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名了解中共生化武器內情的逃離者將信息傳給了美國

新聞來源:華盛頓時報|作者: 比爾·戈茨

翻譯、簡評:致良知|校對:沐子璐璐|審核:海闊天空|PAGE:玄天生;

簡評:

該文章用很大篇幅介紹中共國對世界的核威懾和生物武器計劃,以及美國方面的應對方式,用較少篇幅提及了,除閆麗夢博士以外的又一名了解中共製造病毒、從中共國人民解放軍中逃離出來的知情人士。用這位逃離者的成功逃離來引入文章主題,並提及逃離者提供的有關中共國製造病毒的信息已經送達美國情報局。

我在這裡想更多地談下中共病毒。作為比核武器技術上、成本上都相對簡單廉價的生物武器,中共病毒被率先用作生物武器的攻擊手段,引發了全球大流行,導致了數十萬人死亡。相對於核武器的高技術高要求,病毒武器更加容易製造並易投放,能掩人耳目,悄無聲息地殺人,陰毒至極。中共在這方面嚐到了甜頭,同時也在加緊相關領域的投入,在全球建設更多的病毒實驗室,打著研究病毒為人類造福的幌子,實則是在開發更多更具致病性的病毒研究。近期,閆博士不僅在媒體上,而且發出了科學論文等確鑿證據,同時揭露了病毒是中共刻意製造並投放的生物武器,極大地加速了美國及世界民眾對新型冠狀病毒的認知,以及加強各國政府對病毒追責的決心,使更多的人認識到了中共對人類文明社會的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脅。如若不將中共儘早消滅,世界可能面臨更加棘手的危害。下一個可能是核武器的危害。

第二名了解中共國生物武器的逃離者到達了美國

有關中共國生物武器計劃的信息已經到達了美國情報局,這要歸功於現在正在受到歐洲保護的逃離者。 (美聯社/文件)

據知情人士說,在從人民解放軍逃出來的逃離者的幫助下,美國情報機構最近增加了對中共國秘密生物武器計劃的了解。

根據該消息源,該逃離者從中共國逃到歐洲,在歐洲他受到歐洲政府安全部門的保護。這位逃離者認為,中共國情報部門已經滲透到美國政府,因此對與美國中央情報局和其他西方間諜機構合作持謹慎態度。

除此之外,該逃離者還提供了一些有關中共國生物武器計劃的信息,這些信息已經到達美國政府。關於他逃離中共解放軍的細節沒有透露。

但該叛逃者是第二個從中共國出來提供有關具有潛在武器應用的中共生物學研究的信息的人。

中國病毒學家閆麗夢於今年春季從香港逃往美國,並在新聞訪談節目中指控COVID-19大流行背後的病毒是在武漢病毒實驗室中製造出來的,該病毒特徵體現出它是在儲存在一個中共解放軍軍方實驗室的兩種病毒的基礎上設計出來。

美國國務院於最近一份關於武器規範的報告中提供了關於中共國的秘密生物武器計劃項目的新細節。

“由於潛在的雙重用途和潛在的生物威脅,美國對中共國軍事醫療機構的毒素研發的合規性有擔憂。”報告稱,“此外,美國沒有足夠的信息來確定中共國是否按照《生物武器公約》的第二條已經取消了其被評估為生物武器的項目。”

一位川普政府高級官員在五月透露,中共國正在秘密地研發生物武器,包括能夠針對特定族群的病原體的武器。

這位官員說:“我們正在觀察(中共)針對少數族裔的潛在生物學實驗。”

自2017年以來,中共國軍事出版物已經將生物學描述成一個新戰爭領域,一份報告警告稱,未來的戰爭可能涉及“種族基因攻擊”。

國防部長埃斯珀在空間威脅上的觀點

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警告稱,中共國和俄羅斯已經將太空軍事化,任何未來的衝突都將涉及太空戰。

“在未來的幾年中,戰爭將不僅像過去數千年一樣在陸地和海洋上進行,或者像上個世紀一樣在空中進行,而且還將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外太空和網絡空間中進行。”埃斯博在周三的講話中說。

他說,為了做好準備,美軍需要對部隊進行現代化改造以應對高強度衝突。

美國在空軍上擁有高科技的軍事優勢,但是中共國和俄羅斯正在趕上。

埃斯珀說,“與我們近乎對等的對手,中共國和俄羅斯,在試圖通過遠程攻擊,反導系統和其他不對稱能力來削弱我們在空中力量上的長期領導地位並對抗我們的力量。 ”

國防部長警告說,中共國和俄羅斯已經將曾是和平舞台的太空變成了“戰爭領域”。

埃斯珀說,“他們通過殺手衛星,定向能量武器和在利用我們的系統並瓦解我們的軍事優勢上來使太空軍事化。”

中共國最近對一架可重複使用的太空飛船進行了測試,該飛行器將一個未知物體放入太空軌道。

北京還迅速發展了一系列的空間戰能力,包括幾種類型的地面發射反衛星導彈,它們能夠擊中不同軌道上的衛星。地面激光可能會致盲或損壞軌道衛星;還有小型機動衛星,能夠操縱和捕獲軌道衛星。

俄羅斯也開發了反衛星導彈和地面反衛星激光器。

相比之下,五角大樓的新太空部隊只有一個被宣布的武器系統:一種能夠干擾衛星通信的電子乾擾器。

埃斯珀先生說,X-37太空飛機是將增強高科技軍事能力的系統之一,這是秘密可重複使用的航天器作為軍事防禦的一部分首次被提及。

X-37已經執行了六次飛行任務,目前在軌運行中。美國官員說,該飛船能夠進行太空防禦和攻擊操作。

埃斯珀先生說,未來美國的軍事力量將取決於有能力維持一種他稱之為“最終制高點”的優勢。

他說,為執行太空戰,川普政府創建了太空司令部(一個統一的戰鬥司令部)和太空軍,後者將發展一支太空戰士的骨干隊伍。

中共國的“禁止首次使用”的政策受質疑

負責核戰爭的軍事部門戰略司令部的司令說,中共國正處於大規模核建設中,在接下來的10年中共國的核彈頭儲存量將增加一倍,目前評估還不到200枚。

中共國長期以來一直表示,它不會是在衝突中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國家,但中共國的核建設似乎正在為核預警發射能力做準備, 這種能力與美國和俄羅斯的類似。

戰略司令部海軍上將查爾斯A.理查德暱稱“查斯”與本報記者的對話中質疑“不首先使用”的承諾是否是北京的一個戰略欺詐。

他說:“作為一名軍事指揮官,我所看到的更多是另一個國家的能力,而不是他們的陳述意圖。我看到中共國正在發展一堆能力,這與他們宣稱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力”的政策相矛盾。”中共國核力量“一定具有執行任何核威脅或採用核戰略的能力,很明顯與其“不首先使用核武力政策”相抵觸。”

中共國已經在各種基礎模式上部署了數千枚遠程導彈,包括筒倉,公路和鐵路機動發射裝置和潛艇。

根據五角大樓關於中共國軍方的最新年度報告,北京也在開發一種由轟炸機發射的彈道導彈。一種新型DF-41導彈正在部署有多個可獨立瞄準的回程飛行器,或者叫多次獨立瞄準回程飛行器。

當被問及當前的JL-2導彈,除非它們靠近美國海岸,否則它們無法到達美國的問題時,海軍上將查爾斯回應道:“是這樣,我所關注的不是JL-2 missiles, 這是過時的,我實際上會更加註意它們正在研發的JL-3導彈,該導彈極大地擴展了它們的打擊範圍。”

JL-3將被部署在新型彈道式導彈潛艇上,並將提供更大的打擊能力。

這位海軍上將說,中共國的戰略力量不能僅僅通過其核彈頭儲備量來衡量。

理查德說:“你必須看它整個系統,其輸送系統,它們能做什麼以及它們準備好做什麼。”

理查德將軍在位於奧馬哈的負責核力量的司令部發表演講,核力量包括美國西部的陸地民兵導彈場;遍布全國各地的戰略轟炸機部隊;和長期在海上的核導彈潛艇。

俄羅斯也在建造核力量和常規力量。他指出,莫斯科和北京都在試圖超越美軍。

理查德將軍說:“我們在美國歷史上第一次走上了面對兩個和我們具有同等核能力的競爭對手的道路上。對這些競爭對手我們必須採取不同的製止方式,我們正在努力應對這一挑戰。”

俄羅斯正在使用新型核武器和常規武器,對空武器,網絡武器和新興高速超音速導彈來建設其部隊。莫斯科還正在動亂衝突下進行“灰色地帶”戰爭。

當被問及川普總統對作家鮑勃·伍德沃德的評論稱美國正在開發一種強大的秘密核武器時,理查德拒絕評論。

這位四星海軍上將還表示,儘管發生了COVID-19 ( CCP病毒)大流行,但他的部隊仍然“有能力執行任務”。

理查德將軍說,這只部隊必須適應大流行的狀況,但沒有具體說明採取了什麼步驟。

他說:“底線就是我們已經準備好了。”“為什麼這如此重要?對我們而言,重要的是要記住,貫穿整個COVID-19的挑戰中,威脅並沒有消失,對嗎?一切都沒有改變,沒有人基於COVID-19的事實放棄任何核武器。事實上,它正朝另相反方向發展。”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喜庄园Himalaya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油管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imalayaUK2020;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