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別拿聯合國說事 談談制裁伊朗和美國“退群”

內新聞:α-Vega 校對:天藍色獨角色

9月19日蓬佩奧宣布美國恢複對伊朗的聯合國制裁。他說:“如果有聯合國成員國未能履行其執行這些制裁的義務,美國准備動用國內權力,對這些失職行爲施加後果,並確保伊朗不從聯合國制裁中獲益。”

9月21日,美國動用了國家權力。川普總統就打擊伊朗常規武器交易發布行政令。同時,美國國務院、財政部和商務部對伊朗國防部及參與其核武器計劃的實體和人員實施新制裁。

中共對美國動用國家權力,只字不提。主流媒體和伊朗口徑一致,反對美國單方面宣布聯合國恢複對伊制裁,稱美國已經退出“伊朗核協議”,聲明不具備任何法律效力。中共對伊朗十分同情,譴責美國是“惡霸國家”,不允許世界上其他國家對伊朗給予“幫助”。

到底誰是“惡霸”,誰是好人?

伊朗核協議簽署

2002年,一條消息指出伊朗在秘密研發核武器。2003年初,伊朗宣布提煉出核電站燃料鈾,證明了伊朗擁有核能力。

1979年,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從此變爲威權主義、反猶太、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國家,美伊兩國斷交。海灣地區石油總出口量的90%、全球石油産品運輸量近四成,都需要經過波斯灣狹窄的出口霍爾木茲海峽,而伊朗坐擁咽喉之地。中東地區,在宗教、民族、體制等問題一直爭端不斷,這會讓本不太平的海灣地區陷入核競賽。石油能源一旦供應不穩,石油美元的地位將被撼動,整個世界也會産生蝴蝶效應,陷入混亂。

自2003年伊朗宣布成功提煉出鈾以來,聯合國已通過四個制裁伊朗的決議,美歐還出台了制裁法案。聯合國禁止伊朗參與國外核領域的投資、運輸和金融活動。美國則切斷伊朗所有金融機構與美國銀行體系的聯系,包括對向伊朗提供物質支持的機構的制裁。

2015年,聯合國放松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與美、中、俄、英、德、法六國簽署了“伊朗核協議”。協議禁止其研發核武器,作爲交換條件,安理會結束了經濟制裁,美國也解除了伊朗被凍結的1000億美元資金。

美國“退群”始末

2018年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國防部發表講話,伊朗聲稱“阿馬德”核計劃已經于2003年終止,但這計劃其實從來沒有停止。他展示的文件顯示伊朗在2015年跟六國簽定“伊朗核協議”時,沒有如實透露伊朗核計劃的詳細資料。

同年,川普決定退出協議,奧巴馬政府簽署的該協議很不合理,不僅沒有解決核問題,還讓伊朗經濟更寬裕。川普說,因爲伊朗的彈道導彈項目、2025年以後的核活動以及在也門和敘利亞衝突中的角色都沒有受到任何制約。蓬佩奧認爲,這個協議建立在謊言之上。

美國退出協議後,宣布對進口伊朗石油的國家進行制裁,這引起了多方不滿,這包含了資本的貪婪和地緣政治的複雜情況。伊朗多次違背協議,加大了核元素的提純量,還在霍爾木茲海峽多次用魚雷攻擊他國船只。19年6月,日本首相安倍帶去川普口信前往伊朗會談。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表示不接受川普的口信。

哈梅內伊說“即便伊朗真計劃發展核武器,美國也無可奈何,美國的禁令不會是伊朗擁核的障礙。而美國自身擁有龐大的核武庫,沒資格在核武器問題上對任何國家指手畫腳。”

2020年1月3日,伊朗二號人物蘇來曼尼被“斬首”。5日,伊朗暫停履行第五階段對伊限制措施,“伊朗核協議”近乎完全失效。

新一輪的制裁

2020年8月20日,美國在聯合國提出延長今年10月到期的對伊朗實施武器禁運的要求,但決議沒有通過。隨後不久,蓬佩奧在記者會上提出,希望中共遵守《不擴散核武器條約》。中共最近在媒體上多次宣揚核威懾,可見對伊朗的“幫助”沒有那麽簡單。

這就是中共一直強調的美國已經“退群”,沒有權利再延長對伊朗的制裁。9月21日,川普總統簽署的行政令規定,無限期重新施加聯合國對伊朗的武器禁運。

川普總統表示,“美國將確保禁運繼續實施,直到伊朗改變其行爲。任何國家、個體或者是團體,只要向伊朗出售、供應或運輸常規武器,都要受到經濟制裁。”

聯合國所宣揚的“多邊主義”,滋生了對恐怖主義國家的綏靖政策。所謂的“多邊”實則是多方勾兌,不顧國家利益只顧家族利益,聯合國已經變成打著全球化的幌子,各家族謀求利益的大染缸。這種行爲犧牲的是國際安全,背棄了聯合國的職責,將世界置于危險之中。

21日也是聯合國75周歲慶祝會議,川普沒有參與演講。再次顯示出川普對聯合國的鄙夷。

值得期待的是,川普22日在聯合國將有“重磅”演講,其中涉及對華強硬措施,這也將對聯合國的綏靖政策下最後通牒。

更多真相請查閱:
Gnews/GTV /路德社

新聞來源:
https://zh.wikipedia.org/wiki/伊朗核問題
海灣石油危機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8680313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64

9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