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巨大 中共金融系統隨時大崩盤

內新聞:無名先生 校對:七哩香

引言

2020年9月18日、19日中共國《21世紀經濟報道》接連發表兩篇關於隱性債務的文章,壹篇是“數十萬億隱性債務化解進行時 AMC參與兩模式漸明晰”,壹篇是“中小銀行密集介入隱性債務置換 監管提示關註金融風險”。文章中提到,AMC(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參與到了數十萬億的隱性債務風險化解中,國有大行是隱性債務置換的主力,中小銀行也在密集介入。

自2017年中共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壹詞浮出之後,中共政府每年都出臺化解隱性債務的意見和措施,但隱性債務風險壹直不能化解,隱性債務量越積越多。下面筆者將和大家壹起來探究:什麽是隱性債務?隱性債務到底有多少?隱性債務可以化解嗎?為什麽隱性債務將引爆中共金融系統大崩盤?1、 什麽是隱性債務?

隱性債務特指中共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是相對於顯性債務而言的。顯性債務相當於“合法合規債務”,隱性債務則相當於“違法違規債務”。按2015年中共新《預算法》的規定,地方政府舉債只能通過發行地方政府債券,地方隱性債務不屬於政府債務。

隱性債務具體指中共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債務限額之外直接或者承諾以財政資金償還以及違法提供擔保等方式舉借的債務,主要包括:國有企事業單位等替政府舉借,由政府提供擔保或財政資金支持償還的債務;政府在設立政府投資基金、開展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政府購買服務等過程中,通過約定回購投資本金、承諾保底收益等形成的政府中長期支出事項債務、承擔政府未來支付義務的棚改政府購買方服務等。

二、隱性債務到底有多少?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中共政府為了穩定經濟增長,推出“4萬億投資計劃”刺激經濟發展。地方政府在政績和利益驅動下進行了壹場史無前例的基礎設施和造房比賽運動,在財政入不敷出的情況下各顯神通,大量舉債,金額觸目驚心!

隱性債務在中共國是神壹樣的存在,連地方政府都摸不清楚數據。數據只能通過估算來獲得。不同研究機構按照不同的口徑有不同的測算數據,其中有的從債務端計算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融資來源,有的從資產端估計基建規模中地方政府類項目的融資占比,基本上在30萬億~50萬億元之間。

清華大學中國財政稅收研究所所長白重恩團隊對地方融資平臺債務的調研結果為,截至2017年6月底,“發行過城投債的企業債務余額”大約是47萬億元。若按業界人士“隱性債務基本上是顯性債務的兩倍”的經驗觀察估計,2018年末地方政府顯性債務余額為18.46萬億元,則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約為37萬億元;2019年11月地方政府顯性債務余額為21.33萬億元,則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約為42萬億元。據筆者推測,實際數據恐怕比上述要大得多。3、 隱性債務可以化解嗎?

2018年中共財政部發布了《財政部地方全口徑債務清查統計填報說明》,提出六種隱性債務化解方案:A.安排財政資金償還;B.出讓政府股權以及經營性國有資產權益償還;C.利用項目結轉資金、經營收入償還;D.合規轉化為企業經營性債務;E.借新還舊或展期;F.破產重整或清算。

六種隱性債務化解方案中,只有E借新還舊或展期(即置換)可操作性強、更容易推廣。C、D都需要對應項目具有現金流,但大多數公益性項目本身並不具有現金流,實施難度較大;A由於地方政府財力有限,壹般預算收入對應很多剛性支出,用於化債的體量有限,更多地依靠政府性基金收入中的土地出讓收入。因此,財政可以拿出來化債的金額受土地出讓規模和價格影響較大。B由於政府可出讓股權和資產有限,可獲得的化債資金規模也不大。F是走投無路的最差選擇,為了避免影響當地平臺再融資,產生系統性風險,短期內不會選擇這種方式化債。雖然E可操作性強,但E借新還舊或展期的本質不是減少隱性債務,而是推遲債務償還的時間,只是壹個“拖”字決。

綜上所述,中共財政部出臺的六種隱性債務化解方案不過是鏡花水月,根本無法化解中共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其實在中共邪惡體制下,中央騙地方,政府騙企業,官員騙百姓,上下互相騙,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隱性債務雪球只會越滾越大。4、 為什麽隱性債務將引爆中共金融系統大崩盤?

中共地方政府債務率遠超安全參考指標,風險巨大。債務率,即期末政府債務余額與政府綜合財力之比,衡量政府所掌握的財力對債務的承擔水平。IMF曾經提出過“90%~150%”的安全參考指標。

2019年10月中共中央黨校經濟學教研部教授時紅秀在《銀行家雜誌》“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的現狀分析與未來展望”壹文中指出:“全國地方政府債務率達184%,已遠超IMF的安全參考指標範圍,風險巨大”; “考慮還本付息,地方政府顯性與隱性債務每年清償規模5萬億~6萬億元,幾乎達到每年地方財政支出規模的三分之壹”。 如此龐大的償債規模,中共地方政府毫無償債能力,“拖”字決使政府信用盡失。近年來,從地方政府到企業,債務違約現象已經無處不在。據統計顯示,2019年發生違約的債券有178只,涉及金額達1424.08億元,創下紀錄高點。

中共銀行系統處於高風險狀態。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巨大,說到底還是銀行系統的風險巨大,因為即使目前代替了銀行信貸,地方政府債券中的86%以上仍由商業銀行持有。2019年先後發生營口沿海銀行和河南伊川農商行擠兌事件、包商銀行被接管和錦州銀行重組事件,2020年先後發生甘肅銀行、山西某商行、葫蘆島銀行等擠兌事件,無不說明中共銀行系統的風險已經無處不在,會隨時崩盤。

後語

中共財政部部長劉昆2019年12月在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強調“2020年要防範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2020年2月在《求是》雜誌發表文章“防控地方隱性債務風險 嚴禁搞虛假化債將風險甩鍋”,試圖控制並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筆者認為,出再多的方案,開再多的會,發再多的文,都於事無補,舍本逐末。我們只需問壹句中共:錢去了哪裏,能全部公開嗎?

幾十年來由於中共竭澤而漁,盜國賊中飽私囊,銀行不良率飆升,中共政府信用盡失。目前中共面臨多重危機,中共金融龐氏騙局也將被戳穿。隨著中美關系全面脫鉤和徹底決裂,隱性債務問題將成為最後壹根稻草,最終導致中共金融系統大崩盤。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64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