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武器養成記》記錄之二:石正麗說:2019冠狀病毒溯源可能永遠找不到

作者:雅典娜之矛

生化超限戰開啟以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席卷全球。新冠病毒作為壹種強大的生化武器突襲了全球人民,摧毀了世界經濟,造成了百萬余人喪生!與此同時,還伴隨著媒體戰爭,諜報戰,信息戰,心理戰,金融戰,最後升級到智商之戰,信念之戰,錯綜交織的情節堪稱史詩級大片,震撼靈魂!

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碾壓著世界人民的生命,至今已經有數據表明百萬人喪生,不在數據之內的人數還是懸念!世界各國民眾鮮活的生命每天都成千上萬的逝去!始作俑者的同謀者,本該備受矚目和尊重的科學家們在試管和顯微鏡下,在各自的實驗室裏也各自選擇了自己的道途,加入了這場正義與邪惡的戰爭!從此,各自邁上天使之路和惡魔之途!

為了證明拯救著人類未來的美女科學家閆麗夢真實是正義之天使化身,劇本裏那些選擇了充當惡魔角色的另壹團夥,也都粉墨登場。讓我們記錄這段歷史,他們每個的言辭就是未來某天他們的罪證與證詞!

下面言論屬於未來的石正麗偽證詞的壹部分,無論她如何狡辯說出什麽留下的都是甩不出去的鍋,實證的罪惡:


原文收錄:

石正麗說:“2019冠狀病毒溯源可能永遠找不到”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昨天接受中國官方媒體采訪表示,她的團隊正在溯源2019冠狀病毒的自然源頭,但還沒找到傳播到人類的中間宿主。她說,“我們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遠找不到”。石正麗曾被質疑是武漢病毒所外泄病毒的關鍵人物。

據中央社今天報道稱,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18日在全球科學與生命健康論壇發表演講。她說,團隊正在溯源2019冠狀病毒,但還沒找到傳播到人類的中間宿主。“我們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遠找不到”。石正麗長期研究蝙蝠攜帶冠狀病毒,2017年發現蝙蝠身上攜帶嚴重急性呼吸道癥候群(SARS)相關病毒。

中央社說,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去年底在武漢爆發後,石正麗曾被質疑是武漢病毒所外泄病毒的關鍵人物;她也是第壹個分離出COVID-19的專家。

據該報道,全球科學與生命健康論壇18日在北京舉行,石正麗在會中發表題為“新冠肺炎病原學鑒定和可能的起源”的演講,並於會後接受新京報專訪作以上表示。石正麗表示,從2019年12月30日接到第壹份樣本,到首次檢測到2019冠狀病毒,再到確定病原體並完成動物實驗,他們只用了40天,而在2003年,SARS完成病原體檢測的時間是5個月。她說,這樣的快速反應得益於前期在蝙蝠SARS病毒研究中15年的累積。而且實驗室在分離病毒後,為後續藥物篩選、疫苗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基礎以及技術平臺。

中央社引據新京報z,石正麗說,團隊研究顯示,2019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也不排除其他野生動物,但中間宿主尚未找到,這也證明,該病毒非常狡猾,從野生動物傳到人類社會悄無聲息,這個過程也是後續在新冠病毒病原學研究中需要重視的部分。石正麗說,病毒溯源是壹件非常重要的事,因為2019冠狀病毒是壹個新型冠狀病毒,所以它的來源、它如何傳播到人類社會中,變得非常的重要。但要想弄清楚病毒溯源是非常困難的事情,要依賴於流行病學以及分子進化的研究。

她說,在得到2019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後,曾比較公開的資料以及他們尚未發表的壹些資料,後來在他們的數據庫中發現壹條序列,這條序列是2013年雲南的壹個礦坑裏發現的,它的基因組序列和2019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序列相似度高達96%,所以推測2019冠狀病毒有可能最初的進化來源是蝙蝠。

石正麗表示,盡管後續其他研究團隊在穿山甲等動物體內也檢測到了與2019冠狀病毒有親緣關系的SARS相關冠狀病毒,但這些基因組的序列都顯示他們的進化關系與2019冠狀病毒還是有壹定的距離。石正麗說,“我們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遠找不到”。當年SARS爆發時,科學家第壹時間就鎖定了市場上交易的果子貍是病毒的直接來源,但他們花了8年時間才在雲南的壹個礦坑裏找到SARS最原始的來源。因此,需要持續不斷地尋找,才能達到想要的目的。

援引:https://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00919-%E7%9F%B3%E6%AD%A3%E4%B8%BD%E8%AF%B4-2019%E5%86%A0%E7%8A%B6%E7%97%85%E6%AF%92%E6%BA%AF%E6%BA%90%E5%8F%AF%E8%83%BD%E6%B0%B8%E8%BF%9C%E6%89%BE%E4%B8%8D%E5%88%B0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6

9月 20日