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坎村走出來的敗類—美東香草山農場抗議偽類莊烈宏紀實

作者:美東香草山寫作組Kathy(文藝)

九月的紐約,秋高氣爽,藍天白雲,是收穫的季節,就像辛苦勞作的農民一年下來滿載而歸般充滿喜悅。九月二十一日,美東香草山的戰友們,在華人聚居的紐約法拉盛附近走上街頭,開始了抗議中共打手及偽類的系列活動。

這支二十四人的小分隊,在長島偉哥的親自帶領下,以小斯基為首,多次開會討論,策劃,籌備,各位戰友獻計獻策,把準備工作做到極致。從標語牌,國旗,服裝的設計,到各種物資的採購,這是極好的為即將到來的十月一日萬人遊行的一次彩排。就像長島偉哥所說,這是我們新中國聯邦向世界展示的極佳機會,也讓偽類們看看,被他們所一再攻擊的郭文貴先生帶領的爆料革命是如何喚醒了世界,郭先生與班農先生一起,宣告成立的新中國聯邦是如何屹立在了世界舞台。

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的二十四位戰友,最遠的從賓州驅車兩個多小時趕來,約十點半左右聚集在偽類莊的住處附近,領衣帽,換裝,搬物資與道具,再步行前往。值得一提的是,這是一個極為安靜且環境優美的華人與其他族裔混居的小區。街上車來人往,鄰里和睦,人們極為禮貌。戰友們安靜的在莊偽類住處馬路對面排成一列,有的拿著標語牌,有的舉著小型國旗。過了一會,老凱又帶來了幾根有著高高旗桿的大型國旗。標語牌上有各種標語,語言有中文的,英文的,應有盡有。標語內容既有一般性的,如“新中國聯邦”,”CCP virus kills humanity”,也有專為莊偽類量身定做的,如“中共走狗莊烈宏,出賣烏坎村民,出賣香港同胞”等,不一而足。

抗議隊伍就在整齊有序中,以短促有力,又不至於影響社區居民的口號聲開始,來往車輛鳴喇叭應和,行人伸大拇指讚許,路過的車輛裡不時喊出一聲聲“Take Down the CCP!”.特別是有位白人女士,就住在莊偽類對街,專門過來問我們在做什麼.筆者向她解釋道:我們是一群有正義感,有使命感的新中國聯邦公民,正在幫助美國政府清除中共在美的代理人,他們可能在小區散佈中共病毒,實際上他們有人已在各處散佈了。而住在你隔壁的這位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嫌疑人。如果我們不站出來抗議揭露他們,他們很有可能會逃脫美法律的製裁,而美國及世界人民會繼續受到傷害甚至死亡。這位女士聽完極為激動,當即表示,她馬上會做一些事來製止如此瘋狂的行為。她還一再說她在此社區住了一輩子,從未聽說過此類荒唐之事。後來長島偉哥表示想採訪這位女士,雖然她猶豫了,但她一再表示,她正在與社區議員聯繫。一旦有回音,她將提議讓議員來到我們抗議的現場與我們商談解決。這位女士還一再告知,莊偽類住的房子只能一家住,所以莊住在其地下室絕對非法。

戰友們還紛紛向過往的行人解釋,住在這裡的這位莊偽類與其他中共同夥,利用各種社交媒體攻擊美政府,攻擊川普總統,攻擊班農先生,攻擊幫助美國人民的Miles Guo ,Dr.Limeng Yan。出賣與他曾經一同與中共抗爭的戰友,出賣香港同胞。人們聽後紛紛表示,支持我們繼續戰鬥下去,直到把這些偽類們繩之以法。

在一波一波的口號聲中,隨著兩輛警車的到來,千呼萬喚地,莊偽類終於攜妻帶子走出了地下室。看見我們飄揚的藍星旗,著裝整齊的戰友,莊打起了苦情牌,妻兒牌,使出裝模做樣的演技。在警察的“呵護”下,莊一打開那單扇的狹小地下室門,像毛賊的揮手動作一般,皮笑肉不笑的,大聲地向我們打招呼:哇,今天的陣容好大啊!這種偽類的嘴臉功夫也是到家了。可惜,他看見新中國聯邦的大旗招展,戰友們素質之高,沒有任何違法之舉,故而他也只是糊弄警察,在戰友們一聲聲“偽類,欺民賊,CCP agent…”口號聲中,抱頭逃竄,落荒而去。而四位警察在戰友們的正義感爆棚的解說下,完全沒有對我們有任何要我們撤離的表示,反而表現得及其友善,理解與讚賞,因為我們告訴了警察們,你們也是中共偽類們的攻擊目標之一。

至此,除了中間間休了十分鐘,每人吃了一片Pizza外,戰友們已在秋日的陽光下,站立了將近五個鐘頭。沒有一個人抱怨,口號聲繼續著。一直到六點左右,也未見莊偽類一家歸回。長島偉哥隨即決定收兵,明天再戰。

戰友們,打擊偽類的戰鬥已打響,偽類們的尾巴長不了了。爆料革命已近尾聲,正義即將戰勝邪惡。打掃戰場的時候就要來了。滅共的最後也是最緊要的關頭,需要我們每一位站出來,走上街頭,喊出你的聲音,獻出你的一票。筆者也像七哥一樣改編一首兒歌歌詞:兩個偽類,兩個偽類,哪裡逃,哪裡逃?一個藏在地下(莊烈宏),一個在路上竄(曾宏),抓得到,抓得到。哈哈!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