產全部提前,然後壹提前的話這商品就提前生產出來。而且我們現在我們所有的東西全是意大利生產,意大利基本這國家就lock down了,沒(辦法),不開門。沒辦法!

所以說,為了保證未來,共產黨別攻擊咱,說:“妳看那個G-Fashion只是壹個展示頁,這小子就是搞詐騙的。”咱們就決定,推遲壹個月的時間,讓G-Club,記住啊,G-Club買會員不需要任何農場的幫助。但是G-Club的會員必須享受,所有的G(系列),所有全球農場的福利,包括依法的手段獲得G-Fashion的股票。最終就這個價值,就這個zero zero zero one,0.000001。必須要獲得!但是,G-Club直接就可以,上線以後直接就可以買,沒有KYC,基本上就是(直接買)。不,沒有那個什麽,那個臉部KYC技術,就是拿卡就可以買,任何人都可以買。妳留下信息,給妳發卡。是這樣吧?所以說,G-Club,是17,10月17號上線,美東時間。10月16號,G-fashion上線。然後呢,這月個17號,就下壹個(禮拜),就接下來的11天,17號以前。G-Fashion將把,決定給各農場發的股票,全部就登記完畢。然後就進入,就是各農場將成為,將成為G-Fashion的原始股東。那麽有的農場是拿到壹億股,有的是拿兩億股,但是今天我剛才就直播前開了仨小時的會。最後就是,必須保證,咱們農場的戰友10%的股權。沒有發到各農場(的股票),繼續留在,叫Reserve,叫咱們的G聯儲裏邊。等到咱全球的農場,當妳具備再接另外的9億股或8億股(的條件),再發給妳。

另外壹個比如說其他國家,妳像德國現在,它沒(農場),沒有給它。妳比如說,那個是吧,這個瑞士,妳沒有給農場。那未來它也有機會申請,它只要達到這目標了。但是大家要記住,5年內,妳拿到的這個價格,這是給妳的G-Fashion股票。壹定要記住,五年內妳是擁(有),妳是沒有投票權的。妳必須是在各農場的管理下,都會到妳名下,但是在這農場裏hold著呢。妳不能抵押,妳不能賣。在五年後,妳滿足這個支持爆料革命,滅共,和新中國聯邦以後,妳才可以拿這股票。

那麽戰友們壹定要記住。所有GTV椅子的人,妳過去的,對等,壹塊錢壹股的股票的數,妳找各農場去,農場有合法的辦法讓妳獲得這個股票。但是,我這只是說啊,希望,希望要遵守美國法律,希望,希望……各農場,妳找農場主去。每個戰友,可以跟不同農場聯系,但妳不能跨兩個,倆農場。包括過去的法治基金大額捐款者,捐款者,都會依法地讓妳得到這個,這個價格的股票。我希望啊,希望!正在安排,包括對爆料革命明顯(支持)的戰友,包括國內最重要的潛伏的戰友和支持爆料革命的,既沒GTV投資,也沒捐款,但是我們有,有些股票是放在那兒是給大家。

所有過去盤古的、裕達的我們的員工,我現在基本上是定的。只要滿壹年的,從今天,就是那天開始,滿壹年的,都有機會拿到股票。肯定是,兩年的、三年的、四年的、五年的,都能拿到股票,所有的盤古裕達員工,只要妳在盤古、裕達待過,只要妳在這公司超過壹年的,妳都會拿到股票。怎麽拿股票,妳看我的蓋特。很簡單,因為妳所有的名單,我花名冊我都有。我會把它放到那個聯儲壹個公司裏邊去。到時候妳按照妳家人,妳曾經在裕達,妳在盤古工作的,妳那個工卡號,妳自動到美國,這個未來的就是登記的那個公司,妳就妳拿走妳的股票。盤古和裕達的員工的股票是沒有約束的,妳拿走妳就可以賣。這是有特例的,因為盤古、裕達員工受得太多了。

凡是被共產黨弄到監獄去,判了刑的,妳比如說我們的幾個副總,肯定是每個人是壹千萬股,立馬給他。妳像我們的呂濤、楊英,裕達的員工,包括上了法庭的那些律師、會計師,都是壹千萬股。就是說,我們發完以後,妳就可以拿,妳拿妳家人的身份,或者拿妳的身份,妳的名字都在那登記著呢!美國咱找的這家公司,自動把股票過給妳,自動拿走,這就是我給我盤古、裕達員工的。必須給的。

另外壹個層次,就是在海外,過去幾年因為跟隨我滅共,這些投資者受到傷害的,依法拿到這股票,不受約束的。我們這個樓裏邊兒的,所有的,所有在這樓裏工作的,包括我們的Karin,Karin恢復得特別好,凱琳恢復得特別好,凱琳可能要回來上班了,過壹段(時間)回來要上班了,希望她回來,回來上班,壹樣有。每個都有Option(期權)。所以說妳看我們的林彪同誌,美大了,來了也有,咱這兄弟都有。但是這是有受限制的,妳不能明天就賣了跑了,那不行,跑到深山待去了,那不行。那麽這大家知道,這次的G-Fashion值多少錢,未來什麽價值,妳看完G-Fashion未來將走啥樣,妳們壹看就明白。就像今天和昨天都有說,我要買什麽500萬股,不可能,我們不賣給任何其他人,只給這些曾經為爆料革命和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和與我們壹起並肩戰鬥的戰友,和投資GTV的人,其他人沒有。

兄弟姐妹們,不知道妳們滿不滿意?(郭先生唱歌:滄海壹聲嘯,濤濤滅共潮,四海兄弟聚今朝)我這歌詞都不記得了,我給妳們唱啊。哎呀我實際上唱的挺好的說實在話,這沒歌詞這,浪沙淘盡毒霾消這詞寫的好,寫得太好了。(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哎呀我這啦啦啦太好了,太好了這啦啦啦,真是,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浪沙淘盡毒霾消這個真的唱的好,哎呀我自己聽著都相當舒服啊,相當舒服。七哥,妳贏了,我甘拜下風,誰呀這是,說話那麽損啊,笑話七哥呢。咱香港那個哥們歌王,說郭先生妳這歌唱的絕對是秒殺壹切唱滄海壹聲嘯的,最好的,我說妳這是忽悠我呢,真的,妳唱的是最好的,我真的聽了好多遍,我全家也都聽,我非常驚訝。我說妳這當年我聽妳歌長大的,現在妳說這話有點受不了啊。就是我,妳看現在今天,這個沒準備,就是我唱滄海壹聲嘯的時候,就感覺真的是來了,真的是來了,(take down the ccp ,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這歌簡直是太牛了,(take down the ccp ,take down the ccp)太牛了,出專輯吧,壹定的。我們接下來有170個歌正在準備中,170個歌,大家妳們會看到啊。七哥都是出奇招,奇兵制勝。而且我,就像當時這個GTV的時候,我打電話,我說現在開始準備私募,所有人都說瘋了,哎什麽什麽,妳說啥,我說現在開始,下20個小時我要看到什麽,絕不能讓共產黨走到我們前面去。包括這歌,我誰都不讓知道,準備好了,開始,而且我,妳看到了沒有,我絕不在壹邊,我沒有光指望唐平妹妹和威廉王,好萊塢那邊上線了,妳還不知道呢,還有好幾個招呢,妳看我文貴啥時候用壹招對付共產黨過,從來沒有。壹定要大家放開嗓子,就是(滄海壹聲嘯,濤濤滅共潮)這個聲音壹定拉起來,這是發自妳內心的,要不然妳就唱不出來這感覺。真是,這歌簡直是,這外國人壹聽就覺得這歌簡直是太棒了,特別是咱們盲人小哥吹的那笛子,哇塞,吹的太牛了。

行了,兄弟姐妹們,今天已經超過100萬了,壹個多小時,聽我這胡論亂侃的,就是來到喜馬拉雅,回來以後,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人多了好多倍。這個,紐約城還是紐約城,這是個偉大的城,這是我壹生中最愛的城。壹不小心成了Rock第壹名,中國人從來沒有過,這確實讓很多唱歌的人有點受不了。我覺得第二段的歌詞其實很好,第二段特別好。我家孩子昨天壹直高唱,太好了,太好了,這些孩子聽我是最開心的,這些孩子聽我是最開心的,因為孩子他會通過這件事情他壹輩子會記住這個傑作,他就會知道共產黨到底當年幹了什麽事。當時我說妳們不要相信我,我就像在班農節目(說的)壹樣,不要相信我郭文貴說的,但妳要去調查,去了解,最起碼妳不要糊裏糊塗的自己受到那麽大的危險,那麽大的傷害,誰幹的啊?地方電臺壹直放滄海壹聲嘯。咱這幾個律師的孩子都唱,太太家裏面(take down ccp,take down ccp )。(唱)北京金山上的江米絕對是天才,江米要跟我聯絡壹下,沒人跟我聯系啊,妳得跟我聯系壹下江米啊,江米要跟我聯系,江米,七哥呼喚江米。(四海英雄聚今朝),持槍挺郭,跟我還比劃,妳那不行,妳那卡拉OK的水平,那絕對不行,唱歌真的是,妳必須用心來唱,要不然歌永遠是娛樂,娛樂和歌真的是,娛樂藝術和娛樂完全不是壹回事。為啥有些歌王(被)稱為歌王啊。洗個熱水浴,防止腿疼,好,壹會我回去泡個澡,今天他們跟我要弄點什麽中藥的泡泡腿。大家真的是戰友跟文貴壹起用生命在唱滄海壹聲嘯,這是真的,這是我和戰友們用生命用鮮血用壹切唱出的心底之聲。妳能不能把妳那字幕拿掉啊,真是惡心死我了,能不能上船時刪掉這玩意啊,刪不掉了吧,哎呀,咱別整這玩意了, 真受不了。為啥我們中國人什麽都是搞著五花(八門)花胡裏哨的?溫熱白酒洗,聽著忍不住流淚。真是這歌詞真的是,唐平妹妹、威廉王,我們的盲人小哥,Q妹等還有無數的戰友的奉獻,太感謝了。那天跟我壹起唱的老外是誰,不能說,絕對是巨星啊,絕對是現在年輕的搖滾第壹,絕對第壹,非常棒的。然後呢有人給他打電話說,妳不要唱這歌什麽的,他原話就是給這人說,fuck ccp,get out (of) here ,這哥們很有個性,直接叫他滾蛋。

試針灸?不可能,安保不讓我試針灸。Take down CCP, Take down the CCP那個歌很快還出另外壹個DJ版,啊…妳們會聽到完全不壹樣的感覺啊。好,好,咱們今天就到這兒啊。滄海壹聲嘯,滔滔滅共潮。阿彌陀佛。壹起為全世界人民、十四億中國人民、香港同胞、臺灣同胞、蒙古同胞…蒙古同胞、西藏同胞、所有的爆料革命戰友們壹起祈福,萬佛萬神光耀我神州。幹掉這個邪惡的共產黨,鏟除中南海。讓中國人有宗教的自由,讓中國人享受真正的法治社會;人人得以平等,人人得以安全、健康,像人壹樣地活著,不再被洗腦不再被批評、再欺騙,庇佑我們所有的爆料革命戰友地家人。希望萬佛萬神庇佑我們所有的爆料革命的戰友,讓他們得以安全、得以財富、得以快樂、得以上天之護佑,讓蒙古同胞、讓西藏同胞、讓香港臺灣同胞,不被共產黨再蹂躪,讓他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不再受共產黨病毒的摧殘和殺害。希望美國和世界人民,永遠要明白,只有壹個強大的美國,才能和中國人民永續和平,才能創造世界的輝煌、經濟的強大、人心的歡喜,得萬佛萬神之庇佑。我爆料革命戰友都是受上天之命,受萬佛萬神之托,來到這個世上。就是要鏟除這個共產黨,在無數的中國人世界人身上,壹代又壹代的,殖下的病毒。願我們早以得到解放,承受成功之上天之所賜之恩德之恩澤,感謝萬佛萬神,庇佑我新中國聯邦得天祐、得民心,讓我們早日幹倒這個CCP這個魔鬼集團。阿彌陀佛。

啊…(拍手:招牌三聲啪啪啪),就唯壹的掌聲(指現場唯壹的人)。好哇,那就這樣吧,兄弟姐妹們。哦對了,這個剛才我說那個,請Sara還有木蘭啊,盡快的把就是說關於GTV那個,還有咱上…還要馬上要這個上線的時間,還有壹些情況給大家說壹下。

大家妳們不知道背後咱…我能成為這個Rock排名第壹的背後的真正的力量,沒有五大家族七大機構是不可能的。共產黨為什麽嚇成自己成立了壹個叫網絡巡警,我今天下午幾次感動得我都..我都控制不住眼睛(淚),我進好幾次洗手間。這些美國朋友太夠意思了!我打電話,Miles我們必須讓共產黨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是被錢所控制的,不是每個人都是因為錢可以跟他們磕頭的。而我們相信妳說的,只有美國人和中國人和歐洲人民緊緊地在壹起,我們才能和平,共產黨絕對不能代表中國。那看到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們上街上那個整齊、紀律、文明,感動萬分。這都是世界上最牛的人了。說全家都在聽這歌,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他說我壹聽都是,每個人都說都是全身起雞皮疙瘩,都是朗朗上口。我前天回到曼哈頓時候,我見到美國…對爆料革命最關鍵地接下來,妳們會看到狂風暴雨般的重錘砸向中南坑,妳們會看到。我讓他(曼哈頓朋友)聽著,他壹聽,就撲騰從椅子站起來。哇,Miles他說這個力量太大了。他的女朋友壹直聽,然後說句話真的是感動我,她說Miles,中國人太可憐了,我去中國的時候看到中國窮人太可憐了。中國人竟然那麽多人沒有社保,沒有公共廁所,孩子上學還得付錢…共產黨說還拯救了全中國人民,共產黨還說沒有共產黨中國人活不了。所有的共產黨官員都跟我們說中國人再有壹百年也達不到妳們美國的水平,中國人需要我們高壓維穩,符合妳美國利益。說能不能讓工人得到更多的福利啊保險啊,所有共產黨就告訴她說如果讓中國人得到了保險福利和美國壹樣的這種國家社保系統,說中國人民就造反。中國人民壹造反就大量的非法移民就跑妳美國去了,妳就完啦。妳們再想在中國買那麽便宜的產品可能嗎?她說我們都犯罪了,我們真的這麽多年跟中國做生意就是為那點便宜。

現在真的知道他們相信,我說妳們今後沒有共產黨了以後妳們會更有更大的市場,就像今天郭文貴壹樣,啊,這個音樂,共產黨還在那呢,中國人就已經給我創造了壹個第壹!就是中國人的市場可以到美國來,妳美國人只要停止給共產黨錢,給它技術,中國的三萬億美元的所有的所謂的互聯網的網絡的經濟都會加大壹兩倍和妳共享,美國六萬億美元的互聯網市場可能馬上就到二十萬億美元,這個是中國人要付妳知識產權費的時候,中國共產黨壟斷的所謂中國人民十四億人貧窮的市場廉價勞動力,那將是妳最大的機會。

新中國聯邦不會參與政治,但是我們永遠會成為中國的民主、法治、信仰自由的保護神。誰要敢不去按這個路走那我們就是最大的敵人。每個人都聽進去了。我說妳聽聽我那歌詞,共產黨它胡編濫造殺了我們的family,我們受夠啦,我們不再跟妳玩了,不再信妳了,我們要幹掉妳!我們要站起來!這美國人壹聽這對啊!我說妳們美國人這搖滾,中國共產黨哪個不聽啊,他單單不讓老百姓聽啊,我說妳想想我這個我歌聲中國老百姓,如果允許下載的話,不要說十四億人,就是五億人下載了,妳告訴我是多少錢啊?我說妳拍我們的視頻新中國聯邦妳拍我電影拍我視頻,不要五億人,壹億人看妳告訴我。他都傻了。我說妳不用跪著去賺那個錢,妳也不用把妳的老婆孩子奉獻出去賺這個錢,妳也不用出賣良知來賺這個錢。新中國聯邦新中國人妳看到我們的戰友啊可以說是妳最相信的朋友。這為啥他們要邀請我去這幾個州,去給這其他種族的演講去?我說我的前提是上去我先聲明,我既支持川普總統我也支持拜登這個總統選舉,我不摻和妳美國政治。但是我想說的事情,我們有個共同的敵人就是共產黨,妳為什麽把妳的家變成了監獄?妳為什麽要戴著口罩?妳為什麽妳旁邊人要死?而且美國經濟妳相信還會什麽時候能好?誰偷走了妳的工作?共產黨啊,共產黨是誰啊我說不超過五個家族。我們只要把這五個家族給滅了,中國人就解放了,美國就解放了。

共產黨說這個病毒是美國人幹的,妳們反擊過嗎?共產黨壹月份就制造出病毒疫苗了,它怎麽制造出來的?那海鮮市場既然來到海鮮市場,幹嘛把他給鏟平啊?誰也不相信是共產黨搞得,我都不想相信,那妳幹嘛把海鮮市場鏟平啊?幹嘛不接受調查啊?幹嘛不配合?幹嘛把全世界口罩都買了啊?妳這麽早就研制出疫苗了,不就讓妳美國跪下來嘛,我有疫苗。這就在妳家放火,旁邊堆了壹堆消防器滅火器,在妳家點著火了,妳看,來吧我這有滅火器。妳咋這麽快我家還沒著火滅火器就堆妳家門口了,而且把我家消防器都買完了,結果妳家壹著火他就來賣消防器來了,結果妳沒搭理他。那妳家死了多少人啊,對吧,這多簡單的道理啊,還用我郭文貴說嗎?

我不想相信共產黨他真的是CCP病毒,不想相信,他畢竟是我們中國人吶,但他真的就幹了。我告訴妳,其中壹位教授跟我說啥?這個教授告訴我說,文貴,當我去看他們去做這個事的時候,我壹直都在想天真的我相信他只是在嚇唬,他不敢幹,或者小規模,他真的就幹了!對全世界下手了!他不但下手這壹次,他接著還想幹!我可以告訴大家,我說剛剛的,埃及搞了個P3實驗室,巴基斯坦搞實驗室,誰說?我郭文貴第壹個說的。我告訴大家2006年第壹個被邀請去所謂當這個P4實驗室董事的就是我郭文貴,我拒絕了。第二個就jack馬上去了,馬雲。然後就到法國,跟法國設計圖紙合作。我說現在這個病毒簡單到什麽程度,不用P4實驗室不用P3實驗室,就像Dr.閆我們科學家這樣的牛人,就在妳家廚房就能造出病毒來!共產黨真的是打開了人類的潘多拉的盒子!不take down ccp,我說妳別take down,妳養著它,妳給它投資,妳讓它強大。所以前些天回來我見這些人,妳看我基本上沒怎麽睡覺戰友們,真沒怎麽睡覺,我不舍得睡覺。我見壹波人說完每壹個人都是眼淚哇哇的,每個人支持我都弄得我眼淚哇哇的。全人類面對著威脅,曼哈頓沒人大街上!妳想想這有多恐怖啊。分分鐘可能下壹個就是妳全家死,而且沒人負責!這有多麽的荒唐啊。

行了,我這說著就說不完了,算了吧咱們就再見,親愛的兄弟們戰友們,阿彌陀佛!OK,謝謝!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文紫、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杯酒漸濃、pride(文豪)、彩虹橋(文橋)Erica、愛狠Love7(文友) 、某某(文成)、Rolls Tsai(文山)、黑郁金香(文郁)、文兮(我❤戰友)、YIMING(文鳴)、文顧、shangshang 、Embracer鴨、雅典娜2020、文官、SCELF (文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1

Hi Everyone◉‿◉! 9月 23日 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