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五十七 – 1/2)脫鉤一定會發生,沒人擋得了,脫鉤了共黨絕對活不了!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7月15日,郭先生說:香港的具體的制裁,包括金融機構、包括這一切、包括真正的脫鉤,我告訴大家一定會發生。信不信?一定會發生,沒人擋得了。而且南海一定強拆,香港一定是國際軍隊進入,港幣一定沒有,人民幣變冥紙。
2020年5月2日,郭先生說:川普總統有可能跟習的個人關係要拜拜了,然後呢要開始給中共罰款幾十萬億了,然後又要脫鉤了,然後又要去中共調查了,然後要對那些高官的孩子、子女在海外資產要查封了,然後歐洲全跟上來了,然後安倍也沒辦法了,扭扭捏捏也得跟着過來了,然後咱國內缺糧了,然後國內上海股市崩塌了,深圳股市崩塌了,香港股市崩塌了,港幣崩塌了,人民幣變冥幣了,結束!
2020年8月29日,郭先生說:(CCP倒臺)這一天很快會到來,我們有這方面規劃。國際NGO對共黨惱火。我們在制定特別的人道救助計劃,和一些國家會形成合作,救助同胞,包括糧食。巴西、阿根廷、加拿大及東歐一些國家會和我們站在一起。他們清楚站對了,十四億中國人民會是他們好友,否則相反。川普總統等的演講給歐洲人極大信心,脫鉤了共黨絕對活不了。現在共黨很瘋狂,像卡扎菲死前還忽悠。但是記住爆料革命沒你不行,德國人會爲了你們今天站在大街上而高呼你們是英雄,比柏林牆更厲害。

2018年10月4日
看看美國總統怎麼說的?本來跟美國總統說,這個美債就是1.5萬億,不對。好好算算,算了之後是兩萬億美元,最高算兩萬億。那就兩萬億。大家聽着,看看兩萬億會不會發生,隔空取錢那不是吹牛,我沒時間和你吹牛。香港的港幣和美元的匯率,會急下直垂,然後,共產黨就會想盡辦法,把港幣脫鉤,變成人民幣,讓港幣消失,香港徹底經濟被侵略,一定這結局。人民幣到美元,到7塊,到7塊五,8塊,然後就一下就過10了。大家知道,我說過做空馬雲那天到今天,馬雲股票跌了多少錢,微信的股票,打五折都不算數,百分之五十以下。大家想想吧,盜國賊他能有什麼路可走,中國產什麼呀,除了產騙子,產盜國賊,還產什麼呀,產芯片?

2019年8月23日
現在最惠國待遇,香港自貿區協議,對香港政府官員制裁,貨幣操縱國已經發生了。包括美元和港元脫鉤,包括停止他的外匯交易,在一個月以前你連想都不敢想。我們說了他覺得我們荒唐。現在知道了吧。咱們等着,我這兒直播架着呢,咱們隨時發生。
……
那些民運的王八蛋們,我們現在在白宮請願網站上要把共產黨列爲恐怖組織,你沒有一個人簽名的,你們是不是真的壞你們的八輩兒良心啊?你舔共產黨的腚溝子就能活下去嗎?今天看到了美國總統號召美國人不要再跟中共做生意甚至要撤除中共,接下來對人民幣的美元脫鉤和不允許他再使用美元結算系統,對港幣的做空,把港幣徹底滅掉,把香港徹底定爲美國要關注的危險區域,而且阻止美國投資並要立法。“美港關係法”一定會取消,“香港自貿區協議”一定會被取消,香港的港幣一定變成垃圾人民幣一定變成紙比冥紙還便宜。信不信?莘縣陽穀縣搭縣,咱走着看。

2019年9月24日
當任何一場戰爭開始美國跟中國真正脫鉤,中國的供應鏈斷的時候如果再加上天災人禍糧食再少的時候,解放軍就傻眼了。再讓解放軍回到過去在越南喫草打仗?30萬人人海戰術?沒人幹,調轉槍口就打你。

2019年9月28日
結果這個彈劾,最核心的焦點是什麼?誰對中共更狠。我告訴大家,你會看見接下來的每時每刻下週,你會發現,他們所有的彈劾,還有這個南希·佩洛西、希拉里、拜登,還是川普總統,最搶著幹的一件事情,就是在香港事情上誰更狠,誰更快。南希佩洛西肯定說:“川普總統,這川普總統就是講講,No action,沒有行動。我這馬上通過法律,簽字,馬上辦,不行一二三,明天就算數。”希拉里會說啥?希拉里下週就該表態了,有可能啊,我都瞎蒙的,喝多了,大早上起來喝多了。說:“這根本都不算數,這算什麼?我要是選上,我要去選總統,我要今天決定選的話,我就會把共產黨在我任期半年內,對這些所謂中南坑的人進行制裁。停,和中國經濟脫鉤,對中共所有的這些人進行什麼樣的製裁,歷史以來最嚴的。更重要的事情——香港獨立!”南希·佩洛西會說啥? “香港獨立不夠啊,香港人民到美國來,自動成為美國公民。”拜登會說啥? “那還是不夠的,我們要讓香港人民得到美國的保護,南海的艦隊進去保護香港。”你想想這種話要是說出來,戰友們,對川普總統是多刺激啊?他會說啥你去想想?川普總統這輩子服過誰輸啊?我比你還要快,我比你還要狠。川普總統會做什麼? “老子現在就簽,香港自由貿易區地位沒了,香港脫鉤了,對香港人制裁。派兵就在那塊兒等著,只要你敢動香港人,我就要跟你開幹。你敢動香港人,我就宣佈香港獨立、臺灣獨立、新疆獨立、西藏獨立、廣東獨立。對查封所有在美國的資產,一根毛都不給你留。公佈所有美國掌握的中共的性愛視頻,公佈所有中共在西方的財富。”

2019年10月5日
這個嚴重的影響了他們,所以這個脫鉤,後來又成了什麼問題,必須脫鉤,如何脫鉤?怎麼脫鉤?現在是美國政府跟這個中國在玩太極,想讓中共簽下一個廣場協議,就東京廣場協議。當然他不簽了,他也是互相騙互相玩,就打太極這麼說。但是國會不會停,這個脫鉤一定是國會山決定,不是美國政府決定的,絕不是白宮決定,這是基本的常識。所以此事已經通過,把它給肢解化的正在進行中,股票市場/退休基金各種基金,還有對中國的政策包括企業制裁,個人制裁都是前所未有的。那麼接下來還有一系列的祕密情況,都是跟投資有關系的。
……
因爲,脫鉤這個問題上,不是川普總統的想法,也不是班農的想法。我告訴你,脫鉤這件事情,是我和美國國會議員接觸當中,說得最多的詞。我從來沒跟路德先生說過這個話,第一次在這裏說,因爲我不想鼓勵他那麼講。因爲國會的讓脫鉤,是任何權力無法阻止的,而且所有這些立法的法案,都在往脫鉤上走,在創造這個環境。至於說時間長點兒短點兒,那太正常了,連美國總統都無法決定的進程,我們更無法決定,共產黨都無法實現影響的進程,咱也無法影響。但是,美國要求脫鉤的聲音,超出想象。昨天晚上,我直播完回去,遇到了一個好朋友,他是堅決挺共的,但是他在美國住。他昨天跟我說,最近,我在美國感受到,從底層到各個領域,到他所在的學校、教育,反共產黨成了所有的話題。他太震驚了,這就形成了,美國實現脫鉤,已經不是不可思議、不可想象的。
……
現在我告訴你,事實上,美國與中共之間的這個懲罰是超出我們預期的。現在是中共的人民幣貶值,經濟負增長。紐約證交所採取的一系列的政策,當時我說的時候,沒有任何人提過的。養老基金、退伍基金,各大基金將停止對中共的投資,我說的這些話,我相信,到現在不超過三百天,基本都發生了。就一件事,沒脫鉤。我可以告訴大家,脫鉤的詞,我從來沒說過,最早說的是我對面那哥們。路德先生,還有路江談,可以查去,我記得很清楚,他倆,吧唧,拔到那個高度。我不反對。我聽說,崔天凱在北京,去年,有人跟他說:“有人說美國要跟中共脫鉤,你聽到了嗎?”崔天凱一拍桌子:“你聽他們放狗屁!胡說八道!不可能!”瘋狂,瘋狂的狀態,癲癇了,失態了。就是那一天,有人公報了DOJ George Higginbotham(希金波薩姆,前美國司法部員工)拿了七千萬美元,要把我遣返。然後,美國要調查崔天凱,說你有外交(豁免)權我也調查你,DOJ怎麼就跑大使館見你去了。崔天凱很瘋狂,當時就覺得不可思議。(兩個月前?)中秋節前,崔天凱給他送月餅,就問他這個朋友,說現在這個脫鉤,你覺得有沒有可能?哎呀,沒想到啊,真有可能啊。說這個事兒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們太在乎這件事兒了,怎麼能幫忙?一旦脫鉤,我不是調回北京了,我就進監獄了,我們都得進監獄,(路德先生插話:下崗?)不是下崗,哪有崗呀,進監獄了,下地獄了。所以,我回答你,這個問題,我可以告訴你,有很多話,我在這是不能說的,等未來,逐漸會有人爆料出來。跟這件事連在一起,我們爆料革命的其中的一個最大的價值,就是昨天我這個朋友說的,在美國喚醒了對中共的認識。在全世界,讓大家重新看待共產黨。第三個,讓全世界人民在問一個問題,共產黨對我們到底有多大的威脅?我們可以怎麼做,解決共產黨對我們的威脅?脫鉤,一定是我們的選擇,我第一次提脫鉤這個事兒,因爲說得有點兒早了。
……
(脫鉤)這是我在私信(跟路德)說的。我當時給他說這個,是當時祕密地被聽證了好幾次。所有的,都在問我,你告訴我,郭先生,我請你直接說,美國和中共之間解決問題,中美貿易肯定不行,協議簽了不行,(對不起,我不能說太多),但有一樣,最終我們要脫鉤。脫鉤以後,郭先生,你認爲會有什麼結果?我回答了他們。

2019年10月7日
中共在美國華爾街上市的是大概767,還是769家。上市公司1.3萬億美元,現在已經定爲貨幣操縱國了。我說這話的時候還沒定爲貨幣操縱國,再加上香港的人權法案本週通過,甚至考慮港幣和美元脫鉤,那將超過1萬億美元會截擊港幣,一定會的。因爲不僅是美國,還有歐洲。據我所瞭解的基金裏邊,特別是幾個大的主權基金,會幾千億美元給砸進去。嚴格講,砸掉香港的港幣,大概3000億美元就嗝兒屁了,徹底嗝兒屁,絕對沒有還手的餘地。是摁在地上打,KO,想怎麼辦怎麼辦,那甭說1萬億美元了,這就常識。那不是郭文貴調動的,也不是郭文貴指揮的,那是利益驅使導致的。這個事兒要搞明白,這不是文貴(說的),我可沒有1萬億美元,別被人家利用。所以這個朋友跟我說的時候,華爾街這些朋友讓我帶個信兒,說我們絕對有能力在美國讓你隨時消失。隨時找理由把你抓起來,隨時讓你去任何地方。這是原話,戰友們,原話。

2019年10月12日
爲什麼現在,看看好萊塢,好萊塢所有拍電影的,現在不說話,是因爲原來拍很多電影是要賣給中國。他們都很清楚,接下來一定把這些電影錢結束,合同結束,通通撤掉。這時候路江談的脫鉤就可能會真正的發生了,然後明年11月份大選,真正的較量開始是八九月份。中共這個牌就是大牌,我們就等着美國和西方的就一件事兒,官方提出來滅共產黨,那我們就贏了。脫鉤也不是最贏的,就等他們徹底的,就像我昨天見這幫朋友一樣,說到那天的時候,共產黨誰也救不了它。

2019年10月21日
無論是ZTE,無論是華爲事件,都可以讓大家看到中共在全世界的影響和藍金黃,所有的金錢的來源和技術來源都是美國。是美國的美元和美國的極少數人的貪婪和腐敗和犯罪,培養了一箇中共這個流氓的人類上最大的犯罪團體。它綁架了14億中國人民,又將200萬人的新疆人民關在了集中營,又將香港人民現在置於水深火熱,生不如死的境界之中。所以說這些事情都證明了美國在軍事上沒有動作,在軍事上沒有高壓是不足夠的,美國必須在四管齊下的情況下,纔可能阻止共產黨對美國這種滅頂式的侵略,那就是必須從經濟上徹底的和它脫鉤。路德先生老說,郭先生跟我說的脫鉤。我不願意讓你說,因爲這個事情太大。因爲當時我這是私下跟你聊天,我跟你聊天說脫鉤,你給我爆出去了。爆出去以後有很多美國朋友說,文貴你怎麼把這事說出去,你震醒了共產黨,你提前太早了啊。是我說的,我承認啊,路德先生,你跟路江臺已經說好幾回了,我現在在這承認。但是呢,說的有點早了,現在已經到這就說了吧,脫鉤,經濟脫鉤,一定會脫鉤。
……
最重要的就是今年剛開始我說的,香港運動剛開始我就告訴他們我也告訴過香港同胞,香港事件最核心的時間是10月、11月、在這之前幾乎很難除非共產黨有更愚蠢的行動或者說它跪下了。這兩種的概率比較小否則的話就會堅持到10月、11月、未來我會告訴大家爲什麼當初我說脫鉤這件事情這麼敏感?我告訴了路德先生他給我爆出去了,第二個爲什麼說香港10月、11月、最關鍵?大家接下來看兩到三週發生的事情你們就明白了,我們爆料革命要用事實來說話,大家走着看好吧?

2019年10月23日
大家看明白了嗎?中共將用低頭下跪,背後插刀的方法,處理香港的“反送中”運動,這是我得到的準確的信息。就是要削減明天彭斯副總統的演講,把香港的部分,香港的三招,能不能降下來。第一個,美元不要和港幣脫鉤;第二個,不要取消香港自貿區地位;第三個,不要把香港所有的官員定爲恐怖分子,包括香港的這些警察們。這三招都別發生,我們答應香港的要求,大家記住我今天說的話啊。

2019年10月24日
第三個問題大了去了。據我所知,他一定會發生。接下來對中共的企業,國企,涉及對新疆犯罪,在西藏犯罪,包括對中共人權陷害,包括在美國上市的和接受了美國基金投資的各種基金企業,不僅要提供你的信息,要把所有的人進行到美國重點關注的對象,那就是叫“脫鉤”。這是前所未有的。大家看到凱爾巴斯到福克斯講的時候,脫鉤,原來他天天想講,讓他講嗎,不讓他講。福克斯就是美國現在的CCTV呀。經濟上重大的行動,對企業的懲罰。準備好了就是要脫鉤。
……
據我所知,美國政府,明確地來跟勾兌的人說,你敢在香港再往下整,你敢再往死了整,你敢再動香港人,你再過分,美國會毫不猶豫地取消你的自貿區地位,會毫不猶豫地跟你港幣脫鉤。而且對你香港官員制裁。說實在話,他們跟這些官員勾兌呀,咱大家都心裏上不太舒服,但是勾兌的結果可能對香港是好事兒。讓香港少死點兒人,少流點兒血,少一點兒傷害,把香港的五大訴求能滿足啦,這是好事兒。不一定都讓香港人去當炮灰去。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第三條看到了,中共向美國承諾的,對香港五大訴求將進行滿足,在四中全會以後進行全面支持,和落實,對我們來講,這是可以接受的,對香港人民最佳的選擇。同時從爆料革命講,可能有另外一層意義。我們都知道中共從來不兌現,但願他這一次別那麼愚蠢。如果他要不兌現,那美國就跟他開幹,有啥不好呢?我可以告訴大家,這個時候的對中政策,彭斯副總統,川普總統,他們都擔當不起失敗。如果這回演講,接下來再被中共耍一把的話,那麼彭斯副總統和川普總統的所有的信用都將消失殆盡。中國和中共將成爲他們最大的負債。美國人解決自己壓力最好的辦法,就是消滅敵人。而不是像我們很多國內的同胞一樣,給自己的懦弱找藉口,給自己的敵人找出一個他強大的理由,然後讓自己蜷縮在自己的小窩裏邊,面對着牆壁痛苦流淚。美國人不是,你騙了我,你沒有兌現,我就要滅了你。這纔是美國人。所以中共他兌現了,對美國是好事,不兌現了,對爆料革命是大好事。他們的勾兌結果,對我們來講,沒有一點兒壞處。但是今天勾兌的痕跡很強。基於以上的三個考慮,美國內部的經濟,美國經濟的需要,和美國明年選舉的需要,和美國內部政治的需要,以及美國脫鉤前必須的空間和時間,做出這樣的一個演講。上三條綜合來看,這對美國的利益,是最佳的一個演講,平衡的演講。對待香港是一個有效的有實際意義的演講。如果上去了舉着胳膊喊口號,最後根本不會兌現,那不完蛋了嘛。那不成了王岐山了嘛。同時根據中共現在內部的情況,經濟情況,這個演講,對美國,對我們爆料革命是大好事,讓中國老百姓少一點兒傷害,讓中國老百姓不要再被操弄利用。忘掉了人家偷你的錢,這邊脫你褲子呢,脫你短褲呢,偷你錢呢,然後你眼睛盯着前邊美帝國主義,轉移你的視線,家裏東西會損失更多,丟的更多。

2019年10月25日
川普總統多次明確表示,如果當局對香港的抗議者使用暴力,我們將更難達成貿易協議。他不是將更難達成協議,不可能達成協議。不能達成協議時怎麼辦?脫鉤,取消你自貿區協議,港幣和美元脫鉤。這是核心,這就是核心。

2019年10月28日
第二個說出來了中國人和美國人絕對是美好的,沒有任何理由去幹仗,但是和中國政府是絕對有問題的。同時說出現在的集權和現在共產黨的作爲,和現在共產黨對美國的威脅是美國的第一大威脅。第三個明確說出來了共產黨共產主義在中國不滅,美國沒有任何和中國打交道的原因和理由,而且不僅脫鉤要想盡一切辦法幹掉這個邪惡的共產黨。大家可以去看一下金裏奇先生的演講,在American(American Thought Leaders)採訪,非常棒,在American(American Thought Leaders)還採訪了Spalding將軍,又採訪了金裏奇,我認爲這個節目太棒了太棒了,大家高度關注金裏奇。

2019年10月30日
我們現在是絕對的最關鍵的全說對了。脫鉤,數據鏈,華爲,中興,香港運動,王岐山海航,馬雲,中國企業家下場,私營企業國有化,達沃斯之後的中共瘋狂,稱霸世界,挑戰美國金融地位,幹掉美元,在中東建立他所謂的大共區,在非洲建立殖民化,你說哪樣沒說對呀,你告訴我不對的。我們也不是神,川普總統他也不知道,所以說我們全說對了。你們不要在乎任何五毛七毛說的話,你只在乎你內心的結果。

2019年11月27日
昨天晚上3點多鐘,歐洲的一位前高層官員,曾經是某個軍火商的家族出來的後來到了北約,離開了,最近又要回北約他說,給我講了幾個事把我嚇一跳。說北約最近要全力以赴的準備沒有共產黨以後中國的國防和整個歐洲防護,歐洲要成立與中國軍事交流和武器所有的技術都要脫鉤。這路德和老江天天脫鉤脫鉤,經濟脫鉤在美國,現在歐洲要跟他所有的技術軍事交流所有要脫鉤了,這回很可怕,這真是的最近是天大的變化。

2019年12月24日
然後今年最牛的詞叫:脫鉤,是文貴沾了路德先生光,都是路德先生說的啊。路德創造的,找路德先生去,呵呵呵,沾了路德先生光,叫脫鉤。而且今年香港運動是全世界最大政治事件、是影響人類上最不確定的最大事件,然後爆料革命成爲全世界政治家必須要面對跟討論的話題。親愛的戰友們,我去年要說這話,你們又覺得又放屁了吧,是吧?胡扯了吧,喝多了吧?我今年一口酒沒喝呢,到現在,快十個月了啊。然後今年它就發生了,我在我們的羣裏,第一次說脫鉤的時候,實際幾十個人,幾乎沒人迴應,就路德先生,叭叭就給撂出去了。這個路德先生,除了有勇氣,他還敏感,還有一個他堅定的相信爆料革命,相信文貴。這是我昨天爲什麼給莊烈宏先生打電話我說,你的節目爲什麼做不到路德先生那樣,你到底做節目的目的是什麼,你有沒有路德先生的經歷,你有沒有他這種敏感度,你有沒有他對文貴和對爆料革命的堅信,你有沒有路德這種堅持和執着。

2020年1月17日
劉鶴回覆安全部控制的鳳凰臺記者問時提到非經濟人士是指路德。他們認爲脫鉤是可能的,核心意思是北京和上海的較量,是對那些活着的常委家的,是說我又拯救了共產黨。這個發佈會是平息黨內問題的,可見鬥爭多麼殘酷。這個協議簽了就是中共歷史上最大災難。

2020年1月18日
路德先生,是路德啊別往郭文貴身上靠,是路德重磅中的重磅,非經濟人士說的“脫鉤”啊,成功的推遲了,沒有說徹底滅掉,推遲了拖延了。但美國白宮人士不這麼認爲,美國的所有的國家的精明人士不這麼認爲,這幾天火爆了。他說他們說什麼意思,大家你們會看到啊。所有的論壇所有的報紙,所有的名人都永遠會拿這句話來對付川普總統這個協議,這句話已經把他籤的那個協議川普總統在美國的政治分量就從中間給他砍了一段,一半扔了,打了5折。這就是昨天這位大姐說,Miles你能給我解釋解釋什麼叫,“成功地叫非經濟人士倡導的脫鉤,這個進行了拖延”。他說,他們知道我知道他說的是班農,我知道說的是你和你的戰友們。跟我沒關係啊,這是那個班農還有路德先生啊,還有老江、安紅跟我沒關係啊。最早這個脫鉤,大家記住啊,最早跟美國建議脫鉤的是誰,我告訴你們,是班農。第二是卡爾巴斯。然後是我私下告訴了路德先生,路德先生第一個在華人媒體說出來的。所以說非經濟人士不代表我啊,非經濟人士代表班農,卡爾巴斯和路德先生,現在又加上了江財神,安紅女士啊。所以大家記住這句話多重要,一下子這美國人都在問。

2020年1月20日
大家要看我2018年5、6份的視頻,我就說過:“美國正在對中共官員在海外的資產、和非法資產進行調查”。這就是中共完全掌握了他們知道美國正在(實施)RICO法案,和調查中、和他非法資產調查中,所以他全力截停。這個脫鉤是他最不在乎的,最在乎的是他那些真正的私生子女,這就是共產黨的可怕。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99

9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