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家地理雜誌刊文攻擊閆麗夢博士報告說明什麼

【DT挖掘戰隊出品】

緣起

2020年9月18日,在這個對於中國人來說十分特殊的日子,美國《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刊發了一篇十分特殊的文章,“Why misinformation about COVID-19’s origins keeps going viral ”,這篇文章主要內容是批駁閆麗夢博士的報告,並且直接指認閆麗夢博士的報告是一種謠言,文章中引用了眾多美國科學家的觀點進行了多方面的論述和認證。

由於這篇文章刊發在影響巨大的美國《國家地理》雜誌上,並且涉及眾多的美國科學家,DT挖掘戰隊在關注到這篇文章之後緊急行動,再次與我們的神秘正義科學家聯手,進行了的這次挖掘行動。

基礎數據準備

刊發文章:

Why misinformation about COVID-19’s origins keeps going viral

Another piece of coronavirus misinformation is making the rounds. Here’s how to sift through the muck.

8 MINUTE READ

BY MONIQUE BROUILLETTE AND REBECCA RENNER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UBLISHED SEPTEMBER 18, 2020

TWENTY YEARS AGO, data scientist Sinan Aral began to see the formation of a trend that now defines our social media era: how quickly untrue information spreads. He watched as false news ignited online discourse like a small spark that kindles into a massive blaze. Now the director of the MIT Initiative on the Digital Economy, Aral believes that a concept he calls the novelty hypothesis demonstrates this almost unstoppable viral contagion of false news.

“Human attention is drawn to novelty, to things that are new and unexpected,” says Aral. “We gain in status when we share novel information because it looks like we’re in the know, or that we have access to inside information. ”

Enter the Yan report. On September 14, an article was posted to Zenodo, an open-access site for sharing research papers, which claimed that genetic evidence showed that the SARS-CoV-2 coronavirus was made in a lab, rather than emerging through natural spillover from animals. The 26-page paper, led by Chinese virologist Li-Meng Yan, a postdoctoral researcher who left Hong Kong University, has not undergone peer review and asserts that this evidence of genetic engineering has been “censored” in the scientific journals. (National Geographic contacted Yan and the report’s three other authors for comment but received no reply.)

A Twitter firestorm promptly erupted. Prominent virologists, such as Kristian Andersen from Scripps Research and Carl Bergstrom from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took to the internet and called out the paper for being unscientific. Chief among their complaints was that the report ignored the vast body of published literature regarding what is known about how coronaviruses circulate in wild animal populations and the tendency to spill over into humans, including recent publications about the origins of SARS-CoV-2.

The experts also pointed out that the report whipped up wild conspiracy theories and wrongly accused academic journals of plotting with conspirators by censoring important evidence.

This paper just cherry-picked a couple of examples, excluded evidence, and came up with a ridiculous scenario.

DAVID ROBERTSON, UNIVERSITY OF GLASGOW

In July, David Robertson, a viral genomics researcher at University of Glasgow, authored a peer-reviewed paper in Nature Medicine that showed the lineage behind SARS-CoV-2 and its closest known ancestor, a virus called RaTG13, have been circulating in bat populations for decades. Virologists think this relative, which is 96-percent identical to the novel coronavirus, probably propagated and evolved in bats or human hosts and then went undetected for about 20 years before adapting its current form and causing the ongoing pandemic.

The Yan report claims this hypothesis is controversial, and that RaTG13 was also engineered in a lab. But that flies in the face of the overwhelming body of genetic evidence published about SARS-CoV-2 and its progenitors. What’s more, the report was funded by the Rule of Law Society,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founded by former chief White House strategist Steve Bannon, who has since been arrested for fraud. That’s yet another reason many virologists are questioning the veracity of its claims.

“It’s encroaching on pseudoscience, really,” says Robertson. “This paper just cherry-picked a couple of examples, excluded evidence, and came up with a ridiculous scenario.”

National Geographic reached out to other prominent virologists and misinformation researchers to better understand where the Yan report came from and what it got wrong. Along the way, they offered tips for overcoming misinformation surrounding the coronavirus.

What do we know about SARS-CoV-2’s origins?

Coronaviruses exist in nature and can infect many different creatures. SARS-like coronaviruses are found in bats, pigs, cats, and ferrets, to name a few. The most widely agreed upon origin of SARS-CoV-2, based on its genetics, is that its ancestors moved around in wild animals—swapping genetic features as they went along—before they jumped into humans.

Scientists have yet to find the direct parent of SARS-CoV-2 in feral beasts, though its closest relatives exist in bats. The virus may have passed through an intermediate animal—pangolins have been implicated—and then evolved to become better at infecting humans . Or it may have made the jump directly from bats to humans, given past examples of such occurrences. After the original SARS outbreak in China 20 years ago, researchers began surveying wild bats in local caves and the people who live near them. A 2018 study found the genetic relatives of the original SARS virus in the winged mammals—as well as specific antibodies, a residual sign of infection, in their human neighbors.

Finding answers to the precise events that led to a spillover pandemic is a “needle in a haystack proposition,” says Ian Lipkin, an epidemiologist from Columbia University, who co-authored an early research paper in Nature Medicine about the natural origins of SARS- CoV-2. The Yan report claims this Nature Medicine report had a “conflict of interest” due to Lipkin’s work in containing the 2002-2003 SARS epidemic, for which he received an award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Lipkin says this accusation is “absurd ,” and when asked for his view on the role of bioengineering in the origins of SARS-CoV-2, he adds: “There is no data to support this.”

Uncovering the natural source of the coronavirus will likely require large-scale sampling of animals—including bat and human populations—in China to trace the 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s readying a team to conduct such an investigation in China, though a timetable has not been released.

VIDEO EXCLUSIVE: FAUCI DISPELS COVID-19 RUMORS, ADVOCATES CHANGE In an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National Geographic, Anthony Fauci of the US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addresses the misinformation about the origins of COVID-19 and what he hopes will change to prevent a similar crisis from happening in the future.

What does the Yan report say?

The Yan report attempts to tackle this question in a different way, starting with the murky claim that SARS-CoV-2 is bad at infecting bats, therefore it could not have come from them. But scientists point out that viruses are constantly evolving and passing between species. The initial spillover from bats to humans could have happened decades ago, allowing the virus ample time for its spike protein, the part it uses to enter cells, to optimize through natural selection to infect humans.

Another argument made by the Yan report centers on the presence of a “furin-cleavage site” on the spike protein, a critical genetic feature that is thought to enhance the virus’s ability to enter cells. The report claims this feature is found on no other coronavirus and therefore must be engineered. But this statement contradicts findings: similar cleavage sites are found on bat coronaviruses in wild populations.

“I’m going to scream if I have to explain the fact that many viruses have cleavage sites,” says Angela Rasmussen, a virologist at Columbia University.

The report also asserts that SARS-CoV-2 is “suspiciously” similar to two strains of bat coronaviruses, called ZC45 and ZXC21 that were discovered by scientists at military labs in China. The authors claim these strains could have been used as a template to clone a deadlier virus. But other scientists balk at this idea.

It looks legitimate because they use a lot of technical jargon. But in reality, a lot of what they’re saying doesn’t really make any sense.

ANGELA RASMUSSEN, COLUMBIA UNIVERSITY

First, the two strains differ by as much as 3,500 nucleotide base pairs, the chemical “letters” used in genetic code. As such, they would be a poor starting point for bioengineering SARS-CoV-2. Engineering a virus in which you had to replace more than 10 percent of its genome is inefficient, if not impossible, according to Rasmussen and several other virologists. The fact that these strains were identified at a Chinese military lab is also “just circumstantial,” says Robertson. The bat coronaviruses were circulating in wild bats and could have been discovered by anyone.

The report also argues that SARS-CoV-2 has “restriction-enzyme sites,” or genetic sequences that can be cut and manipulated by enzymes. These genomic features are sometimes used in cloning, and the report claims their presence is indicative of an engineered virus. But scientists point out these sites naturally occur in all types of genomes, from bacteria to humans.

“It looks legitimate because they use a lot of technical jargon. But in reality, a lot of what they’re saying doesn’t really make any sense,” says Rasmussen. She adds that the type of cloning that uses restriction enzymes is very outdated, and so it is unlikely to be used to make a viral bioweapon. And on a basic level, making an engineered virus is not a trivial matter. Scientists are still just trying to understand the molecular and genetic reasons why some viruses are more infectious than others. Adding features to a virus to make it more transmissible, for example, is called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It is highly controversial for its potential to make bioweapons and was even banned in the US for a time, limiting the data available on how it works.

So how was the Yan report published?

A hallmark of the pandemic has been a rapid influx of research and free sharing of information to increase the pace of discovery. This practice of posting “preprints”—reports that haven’t been reviewed by academic peers—has its advantages.

“For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it] has been very useful,” says Robertson, since more researchers can quickly analyze the available data. But preprints have a dark side too. Misinformation has been another hallmark of the pandemic, and preprints have played a role in fueling news coverage of unproven claims, including the virus mutating into a more deadly form, coming from snakes, or being less deadly than it truly is.

“It can be very hard to disentangle when that’s real news and when it’s not news,” he says, citing the fact that even some peer-reviewed papers on coronavirus have made errors in the rush to publish. This mixture of honest mistakes and insidious ones may just be indicative of a larger trend with publishing during a rapidly evolving crisis.

“I don’t think the preprint system is being weaponized so much as all channels of information are being used to disseminate misinformation: everything from social media to manipulating the mainstream media to preprints to peer-reviewed journals,” says Rasmussen.

Bad news travels fast

Despite the objections of experts, the Yan report and other similar instances of coronavirus misformation, such as the Plandemic documentary, have gained traction on social media because they take advantage of vulnerable human emotions. Those feelings can drive the viral spread of hoaxes.

Back in 2018, Aral and his team at the MIT Media Lab put their novelty hypothesis to the test by analyzing 11 years of data from Twitter, or about 4.5 million tweets. Their calculations showed a surprising correlation: “What we found was that false news traveled farther, faster, deeper, and more broadly than the truth in every category of information that we studied, sometimes by an order of magnitude,” Aral explains.

More is at play than just novelty, as Aral discusses in his new book The Hype Machine. The way people react to emotional stories on social media is intense and predictable. Vitriol fills the replies, and false news then becomes 70 percent more likely to be retweeted than the truth.

A complicated combination of psychological factors is at work whenever a reader decides to share news, and otherwise smart people can become part of the cycle of disinformation.

One factor is knowledge neglect: “when people fail to retrieve and apply previously stored knowledge appropriately into a current situation,” according to Lisa Fazio, an assistant professor of psychology and human development at Vanderbilt University.

The human brain seeks out easy options. Readers cut corners, often sharing stories with grabby headlines before looking deeper into the story itself. Even when social media users do read what they share, their rational mind finds other ways to slack off.

If you hear something twice, you’re more likely to think that it’s true than if you’ve only heard it once.

LISA FAZIO, VANDERBILT UNIVERSITY

For instance, humans are prone to confirmation bias, a way of interpreting new information as a validation of one’s preconceived notions. Motivated reasoning switches on too, and the brain tries to force these new conceptual puzzle pieces together, making connections even when they don’ t fit.

The most potent factor that warps critical thinking is the illusory truth effect, which Fazio defines with this scenario: “If you hear something twice, you’re more likely to think that it’s true than if you’ve only heard it once.” So prevalence turbocharges false news, and echo chambers then turn into self-perpetuating whirlwinds of misbelief.

If the news involves politics, it gets yet another virality boost. “Political news travels faster than the rest of false news,” says Aral. “We can speculate that it’s such a lightning rod because it’s so emotionally charged.” And to Aral, the Yan report has every attribute of a false news story that was primed to go viral.

“In terms of that specific story, I would say all of these analyses of why false news spreads apply,” Aral explains. “It’s shocking; it’s salacious. It’s immediately relevant to political debates that are happening, but obviously coronavirus is on everyone’s mind . Trying to understand its origins is a big story.”

這篇文章從結構上分為以下幾個部分,並對每個內容進行中文大意翻譯和內容編碼

刊文涉及人物

文章挖掘及解讀

本次挖掘解決以下問題:

  • A 這篇文章究竟是什麼;
  • B這篇文章是怎麼批駁閆麗夢的報告的;
  • C這些科學家為什麼要批駁閆麗夢的報告;
  • D 這些批駁閆麗夢報告的科學家和中共和COVID-19到底有著怎樣的聯繫。

搞清了這四個問題,我們也基本上明確了英雄閆麗夢為什麼獲得那麼高的聲譽和呼籲能夠成為諾貝爾和平獎和生物醫學獎候選者的真正原因。閆麗夢的揭秘、爆料以及相關的科學報告不僅僅是一個學術行為,一個學術上的對於真相的探索和研究,而是拯救人類,拯救科學墜入殺人魔道的一次義勇之舉。

這篇文章究竟是什麼?

首先我們明確《國家地理》雜誌到底是什麼。 (英語:National Geographic)《國家地理》原名《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是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的官方雜誌,在國家地理學會1888年成立後的9個月開始發行第一期。國家地理為月刊。雜誌的內容包括地理、科普、歷史、文化、紀實、攝影等。國家地理學會(英語: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是一個於1888年1月27日在美國正式創立的非營利科學與教育組織。學會的成立可回溯至同年1月13日,由33位初期創會會員決議創設目的在於“增進及普及地理知識”,在經過約兩週的討論後正式確定該學會的組織章程與營運計劃,並開始運作。

該學會最為人所熟知的國家地理雜誌與國家地理頻道在2015年11月被劃分到新成立的營利組織國家地理合股公司(National Geographic Partners)旗下,該集團的最大股東是迪士尼公司。

換句話說,《國家地理雜誌》在2015年後屬於營利組織國家地理合股公司(National Geographic Partners)旗下的品牌和雜誌,國家地理合股公司(National Geographic Partners)是The Walt Disney Company和美國地理學會的合資企業,主要經營《國家地理》雜誌和國家地理頻道,國家地理頻道家族包括國家地理頻道、國家地理野生頻道、國家地理悠人頻道及國家地理世界頻道等,是全球在科學、探險及探索節目中的領導品牌,並擁有傑出的製作團隊與國家地理影像製片工作室。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本包括兩種形態,一種是繁體版本的《國家地理》雜誌,2001年1月,台灣的大地文化發行繁體中文版,後因其母公司錦繡文化倒閉,2002年9月起改由秋雨印刷成立秋雨文化承接發行權,2006年11月起再改由海峽文化發行,2012年10月中文版無預警停刊,2013年9月由大石國際文化復刊發行至今。

另一個是簡體中文版。刊名為《華夏地理》雜誌,2007年7月,《華夏地理》經中國新聞出版總署批准,與國家地理進行版權合作,和全球32個版本同步刊出國家地理的內容。

這裡註意,《中國國家地理》和美國的《國家地理》不是一本雜誌,而大陸的《華夏地理》雜誌則是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的簡體中文版。

這裡有兩個問題:A《國家地理》雜誌為迪士尼公司所實際掌控;B《國家地理》雜誌實際上通過《華夏地理》雜誌已經通過了中共的新聞審查制度在中共國連續出版,就是說《國家地理》刊登這篇文章會被《華夏地理》翻譯成中文版本在中共國被讀者看到。

關於迪斯尼與中共國的勾兌關係本文不做挖掘,迪斯尼出品的電影《花木蘭》受到抵制已經說明一定問題,而《國家地理》雜誌在英雄閆夢麗推出第一份報告後如此著急地跳出來炮製這篇文章的目的也就昭然若揭了。

《國家地理》不是專業的學術期刊,而是具有盈利目的的科普期刊,我們要特別注意這個身份,《國家地理》雜誌的文章不可能代表一個公正的立場或者說科學研究和探討的態度去探究一個問題或者課題,一定帶有一定的傾向性。而且這種傾向性不能損害其代表的股東的利益。雖然表面上這本雜誌是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的會刊,但是美國國家地理學會只是其內容的提供者,在在2015年成立以營利為目的的合資公司後,審定、刊文的權利從來不在美國國家地理學會。那麼這樣一個非學術類的科普類商業營利期刊刊登這樣一篇文章的真正目的一定不是學術上的爭辯和探討。

根據2009年中科院一篇學術文章《關於美國國家地理頻道運營模式初探》透露,“總部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家地理頻道[国际],隸屬於美國國家地理學會,是一個全球性的付費有線電視網。國家地理頻道的主要節目內容包括探險發現、環保教育、科學新知、原野生態、世界旅遊、人文風俗等。其節目已經榮獲1000多個獎項,其中包括126座艾美獎和2個奧斯卡獎提名。目前,國家地理頻道已經以34種語言轉播至全球166個國家和地區逾2億9千萬收視戶(包括非全天收視戶)。國際權威研究組織Roper最新的研究結果顯示,國家地理已成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品牌之一。”可見其在公眾中的影響力。所以,這個時候選擇《國家地理》平台刊載這篇文章一定是花了大價錢,並且是一次大的行動。

這篇文章的目的就和我們即將在《P4實驗室第三季CCP病毒三部曲之三CCP病毒武器謊言防線篇》中揭示的這樣,《國家地理》被定位為一個專業的“闢謠平台” ,對閆麗夢(石正麗們的噩夢)報告這個所謂“科學謠言”(misinformation)進行闢謠和打假,和方舟子之流的所謂科學打假一個套路。

所以這篇文章就是面向公眾的所謂科學打假闢謠文章,《國家地理》不過是一個被利用的有影響力的輿論平台。

那麼我們關心的是,究竟是誰組織了這份文章,整合了那麼多來自世界的科學家,能夠在《國家地理》這樣有影響力上的科普平台上進行刊發,並且能夠翻譯成不同語言的版本發行全球,究竟誰具有這麼大能量,這些科學家真的是出於義舉嗎?

這篇文章怎麼批駁閆麗夢的報告的

這篇所謂的“打假揭騙”文章和我們揭示的中共的慣用的手法沒有什麼本質的區別,因為他們批駁閆麗夢報告的本質就是這份報告初步揭穿了他們的謊言,而他們面對這種重磅揭示從正常科學上的爭論和反駁一定是蒼白無力的,只有一種方法,就是利用種種伎倆將白的徹底說成黑的,就是抵賴和不承認被謊言掩蓋的罪惡,也就是CCP製造和釋放病毒基因武器這一天大的秘密。關於CCP病毒的技術名詞及詳細的科普解讀,DT挖掘機已經在《P4實驗室第三季CCP病毒三部曲之二_CCP病毒武器通俗說明書》中進行了詳細地挖掘和揭示,也相信普羅大眾在面對這些專業的技術名詞時不再會一眼懵懂,而是具有自己的理智判斷,當然這也是我們認清CCP病毒產生本源的基礎。

既然是掩蓋謊言,那麼所進行分析列舉的事實以及進行闢謠舉證者一定和這個掩蓋的謊言本身俱有很深的關係,這就和英雄閆麗夢一樣,一定和這個驚人的謊言具有深刻的關係,而這正是我們挖掘的基礎所在。

這篇文章我們依據內容的性質進行了編碼,在編碼中也標註了其類別,具體編碼見上表。

其中B開頭的編碼說明是文章表述的內容;

編碼中出現C 是說明引用的一段重要的論述(專家或科學家所說的),這段表述是證明報告為假信息的重要證據;

編碼中出現D後面論述的是此重要問題,注意這個問題不僅是報告中重點揭示的,也是要引用專家觀點進行證偽和反駁的;

編碼中出現E 說明引用的是視頻資料,來證明報告揭示的是謊言。

我們按照上面的分類將這篇文章重新歸納和分類,製成下表:

這個表格基本展示了這篇文章是如何批駁閆麗夢的報告的,基本方法就是引用所謂的專家和科學家的話語和論述直接批駁說報告只是一種謊言,閆正麗炮製報告的目的不是為了揭示真相,而是製造新聞熱點。

在C和E部分,重點強調了四位學術名人的論述和觀點,包括DAVID ROBERTSON,ANGELA RASMUSSEN,LISA FAZIO、FAUCI四位的話語,直接證明報告所述內容為假,這就是中共在宣傳上所慣用的領袖意見。如果不了解這四位科學家的背景以及和中共的關係,尤其是和CCP病毒的關係,很容易被迷惑。這種報導和論證製造了一種假象,學術上的大咖不約而同地的指正報告為偽科學,證明這篇報告對於CCP製造病毒的指控和揭示是不存在的。

在D部分,使用提出問題,有關專家解答問題的方法,逐一對報告所闡述的內容進行批駁。每一部分都有專門的專家進行論述,而且根本不隱瞞身份。

這篇文章就真正的演變為一篇科學上的闢謠打假文章,這個所謂的闢謠和打假團隊的科學家主要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研究網絡虛假信息傳播的專家包括數字研究專家和心理專家,而另一部分則是病毒學家包括生物學、防疫醫學、基因醫學、計算生物學等領域的專家,從這種組合上看,可以說是一個豪華的科學打假團隊。

在具體的分析這些專家的言論依據之前我們還是梳理一下閆博士的報告到底說了什麼,閆博士的第一份報告的英文版本和中文版本的文件我們在“DT挖掘爆料訂閱頻道”(https: //t.me/DTinlosAngeles)中已經上傳,感興趣的讀者可以下載,去認真閱讀到底講了什麼。閆報告的核心觀點是“SARS-CoV-2應該是以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或ZXC21為模板和/或骨幹的實驗室產品,基於這些證據,進一步推測了SARS-CoV-2的合成路徑,證明了實驗室研製該冠狀病毒是十分方便的,可以在大約6個月的時間內完成”。總結一下,就是SARS-CoV-2來源於中共的實驗室,是人工製成病毒。

所以這篇文章極力反駁和證明的也就是“SARS-CoV-2不來源於實驗室,當然也不是人工合成,而是源於自然界,自然變異產生造成此次傳染大流行”。

我們列出在描述這些主要問題時這些科學家所列的證據。

這些科學家為什麼要批駁閆麗夢的報告;這些批駁閆麗夢報告的科學家和中共和COVID-19到底有著怎樣的聯繫。

在解讀了這篇蒼白無力不知所云的批駁文章之後我們不僅要問,這群所謂的世界上頂級的科學家為什麼要整合起來,集體批駁閆夢麗的報告?我們知道,閆英雄的報告就是指向中共的一把利劍,而這些人拼命為中共洗地,那麼他們和中共具有怎樣的聯繫?

我們在挖掘數據基礎中已經把本文涉及的科學家名單列出了一張基本表格,表格中列出了涉及每個相關人物包括科學家的任職來源。在這張表格中,我們首先刪除文章的作者以及和病毒研究無關的科學家,包括一位信息傳播研究領域科學家和一位心理學家,因為其觀點與報告的專業性無關。在這張表格中將會剩餘下列科學家:

在這11位科學家中,有幾位科學家將會經常出現在我們以後的挖掘報告中,當然並不是說我們是因為這篇發表在《國家地理》上的文章而注意到了他們,事實上,在相關的挖掘資料中早已經出現了他們的名字。我們在下面就列舉一二。

資料一

Ian Lipkin,全名Walter Ian Lipkin,這位國際知名新病原發現領域權威專家至少在2016年已經是中國疾病與預防控制中心病原發現聯合實驗室主任,並且在2016年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成為“葛洪·大師論壇”的演講者。

美國國哥倫比亞大學Walter Ian Lipkin教授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

來源:時間:2016-01-27

2015年10月11日,應“葛洪·大師論壇”邀請,美國哥倫比亞大學Walter Ian Lipkin教授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並為師生帶來了一場題為“Small game hunting”的精彩學術報告,報告由石正麗研究員主持。

報告會上,Lipkin教授首先分析了新發傳染病出現的原因,指出氣候變化、人類活動方式的改變等因素促使新發病原對公共健康的威脅日益顯著,因此亟需在野生動物、家畜、家禽以及人群中開展病原監測與病原發現研究,並開發快速、高效的病原診斷與檢測方法。隨後,他介紹了病原發現技術與策略的發展與革新,展示了高通量測序、利用核酸探針捕獲病毒基因組(Virome capture sequencing platform for vertebrate viruses) 等分子生物學技術以及肽芯片等高通量血清學診斷技術的最新進展及其在病原發現研究中的應用。在報告中,Lipkin教授還與我所師生分享了其團隊豐富的研究經驗,如在沙特阿拉伯開展的MERS冠狀病毒動物宿主調查、蝙蝠中丙型肝炎病毒屬病毒的發現、紐約市褐家鼠中與人類疾病相關病原的調查等。

報告後,石正麗研究員代表病毒所為Lipkin教授頒發了“葛洪論壇”紀念章。此外,我所師生還與Lipkin教授就實驗過程中遇到的問題以及技術培訓等事宜進行了深入的討論。

Walter Ian Lipkin是國際知名新病原發現領域權威專家,現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感染與免疫研究中心教授,同時還擔任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診斷與發現中心主任、中國疾病與預防控制中心病原發現聯合實驗室主任等重要職務。其曾研究開發了大量應用於病原監測和發現的分子生物學方法,發現了超過700種新病毒,在SARS、MERS等新發傳染病的病原學研究、傳染病應急響應等方面具有深厚的造詣。

資料二

八國專家《柳葉刀》聯署聲明:我們與中國同行站在一起

(來源:http://virological.org/)

這篇文章的合作者也可謂“群星閃耀”,既有被Discover 雜誌譽為“全球最知名病毒獵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W. Ian Lipkin,也有來自著名研究機構博德研究所的傳染病遺傳學家Kristian G. Andersen,愛丁堡大學生物進化研究所進化生物學家Andrew Rambaut 教授。預印本論文一經公佈,在推特上,眾多著名病毒學家如哥大教授Vincent Racaniello 都紛紛轉載並支持,並大贊這個研究提供了對新冠病毒人為乾預的強有力反擊。

(來源:http://virological.org/)

疑點分析:病毒並非算法所預測的最優化,而更像自然選擇

目前已知有七種冠狀病毒可感染人類,而這次的新冠病毒則是第7 個成員。

其中,CoV-229E,-OC43,-NL63 和- HKU1 在人群中普遍流行,通常引起普通感冒症狀,另外三種SARS-CoV、 MERS-CoV,以及此次的新冠病毒都具有嚴重的危害性,可導致重症肺炎甚至致死。

而引發新冠病毒合成論的一大疑點正在於, 新冠病毒對人的ACE2受體具有高度親和力。 ACE2受體是人與冠狀病毒結合的關鍵部分,也就是說,病毒與人ACE2受體結合的親和力越高,則病毒的傳播性越強。

近日,來自美國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發表的研究就詳細分析了新冠病毒的S蛋白結構, 還利用表面等離子共振技術(SPR)分析S蛋白與ACE2的親和力

圖丨SARS-CoV-2S 蛋白殘基的突變(來源:http://virological.org/)

結果發現, 新冠病毒的S蛋白與SARS病毒在結構上存在差異,但整體相似度高。並且新冠病毒的ACE2蛋白與新型冠狀病毒的親和力是SARS病毒的10到20倍,這也是為什麼新冠病毒的傳染性更強。

而決定這種特性的某些關鍵氨基酸突變,與此前一些研究中預測可用於增強親和力的氨基酸突變一致 ,因此,有傳言稱,這是由實驗室定向突變而生成的病毒。

但這篇闢謠的最新研究論文提出, 新冠病毒S蛋白與ACE2受體結合的關鍵部分為受體結合域(RBD),RBD中的6個氨基酸殘基決定了冠狀病毒感染宿主的物種範圍

與具有96% 基因序列相似度的菊頭蝠冠狀病毒相比,新冠病毒的6 個殘基(對應為L455、F486、Q493、S494、N501 和Y505)有5 個發生了突變,這解釋了新冠病毒與人類、非人靈長類、雪貂、豬、貓等ACE 受體具有高親和性,但菊頭蝠冠狀病毒卻不感染人類的現象。氨基酸F486 的出現,更像是新冠病毒針對人類和其他動物宿主發生的一個自然的進化突變。

並且,新冠病毒與ACE2 的親和力雖高,但其RBD 還不是最完美的選擇。有科學家曾對ACE2 受體蛋白進行結構生物學分析,並預測了與其匹配程度最高的氨基酸序列,這與在新冠病毒RBD 中發現的不同。 新冠病毒RBD中的幾個關鍵氨基酸殘基與計算生物學預測的最適合結合人ACE2受體的氨基酸殘基完全不同

簡而言之,正如文章作者之一Andrew Rambaut 所言:“關鍵在於這個病毒非常適合感染人類,但是它感染人類的方法並不是計算模型當前所給出的最優化答案”。 如果是邪惡的生物學家想要製造這樣一種致命病毒,這個選擇顯然不是最好的辦法

圖丨近日,西湖大學周強實驗室利用冷凍電鏡技術成功解析此次新冠病毒的受體——ACE2 的全長結構,這是世界上首次解析出ACE2 的全長結構。 ACE2 是新冠病毒侵入人體的關鍵(來源:西湖大學)

研究團隊的另一個發現在於, 新冠病毒存在著不尋常的多鹼基切割位點,而這些位點僅和低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在細胞或動物中長時間多代傳播後才存在 ,且其中存在的O-linked聚醣結構無法通過實驗室細胞培養方式獲得,通常需要免疫系統的參與

基於上述對新冠病毒的基因組分析,團隊明確寫道:“重要的是,該分析提供了證據,表明新冠病毒既不是實驗室內的產物,也不是manipulated virus”(Importantly, this analysis provides evidence that SARS -CoV-2 is not a laboratory construct nor a purposefully manipulated virus)。

那麼,病毒究竟起源於哪,又將如何演化?

團隊給出了兩個他們認為可以關注的方向。

溯源刻不容緩

一種可能在於,在傳染給人類之前,新冠病毒已在非人類動物宿主中進行自然選擇並發生變異。

因為新冠肺炎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爆發,因此此地可能存在動物傳染源。 而且,新冠病毒與蝙蝠SARS病毒序列相似度極高(尤其是RaTG13),那麼蝙蝠作為病毒的一個來源也是有據可依的

但需注意的是, 先前在人類中爆發的冠狀病毒,其傳播鏈中都有蝙蝠以外的動物,例如SARS-CoV-1、MERS-CoV 。以此類推,與新冠病毒密切相關的病毒可能正在一種或多種動物中傳播。

圖丨新冠病毒正在全球傳播。上述模型顯示了新型冠狀病毒從北京國際機場傳播到世界各地機場的最有可能的路線。氣泡的大小代表了每個機場的相對風險(來源:DIRK BROCKMANN)

初步分析表明,最近在非法進口到廣東的馬來穿山甲中發現冠狀病毒,其中S蛋白RBD的6個重要殘基與SARS-CoV-2一致。但尚未鑑定出整個馬來穿山甲冠狀病毒基因組都與新冠病毒足夠相似,以支持直接人類感染。另外,穿山甲冠狀病毒也不存在多鹼基切割位點插入。因此,對可疑動物源的冠狀病毒篩查,將是溯源的重點

另一種可能在於, 新冠病毒的“祖先”從非人類動物直接躍遷至人類

這一種推測將更為可怕,因為,這意味著新冠病毒在進化出高度的“適人性”上天賦異禀:無症狀的新冠病毒祖先在人類群體中悄悄傳播,直到突變後引發肺炎疫情爆發。目前為止,所有測序的新冠病毒基因組都具有顯著的RBD和多鹼基切割位點,不同樣本中的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具有高度同源性,說明其具有共同祖先。具有上述基因組特徵是通過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過程中進行適應而獲得的

我們如何測試新冠病毒的秘密傳播增強了其對人類的適應性?回顧性血清研究可能會提供參考,並且我們已經看到一些此類研究正在進行。

Andrew Rambaut 在其推特中強調,新冠病毒具有任何已知蝙蝠病毒都沒有的功能,它可能起源於更早種類的蝙蝠,但之後在另一種宿主中得到進化。目前尚不明確的是,它是否是在與人類高度相似(細胞/ 分子水平)的非人類動物上進化獲得這種高度的“適人性”。

文章也提到,控制疫情、 尋找其他更直接的中間宿主以防止再次爆發將是當務之急。

科研人員開啟反擊行動,《柳葉刀》刊登信件:支持中國公衛專業人員

Andrew Rambaut 所在的這支團隊公開這篇研究不久,便獲得了許多專業人員的認可,其中不少人都在推特回復中表示“陰謀論可休矣”。

圖丨此前的一篇印度論文曾稱新冠病毒非自然形成,現已撤回(來源:bioRxiv)

在中國出現COVID-19的事件之後,有關該病毒起源的謠言、誤傳的傳播令國內、國際上的科學家感到沮喪。這些謠言專門針對科學家和衛生專業人員,儘管他們中的一些人為抗擊這一疾病付出了極大的努力,並以快速、開放性和透明性共享數據。

但是,錯誤信息有可能破壞廣泛的全球合作,而這種合作對於抗擊這已在各大洲蔓延的新冠疫情至關重要。

現在,全球一批科學家開始號召用科學反擊此次疫情中出現的種種險惡言論:來自8 個國家的近27 位公共衛生科學家小組在《柳葉刀》上寫信以支持與新冠肺炎作鬥爭的中國科學家、公共衛生和醫學專業人員,並全面抗擊其中的險惡言論。

這些科學家包括Jeremy Farrar OBE爵士,Jim Hughes(前助理外科醫師,CDC NCID前負責人,美國海軍上將後公共衛生服務部),Rita Colwell(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前負責人)、Sai Kit Lam(美國國家醫學科學院教授、馬來西亞醫學科學院院士,共同發現了Nipah病毒)、John Mackenzie(澳大利亞教育部長,WHO GOARN指導委員會成員),Jerry Keusch博士(前NIH Fogarty國際中心負責人)以及傳染病研究和公共衛生領域的其他領導者。

他們發布這封信的目的,是在新冠疫情爆發的關鍵時刻盡可能擴大受眾範圍,以消除毫無根據的謠言,並且鼓勵和聲援中國同行。

以下為這封信中文版內容:

資料三

美國Scripps研究所發表新冠肺炎起源相關評論

時間:2020年03月19日來源:生物通

自從新型肺炎首次見報(Zhou, P. et al. Nature;Wu, F. et al. Nature)以來,關於新冠病毒SARS-CoV-2(又稱HCoV-19)的起源問題一直有相當多的討論。截止到3月11日,110多個國家的確診病例已達121564例,死亡4373人。

自從新型肺炎首次見報(Zhou, P. et al. Nature;Wu, F. et al. Nature)以來,關於新冠病毒SARS-CoV-2(又稱HCoV-19)的起源問題一直有相當多的討論。截止到3月11日,110多個國家的確診病例已達121564例,死亡4373人。

SARS-CoV-2是目前人類發現的第七種可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HKU1、NL63、OC43和229E症狀較輕,SARS-CoV、MERS-CoV和SARS-CoV-2可引起嚴重疾病。本文通過對基因組數據的比較分析對SARS-CoV-2的起源做了綜合評述,結果清晰地表明,SARS-CoV-2不是一種實驗室製造的或故意操縱的病毒。

文章作者Scripps研究所的Kristian G. Andersen、愛丁堡大學進化生物學系的Andrew Rambaut、哥倫比亞大學感染與免疫中心的W. Ian Lipkin、悉尼大學Marie Bashir傳染病和生物安全研究所的Edward C. Holmes和杜蘭大學醫學院的Robert F. Garry等人的調查顯示,COVID-19是自然進化的產物。

冠狀病毒是一個大病毒家族,中國科學家率先對SARS-CoV-2基因組進行了測序,並將數據提供給全球的研究人員。基於此產生的基因組序列數據,中國政府迅速判斷這是一種流行病。隨後幾家研究機構紛紛利用這些測序數據研究SARS-CoV-2病毒的幾個特徵,探索其起源和進化。

科學家分析了病毒的spike 蛋白基因,更具體地說,他們重點研究了spike 蛋白的兩個重要特徵:用於抓住宿主細胞的受體結合域(receptor-binding domain,RBD)和允許病毒裂解進入宿主細胞的裂解位點(cleavage site)。

自然進化的證據

科學家們發現,SARS-CoV-2的spike蛋白的RBD進化得能夠靶向人類細胞ACE2受體(一種參與血壓調節的受體),所以在結合人類細胞方面SARS-CoV-2非常有效。

假設有人想製造一種新冠狀病毒,比較可能會從一株已知的能致病的病毒主幹上構建,但SARS-CoV-2的主幹與已知的冠狀病毒有很大不同,其大部分與蝙蝠和穿山甲身上的相關病毒相似。

基於這兩個特點,研究人員認為這是自然選擇的結果,而不是基因工程的產物。

病毒的可能來源

根據本文作者的基因組測序分析,Andersen等人認為SARS-CoV-2最可能的起源遵循兩種可能情況之一。

第一,病毒是通過在非人類宿主中自然選擇進化到目前的致病狀態,進而跳到人類身上。雖然研究人員懷疑蝙蝠是SARS-CoV-2最可能的宿主(因為其與蝙蝠冠狀病毒非常相似),但目前還沒有關於蝙蝠與人類直接傳播的記錄,表明蝙蝠可能是某個中間宿主而已。

另一個假設是從動物宿主中的非致病性病毒跳到人類,然後在人類種群中進化到當前的致病狀態。例如穿山甲冠狀病毒的RBD結構與SARS-CoV-2非常相似,穿山甲冠狀病毒可能通過其他中間宿主傳播給人類。

研究人員發現,SARS-CoV-2的裂解位點似乎與禽流感病毒的裂解位點相似。本文作者Andrew Rambaut警告,從現階段的證據來看,我們很難甚至不可能知道哪種情況最有可能。如果SARS-CoV-2是從動物源進入人類,由於致病病毒株可能還在動物群中傳播,那就可能再次跳入人類,那麼未來隨時都可能爆發疫情。如果是從非致病性冠狀病毒狀態進入人體,再進化出類似SARS-CoV-2的特性,這種情況再次爆發的機率較低。

原文: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資料四

新冠病毒並非實驗室產物!自然子刊發文:有兩種自然選擇假說

2020年03月18日20:20 最後更新: 19日00:34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實驗室病毒洩漏”、“人工合成新病毒”等流言一度在網絡上傳播。北京時間3月18日,頂級學術期刊《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在線發表了來自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共6位科學家的一篇文章“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對新冠病毒的起源進行了詳細分析。

通過對基因組數據的比較分析,作者們對新冠病毒的起源進行了綜述。他們提出一個關於SARS-CoV-2基因組顯著特徵的觀點,並討論了這些特點可能導致的情況。他們的分析清楚地表明:新冠病毒並非源自實驗室,也不是一種故意製造的病毒,而是一種自然進化的產物。

這6位科學家分別為著名病毒進化學家美國斯克裡普研究院免疫學和微生物學系Kristian G. Andersen副教授(一作及通訊作者)、英國愛丁堡大學進化生物學研究所Andrew Rambaut、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感染與免疫中心主任W. Ian Lipkin、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瑪麗·巴希爾傳染病和生物安全研究所教授Edward C. Holmes、美國杜蘭大學醫學院微生物與免疫學教授Robert F. Garry。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當中來自哥倫比亞大學的Lipkin在國際流行病學領域聲名顯赫,被世界知名科普雜志《Discover》譽為“世界上最知名的病毒獵手”。過去幾十年來,Lipkin一直置身於世界疫情爆發的最前線,包括紐約西尼羅病毒(1999年)、中國SARS(2003年)、MERS(2012-2016 年)、美國寨卡(2016年)和印度腦炎(2017年)。 2003年,Lipkin是首批應邀協助中國抗擊SARS的國際知名專家。此後,他還協助建立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廣州生物醫藥研究所等研究機構。

新冠病毒基因組兩個顯著特徵

論文提到,自中國湖北武漢首次報告新型肺炎(COVID-19)以來,關於其致病病毒新冠病毒的起源一直討論頗多。新冠病毒是已知的第七種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 SARS-CoV、MERS-CoV和SARS-CoV-2可導致嚴重的疾病,而HKU1、NL63、OC43和229E引發的症狀較輕。

通過比較α冠狀病毒和β冠狀病毒,作者們確定了新冠病毒具有2個顯著的特徵。

第一,在結構研究和生化實驗的基礎上,新冠病毒似乎更適合與人類受體ACE2結合。第二,新冠病毒的S蛋白通過插入12個核苷酸,在S1-S2邊界處有一個多功能的多堿基酶切位點(弗林),同時導致了該位點周圍出現3個O -linked 的聚醣結構。

S 蛋白全稱為spike glycoprotein (刺突糖蛋白),是冠狀病毒的一種表面蛋白。 ACE2全稱為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是人體細胞與冠狀病毒結合的關鍵部分。一種簡單的比喻就是,在冠狀病毒感染人體的過程中,S蛋白就像一把“鑰匙”,而人體細胞上的ACE2受體則像一把“鎖”。

以上這三份材料基本表述了兩份相關文章,第一份是北京時間3月18日,頂級學術期刊《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在線發表了來自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共5位科學家的一篇文章“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論文A),這五名科學家分別是著名病毒進化學家美國斯克裡普研究院免疫學和微生物學系Kristian G. Andersen副教授(一作及通訊作者)、英國愛丁堡大學進化生物學研究所Andrew Rambaut、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感染與免疫中心主任W. Ian Lipkin、澳大利亞悉尼大學Marie Bashir傳染病和生物安全研究所教授Edward C. Holmes、美國杜蘭大學醫學院微生物與免疫學教授Robert F. Garry。其中第一作者還包括美國斯克裡普研究院。 Kristian G. Andersen、Andrew Rambaut、W. Ian Lipkin、Edward C. Holmes、Robert F. Garry這五位作者無一例外的出現在我們的表格中。也就是說,這五位專家在3月18日發表專業論文論證病毒來源於自然產生而非實驗室人工製成,並且依據的證據和9月18日這份文章的表述十分雷同。那麼這五位科學家的再次出面證偽只能說明一件事,在閆博士的報告具有嚴謹的科學邏輯和實錘的科學證據的情況下提出早已發表的論文作為證據說明他們在3月份早已預知英雄科學家要披露什麼,是為報告的推出早期預備一個證據文章,發表在權威的雜誌上。他們有這種神奇的預知能力嗎?回答是不可能,只能說明者五位頂級的科學家在幫助中共掩蓋一個天大的謊言。

這三份材料表述的第二份文件就是2月18日來自8 個國家的近27 位公共衛生科學家小組在《柳葉刀》上寫信以支持與新冠肺炎作鬥爭的中國科學家、公共衛生和醫學專業人員,並全面抗擊其中的險惡言論。

我們列出全部的27位科學家:

  1. Charles Calisher,
  2. Dennis Carroll,
  3. Rita Colwell,
  4. Ronald B Corley,
  5. Peter Daszak,
  6. Christian Drostren,
  7. Luis Enjuanes,
  8. Jeremy Farrar,
  9. Hume Field,
  10. Josie Golding,
  11. Alexander Gorbalenya,
  12. Bart Haagmanns,
  13. James M Hughes,
  14. William B Karesh,
  15. Gerald T keusch,
  16. Sai Kit Lam,
  17. Juan Lubroth,
  18. John S Mackenzie,
  19. Larry Madoff,
  20. Jonna Mazet,
  21. Peter Palese,
  22. Stanley Perlman,
  23. Leo Poon,
  24. BernardRoizman,
  25. Linda Saif,
  26. Kanta Sunnarao,
  27. Mike Turner.

這些科學家包括Jeremy Farrar OBE 爵士,Jim Hughes(前助理外科醫師,CDC NCID 前負責人,美國海軍上將後公共衛生服務部),Rita Colwell(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前負責人)、Sai Kit Lam(美國國家醫學科學院教授、馬來西亞醫學科學院院士,共同發現了Nipah 病毒)、John Mackenzie(澳大利亞教育部長,WHO GOARN 指導委員會成員),Jerry Keusch 博士(前NIH Fogarty 國際中心負責人)以及傳染病研究和公共衛生領域的其他領導者。

在這批聯名簽署的聲明中27位科學家共同的觀點是證明病毒起源於自然並對所謂的病毒可能來源於實驗室等陰謀論進行反駁。

我們注意到這兩篇文章的發布日期,其中27位科學家的聯名聲明發佈於2月18日,而且發佈在柳葉刀上,這封信件顯然不是一篇正常的學術論文了,而且論文中明確表明了自己的觀點,以對武漢醫務工作者的道義支持名義直接定義病毒的起源,並批駁科學家對病毒起源的種種質疑。而在一個月後的3月18日,又有五名病毒學家聯名在學術期刊上發布另一篇專業論文,與這篇聲明前後呼應,用於證明病毒源於自然,而在6個月後的9月18日,又用來作為批駁閆麗夢論文的證據,這真是不可思議。關於這兩篇文件的詳細解讀我們將在病毒三部曲的最後一篇文章中進行,在這裡僅僅展示其邏輯關係就可以明白這些所謂的科學家的證偽是多麼的蒼白無力甚至一種耍無賴了。

這張表格中其他三個人我們就不展開挖掘了,只是簡單地揭示一下。

Carl Bergstrom是一個著名的網絡推手,在網絡上積極地抹黑和反駁閆夢麗的報告。

David Robertson,這位英國的科學家,是西交利物浦大學生物科學系的薑小煒博士的合作者,兩人對中國採集到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和其他冠狀病毒進行了初步的進化分析,結果表明它們與三種蝙蝠冠狀病毒有很強的關係。姜博士解釋說:“在SARS中,一部分蝙蝠冠狀病毒組合在一起成為了一種新的病毒,這種新的病毒可以感染果子狸,然後果子狸傳染給人類。”“與SARS一樣,新型冠狀病毒也很可能存在一種尚未被發現的中間宿主,而這可能就是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爆發疫情的原因。”也就是說,他是病毒來源於自然的證明者之一。

Kevin Bird這位著名的基因生物學家身兼三重身份,不僅是一名主要的網絡推手,所謂的證偽閆麗夢博士報告,而且從基因學上展開論述並且是班農和這個報告關係的最重要的發現者。

Peter Daszak,生態健康聯盟主席的身份已經說明了一切,生態健康聯盟是被中共深度藍金黃的一個研究組織,我們將在今後的挖掘文章中深刻揭示。

如果把揭示“病毒來源”比作成對中共的戰爭的話,那麼這些科學家和《國家地理》雜誌究竟代表對戰雙方的哪一方呢?

福奇博士的視頻

福奇的視頻採訪來源於2020年5月份,是經過剪輯後或者重新採訪進行剪輯的版本。當然福奇的表述沒有什麼本質的變化。注意這個採訪的完成是在5月份,也就是遠在閆夢麗的報告出來之前。用5月份的採訪的觀點來反駁9月份的報告內容沒有什麼新奇之處。

福奇5月份接受《國家地理》訪問時針對政治圈開始炒作的病毒起源論以及中國責任論等,他表示“這是一種無意義的討論,新冠病毒的結構經過科學界大量研究, 其不可能是人類已知科技能人為創造出的 。至於另一種陰謀論結構為“有荒野求生外發現病毒帶回實驗室,然後從實驗室洩漏 ”這種論述類型的故事,本質是一種自我循環論證(circular argument,指邏輯上自己證實自己的謬論)的無意義討論,是一種永無結果的浪費時間,一個可傳染人的病毒若已成形且存在野外那可以有任何途徑散播,不論是否存在那假想中的實驗室或洩漏事件其本質對大流行都影響甚微且你永遠也無法有證據去論證。最後他鼓勵公眾從同行審議制的嚴謹科學期刊上找疫情訊息,少聽信媒體上評論員和政治圈的發言。”福奇的觀點是病毒不可能是人類已知科技人為製造,更不可能是實驗室洩漏,那麼只有一個可能,來自自然界變異產生或者來自火星和外星人。而真相是,閆博士的報告不僅證明病毒來源於實驗室,而且揭示了合成病毒的可能路徑和時間。

以福奇博士的影響力和在科學界的形象,在面對閆麗夢的報告時,人們如何面對福奇博士這次的證偽表述——直接地為中共洗地和站台,如何評價他,我們將拭目以待。

結論

“病毒來源於自然界,不可能在實驗室中製成”是掩蓋一個驚人的陰謀所編織的一個謊言,是一種設計。從2月18日多國27位科學家的聯合在專業學術期刊上發信聲明到3月18日五位科學家聯合發表專業論文,都是在組織所謂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病毒來源於自然,不可能是實驗室製成”。而在閆麗夢的第一份科學報告發布後,這些科學家匆匆集結,採用這些粗製濫造的陳詞濫調來證偽論文,這個明顯的時間線只能證明所謂的陰謀論在陰謀被證實確實是陰謀時,那些將揭露真相講真話拯救世界的英雄包括班農、閆麗夢等貼上陰謀論者的標籤的人的真實嘴臉顯露地一覽無餘。

一切都已經開始。

本文終。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Edited by: 【Himalaya Hawk Squad】

Adobe Spark Create your ow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T

9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