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隕落的城市——香港人的後花園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滅共霹靂組 Williams

樟木頭地理 樟木頭鎮位於東莞市東南部山區,毗鄰港澳,為廣深鐵路、京九鐵路、G94、S29交匯要地,面積66.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40萬人,是東莞市山區的幾個客家鎮之一。窮也是山區的特色,正是因為窮,20世紀90年代以後,當地政府積極吸引香港等地的外來投資,城鎮商業、色情業蓬勃發展。樟木頭鎮也贏得了“小香港”的美譽。東莞樟木頭鎮十餘年來吸引了十餘萬香港人北上,一時風光無限。因為這裡的交通方便,且樓價、生活費用比深圳便宜,每個週末都會有大量港人北上來到這裡,彷彿這裡已經成了旺角的上海街。這裡見證了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個畸形的奇蹟。然而紙醉金迷的時光總是稍縱即逝。

蘋姐(化名)是一名經營翻版影碟的店主,上個月(2020年8月)她終於把她經營了20多年的影碟店結業了,她說:“就算03年非典、金融風暴時,生意也沒有今天這麼差,實在撐不下去……。現在互聯網時代,好多本地客戶已經不買影碟了。但是香港人回來後總願意買上幾隻翻版影碟,然後在家度過週末。他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勞累了一周了,老闆娘有沒有好睇一D的新喜劇啊?’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後,好多黃絲客戶已經不見踪影了,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趁著樓價還滿意的時候連樓也賣了。今年香港封關後,生意幾乎就像白做一樣,連員工也請不起了。這行業也真是一個沒落的行業,以前一個商業城幾乎都是賣影碟的,……今日全鎮沒有一家影碟店了,我也算是最後一位堅守者,但翻版影碟不應該再做了。”對的,蘋姐說最後的話時,我依稀看見她眼裡的不捨與無奈……。可能要和蘋姐說再會了,畢竟她的店給我們這麼多年來帶來了太多的歡樂,但畢竟這是扭曲的價值觀,也應該結束了……

第二位人物是我的鄰居小芳(化名)。小芳總是一個人,兒子也蠻大了,但她的老公卻很少出現。熟了之後,小芳說她自己以前是一位性工作者,離異多年。後來香港老公包養了她,她就沒有再從事這一行業了,兒子與家人住在廣州的房子裡,自己買了這套公寓然後把自己與公寓出租給“老公”。她說,我們這個年紀又沒有一技之長,只能幹這個了,一輩子也就換來了一本紅本,現在又買了這套公寓真是有點吃不消,你看周圍的住客都走了好多了,我真怕得罪他。萬一他不來了,麻煩就大了,最近幾個月,香港封關,我的零用錢也少了好多了。要是按你所說的港幣崩盤,我可就完了……

第三位人物小蔡以前是體制內的人,也是我的朋友,他現在也有很多體制內的“兄弟”。小蔡說以前樟木頭真的很繁榮昌盛,就算非典香港經濟跌到谷底時,也絲毫沒有影響到這裡的繁榮。那時這裡已經有“桑拿”,而且樟木頭是東莞最早有桑拿的地區之一,後來更有“T台表演”“現場透明選秀”,好多著名的豪華星級酒店也在這裡誕生,那時樟木頭絕對比香港的上海街出名,好野。而且這裡早期曾上中央電視台進行“宣傳”。這裡的色情業也扳到了不少倒霉的官員。 2014年東莞全面掃黃後,一些人繼續搞地下桑拿,一度如火如荼,但最後幾個公安局裡的人與鎮領導高層發生內訌,互相撕殺,最後也自滅了,滅的地方就在火車站旁一個不起眼的金杭酒店。據說那天也捉了幾個日本人。現在只有“小馬夫”還從事這個行業,但蛋糕已經不大,不能與昔日相提並論了。這是一個罪惡之城,因為這裡的官員都沒有信仰。以前的公安局長、兩位鎮長,乃至東莞市副市長也在這座城市的絞殺中鋃鐺入獄。當時的鎮長陳略宇調往“綠柚之城”興寧後,一度被當地人說敢作敢為敢擔當,結果是自己入牢擔當了。不知道陳略宇與包子的綠柚哥、姚慶都有什麼關係。小蔡還說2014年後,官員輪換更頻繁了,他的好多兄弟都不干了,任何一個單位、一位領導,恐怕都有一本黑賬。他們被輪換後,怕查賬,怕審計出問題,好多都辭職不干了。正如以前宋代皇帝為避免官員稱霸一方而實行調動制度:不管你做得好不好、為不為民、貪不貪總是要頻繁互調。想想其實就是郭先生所說的清黨運動,每位中共的官員都擔心自己被清了。 “我們真是太傻,太天真,以為這個國家是我們的,其實我們不姓趙,不是趙家人。”

共匪的時日不多了,不知道這座罪惡之城與城裡的人日後會怎樣。是否如《聖經》上所說的,“我實在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還容易受呢!” 天國近了,我們該悔改了……

初審、校對:美東香草山農場筆嘯江湖組 Sky妮妮

編輯、定稿:美東香草山農場教育組 飛虹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