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受害者家屬訴訟遭駁回 中共風聲鶴唳體制下的維權之路

作者:Truemanman

今年2月,被CCP病毒奪走兒子性命的武漢退休人士鍾某經曆了每位父母最懼怕的噩夢,她希望能與其他親戚一同起訴當地的地方政府。但是據訴訟有關人士指稱,他們的訴訟突然被駁回,許多人遭受政府施壓,要求不予起訴,律師被警告不要幫助他們。

這些家屬指責武漢和湖北政府,在疫情爆發時隱瞞一切,應對不及時,任由疫情擴散,迄今爲止,CCP病毒導致了全球九十多萬多人死亡。

據報道,這些受害者已經至少已經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五起訴訟,原告各尋求約人民幣200萬(合29.5萬美元)的賠償和公開道歉。目前居住美國的中國資深維權人士楊占青表示,法院以不明程序駁回了訴訟,訴訟駁回僅透過簡短電話通知,而不是透過合法的官方書面解釋,顯然是爲了避免書面詢問。

其實在中共體制下,法院做出這樣的駁回不難想象,公權力上下沆瀣一氣,省政府隱瞞疫情是黨的指示,研制病毒釋放病毒也是黨的指示,一切的根源就在這個體制,中國人的維權之路有多艱辛,看過《秋菊打官司》或《我不是潘金蓮》的戰友應該都能理解。

“討個說法”這句話在國內很常用,但真的能討到嗎?在《我不是潘金蓮》中,女主原本只爲離婚,結果每一層公權力機關都不給解決,最後他要告法院院長、縣長、市長,甚至到北京上訪,攔車告狀,牽涉到七八個人。現實生活中,上訪的情形,比這複雜得多,有的想沈冤得雪,有的想舉報當地的貪汙腐敗,有的是涉及土地、房産等糾紛,有的是遭遇了不公正的對待,老百姓很天真,人人都想著縣裏不行市裏,市裏不行省裏,省裏不行北京,人人都想著有個包青天,中央會管,這也是中共長期“爹親娘親不如黨親”的結果,都想著,爹媽總不會不管你吧?

就拿最近幾年政府站台的金融詐騙P2P來說,多少人血本無歸,維權也組織了,打官司也組織了,可帶來的是什麽?是訓誡、是抓捕、是鎮壓!

中共在五年前就已經明確規定“中央和國家機關不受理越級上訪”,也公開表示中國絕對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力”、“司法獨立”的路子,而是應該透過法治建設來加強黨的領導。

有太多的無辜的老百姓爲了上訪,爲了求得一個所謂的說法,耗費了大半人生,在這個無底洞裏越陷越深,上訪看似是一條尋求公正的路,其實是一條令人看不到希望的不歸之路,

如果這些公權力機構能給你個說法,爲何要如此耗費精力,一層一層圍追堵截,爲你設置障礙和壁壘,直接幫你解決不是更好嗎?

上訪只是中共的一種拖延戰術,他們從心理與現實的雙重夾逼你,讓你不得不長期承受消極的情緒,承受時刻失去自由的危險,放棄正常的生活,成爲一個被社會邊緣化的“上訪戶”。

病毒受害者的家屬們,病毒真相的報告已經出來,要想獲得賠償,在中共體制下,討一個所謂的說法,狀告政府、打官司對是沒有用的。因爲病毒是他們親自指揮、親自釋放的。

如果他們肯承擔責任,他們就不會釋放病毒;

如果他們肯承擔責任,他們就不會禁聲吹哨者;

如果他們肯承擔責任,他們就不會把病毒帶給全世界。

中共的雙手沾滿了鮮血,全球太多的人都想“討一個說法“,在闫麗夢博士第二份病毒報告出來之際,中共的生化武器陰謀就會定性,說法在哪裏?在國際法庭上!全球最大的恐怖組織,將會受到審判!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