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斗室郭文貴專場E395 中文整理

整理:美東香草山翻譯組

編輯:木白

中共高層早已全面向美髮動戰爭

媒體戰

班農先生:郭文貴先生,你作為一名外國人士,不參合美國國內政治,但在社交媒體方面,我們已經看見整個晚上社交媒體點亮了左派。那裡發生了什麼?這將十分重要。回過去談閆博士,前天晚上我在塔克也說了,那隻是個預演,也將發生在這裡。這是我們已經擁有的社交媒體力量,美國政府會介入微信和TikToc,最高法院的裁決可能明天就要來。

希望您能幫助我們逐步了解。這件事發生在幾年前,那時你剛來到美國。與您會面時,我記憶深刻。你警告美國,這是一場由中共高層發起的對美國的全面戰爭。中共不只是針對中國人民和美國,它滲透在技術、經濟領域在全球擴大其影響力。最重要的是,您說過的(你在)社交媒體(上的遭遇就是最好中共擴展的例子):你在油管上被拉黑,你推特賬號被取消,這是早在2016、2017年(發生的事了)。

然後我們看到閆博士挺身而出,這位勇敢的世界英雄,她談論了在北京、在武漢發生的(關於CCP病毒引發疫情)事情的經過。談論中共所知道的,和他們何時知道的(CCP病毒引發疫情全球疫情的真相),以及他們掩蓋真相。閆博士是位出色的博士,她士挺身而出,是為了是讓全世界看到真相。近日,她的Twitter人數上升最快,從沒有關注者增加到59000,然後她被拉黑。然後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 他有史以來在國際上、在中國、尤其在澳大利亞觀看人數最多的一次節目,臉書也把它拉黑。

所以,文貴,中共在這次針對美國的襲擊中,您能告訴我們關於美國社交媒體的哪些信息?他們是與中共沆瀣一氣嗎?他們試圖讓你沉默。但不是每個人都能搭建自己的媒體平台,大部分人得通過他們,作戰室這麼大的原因是利用了他們。我們正在與美國人民交談一件事,就是在美國大選之日將要發生的事情,如果這些人不喜歡你的聲音,如果他們不喜歡你和閆博士說的話,他們無需反駁她所說的,只要把她拉黑,說是虛假信息。看看郭文貴的遭遇:他們從來不反駁他說的海航,從不反駁他說的安邦保險公司,他們只是拉黑他(郭文貴), 認定是那是虛假信息。因此, 文貴了告訴美國人民,這些美國公司, 他們看上去就像中國共產黨的走狗。

媒體是第一力量

中共的五個武器

文貴先生:我認為社交媒體在世界上不是第二個或第三個力量, 在當今和未來它是世界第一力量。舉個例子,在過去15年,出現在中共自己報導的每一個重要會議(這不是什麼秘密):“將來我們有基於力量的五種武器”,第一武器是社交媒體,第二武器是經濟,第三武器是美元,第四是生化武器,第五武器是宣傳。

美國的媒體、經濟、宣傳已被中共大面積控制

所以你看美國,第一武器是社交媒體:推特、臉書、谷歌,他們都是社交媒體。看看扎克伯格,他的推特是被中國間諜控制,所以,這個第一武器在美國被中國共產黨完全控制。第二是經濟, 華爾街完全由中共控制。中共想控制元、貨幣,但還沒完全控制。好萊塢和宣傳完全被中共控制。生化武器,(中共)已經在全世界使用。你知道這五種武器,有四種是美國控制的,它們(的根基)並非來自中國,而是來自美國本土。所以談論中共,最根本的問題是這些武器從哪裡來,它們就出自這裡:華爾街、矽谷、好萊塢,和華盛頓DC。

看看閆博士,福克斯很勇敢,採訪了她。她只是想讓跟多人了解真相。如果,你認為她說的不對和虛假,請給出證據。美國最偉大之處是憲法第一修正案,人人有言論自由,但臉書、推特、還有谷歌在某些領域,他們斷然拉黑,為虎作倀,讓我吃驚。其實,我知道他們一定會這麼做,因為中共不想讓美國人民知道真相。

五種武器的四種來自美國

這些美國社交媒體,推特、谷歌、油管和臉書。他們不想(讓人們)知道真相,背後有黑暗的理由,還有利益驅使。這就是為何美國進入了目前的災難。再看看美國內部,任何麻煩,誰給的錢,誰在社交媒體煽風點火,在所有地方,推特、油管、矽谷等等。矽谷領袖們去中國,待遇如總統一般, 得到所有中共官員的崇拜。 (他們在中國)能夠為所欲為,比如上夜總會,有年輕姑娘,新疆姑娘,西藏姑娘。這是為什麼他們喜歡飛去中國的原因,他們到了中國如同國王一般被接待,每晚睡在夜總會,中國有54個民族,整個晚上跟她們(中國54個民族的姑娘)在一起。他們能拿到他們想要的錢,能享受一切,還能做大交易。

誰給了中共撒謊的工具?

中共將媒體制為五大武器之首

班農先生:郭文貴先生關於中共的五個武器, 就是社交媒體,經濟,宣傳,生物武器和美元。矽谷,好萊塢,華爾街都與中共勾兌。郭文貴先生,新中國聯邦的創始人,繼續談論中共對美國的全面進攻:我們震驚推特和臉書封了閆博士的賬戶,但是環球時報和5毛軍團在美國社交媒體的賬戶卻安然無恙。閆博士成為被攻擊的對象,受到的是整個社交媒體封鎖,同時,福克斯重量級主播Tucker 也受到無情的攻擊,Tucker 國際聽眾不多,大陸聽眾通過G-TV看到他對閆博士的採訪。左派媒體一直宣揚言論自由,卻對閆博士被社交媒體禁言毫不反應。我們向全世界宣揚法治,民主,憲法,但是我們卻沒有做好榜樣,郭先生,在很多人看來中共是世界的強國,他們加強軍備建設,關於軍備,我們今後會談台灣。在你提到中共對外使用的武器,沒有一種是通過軍備武器。 《孫子兵法》中說:“不戰而屈人之兵”。中共對付美國首選的不是核武器,也不是海軍、空軍、陸軍、太空,而是五毛水軍。在所用的武器中,為什麼中共首選社交媒體作為一個主要的武器?

文貴先生:目前情形,美國在失控,記得你我年初談到冠狀病毒的時候,那個時候沒有社交媒體在討論,我們通過油管,臉書,推特的(關於病毒真相的)發聲,很快被屏蔽。回到兩年前,我們談到海航,微信,抖音等中共的企業時,這些言論都很快被社交媒體屏蔽,我談到海航王健之死,中共的藍金黃計劃,3F 計劃,每次我用社交媒體發聲的時候都被屏蔽。 3年前我在華盛頓記者俱樂部警告美國,中共的烏雲來到美國,大家要做準備,中共要搞弱美國,搞亂美國,搞死美國。那時,沒有人聽到我的聲音,如果3年前美國社交媒體允許我發聲,我會對我全部的言論負責,我就會有機會喚醒美國人,那麼今天的慘劇就不會發生。

3年前我的推特賬戶一個星期就有40萬的關注,推特很快封掉我的賬戶,油管禁止我直播,臉書20小時就屏蔽了我。 3 年後,閆博士要給美國人民病毒的真相,要挽救美國人民,遭受和我一樣的被整個社交媒體的禁言的遭遇。目前,美國因為冠狀病毒死了20萬人,全球2600 多萬人的感染,這個時候美國人不禁要問,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誰是幕後的黑手。

9 個月了,美國沒有具體對付中共的措施,都只是在言語的層面,沒有行動。中共撒謊,美國人死亡,可是中共為什麼可以撒謊,誰給中共撒謊的工具?是社交媒體。中共在美國橫行的社交媒體是美國的金錢和技術在支撐。如果沒有美國的金錢和技術,中共也沒有辦法建立防火牆,也不可能奴役中國人民。中共對內永遠是對百姓用商鞅五策:封鎖信息,壓榨百姓,獲取巨額財富;對外用五個武器,利用金錢(受賄),通過社交媒體,大外宣搞弱、搞亂和搞垮美國。

中共社交媒體對美國的危害

班農先生:當美國的社交媒體封鎖你們的聲音的同時,中共的微信,抖音等社交媒體在美國暢通無阻,中共的社交媒體軟件盜用美國人民的數據,傷害美國的利益。請你談談中共的社交媒體對美國的危害。

文貴先生:3年前我告訴過FBI中共利用社交媒體軟件危害美國,如抖音,Zoom會議。別忘了Zoom, Zoom 用5000萬美金去首都DC遊說,百度更加瘋狂,他們每年也花費5000萬美金到DC 遊說。這些中共的社交媒體軟件偷美國人的數據,然後(中共)用這些數據來威脅你,他們稱之為信息超限戰。 DC 騙子很多,他們知道Zoom, 百度比微信,抖音更壞,但是政客收了遊說的錢,他們一直不願意對中共的社交媒體在美國的使用進行限制,現在才出台限制政策,太晚了。

美國政客沒有為人民的安全負責,政客只是為了大選,美國兩黨互鬥,給了中共利用的鐘擺效益,和可乘之機,現在大選將近,才限制微信和抖音的使用,已經太晚了。如果早點限制中共在美國的社交軟件,美國不會到現在的地步,我們要行動,行動,光是打嘴炮是不行的,你看看DC, 都是面對鏡頭說,要做這個,要做那個,但是沒有行動,我們9個月前就警告過冠狀病毒的疫情發生,看看現在,死了多少人,太晚了。

美國參與了共產國家壓制言論思想的行動

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

班農先生:昨天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了,在大法院外有守夜的紀念。先生們女士們,新中國聯邦的建立者,中共最大的異議人士之一郭文貴說了社交媒體是中共對付美國的排位第一的武器。我們直播節目還有觀眾文字交流,其中一位絕對領會到了郭文貴閆博士這些反抗中共的人士揭露出的中共對美國干的事的本質。

Jack:這些信息對所有美國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他問了一個修辭性的問題:你們記得以前我們歌頌讚美遠離共產主義國家嗎?而今天,我們參與了共產國家壓制言論思想的行動。

班農先生:這就是郭文貴說的第一件事。我們曾以為這些人來到這裡是國家大事,而現在卻是例如tuck這個全美收視最好的節目被推特下架,被臉書全世界禁止。郭文貴三年前就警告美國人,如果我們聽取了,就不會有現在這個大流行問題。郭文貴說中共第一大武器不是航空母艦,不是核武器,而且社交媒體。中共有抖音,微信,竊取美國每個人的所有數據。郭文貴幾年前就警告過這些。這些中共公司會來到這裡,盜取數據並操控數據為他們服務,多荒唐。

下面的嘉賓是悉尼·鮑威爾。我們知道她很長時間了,她站出來成為福林將軍的律師,也是《授權撒謊》(Licensed to lie)這本書的作者。這本書的揭示了我們的司法系統,司法部門FBI等內幕,內容讓美國人震驚。悉尼,現在這個城市都要崩潰了,關於大法官的事,人們想听聽你的意見和觀點,你對總統處理這個大法官的空缺位置有什麼建議?

填補空缺事不宜遲

悉尼:總統應該直接提名人選,參議院對人選進行投票。很多總統都是這麼做的。我們有參議院,有屬於同黨派的總統,所以應該是可行的。在歷史上也多次出現過。大法官金斯堡是個標誌人物,雖然她的有些觀點我並不同意但我一直關注她。在安德魯·懷特曼(andrew wiseman)搞砸時,她是反轉亞瑟·安徒生(Arthur Andersen )案子的關鍵投票人。在那個位置按照成文法律,她做出那個裁決。當政府檢察官象懷特曼,克徳維爾,摩納哥等濫用權力時,金斯堡做了很多很對的事。所以最高法院需要一個有魄力的人替代她的位置在未來數月和數年內會出現的關鍵事件上發揮重要作用。

班農先生:這是我們一直在說的,川普總統會在11月3號贏得選舉。但是他們表示說他們知道戰斗室的內容,有埃瑞克負責這個,有800個律師,有珀金斯科埃,有他們的檢察長,有美國律師公平法,他們有6千萬還是8千萬的選票。最高法院不可能四比四。因為他們的集體歇斯底里症, 我們認為關注這很必要。從一月起我們一直在說瘟疫大流行,我們是非常的(認真),我們沒有淡化這事,我們一直重點關注。但是他們就是集體歇斯底里地覺得這些選票不會出來。以你的觀點來說,必須最高法院滿員能形成5:4來判定2020大選嗎?

悉尼:所有上面的事都需要所有的最高法院的法官參與,這是勢在必行的。所以現在必須盡快找人填充金斯堡的空缺,必須滿員,最高法院才能工作。這件事不應該被延遲,我們不能就只因為有些評論的存在,就讓現在這個完全有能力的總統是否能再次當選成為全民的討論話題。上萬輛車出現在挺川的遊行和三輛支持拜登的車的遊行相比,每個人都能看出來川普不可能不當選,他為這個國家的服務得很好。我們必須有個滿員的最高法院來解決這件事。你前面說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對的。他們計劃了這些,他們想獲取這些,他們制訂充分的戰略計劃,在背後動用了大量及資金和資源,用所有力量發動訴訟,並從中做最大的破壞,阻止就職典禮。他們知道川普會當選,而他們現在所有的底牌就做假郵寄的選票了。

班農先生:悉尼,因為梅里克·加蘭(Merrick Garland)的例子,現在社交媒體都不看好這個,大家都在關注著總統要怎麼做。你看到了,大家一直在爭論從現在到11月的選舉是否有足夠的時間填補空缺。用你專業的觀點看,那些合法的有歷史依據的爭論成立嗎?

悉尼:不,這些爭論沒有根據。因為梅里克·加蘭的例子是非常不尋常的。我們知道總統將會做什麼改變,而且是必須改變的。因為奧巴馬要離開白宮,新總統是不同黨派的,要成為白宮的掌權者。現在有非常不同的情景了。我們都知道川普總統不應該不再次當選,現在我們有白宮和參議院,他完全可以能夠提名那個人選。社交媒體只能猜錯。

班農先生:如果你在橢圓辦公室,你會建議川普總統對這件扣動扳機行動嗎?

悉尼:十分肯定會。他有這個權力和責任去指定最高法院法官,我想不出任何不可以的理由。我知道從提名到確定平均有45天,我們有時間。

Jack:雨果·布萊克在1937夏天由羅斯福總統提名的。他是在星期三12號被提名的, 在17號星期一被確定。更快的是詹姆斯·弗朗西斯·伯恩斯(James Francis Byrnes),也是羅斯福總統提名的。他是在早上被提名,兩小時後就被參議院口頭表決確定,因為那時羅斯福政府對議會有75%的控制權。記住我們的廣泛歷史,他們想在歷史之外定義川普總統採取的或還未採取的行動,那是不可能的。

美國主流媒體還在沉睡中

媒體、私人企業家被中共歸化

班農先生:對於很多美國人來說很吃驚地了解到社交媒體是如此強有力的被用來對抗美國人。郭文貴在節目開始時就說了這是排名第一的武器,而不是個工具,也不是一個什麼能對人類有益的東西。中共有五種對抗美國的武器,沒有一種是飛機、航天器、激光、核武器,他說是社交媒體。這個和如好萊塢,大外宣等等其他的領域混在一起,是個難以置信的武器。另一件事是中共的公司。文貴,你幾年前就告訴人們,你們在開自己玩笑,所有這些公司都被中共控制了,被解放軍控制了。華為是100%的解放軍的公司。它不是和解放軍有合作, 而是解放軍的科技軍備公司。不要再荒唐可笑了。

吳小暉、陳峰揭露中共要買下所有美國嚴肅媒體

文貴第一個告訴我們,馬雲是共產黨員。你可以去看看阿里巴巴上市時的招股書文件4英尺厚,沒有一點提到馬雲是共產黨員。郭文貴說馬雲是中共黨員很久了,就是這樣的人進入了這些公司。怎麼樣,當馬雲老底被揭,馬雲自己說的就像他自從是個少先隊員或者從三歲時就是個中共黨員了。文貴,說起來有些沮喪了,你提出這些警告的公司,如說海航是詐騙,現在這個公司破產了, 安邦保險公司前幾天新聞說中國對它破產清算。兩年前文貴說這些是詐騙是假的,這些都是到西方花錢的兜售操作:買曼哈頓中城的地產。文貴,為什麼你,閆博士和路德在一月告誡世界這(CCP病毒)是個武器,而西方世界,西方的民眾,大眾傳媒和主流媒體是如此不清醒,還在沉睡?

文貴先生:先生,我告訴你一個故事。 2017年一月,我開始作為一個爆料人出現在人們的視野。 2016年我最後一次和安邦聯繫,與我通話的是安邦創建人吳小暉。那時正在說他想買下華爾道夫酒店及度假村。他給我電話我說,他想買福克斯電視台,想和默克多談談。 “今晚,我和庫什納和伊万卡在一起吃晚飯,文貴, 你想和我們一起合作買下CNN嗎,然後把CNN和福克斯整在一起嗎?” 我說:“請問你為什麼想幹這個?”他說:“因為中共想控制所有美國的社交媒體。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馬雲、微信、推特、 油管,所有這些我們都能控制。現在我們需要控制CNN和福克斯,然後全整合在一起。” 我說:“你真是瘋了,這是不可能的。” 這就是我最後一次接到吳小暉的電話時的通話內容。你知道海航的高管陳峰,記得那個視頻嗎,他在哈佛演講的時候說: “三到五年,所有的美國嚴肅媒體都想要我們來投資。我們會投資美國的紐約時報,可能CNN ,可能福克斯。”這就是現在我爆料的這兩家公司,每個都是一兆美元的公司。

海航、安邦集團空手套白狼

海航與安邦的海外購買背後有誰?

班農先生:海航集團(HNA)曾經一段時間達到了萬億美元的資產,如此巨大的體量,輕易買下了很多美國公司,還擁有20%的德意志銀行股份。您如何解釋HNA這種龐大到可以買下很多美國公司的影響力?和它在權力尋租、洗錢、將人民的錢轉移海外等方面擁有多大的能力?在2017年VOA斷播事件中,您提到了海航集團的幕後控制人就是王岐山,他通過在紐約州註冊的兩家C4基金會來達到了實際控制(海航集團)的目的。

文貴先生:海航集團是世界上增長速度最快的公司,每天20倍的增長! 5年前,它還只是一家市值一千萬美元的公司,而去年已經有三萬億美元的資產了。 HNA控制了中共國大量的地產企業,渤海金控在美國總共投資了10萬億人民幣。被鄧家控制的安邦集團5年前從零起步,到現在卻擁有9萬億人民幣的資產。王、鄧兩家將錢轉移到美國買買買。就在我面前的曼哈頓中央公園附近成千上萬的公寓被他們買下。安邦集團還買了紐約華爾道夫酒店,並拒絕本來總統該在那裡舉辦的會議。

美國人民必須問清楚,為什麼HNA、安邦要這麼具有侵略性的投資,而這些投資卻從未接受過調查,從未有過犯罪嫌疑。 HNA就是中共藍金黃計劃的一部分,我可以向您保證他們之中絕對有至少幾千億美元的洗錢活動,並針對相關政府人員的行賄活動。為什麼他們會買下華爾道夫酒店?想買福克斯、CNN和《財富》雜誌?誰達成的購買協議?誰在背後拿走了錢?多少政府人員受賄?

華爾街的幕後操縱

班農先生:海航集團主席王健2018年在法國普羅旺斯的教堂附近,神秘地於一起墜牆事件中自殺身亡。您卻說他死於CCP的謀殺,因為他知道了太多CCP幾大家族的秘密。您認為王健的死亡事件給了世界什麼樣的警醒?

文貴先生:海航集團90%的買入買出都是通過黑石集團、蘇世民的幫助下完成的。這90%中的絕大大部分可都是中國老百姓們的錢!所以黑石集團、蘇世民也是偷老百姓錢的罪犯。太多的華爾街大佬腐敗了,但他們控制著社交媒體,不讓人民知道真相。蘇世民是王岐山的好朋友,掌控著整個華爾街,而美國人卻不調查他,認為他沒有犯罪。相比之下,班農先生只是作為一個一百萬美元建牆項目的顧問,卻被法院逮捕,這太荒唐了!

2020美國大選是史無前例的一場惡戰

行動高於演說

班農先生:華盛頓現在情勢緊急,川普總統剛剛發推說自己有義務要開始進行大法官任命這件事情,各方都開始行動,遊戲開始了,這個事情必須加速再加速。我們節目中一直在說,儘管十一月三號川普總統會當選連任,但從現在起至少還有五,六個月川普總統的連任才能被批准,他才能於2021年一月二十號正午宣誓就職。大家應該從川普總統今天發的推文和悉尼鮑威爾所說總統應該直接提名人選並通過參議院進行投票,我們一會兒還有魯迪朱利安尼會來節目繼續討論這個事情。從現在開始,到川普總統十一月三號當選,每一天民主黨都會想盡一切辦法進行阻止,他們現在已經在行動了,人們將目睹美國史無前例的一場競選惡戰。

所以我們的愛國者們,如郭文貴先生所說,別再打口炮了,行動起來! 行動! 行動! 行動! 首先,讓大家都看戰斗室節目,其次,你要想辦法去投票。現在關於最高法院缺席大法官的提名爭奪會很激烈。你不必要出門,你可以在網上,社交媒體上,通過打電話,讓人們投票。最後,去做投票站選舉官員對投票過程進行監督。文貴兄弟所說的社交媒體是中共的五個武器中最強大的讓我震驚震撼了,現在我想談談常規意義的武器,

中共金融戰

制裁禁止仍在繼續

Jack有重磅新聞中共國在用權力來打金融戰,我們一直在說抖音和微信應該被禁止, 郭文貴說你們不應該只盯著這幾個公司,還有Zoom和很多其他公司也有份。

Jack:環球時報今早報導中共國商業部提出了一個所謂的不可靠商業實體清單來限制甚至禁止參與中共國有關的進出口的公司和個人。中共政府相關的消息來源稱五月份中共就準備把美國公司列入不可靠商業實體清單,對其進行限製或禁止,包括上海高通半導體有限公司(Qualcomm), 思科, 蘋果, 暫停向波音公司購買飛機,還有其他國家的商業實體。今天早些時候香港媒體報導說可能陷入危險的兩個公司,一個是由於美國對華為禁售芯片的製裁而轉移了運往華為的芯片包裹而備受指責的美國聯邦快遞公司Fedex, 另一個是英國的匯豐銀行,這個很有意思。

班農先生:郭文貴建議制裁花旗銀行,中國銀行,匯豐銀行,和平安集團。匯豐銀行就是他所說的第三個打擊對象。文貴, 邁克彭培奧是中共國國家頭號敵人,我是民間頭號敵人,你是中國人頭號敵人,我們現在有紐約前市長魯迪朱利安尼來到今天的節目,我相信很快他也會上這個名單。大外宣環球時報今天指責彭培奧派經濟增長,能源與環境大臣基斯科拉訪問台灣是在玩火,中共會施以懲罰,會派出軍機去向台灣,不能讓美國的企圖得逞!文貴,請跟大家談談中共這些最高層的怎麼看台灣問題。

台灣!

美國和中共脫鉤,三十天內就能滅中共

文貴先生:先生,你一定已經知道了中共就是百分百的紙老虎,不用聽他們說什麼,那些都是胡扯沒用的,什麼威脅美國不買波音飛機,不買農產品,這些全都是中共的謊言,他們唯一的目標就是要干擾川普總統,不讓他競選勝出連任,不要被他們蒙住你的眼睛,他們沒有任何能力和行動來針對台灣,除非美國放棄了台灣,他們才可能控制台灣,包括香港,只要美國在,就沒他們什麼事, 就是因為美國沒有出手,香港才被中共踐踏成這樣。

中共通過華爾街,好萊塢和矽谷來影響美國,但華盛頓正面出擊了,中共這樣對彭培奧而不是其他人,就因為彭培奧說出了真相,是匡扶正義的真正的美國英雄,愛國者,我希望他能成為下下屆2024年美國總統,這樣就能真正消滅全世界的共產陰魂,所以中共害怕他,瘋狂攻擊他。不用擔心中共會攻打台灣,美國祇要不給中共芯片,他們就造不出導彈,美國祇要切斷互聯網服務,共軍就沒有了定位系統,那他們的導彈就用不了。只要美國跟中共脫鉤,三十天內中共就能被滅。中共就是流氓黑幫,不用聽他們的口炮,全都是胡扯八道,謊話連篇。謝謝!

中共懼怕朱利安尼

沒有什麼比RICO法案更適合中國共產黨這個黑幫

班農先生: 上週日約翰·卡西米蒂迪斯的wabc廣播節目瑪麗亞瑞安醫生採訪了閆麗夢博士,魯迪朱利安尼市長隨後對北京也有一番見解。你告訴我說北京高層炸了鍋,請談談為什麼只要朱利安尼,彭培奧這些美國重要人士一開口指出中共的所作所為,中共就馬上對其開始攻擊,他們擔心什麼?

文貴先生:我說了你別生氣啊,之前你是中共最有名的美國白人,現在魯迪已經取代你成了第一了,因為中共知道魯迪就是專門對付黑幫流氓集團的,他們害怕了,自從魯迪和瑪麗亞採訪了閆博士,中共內部就炸了鍋了,因為他們知道魯迪曾經把紐約五大黑幫家族收拾了,魯迪有這個能力對付他們,所以他們害怕魯迪用同樣的辦法把中共收拾掉,魯迪是行動派,所以中共內部全慌了。

班農先生: 謝謝文貴來今天的節目說出這麼重磅的信息,願主保佑你。接下來我們來說說中共的利器社交媒體,閆博士接受塔克卡爾森節目採訪後,她的推特賬戶被關,臉書被關,咱們就來說說這個。文貴說中共的五大武器中第一就是社交媒體,你有沒有很震驚?面對中共不斷用五毛水軍,外宣環球時報等的打擊,閆博士毫無還手之力,因為這些美國公司也把她的口封住了。你怎麼認為?

朱利安尼先生:這是腐敗透頂的事情。這全都是因為這些美國公司被中共控制著。他們看上了中共國巨大的市場,而基本上忘記了自己是哪個國家的人,應該為哪國人的利益服務。他們把閆博士的言論封殺掉完全是不可接受的,不論她說什麼,對或是錯,都是可以辯論討論的,他們這樣的封殺閆博士,毫無疑問說明了這一切都是中共幹的,中共病毒來自武漢。兩種可能:病毒要么來自海鮮市場,當然現在無數的證據證明這完全不是事實。要么病毒是來自實驗室,不是洩漏就是故意投放。我認為這就是很合邏輯的推理,中共不去用證據爭辯而只是用官印垃圾文章來替自己洗地。我認為,憲法修正案保護言論自由,必須通過制度來保證。我們不能讓隨便什麼人這麼肆無忌憚踐踏言論自由。

班農先生:以前美蘇對抗的時候,來到西方的蘇聯異見者都是被歡迎接納的,而今天我們最大的美國社交媒體公司居然站在獨裁者的一邊攻擊這些棄暗投明的(中共的)異見者。

朱利安尼先生:因為中共比蘇共聰明,他們找到了能夠突破人類最後道德底線的工具,利用這些公司的貪婪,讓他們俯首於自己。連一個來自中共國的病毒都不能被叫做中共病毒,這是多麼諷刺。所以他們的宣傳工具比之前的任何獨裁集團都更先進、更有攻擊性。他們利用我們自己的利益來達到控制我們的目的。就拿拜登來說,他和他的家人亨特拜登拿了中共大量的金錢。還有那些錄音錄像材料,通過這些中共就能完全控制他了。都不用想像發生了什麼,因為我是知道那些事的。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