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混合戰爭”:對澳大利亞和世界的大規模監控以獲取秘密和醜聞

新聞來源:ABC Net《ABC新聞(澳大利亞廣播公司)》;作者:政治編輯Andrew Probyn和政治記者Matthew Doran;發佈時間: 2020年9月13日

翻譯/簡評:Linda Black;校對:1818;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澳大利亞ABC新聞報導,中共國軍方企業振華公司在國際上的信息收集範圍非常廣泛,在商業,科技和演藝界所有可能被中共利用的個人信息都被收集,並交給了中共的國家安全部使用。這嚴重違反了各國的個人數據保護法律,同時也使個人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脅。在信息開放的網絡世界,中共一如既往地一面築起網絡防火牆,加強對國內人的網絡監控,言論控制;一面在西方國家利用互聯網的漏洞和AI技術來非法收集各種信息。可能每個“在它們看來有利用價值或未來可能有利用價值”的人的私人信息在中共的數據庫種都被詳細記錄了,這也是中共“藍金黃”中的“藍”——互聯網及媒體的全球控制。

這個邪惡的政黨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在全球建立一個可由中共來控制的大一統國度。

我不禁要對西方的民主國家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中共國不開放它自己的網絡,至今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在中共境內擁有信息獨立的服務器?中共要求所有人必須把數據交給中共國家,但是中共卻在世界各地建立計算機服務器來大肆收集個人信息?

西方民主自由的國家對中國的友好和善意,卻被中共反過來以極端惡意和損害對方利益的手段來回報。要讓邪惡的中共停止對世界的損害,只有世界各國正義力量團結起來,盡快把中共進行依法審判並徹底消滅。

中共的“混合戰爭”:對澳大利亞和世界的大規模監控以獲取秘密和醜聞

大量的數據洩漏引發了對中共國侵略性的情報收集行動的嚴重質疑。 (Unsplash: Taskin Ashiq)

文章要點:

  • 數據庫中有240萬個姓名和資料,其中包括3,5000多名澳大利亞人。
  • 創建數據庫的公司與中共國政府和軍方有關聯。
  • 此次數據的洩露引發了對中共情報收集行動的範圍和深度的進一步質疑。

一家與北京軍事和情報網有關的中共國公司,一直在收集著一個包含數千名澳大利亞人的詳細個人信息的龐大數據庫,其中包括知名人物和有影響力的人物。

深圳振華數據公司洩漏了一個包含240萬人信息的數據庫,其中包括35,000多澳大利亞人的信息,據信,該數據庫已被中共國情報部門國家安全部使用。

振華的主要客戶包括中共國人民解放軍和中國共產黨。

收集的信息包括出生日期,地址,婚姻狀況以及照片,所在政治協會,親屬和社交媒體ID。

振華整理了推特Twitter,臉書Facebook,領英LinkedIn,Instagram甚至抖音TikTok的賬戶信息,也包括新聞報導,犯罪記錄和公司不當行為等。

儘管大部分信息都是從公開資料中“搜刮”的,但某些個人檔案中的信息似乎來自機密的銀行記錄,工作申請文檔和心理(諮詢)檔案。

據信該公司已經從所謂的“暗網”中獲取了一些信息。

一位情報分析師表示,該數據庫是“打了類固醇興奮劑的劍橋分析有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指的是該公司在2016年美國大選前夕從臉書Facebook個人資料中收集的大量個人信息。

振華數據龐大的數據庫明確標註,其可供軍事情報部門使用。

但是,這種數據轉儲的範圍更廣,表明這是一個綜合性的全球行動,即使用人工智能來查閱可公開獲取的數據,以創建複雜的個人和組織檔案,(企圖)探尋(利用這些信息使對方)妥協讓步的機會。

該數據庫已與美國,加拿大,英國,意大利,德國和澳大利亞的國際媒體聯盟共享,該聯盟包括《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和美國廣播公司(ABC)。

國際媒體聯盟向振華徵求評論,但未收到任何回复。

該公司首席執行官王雪峰(曾任IBM員工)已使用中共國社交媒體應用程序微信,通過操縱輿論和“心理戰”來支持發動“混合戰爭”。

振華數據公司首席執行官王雪峰吹噓使用數據進行“混合戰爭”。

在數據庫中的35,558名澳大利亞人中,有州和聯邦的政治人物,軍官,外交官,學者,公務員,企業高管,工程師,新聞工作者,律師和會計師。

從現任和前任首相到阿特拉先(Atlassian)公司創始人億萬富翁邁克·坎農·布魯克斯(Mike Cannon-Brookes)和斯科特·法誇爾(Scott Farquhar),以及商界人物戴維·貢斯基(David Gonski)和珍妮弗·韋斯塔科特(Jennifer Westacott),不一而足。

但是,有656名澳大利亞人被列入“特別利益”或“政治曝光”名單。振華數據公司使用這兩個術語的確切意圖無法解釋,但是名單上的人員在職業和背景上是完全不同的,這裡沒有任何解釋是誰列出了名單。

名單上包括現任維多利亞州最高法院法官安東尼·卡瓦諾(Anthony Cavanough),已退休的海軍上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前首席執行官雷登·蓋茨(Raydon Gates),前駐華大使傑夫·拉比(Geoff Raby),前塔斯馬尼亞州總理托尼·倫德爾(Tony Rundle)和前外交部長鮑勃·卡爾(Bob Carr)。

歌手娜塔莉·恩布魯格里亞(Natalie Imbruglia),“一個民族”的聯合創始人戴維·奧爾德菲爾德(David Oldfield),國家黨主席拉里·安東尼(Larry Anthony),前財政部長彼得·科斯特洛(Peter Costello)的兒子塞巴斯蒂安(Sebastian),前工黨議員艾瑪·赫薩爾(Emma Husar),新聞集團新聞記者艾倫·溫尼特(Ellen Whinnett),鄉村女商人和美國廣播公司(ABC)董事喬治·薩默塞特(Georgie Somerset)等人物都出現在名單中。

但同時也有一些有犯罪記錄的澳大利亞人,包括自稱珀斯阿拉伯酋長朱尼德·索恩(Junaid Thorne),吉朗會計師和騙子羅伯特·安德魯·科索普(Robert Andrew Kirsopp)以及前蒂雅克(TEAC )公司老闆加文·繆爾(Gavin Muir),他在2007年因犯不誠實罪而面臨法庭審判,並死於(宣判的)幾週前。

名單上有歌手娜塔莉·恩布魯格里亞(Natalie Imbruglia)和科技企業家邁克·坎農·布魯克斯(Mike Cannon-Brookes)(AAP / ABC新聞)

該數據庫被洩露給駐越南的美國學者克里斯·巴爾丁(Chris Balding)教授,克里斯·巴爾丁(Chris Balding)教授一直在北京大學工作到2018年,他後來離開中共國的理由是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巴爾丁教授對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說:“中共國絕對正在國內和國際上建立一個大規模的監控國家(機器)。”

“他們正在使用各種各樣的工具-這個工具主要是從公共來源那裡獲取信息,(雖然)裡面也有非公開的數據,但(數據庫裡的)信息主要是公共來源。

“我認為這說明了中共國正在做的事情以及他們如何監視,監控和企圖去影響……不僅是(對)他們自己的公民,而且是(對)全世界的公民(來說),是更大的威脅。”

巴爾丁教授(Professor Balding)已經離開越南返回美國,因有人建議那裡對他來說已不再安全。

將洩露數據庫給巴爾丁教授(Professor Balding)的人也冒著巨大的風險,這個人在巴爾丁教授開始發表有關中共國科技巨頭華為的文章時和他取得了聯繫。

他說:“一旦我意識到他給我的是什麼,我們就很努力的確保在我和他之間沒有任何關係。”

“他們仍然在中共國。但我希望他們會安全。”

“收集節點”散佈在世界各地,一個可能在澳大利亞

克里斯托弗·巴爾丁(Christopher Balding)得到了龐大的數據庫,並出於安全考慮而返回美國。 (提供:越南富布賴特大學)

巴爾丁(Balding)教授將該數據庫提供給了堪培拉網絡安全公司Internet 2.0,該公司能夠為個人恢復240萬條記錄中的10%。

Internet 2.0公司首席執行官羅伯特·波特(Robert Potter)表示,振華已經建立了跟踪海軍艦艇和國防資產,評估軍官職業和對中共國競爭對手的知識產權進行分類的能力。

波特先生(Mr Potter)告訴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大量數據的收集是在中共國私營部門進行的,就像北京將其網絡攻擊外包給私人分包商一樣。”

“在此過程中,該公司侵犯了全球數百萬公民的隱私,侵犯了幾乎每個主要社交媒體平台的服務條款,並駭客了其他公司以盜取其數據。”

在恢復的25萬條記錄中,有5萬2千名美國人,3萬5千名澳大利亞人,1萬名印度人,9千7百名英國人,5千名加拿大人,2千1百名印度尼西亞人,1千4百名馬來西亞人和138名來自巴布亞新幾內亞的人。

數據庫中記錄了793名新西蘭人,其中734名被標記為“特殊利益”或“政治曝光”。

振華擁有遍布全球約20個“收集節點”,吸取數量龐大的數據並將其發送回中共國。已確定其中兩個節點位於美國的堪薩斯州和韓國首都首爾。澳大利亞節點尚未被檢測到。

振華數據數據庫通過軍官的社交媒體帖子等信息來計劃軍事行動,從而監控軍事資產。

該公司似乎對軍事部門特別感興趣。該數據庫跟踪官員的晉升前景和政治網絡。

舉一個例子,一位美國海軍軍官的職業發展受到了密切監控,他被標記為未來的核航空母艦司令。

查爾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的克萊夫·漢密爾頓說(Clive Hamilton):“該公司…誇口說,它在全球設有20個信息收集中心。”

“這就幾乎肯定,其中有一個在澳大利亞。因此,這意味著在澳大利亞某個地方,有一家中共國國有公司正在從整個澳大利亞吸收數據,並將其輸送倒中共國的情報部門。

“那麼,那個信息收集中心在哪裡?如果我們能找到它,我們不就應該關閉它嗎?它似乎違反了各種法律。

學者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表明,“收集節點”很可能在澳大利亞某處(美國廣播公司新聞:萊昂·康普頓)

漢密爾頓教授(Professor Hamilton)說,該數據庫中收集人士的範圍之廣泛引起了人們的嚴重關切。

“如果您是一個政治家的14歲女兒,那麼我們現在知道中共國的情報部門正在監視您的社交媒體評論,並把這些有利用價值或在未來可能有利用價值的信息記錄下來。” 他說。

“因此,中共國把目標對準像澳大利亞這樣的國家,以極其複雜的方式針對社會的許多方面吸收和存儲這種情報,並利用人工智能技術,這確實是非常邪惡的。”

對侵略性情報收集活動的擔憂

化名為艾涅阿斯(Aeneas)的五眼聯盟情報人員仔細研究了數據,將該技術描述為“馬賽克情報收集”,即從各種各樣的來源中獲取大量的成片狀信息。

艾涅阿斯(Aeneas)說:“單個的情報就像是馬賽克中的瓷磚,當它們以正確的方式排列時才有意義。”

他認為這種收集信息的方式與許多西方機構開展工作的方式不同。

艾涅阿斯(Aeneas)說:“例如,我們在一個中共國外交機構內部進行了長期的滲透行動。”

“您認為我們應該收集到每個人的資料,但是我們沒有。

“並非該部門內的每個人都是另一邊的情報人員。

“我們通過密探和線人盡可能多地收集情報,但除非有人可能為我們提供信息源,否則我們就不再繼續收集與他有關的情報。”

振華還對澳大利亞剛剛起步的航天工業感興趣。

由銀行家亞當·吉爾默(Adam Gilmour)創立的昆士蘭州吉爾默太空技術公司(Gilmour Space Technology),被振華公司詳細地記錄了其公司概況-信息非常詳細,以至於該公司的每個董事會成員的個人檔案都被記錄在數據庫中。

振華尋找了每一個姓氏為吉爾默(Gilmour)的澳大利亞人來搜尋這家公司的信息。

振華核心業務的發現,即海外關鍵信息數據庫(Overseas Key Information Database)或OKIDB,將加劇人們對中共國侵略性情報收集活動的擔憂。

鑑於在澳大利亞可能有其它有惡意的計算機服務器到處網羅公開的數據,這也給澳大利亞國內網絡防禦帶來了挑戰。

振華數據成立於2018年,據信歸中共國振華電子集團所有,而振華電子集團又由國有的中共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CETC)擁有。中共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CETC)是一家軍事研究公司,該公司在2019 年之前與悉尼科技大學有合作關係。

振華數據的母公司被認為是中共國國有的中共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CETC),之前與悉尼科技大學合作。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