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1:1984進行時

图片来源:澳喜农场

七十多年前,喬治•奧威爾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個完全處於極權政府監視、控制和奴役下的絕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經行走在絕望深淵的邊緣,如果沒有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人類文明早已被邪惡碾碎,就像這部小說《1984進行時》中描述的那樣。

本書獻給文貴先生、班農先生、爆料革命和我們的聖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的正義力量。

19. 美食

幾個女性忙了幾個小時,湊了一大桌花花綠綠的菜。溫斯頓掃了一眼,估計也就能吃下一半。剩下的一半只能扔掉。A國人是窮怕了,餓怕了?還是忍不住處處炫耀:終於要啥有啥了。溫斯頓從小就覺得作秀是件很累的事,現在更認為虛榮實在是很無聊,何況還浪費這麼多物質。即便物質可以用錢買到,但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依靠大地所賜,是需要勞動才能換取啊。

一旦沒有了可怎麼辦?溫斯頓想到媽媽說的,心裏咯噔一下。A國現在把將近百分之九十的錢去搞“外交”。“外交”是個中性的詞,B國人聽了想到的不過是會議、國宴、學者交流專案之類的。他們不會想,這些事怎麼會用這麼多錢。怎麼會連糧食都可以不買,就為了和你們B 國人開開會聊聊天?

溫斯頓想到傑裏米。茱莉婭說他買了個新房子,是非常昂貴的那種。他可以在高檔餐廳請他們和安妮用餐。以他一個記者的收入顯然是不夠的。很多跟A國有關的報導,包括被殺富豪的消息,都是他在寫。像安妮這麼漂亮、衣著講究、顯然受過培訓的女性不會只是普通工作人員。聯誼會的那些費用應該屬於外交支出吧。這些事情只要放在一起就可以證明媽媽的話。

但B國人會以為他瘋了,如果他告訴他們。茱莉婭會大笑起來,說他在編故事。從茱莉婭的父親那代人開始,世界就一片祥和,人們認為自己生活在有史以來最美好繁榮的時代。無論A國還是B國,媒體上天天在說,星球上都是一家人,所謂全球化就是互相依靠,互相幫助。所有人都對未來充滿信心——人類只能更幸福。

溫斯頓是在這樣的氛圍中長大的,他發現自己也一直這樣認為。儘管A國的現實,和人們每天的言辭,就像黑和白一樣差距巨大。A國人相信自己正從富裕走向更富裕,因貧窮自殺儘管和處處擺闊同時發生,卻幾乎沒有人感到哀痛和同情,而是選擇瞬間就忘記。所有赤裸裸的不幸,都可以假裝從來沒發生過。

這樣的人們突然發現自己再次面臨饑荒會什麼樣?會認為是天譴,是報應嗎?

但是,溫斯頓看著眼前的一家老少,還是希望不會發生。但願都是他和媽媽的臆斷。他希望他們錯了,姥爺對了。他們是他的親人,A國有他的家,他要為他們祈禱,願所有人平安,包括糊塗的B國人。他真的希望所有沉浸在人類美好夢想裏的人繼續相信他們的美夢。

“怎麼了,快吃啊!”姥姥往溫斯頓的碗里夾了一大塊魚。

溫斯頓覺得這是他吃過的最難吃的魚,一股化學藥品的味道,有點苦有點澀,嚼起來像橡皮。他想起A國公開的新聞報導裏都在說,養魚的人給魚吃避孕藥和高劑量的抗生素,還有催長劑,賣魚的人會往水裏撒其他各種藥水,為了讓魚在出售時還是活的。

溫斯頓立刻跑到衛生間把它吐了。

“怎麼了?”媽媽關心地跑過來。

“有刺。”溫斯頓訓練有素,腦子裏會隨時蹦出一堆理由。

“哈哈,這B國的大少爺、大學者,連魚都不會吃了。”大舅又是那種欠揍的語氣。

“是啊,B國人只吃沒有刺的魚。不習慣了。”媽媽給他打圓場。

“哎呀,因為他們不會吐魚刺。真是嬌貴。”

“可不是,多少山珍海味,他們都不吃,也不會做。咱們能把什麼都做成美食,他們沒有咱們有福氣。”對B國人的討論為餐桌增添了一道菜。

溫斯頓承認他們說的對,B國的飲食比較單調,不像A國人對口腹之欲有那麼強烈的愛好。他曾在B國想念A國的美食。A國用各種方法做各種魚,在溫斯頓記憶中,每一種都特別香。B國人是懶嗎?好好的食材根本不懂得讓它入味,只知道煮一煮,再自己散鹽。簡直就是原始社會的烹調水準。

溫斯頓曾和茱莉婭討論過。茱莉婭的說法很有道理。她說B國人的食物產量非常充足,不需要什麼都吃,就可以養活全國。A國雖然大,可以耕種的土地少,人口又密集。儘管A國人特別勤勞,特別能吃苦,還是無法生產足夠的糧食,必須什麼都拿來吃。即便是這樣,A國歷史上的饑荒還是比B國多,死亡率也高。所以A國人吃很多奇怪的生物,而且還想盡辦法讓它們可口。所以製作美食從生存所需,逐漸變成一種強大的傳統。這在B國人看來簡直不可想像,它們才不會為了吃費這麼大勁兒。B國人寧可吃飽了坐著曬太陽,也不願幹那麼多活兒。茱莉婭特別理解A國人,她甚至還很迫切想來嘗嘗A國烹製的昆蟲。

溫斯頓就是喜歡茱莉婭的這股天真勁兒,真誠而且善良,對任何事都有好奇心,都抱著善意主動接受。溫斯頓覺得這是B國的一種傳統。B國自古就熱衷探索世界,雖然是出於商業需要,雖然在這個過程中有武力甚至卑劣的強盜行為,但也做了很多善事。溫斯頓能到B過上學,也得益於B國對外國人的開放和接納態度。

“怎麼樣了,不想吃了?”媽媽看出他沒有胃口。

“對。”溫斯頓匆忙咽了口菜,立刻把自己的碗筷收到廚房。一陣悲哀混合著悲憤,他不想讓媽媽看到自己的表情。一個他記憶中美好的家,變成了這樣,已經習慣於吃這樣的可怕魚肉,還覺得是美食。他在B國看到文章,說A國人患癌症的比例高的驚人。A國一個學習制藥的學生檢測了大米和其他農產品,發現污染物比標準高了170倍。這位學生發佈了這件事,很快就因洩露國家安全資訊的罪名被消失了。難怪B國不接受任何來自A國的食物。溫斯頓當時還覺得B國的媒體聳人聽聞。現在他相信了。

20.樹

夜裏一陣狂風,微信圈上一陣歡呼。溫斯頓回家以來,第一次看到窗外有了亮光。

這幾天,媽媽讓他儘量少外出,出門就要帶口罩。他懷疑A國口罩的品質,戴上依然可以聞到嗆鼻的味道。溫斯頓反應強烈,臉上脫了一層皮,一片片紅斑。他白天嗓子疼得不想說話,眼睛又癢又澀,晚上躺下鼻子堵得呼吸困難。

天空不僅是灰的,開始變成黃褐色,而且空氣似乎越來越濃稠。大街上黑沉沉的,所有東西都看不出顏色,白天也必須開亮著街燈和車燈。他們每天都把門窗關嚴。屋裏的空氣也是越來越污濁。溫斯頓覺得自己也在發臭,像一塊長了毛的臭豆腐,被密封在罐子裏。連續5天沒有風,整個A國都被扣在醃鹹菜的罐子裏變臭。

風來風走,溫斯頓想起他就在這個迴圈裏長大。沒風的時候忍著,有風來就歡呼。二十年不僅沒有改進,反而越來越嚴重。最近有B國科學家說,空氣裏有毒的顆粒會進入血液、大腦和器官,不斷損壞人體系統。A國新聞機構立刻出來闢謠,指責B國發佈這種不實言論是干涉A國內政。好像B國沒有再說什麼。像小姨和姨夫這樣的人自然認為B國是在心虛。

溫斯頓相信這位科學家。如果溫斯頓自己是B國人,也不會再說什麼。這和他們有什麼關係呢?B國人自己呼吸新鮮的空氣,享受自然的食物、價格低廉的日用品。何況還有很多人在A國投資開工廠,B國人在股票裏獲得大把實惠。A國人自己都不在乎為此付出的巨大代價。B國人沒必要揪著他們的耳朵非要他們改變吧。

世界會一直這樣下去嗎?溫斯頓想像不出A國五年、十年後的污染會嚴重到什麼情況。那是需要科幻小說來說的。很奇怪,他小時候就看科幻小說,裏面總是在寫科學成就如何讓生活更方便,人類在一個越來越美好的世界越來越不需要幹什麼。付出的越來越少,會不會越來越懶?那些上了天堂的人好像什麼都不幹,每天只是待著。就像B國人這樣。所以茱莉婭跑到大街上不睡覺,對B國這些天堂裏的人都是件新鮮事。

溫斯頓打開窗簾,可以看到大塊的雲被風吹著跑。太陽在雲端縫隙裏露一下頭又消失了。人一生可以見到太陽的次數很有限啊,認真欣賞它的時間就更少了。溫斯頓急急地穿上衣服,他要到外面大口地呼吸空氣,或者說吞食空氣。

溫斯頓和媽媽住在大學裏。他長大後才知道,這是一所著名的大學,招收了很多極具理科天賦的學生。校園裏有一些高大的樹。溫斯頓記得媽媽每天接他放學,並不直接回家,總要繞到林蔭道走一圈。有時媽媽會突然停下來,什麼也不說,仰頭看著樹葉被一陣風吹得嘩嘩作響。“難得的享受”,媽媽說。

因為急於蓋工廠,城裏很多樹被砍掉了,幾乎見不到成排的大樹。校園的樹倖免於難。媽媽這麼喜歡這些樹,溫斯頓小時候還以為它們特別值錢,就跟同學炫耀說自己家有很多樹,特別高特別粗,遭到同學嘲笑。溫斯頓向媽媽訴苦。他記得媽媽很平靜地說:“在喜歡的人眼裏它們是無價的。”

後來,溫斯頓常用這句話自我安慰。他最初知道B國,是因為一些小店賣的光碟。每次和媽媽瘋狂買一堆光碟,不僅把雙肩背包塞得滿滿的,雙手還拎著小店給的黑色垃圾袋。溫斯頓心裏著急,使勁往家趕,嫌媽媽走的太慢。不知是因為激動還是擔心,他記得自己總是心跳的很快。他那時確實害怕,媽媽不會把家裏的錢都花光了,有一天突然告訴他因為買了這麼多光碟,家裏沒錢了吧?

“夠吃飯的。”媽媽抿嘴笑著。

“到底還有沒有錢?”溫斯頓想,他要趁爸爸媽媽不在家,到抽屜裏翻一下。

可是一打開光碟,他就把這事忘了。光碟裏是另一個不存在的世界,那些電影裏的人都千奇百怪,和他見過的所有人都完全不一樣。雖然,B國人的汽車、B國的高樓大廈、他們用的東西,在溫斯頓長大的這些年裏也漸漸都有了。但B國對溫斯頓來說還是特別遙遠,特別不可思議。溫斯頓曾絞盡腦汁想,B國人到底和他有什麼區別。好像他們可以自己做決定,可以什麼都不在乎,只要自己活的高興就行。他們做的任何一件事,在溫斯頓的生活裏都是絕對不能的。

 從光碟裏,他發現B國有很多樹,到處都是。是不是因為有那麼多樹,才會有這麼多好聽的音樂?小時候,溫斯頓模模糊糊地認為這兩種東西是連在一起的。後來他學了B國的語言,知道了更多B國的事,想起當年一個A國小孩的胡思亂想,覺得好笑。

但是今天,他獨自在校園散步,看到媽媽稱作無價之寶的大樹,突然明白,樹和音樂確實緊密相連,或者說它們是一回事。一個連樹都沒有的國家,怎麼會有豐富的音樂?欣賞樹木之美都成了一種奢侈,一種奢望,真正好的音樂必然遙不可及。

關於光碟,溫斯頓小時候還有些可笑的猜測。小店並不把光碟擺在明面上,只有被問起,他們才肯拿出來。在有的店裏,顧客需要蹲到一排桌子後面,自己把光碟從箱子裏掏出來;有的店裏,是和好幾個人一起擠在裏面的小房間,還拉上簾子。為了挑光碟,他總是往最裏面鑽,經常弄得渾身髒乎乎的。在他眼裏,這些小店是神秘的。他們定期去買光碟,就像去參加一個儀式。有時會見到熟悉的面孔,溫斯頓覺得自己和這些陌生人是一夥兒的,心照不宣的秘密把他和他們聯繫在了一起。

為什麼是秘密呢?因為光碟裏藏著一個不存在世界。如果大家都想生活在光碟裏的世界怎麼辦呢?他想,因為不可能,所以就不能讓所有人看到。只有像他這樣明白這是不可能的人才可以看到?

溫斯頓想不起來這些想法是在他多大的時候有的,是在看動畫片的年齡?他小時候最喜歡的一部動畫片是講一只小豬的。它每天找甜食吃,吃飽了就去睡覺。現在這部動畫片在A國被禁止提起。小豬的名字網上也徹底消失了。因為有人說A國的領導人長的像這只小豬。在A國什麼都可以瞬間消失,只要領導人覺得不高興。

所以,小孩子的直覺雖然奇怪,卻很準確。光碟代表著無法實現的世界,連一只愛吃甜食的小豬都成了秘密。

溫斯頓後來才知道他買的是盜版光碟。盜版就是沒有給作者錢,是偷人家的。這個詞很難聽。他一直在偷,A國這麼多人一直在偷。但溫斯頓並沒有恥辱的感覺。他甚至在情感上感激那些賣光碟的小店。他簡直無法想像沒有它們,他該怎麼辦。他對B國的瞭解幾乎全來自光碟。從瞭解到熱愛。他在A國長大,腦子裏卻都是B國。哪一個更重要,哪一個才是他真是生活的世界?

盜版光碟是文明之光。這樣說出口像是大言不慚的辯護。但對一個滿懷嚮往的人,在無法堂而皇之擁有的地方,地下管道是惟一的選擇。直到現在,溫斯頓想起這些光碟,心裏還會湧上一種溫暖,一種感激。它們是有魔力的畫筆,沒有它們,他的生活就沒有顏色,就是一片黯淡。

渴望是他唯一可以為自己辯護的理由。讓他不必為自己依靠偷來品嘗別人的果實而羞愧。但他必須記著,自己欠那些作者的,雖然他不知道如何償還。他不僅欠那些作者,也欠全人類所享有的整個文明。沒有它,他就是一個無聊乏味,頭腦空洞,只知道吃喝拉撒的人,比大舅還蠢還沒情趣。

如何償還?溫斯頓想到A國吞併B國的野心。他能做什麼?除了眼睜睜看著B國變成另一個A國?

一陣狂風迎面而來,溫斯頓立即背轉過身。他眯起眼睛,仰頭看到一小片藍天從搖動的樹葉間顯露出來。這麼神奇的顏色,深綠色的葉子和深不可測的湖藍。如果沒有A國瘋狂地糟蹋,天空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白雲從沒有人類時就自由地在天上跑。現在它們也一直在那裏,只是有毒的污染把A國包裹起來,在A國污濁的城市之上,它們還是白的還是自由的。

如果A國吞掉了B國,世界上就再也沒有地方可以看到它們了。

作者:文 石

编辑/审核:Giselle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战友文学原创】連載001: 1984進行時
【战友文学原创】連載002: 1984進行時
【战友文学原创】連載003: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4: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5: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6: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7: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8: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9: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0: 1984進行時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