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农场茶话会之–以史明智,回顧8964系列之一

時間:2020年9月10日

地點:DISCORD語音聊天室

主持:文曉

主講:盤古

文字編輯整理:引力波

文曉: 

各位戰友大家好,今天的主題是回顧8964,這是中國1949年建國後的分水嶺式的事件,文貴先生是親歷者。 在爆料革命處於關鍵階段的時期,我們回顧64,以史明智有特別意義。 一直以來,CCP不斷地抹殺這段歷史,網上流傳的資訊真假難辨,今天請我們的盤古戰友深入分享64的過程和細節,我也希望有更多瞭解8964的人加入我們一起深入探討。 

盤古: 

大家好,我感恩能遇到文貴先生,在他引領下參與了爆料革命,我不是 64的參與者,而是作為普通群眾和聲援者。 8964距今30年,時間跨度很長,但一直在我記憶中,沒有機會說出來。 感恩有了這個平臺能夠發聲,能夠有機會通過我的視角讓大家看到8964的一個過程。 關於8964最完整的資訊都在中共自己手裡,社會上網上很多信息無法分辨真假,但我們可以從對比中去發現一塊塊真相拼圖。 8964運動從開始到結束經歷了兩個半月到三個月,後期還有很長的整肅過程。 從8964到爆料革命,歷經30年,兩者之間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爆料革命創立的新中國聯邦在2020年6月4日建國標誌著8964之後的一個時代的結束,另一個時代的開始。 我會以8964運動的時間為軸,跳著講,在過程中大家一起各抒己見。 

關於8964有兩個主線:一是對8964的本質能不能看透,看透8964才能看透CCP;第二個,對於戰友的現實意義,結合爆料革命來講,讓戰友更能夠瞭解8964和爆料革命之間的意義。 

文曉: 

很多戰友都對8964這個話題有濃厚的興趣,茶話會的形式,不是講座。 大家有個人見解歡迎隨時開麥,大家迸發出火花最好。 有更多想法請聯繫我和盤古,一起做好這件事。 也希望有更多戰友加入我們。 現在我們的爆料革命進入了關鍵時間點,我們要對將來做好準備。 將來隨著郭先生理想的一步步實現,我們個人也會得到財務自由,應該提前做哪些心理上的建設和準備,我們應該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 喜馬拉雅是為了維護新中國千年的和平,如何做到,就從我們這批人開始。 這些都可以從64話題中引申開來。 

盤古: 

在陳述歷史之前,有些基礎鋪墊:這是從我的視角做的分析判斷,各位戰友可以有自己的判斷。 如果有不正確的地方請提醒我,大家一起進步。 

我看8964,第一個是從時間這個維度上看,用時間來做裁判。 在經歷爆料革命之前我一直認為這是一場”三無”運動,無計劃、無組織、無綱領。 經歷過爆料革命后我意識到並不是這麼簡單。 現在我們說的大外宣的問題,偽類的問題,沉默的力量,這些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怎麼來的? 這些其實跟64都有直接關係。 當時勇敢的北京市民、還有無私的香港人民花了大量精力、財力甚至鮮血把所謂的學生領袖營救到國外,但這些所謂的英雄、學生領袖最終背叛了8964的精神,被CCP收買,説明中共大外宣欺騙中國人民。 郭先生稱他們是吃人血饅頭的欺民賊、偽類。 當時的運動其實不是無計劃無組織無綱領,而是上層的權力鬥爭,讓學生成了犧牲品。 不經過爆料革命不會瞭解8964的本質,判斷事件需要正確的資訊源,唯真不破。 我們有幸能從郭先生那裡得到最精準的第一手資訊,所以才能爆料革命的戰友才能站到世界大趨勢的最前端。 8964到今天30多年的時間,直到有了爆料革命文貴先生這個正確的資訊源,我們才能夠看清64的本質。 

第二是視角問題。 一共有三方視角:我們作為第三者的視角,參與運動的學生的視角和中共的視角。 從學生的視角和中共的視角看到8964是完全不同。 從學生視角:首先是三無運動,無計劃、無組織、無綱領。 其次他們的目的是從改善中共領導方式的角度出發的,後來發展到要求改革政治體制,但從來沒有提出過反共的口號。 要知道在在共產主義誕生到郭先生舉其滅共大旗之前,從來沒有人提出過消滅共產黨,郭先生是第一人。 從學生視角來看,8964的結果不是零分,而是負分。 首先他們提出的政治訴求完全沒有達到,其次經過8964,讓中共發現了自身體制的漏洞,實現了中共想實現的一切,讓趙紫陽下臺,完成了權力的交接,彌補了漏洞。 沉默的力量,大外宣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8964把中共內部還有一絲良心的人給搞掉了,中國的民主進程晚了30年,幸虧有了爆料革命。 

從中共的視角來說,通過8964讓他們終於發現了管制中國百姓的方式方法,糾正了以往的錯誤並增加了統治手段。 現在在香港運動中被自殺,汙名化,綁架,株連,都來是8964以後發展出來的手段。 8964之前的是沒有如此系統性的手段的。 

這裡,我簡要說一下在8964以前中共鎮壓百姓使用的工具和手段: 

中國百姓眼中的”人民軍隊”、”人民員警”,”居委會”這些都是中共洗腦的概念。 實際上”人民軍隊”是中共的槍炮,是工具,中共的專政機器;”人民員警”是中共的刀,他和軍隊的區別是程度問題。 還有民兵組織,這是軍隊的民間組織,由老百姓具備軍事基礎的人組成,隸屬於軍隊。 就連居委會也是鎮壓百姓的工具之一。 除此之外還有一樣,就是糧票,這是鎖在脖子上的枷鎖。 沒有糧票有錢也餓死。 

8964之前這五項:軍隊、員警、居委會、民兵組織、糧票。 而到了8964之後增加武警,這是中共的棍棒,專門收拾百姓的。 還有中紀委是手銬,國安是腳鐐。 這些全是對著百姓來的。 這些鎮壓工具能決定老百姓的生死,但百姓心裡怎麼想的他控制不了。 為了能夠控制人民的意念,於是開始加強了用教育、宣傳和意識形態進行全方位洗腦的雛形。 戰友在宣傳爆料革命的時候發掘國內的人很抗拒,甚至認為是我們被洗腦,這就是中國教育洗腦的結果。 用教育、宣傳和意識形態管控人民的意識,這是在國內進行的。 後來發覺這個不夠。 當時只有短波收音機,只能收到美國之音VOA和自由亞洲電臺(這個台每天只廣播一個小時)。 8964時人們主要的海外資訊源就是美國之音。 這對於中共來說是一個管理漏洞。 所以從那時起就開始設置大外宣,用於管控國外資訊。 1991年以後國內開始普及互聯網,中共發現大量國外的資訊可以通過互聯網傳入,所以開始建設防火牆,但很快國內百姓學會了翻牆,仍然可以獲取國外消息,這時大外宣就不夠了,還要放假消息,讓大家被大量的假資訊淹沒,分不清楚真假。 這就是國內的思想被禁錮的原因。 而海外的欺民賊和偽類的工作就是配合大外宣放假消息。 

現在很多戰友心裡都裝著三個迷茫和恐懼:1、懷疑中共能不能滅,能不能很快滅;2、害怕中共無所不用其極的恐怖手段;3、害怕株連九族。 郭先生經歷了所有這些手段,而我們戰友也需要面對這些迷茫和恐懼。 我們不要大家衝動,我認為香港許多自殺明志的年輕人死得不值得,這是白白犧牲,對滅共沒有作用。 我們要想盡辦法清除心魔,是為了等到中共根基開始動搖的那個時刻,在郭先生召喚的時候敢於站出來。 解決心魔不能靠外部壓力,只能自己去除。 核心手段就是要要認識中共的手段,才能知道怎麼對付中共。 害怕會讓你不敢向爆料革命邁出一步。 有很多人捐了款也不敢加入農場,一直在爆料革命的週邊,就是因為恐懼。 當每個人的心魔清除之後,中共的倒臺就是順理成章的事。 

那麼下面我們深入瞭解中共專政統治的手段和方法: 

在中共建黨到1949建國這段時間,他們專政手段就是殺和騙。 就”殺”舉例來說,第一任總理周恩來,在殺顧順章全家的時候,連最小的不滿周歲的孩子都不放過,滿門抄斬。 而「騙」就更普遍了,比如那些當時徵兆入伍的農民兵都得到中共的許諾,解放之後可以分土地,結果呢,他們用人民公社的形式一次性全部收回。 

從1950-1976文革結束,中共專政統治的手段是殺、關押、管制。 

從1976-1989,除了上面的手段之外中共又增加了汙名化,株連九族,被自殺,親情綁架。 

而從中共病毒開始至今,中共繼續增加了健康碼,文明碼,電子糧票,數字貨幣,這些都是管制百姓的手段。 這些手段馬上會用在內蒙古和香港,如果中共真的能控制美國,那麼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用來統治美國人。 

兩年前,油管上有個視頻,大舌頭的錄音。 我個人判斷這是來自於紅二相當高層的人跟劉彥平對話,劉彥平錄的音。 這裡面核心內容很多,其中有個論點非常驚人:中共要實現高級條件下的奴隸管理制。 中共的目標是回到奴隸制,每個人是奴隸。 其實連奴隸都不是,只是工具。 中共把所有百姓看成是三種動物:羊(用來剪羊毛),豬(養肥了殺),驢(蒙眼幹活),現在是,以後也是。 改開以後中國人以為有房有車自己地位提高了,其是我們太高看自己。 中共的眼裡我們依舊只是羊、豬、驢。 只是中共暫時收起了獠牙,因為他需要你貢獻羊毛,他暫時不需要殺你。 任何一個有信仰的人是有良知底線。 8964時期的北京市民都有良知底線。 但中共是超限戰,超限就是沒有底線。 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為了實現目的可以踐踏一切規則。 瞭解這些才能理解中共幹的事情。 有些人說中共也有良知,其實是他們只是知曉如何利用良知,所以有大外宣,才會有欺騙性,才能洗腦百姓。 

我以前養過羊,家裡院子很大,草長太快,要讓羊去吃草。 養羊要定期剪毛,剪羊毛就要先趕羊到羊圈。 為什麼一群羊會服從一個人的指揮呢? 這裡有個竅門,羊面對人的時候不能去驅趕,你就跟羊對視,對視久了羊會害怕,於是他就會轉身背對著你,這是恐懼的表現。 這個時候你就可以隨便趕,想讓羊往哪裡走就哪裡走。 中國人現在就是羊群效應,被恐懼籠罩。 解除恐懼就要瞭解ccp的手段,想辦法減少恐懼,否則沒人敢站出來。 就算洪水衝下來被淹死了都不敢說話。 我們要理解國內人,他們是在中共高壓手段籠罩下生活。 並沒有什麼開關按下去就可以讓恐懼消失,我們要有足夠耐心。 

戰友: 

我在國內傳播爆料革命很久了,能理解的人並不多。 中共的統治不符合人性,所有的手段就是修改人性。 很多人通過自己的思考醒悟,剩下的其他人不醒悟不是因為恐懼,而是他們遭受的苦難不夠痛,自身的一切價值體系還沒有全部崩潰。 

文真: 

請問盤古戰友,我們該如何去除內心恐懼呢? 其實不要說別人,就連去除自己的恐懼都很難。 有沒有具體的方法來對抗中共全方位的洗腦。 

盤古: 

第一,中共的手段:親人綁架,安全和資產,未來的生存條件都被中共綁架。 很多人害怕失去工作收入,房貸,養家,孩子上學,害怕很正常。 對於這些,郭先生已經為我們解決了大部分問題,並給出了明確期限。 關於G系列股票的收益,清晰規劃的未來方向。 未來的G系列是個粽子,內部是GTV,週邊的保護層粽子皮是G-fashion, G-news,G-mall,最後用美國法律包一層裝甲,G系列放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不管投資100美金還是幾百萬美金,都在安全的地方保管。 未來短則3年,長則5年,都能拿到收益,會創造很多億萬富翁。 這種情況下,郭先生給了我們經濟保障,剩下的就是用什麼方式做進入爆料革命下一個階段。 

文真: 

謝謝分享。 郭先生想要富民,沒有後顧之憂的做事。 中共就是商鞅弱民貧民,永遠疲於奔命。 但是有很多富裕的人在海外還是恐懼,我覺得富裕不能解決恐懼的問題。 要讓牆內的人不恐懼需要確保安全的情況下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盤古: 

8964時期並沒有人刻意宣傳,當時大部分民眾都是支持學生的。 到了一定時間中國百姓心向爆料革命是一定的,只是需要整個社會風向的改變。 但是現在強制讓國人改變很難,很多人現在還是心口不一,一方面是直到中共的壞,但同時還是慣性的繼續幫中共做事。 我們需要給國人時間,潤物細無聲地影響他們。 先從自己家人開始影響。 我們要做到四明:1明智,就是會識別真假。 很多人即使翻牆出來之後也分不清真假,最後跟沒翻牆一樣。 我們要告訴他們哪些資訊源是真的,確保他們獲取真實的資訊;2明心,就是信仰。 雖然很多人信宗教,但都是保佑升官發財,正道主義的很少,需要不斷地溝通;3明富,郭先生分配給我們股權是在給國內的人做示範。 要讓爆料革命的戰友先制富,能夠駕馭財富,再帶領其他人致富;4明路,要指出正確的道路是新中國聯邦。 我們面臨的困難很多,路還很長。 就算中共倒了也有一個重建的過程。 大部分人見到的假資訊比真資訊還多。 我們的心態太急,希望立刻馬上改變國人。 我們是從郭先生那裡獲得的一手真實資訊,但國內的人沒有這個資訊,所以我們要潤物細無聲地一個個去說服。 

文真:如何明心以回到正道主義,如何自己先明心再讓別人明心? 

盤古: 

明心講的是信仰,信仰有各種各樣,我們不規定戰友走哪條路,但只要是修行正道有信仰的人都是從善的。 不要用授課說教的方法去做。 每個人的理解不一樣,不要一竿子大翻一船人,要一對一,從喚醒一個人到喚醒一批人。 我們需要更多人來支援新中國聯邦建設。 

郭先生給我們指出的既能革命有能致富的路已經開始實施,那麼我們自身的心理有沒有準備好? 我們需要做的是首先讓自己的智識達到與財富匹配的程度。 財富來了不能只知道買房買車,不是說不能消費,而是說是否能夠有能力駕馭這筆財富。 這也是郭先生擔心的問題。 我們會算每小時工資多少錢,房子多少錢,但真正一大筆財富來的時候,很多人沒有能力去駕馭。 財富來的時候害怕有期望,患得患失。 郭先生希望大家能用用這筆財富做更多的事情。 

戰友: 

我覺得現在的恐懼跟五六十年代完全不同,那時是對自己身份、出身的恐懼,地富反壞右,領導人的頭像放錯都可能被槍斃。 現在CCP的偽裝性很強,控制的手段無孔不入。 如果要克服對中共的恐懼就要能夠指出他虛弱的地方。 比如別人吹牛中共用稀土控制世界,那麼就要指出中共的稀土虛弱現狀,別國應對的手段。 還有中國的軍力現狀,東風導彈能不能打出去都是問題。 就要具備更多的知識和常識,說服他人減少對CCP的恐懼。 從風險和收益角度分析也可以減少恐懼。 郭先生給了我們通過爆料革命致富的機會,把錢投出去可以保障我未來的經濟安全和收益。 現在國內的人想要不依附ccp致富是很難的,有了爆料革命就可以保住我們的財富,從這個角度來說滅共也是為了自己。 

戰友: 

我建議盤古的這些可以整理成文,很有價值。 8964的時候為什麼老百姓一呼百應。 89年5月17日我到北京,當時正值工人百萬大遊行,連國務院系統的人都出來了。 這跟當時大家都是窮人有關係。 民眾的熱情都集中在這件事上。 而現在很多人圍著錢轉,房貸車貸,生存的壓力都讓人喘不過氣,沒有更多的精力去關注這些事情。 我們還得讓子彈飛一會。 讓中國內部出現更多混亂。 

盤古: 

關於恐懼的心理作用下,我們要做什麼。 以郭先生為例,從419斷播開始郭先生一直說盜國賊。 現在中美聯合滅共後發覺還有賣國賊,形成了賊窩,要同時挑戰兩個賊窩,郭先生也面對著巨大的威脅。 但是不是消滅,就是被滅。 如果CCP不被滅,人民不會有活路,只有滅了才能活。 看透這個結果,這種恐懼就能減少。 不被滅也逃不過羊、豬、驢這三種動物的結局。 移民海外也不能解決這個問題,病毒照樣找到你。 伸頭縮頭都會挨刀,兩軍相遇勇者勝,就算怯懦也躲不過災。 唯一的希望是勇敢地排除內心的恐懼,消除懷疑,堅定的往前走。 郭先生已經把我們的後路都鋪好了,剩下的就是要戰友自我消除害怕和恐懼,堅定的往前走。 克服自己的恐懼同時也是削弱中共的力量。 

戰友: 

我同意盤古,如果沒有爆料革命,迎接我的就是原子彈或者病毒;而現在參加爆料革命音節我的最多就是員警。 中共是反人性的,它和整個地球都是生死之戰。 沒有爆料團結不起那麼多中國人,我們的聲音都是孤立的。 現在害怕橫豎都是死,不害怕還有活路,中國人每個人都這麼想:讓別人現上。 但是每個人都這麼想的話結果就是所有人都死。 只要研究近代史就會明白中共必須滅掉美國滅掉全世界,而中國人從來都是炮灰,一直如此,從未改變。 不參加爆料革命就沒有前途,只是很多人認識不到這個事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