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為中共外宣後成間諜,印度記者遭政府起訴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天使在人間

校對 坐看雲起時

據《印度時報》9月19日的報導,德里警方宣布,兩天前被指控從事間諜活動的記者拉傑夫·夏爾馬(Rajeev Sharma)向中共國情報機構提供敏感信息,與其一起被捕的還有一名中國女子Qing Shi和一名尼泊爾男子Sher Singh(化名為Raj Bohra),在他們的隨身物品中發現了機密文件,警方已根據《官方保密法案》對拉傑夫·沙瑪( Rajev Sharma)進行了起訴。

從左至右:Qing Shi; Rajeev Sharma; Sher Singh aka Raj Bohra.圖片來源:德里警方

警察局副局長桑耶夫·亞達夫(Sanjeev Yadav)說,夏爾馬與一名名叫邁克爾的中國情報官員保持聯繫,將印度軍隊在包括多克拉姆在內的中共國-印度-不丹三國交界地區的部署情報透露給他。雅達夫說,夏爾馬還向邁克爾提供了印度-緬甸軍事合作有關的情報以及有關中印邊界的其他情報。

警方說,沙爾瑪從每項任務中可以獲得約500美元的酬勞,並聲稱自2019年以來他已獲利了約300萬盧比。他們沒有具體說明他在2019年之前得到了多少報酬。這些錢是通過地下錢莊,空殼公司以及西聯匯款支付給他的。

警方說,夏爾馬在2010-2014年間為《環球時報》撰稿。 “在看到他的專欄文章後,一位來自中國昆明市的名為邁克爾的中國情報人員通過他的LinkedIn帳戶聯繫了夏爾馬,並邀請他到中國昆明接受一家中國媒體的採訪。整個行程由邁克爾資助。會見中,邁克爾和他的下屬要求拉傑夫·夏爾馬就印中關係從各個角度發表看法。在2016年至2018年期間,拉傑夫·夏爾(Rajeev Sharma)一直與邁克爾(Michael)和徐(Xou)保持聯繫。”

該官員說,夏爾馬曾經在老撾和馬爾代夫與邁克爾和徐會晤,並向他們作了簡報。除這些接觸以外,Sharma還通過電子郵件和社交媒體與Michael和Xou保持聯繫。


特別小組官員詳細介紹了夏爾馬在2018年之後的角色,他說:“夏爾馬於2019年1月開始與另一名位於昆明的中方人員喬治聯繫。他轉道加德滿都前往昆明接觸了喬治。喬治偽裝成一家中國媒體的管理人員。在會面期間,喬治讓拉吉夫·夏爾馬(Rajeev Sharma)提供與達賴喇嘛有關的信息。為此,他每份情報可獲得500美元的報酬。喬治告訴沙瑪(Sharma),他們將通過Qing Shi在南德里馬希帕爾普(Maipalpur)邦的姊妹公司向他支付酬金。”

雅達夫說,夏爾馬是通過空殼公司獲得報酬的。而空殼公司由外國情報機構經營,從而向他轉移資金。兩名中國人張昌(Jhang Chang)和妻子張莉莉(Chang-li-lia)經營著兩家公司MZ Pharmacy和MZ Malls,並以化名Suraj和Usha從事活動。他們目前都在中共國,目前由Qing Shi和尼泊爾人Bhora(MZ Pharmacy的兩位董事)代表他們經營著Mahipalpur的業務。

Sharma於9月14日被捕。警方說,他被發現擁有機密的國防文件。他於9月15日出庭並由警方羈押六天。夏爾馬(Sharma)提交了保釋申請,將於9月22日進行聽證。

簡評 :中共歷來就對印度懷有敵意,間諜事件的發生一點也不出人意料。現在, 中共因為對全世界的滲透和惡劣影響正在成為過街老鼠。在西方許多發達的民主國家還在猶豫徘徊的時候, 印度已經用一個又一個堅決的行動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兩種截然相反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對決中沒有中間地帶, 堅定的對中共的野心說不才是對自己真正的負責。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