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真相、三峽危機與郭先生救得億萬蒼生一回

作者:一講二做三言明

   本文利用地理和氣象數據分析,引用CCP超限戰邏輯思維,得出結論和推論。  

   結論:重慶洪水真相為上游水庫放水和水電站洩洪,絕非單純降雨引起。 

   推論:三峽水位一周內急漲為掩護,行爆破水壩之陰謀,水沖武漢。 對外拖延徹查武漢實驗室的要求。 對內栽贓三峽為豆腐渣工程,徹底結束與江派鬥爭。  

一、 結論分析篇。 

以下引用長江上游水文水資源勘測局副局長肖忠答記者問,標註(★)為主因和真相。 其餘為虛情及次要因素。  

   18日8時~14時,金沙江中下游中到大雨,局部暴雨;長江上游其他流域分散小雨或中雨,個別站暴雨。 加上前期持續強降雨疊加影響,(★以及水電站運行調度情況),長江、嘉陵江重慶段全線超保。 肖忠給出判斷,就大江大河和幹流來說,(★不會再有超過4號或者5號的洪水影響重慶)。 目前,岷江、沱江、涪江降水趨於停止,渠江、烏江上游、長江上游幹流,包括重慶周圍仍然有中到大雨,預計嘉陵江北碚站19號凌晨出現最高水位,長江幹流寸灘水文站20日凌晨出現最高水位后,水位將開始下降。  

   看圖瞭解河流水庫及重要座標。 

分析:1. 。 八月18日金沙江區域降雨量不大,50mm,向家壩水庫和大渡河水庫可攔截。  

2. 。 前期8月16日至17日晚間成都區域降雨有一定影響,嚴重程度並不會超過2天,不至於出現洪水20日沖入重慶。  

3. 八月18日降雨圖上無法解釋嘉陵江水位上漲原因,只可能是北部水庫放水,水電站開閘。  

 以下分項展示證據。  

  1. 水庫以及水位圖,單位:米。 數據來源長江水文網,2020年長江流域重要水雨情報告46-52期節選。  

向家壩水庫15日至17日有2.63米落差,大量出庫。 金沙江的雨量少,不足以迫使水庫大量出庫。  

15日至16日向家壩水位下降,無法解釋。  16至17日上漲,說明更多水量積聚河床,符合水庫放水事實。  17日至18日向家壩水位降低,水庫水位上漲,符合向家壩水庫蓄水事實。  

朱沱17日水位開始上漲,極有可能與向家壩放水有關,水從向家壩水庫至朱沱大約需要一天時間。  

2. 

岷江高場洪峰也會引起朱沱高水位。 8月15-16日,8月17日,8月30日四川降雨量相似。 岷江控制站高場水文站8月18日21時洪峰水位291.08米,超過保證水位3.08米,高場水位8月18日比另外兩日還高。  8月166日低於警戒水位6公尺。  8月30日高出警戒水位0.27公尺(央廣網成都8月31日消息)。 高場18日高水位因素不能排除多個水庫放水。 假設四川地區的防洪水壩是有效的,正常情況下大雨一天,高場水位不會高出警戒水位太多。 超出3米警戒水位,歷史最高,說明水電站控水無效,可認為是故意。 比如岷江水流量過大的話,不應該把大渡河的水也放到樂山,除非大渡河系列水壩崩潰。 可以解釋18日樂山大水,洪水淹過樂山大佛腳面,各個宣傳媒體可見救援隊伍搶救場景無暴雨,媒體一味宣傳上游強降雨,實則強降雨半天左右水位即可消退,8月18日07時,雅安市降雨已基本停止,雅安與樂山之間有系列水電站群,沒起到防洪作用。 可證明水從樂山上游來,樂山區域高水位不來源於現場降雨。 結論17日至18日岷江上游和大渡河上游水電站放水導致高場8月18日晚間錄得歷史最高位。  

8月18-19日降雨圖顯示宜賓至重慶段長江區域無降雨,  18-20日重慶菜園壩水位高漲唯一原因是高場上游之洪水。  

  1. 重慶北部嘉陵江區域8月18至21日降雨圖顯示無降雨。  

8月17日23時長江上游水文局升級發佈合川區嘉陵江東津沱站洪水橙色預警,受強降雨和流域內電站運行影響,預計合川區嘉陵江東津沱站未來一天將出現較大漲水過程,超保證水位3.0~4.0米。  

8月17日寸灘上漲與北培上漲同步,回顧之前朱沱水位圖,非常巧合也是17日開始高漲,兩股江水爭奪寸灘。 難道是巧合嗎? 長江總調度師頭兩天是不是喝醉了點錯滑鼠得出調度令? 是不是應該消峰而不是疊峰呢。 結論應該是總調度精確把握洪峰20日到達重慶,21-22日保證洪水以大約13千米/小時速度奔襲600公里到三峽入庫。  

三峽水位和五次編號洪峰關係圖。 

此圖說明三個關鍵點。  

  1. 每一次洪峰都將提升三峽庫區水位,洪峰編號出現與水位提升點時間相隔兩天左右。 第一次洪峰出現從警戒水位145米開始用了4周,第二次洪峰與第一次間隔兩周多,第三次與第二次間隔一周多,第五次與第四次間隔半周。 每次間隔時間減半,猶如演習每次都加快速度。 五次洪峰高水位特點都是極短幾天時間內迅速提拉5-20米,往年三峽蓄水一般是從9月份至12月底,由150米左右緩慢上升至175米,相當規律。 此番多次段短時間衝擊高位,給人印象就是大水沖門,有故意撞毀大壩嫌疑。 這種段時間高水位是否會引起地質改變比如地震? 目前看來沒有發生。 也證明瞭三峽品質很好。  
  1. 長江洪水流量等各種參數達標,宣佈編號時間。 

五個編號洪水參數採集達標均是整點時刻,兩個10點,兩個14點。 感覺洪峰是準時黃金時間打卡,百思不得其解。  

  1. 第四號洪峰未能完成提升任務,所以相隔幾天出現第五次洪峰,任務完成。 回到開篇引用肖副局長原話中第二個標註打星號處,”不會再有超過4號或者5號的洪水影響重慶”。 是否可以解讀為上級沒有通知有洪峰,所以不會有洪峰呢?  1998年特大洪水出現8次洪峰。 其餘年份較少。 本輪五次命名都跟長江上游各個指標有關,多次和重慶段數據有關。  

二、推論分析篇。 

要理解本文推論分析,首先接受筆者歸納中共的兩條定律法則。 如果不能接受,可忽略本段文字,直接看結語。 

CCP第一定律:消滅一切異己,無論內部與外部。  

第二定律:一切以執行第一定律為目的,不限使用諸如假、騙、拖延等所有方法。 

重慶洪水真相與三峽危機,與武漢P4實驗室有什麼關係呢?  

推論: 

  1. 沒有直接關係,有間接關係。 
  1. 一旦實現潰壩陰謀,可以保存CCP性命,繼續運行兩個定律。  

分析: 

為了通俗易懂,筆者擬定潰壩行動代號為”一講二做三言明”。  “一尊”講話,要分明暗兩步執行,三言兩語都需要研究明白透徹。 對內一層意思為一尊與江派兩方做鬥爭,三峽崩潰,長(江)澤民變成(江)淹民(言明)。 對外一層含義為一致對外講和平,二話不說做壞事,殺(三)人滅口全世界不言自明。  

三峽潰壩言論已有多時,筆者分析目前存在的各種觀點不妥。 比如有拿google地圖裡面成像顯示壩體有位移扭曲,證明工程品質不合格導致偏移,實則是軟體演演演算法成像問題,有興趣讀者可以自己嘗試用谷歌地球去搜索葛洲壩或者其他國家的大壩,也存在圖像變形,或者三維顯示轉動時候截圖,圖像也是扭曲的。 這一輪短時間提拉水位,壩體抗衝擊力強,說明該江氏時期工程品質卓越。 另有說法中共內鬥,三峽為犧牲品。 卻分析不出任何鬥爭的理論和邏輯,籠統歸為內鬥。 筆者試分析如下: 。 

1.只有人為調高三峽水位,才能以天災方式為掩護,用人工爆破方式把三峽炸毀,形成人類最大災難,問責江派,甩鍋成為豆腐渣工程,表面進行集中問話調查,實則派軍抓捕江系一干人馬,災難咎責,可籠絡老百姓人心,可謂”多難興幫”,又一次牢牢掌握權力。 根據報料革命贊助者郭文貴先生2020年7月19日直播透露,8月21日有大事情發生,決定中國之命運,郭先生多次提醒7月8月將是習江兩大派生死決鬥時期。 筆者猜測能定生死之事莫非叛軍政變。 三峽乃江氏得意之作,按照封建王朝迷信之傳統,古有秦始皇築長城,埃及法老建金字塔,江氏鎮國之寶應該是三峽水利工程,跟他的名字有巧妙之聯繫,可解讀為長江恩澤人民,江氏力推此雄偉工程,不完全是為發電防洪,能控制好長江這條巨龍之人統治中國才能千古流芳。 取其性命,需斷其龍脈,因此防止江派反攻,必須一招致命,唯有炸毀大壩,栽贓陷害才能出奇制勝。 能毀壩也能再修壩,老百姓死活不是首要考慮。 七月八月郭先生爆料,上海公檢法系統遭到清洗。 本屆取得上風優勢,說明此下策可暫緩。  

2.對外拖延病毒真相之方法迫在眉睫,需用一個天災來阻擋調查,即使美國政府下達72小時必須解釋病毒事宜,可答應之,隨後執行代號”一講二做三言明”行動。 大災難可以申請延緩調查,理由充分。 三峽洪災淹沒武漢,地面5米人畜無倖免。 江夏區的金龍大街上的P4實驗室海拔37米左右,淹不到,可以縱火燒毀,大災之下,不難編造各種火災理由,比如水災導致供水系統中斷,電力供應異常,實驗室設備短路著火,建築內消防設備因供水中斷無法滅火。 當然市區內的武漢病毒研究所也得相應的毀掉數據,栽贓駭客入侵。 即使大災期間允許全世界專家入駐查看實驗室數據,也查無可查。 該計劃完全符合CCP一貫作風,虛假,欺騙,拖延。 美國領導的國際問責就停滯不前,用拖延戰術等待西方國家被病毒感染,各國金融、衛生系統癱瘓,可以犧牲三峽下游之生靈,採取閉關鎖國保CCP之命根,只要沒有鐵證,就能繼續生存。  

以上推論純屬虛構,如有巧合,必定還需情報證據支援,鐵證為8月之前安裝爆破裝置,間接證據如三峽庫區下游軍隊調離。  

再次聲明,以上純屬虛構,不負任何法律責任,只做猜想。 本文不是傳統新聞稿,不需要任何人做鑒定符合新聞稿件所需要素,行文自由,有感而發。 對於不接受上文歸納CCP定律之人,筆者拒絕交流,同意其給與任何評價,不同意指控筆者造謠罪名,已經聲明推論虛構。 相信CCP兩條定律法則之讀者,請交流指正補充,提供更多水文資料以及天氣數據,如有水電站工作日誌更具權威說服力。 進行統計學方面研究,調查相似雨水量與地區水電站調度之關係,查明是否本輪水電站調度操作與平時有差異性。  

結語:郭先生多次談到他的第二個夢,勸告三峽下游”戰友”趕緊撤離。 筆者猜想就是這個潰壩噩夢,也許郭先生獲知他們的情報,有意透露,避免他們使用如此反人類之惡行。 不然郭先生也不會反覆多次談到三峽潰壩之嚴重。 地球上沒人知道任何一座建築工程什麼時候倒塌,為什麼郭先生知道8月21日可能有事情,8月21日-22日又恰巧是三峽水位提升最大值? 筆者推論除非人為爆破。 郭先生透露大領導曾經諮詢水利地質專家三峽潰壩的災難和損失,最後總結竟然說 “潰壩不關本屆政府的事,不是本屆建造。” 潰壩也許只對某些人有好處,但是絕對是人類災難。 重慶只是調水去三峽庫區必經之路,可憐了漲水死去的無辜百姓,郭先生實則救得下游億萬蒼生一回。 感謝爆料革命以及贊助者郭文貴先生。 本次三峽危機並沒有消除,代號”一講二做三言明”行動仍然啟動中,觸發點就是內外鬥爭形勢需要。  9月又是三峽蓄水期,潰壩理由更充分,可以解釋為五次洪水短期衝擊造成大壩有開裂變形。 也許只有CCP消失了,才能統計出武漢,重慶,全國,全世界無辜喪命人數。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